校長,或許我們怪錯你了 – 浸會大學學生會

baptist_u_2014nov2001

浸會大學學生會:校長,或許我們怪錯你了 – 852郵報 轉載 2014年11月20日

http://www.post852.com/%E8%BD%89%E8%BC%89%E2%94%82%E9%A6%99%E6%B8%AF%E6%B5%B8%E6%9C%83%E5%A4%A7%E5%AD%B8%E5%AD%B8%E7%94%9F%E6%9C%83fb%EF%BC%9A%E6%A0%A1%E9%95%B7%EF%BC%8C%E6%88%96%E8%A8%B1%E6%88%91%E5%80%91%E6%80%AA%E9%8C%AF/

早幾日前,校長拒絕頒授畢業證書予台上舉起黃傘的畢業生。事後經媒體報道,

繼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一事後浸大又成為了大醜聞

然而,當我們_大台的時候,細想其選舉的方式和台上高層的組成就會明白一個道理:校長和校董會根本不代表我,因為學生從來都沒有選擇權。

是次校長遴選中,校方美其名增加學生的參與,包括:讓學生代表加入遴選面見委員會和邀請同學討論遴選準則,實質上學生代表的加入只為象徵作用。的確,學生會和關注組成員於釐訂準則時大部份的要求都達成,例如:要求候選人具備捍衛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勇氣和尊重師生共治。

可是,安排遴選時間表、選擇人事顧問公司、決定遴選準則、遴選多輪的候選人的面見過程等都被拒絕參與,學生代表能參與的只有與聘任委員會經多輪遴選後欽選出的「候選人」會面

所謂會面,賬面上寫的為與其他成員共同協定最終候選人,並提交至校董會作最後的表决。

當然,若然賬面上寫的為事實,那麼真普選一早已經能夠透過立法會選舉或行政長官選舉而得以彰顯了。即使面對經聘任委員會遴選過的候選人,於面見程序中能發問和「決定候選者」,誰能夠保證該名單在交上校董會的時候不會被「優化」呢?

即使校方不會作如斯舉動,由行政長官委任的校董佔大多數的校董會成員作最後表决時,學生又能有作為嗎?喔,原來到最後,學生連於校董會否決被欽點候選人的權利都被惡法-《香港浸會大學條例》限制。

說穿了,學生代表的參與,只為提供素材予在有關校長遴選的群發電郵內「……故此本次遴選過程已經多番考慮大學社群的意見,例如同學、校友和教職員等」作正當性。

校長之位從來只為權貴服務,

試想佔領初期八大院校校長群湧而至的撤退之說法,已經讓人聯想到其經而淪為政治動員。院校自主在浸大而言,只屬空談。

根據《香港浸會大學條例》,校董會主席、副主席和司庫由行政長官委任,而三十四名校董內有十八位校董亦為行政長官委任。由梁特首委任的校董 數目佔校董會的一半或以上,當中不乏來自與教學和學術界無關的商界人士,而校董會的職能包括委任校長和副校長。看到這裡,只有四哥於少林足球中的名言方能代表你的心聲:

「求[球] 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辦所有單位都是我的人。怎麼和我鬥?」

故儘管李氏有多討厭,我不得不瘋狂地認同其主張的校監下台論。

校董會為本校最高行政決策組織,除了上文提到的任命校內主管,更能頒授名譽博士予對社會由傑出貢獻人士,包括顧明均先生,對,就是那位把七位濫用職權採取私刑毆打示威者的警務人員形容為警隊七雄的社會傑出人士。

除此之外,梁校監更能透過任命校董和教育資助委員會成員而影響本港院校之教育和研究方向。試想想,一間社會中有兩個角色,其一為負責撥錢,其餘八位為等錢作研究教學之用。如果我希望八位教授聽從我指示作統一的教學方向,只要負責撥錢的和安插心腹於教授身旁,撥資源的時候還有人反對嗎?更有甚者,有學者曾經提出被任命為校董的,背後多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有的以升官為由成為校董,有的則而其政治背景而成為校董。政治永遠離不開你,躲入象牙塔亦為同樣。因為校董會,就是一個政治的地方。

雖然如此,校政民主化一直是本會的政綱,而校政不民主化亦是政府和學校一直的目標。從大學條例可見,學生代表被法律規限不能於校董會會議內參與高層任命等事宜足以印證了學生權力的不平等。而校董會會議外,以校長遴選為例,當時校董會決議認為學生會代表未能處理繁複的行政程序和缺乏有關知識,故拒絕讓學生會代表加入聘任委員會,

可見校方透過矮化學生的身份,從而而父權式的管理方式管治學校

然而所謂聘任委員會的成員對教育的知識亦不見得有多高,例如在釐訂校長遴選的準則時,本會曾提到要求加入候選人需要具備捍衛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的決心時,多次有委員會成員竟然表示,認為該準則過於空泛且經而於教資會網頁上有記載,故不需要把有關準則加入校長之遴選條件中。

可見,所謂校外校董根本對其職能和對校長之認知和基本知識不詳且缺乏,單憑其知識水平實在難以校董身份於校董會作建設性的建議。

而問題在於當校董會成員有多達二十三位校董,包括經過黑箱作業而選出來的校長和副校長,校內的行政抉擇權一早已經被校外人士奪取,行政造成嚴重失衡

而師生共治於此時此刻已淪為神話,更遑論影響校方由上至下的管治思維了。學生參與校政的決策過程,除了彰顯師生共治的精神,更透過參與校務事宜對其公民意識的覺醒,實在符合全人教育的精神。

更改大學條例已經刻不容遲,「if not now, then when.」

對民主社會的追求推使我們衝入公民廣場,亦促使了雨傘運動的開始,即使遭到警方的清場或後果,我們浸大人從沒有退縮過。爭取學生應有之權利亦為同樣,面對如此不平等的待遇,對學生於校董會內對參與和校董會的組成均需改革。

校長,或許我們錯怪你了,因為從來你都不是我們的校長。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fb圖片)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風中燭光, 時隱時現, … – 林行止

Princess Diana Funeral – Elton John – Candle In The Wind


Meaning of Candle in the Wind – perla_arabia 2011

https://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110809170513AAujWQi

It is a poetic meaning of a life of a fighter fighting the odds to survive. The threat of wind putting your light out, and the constant flickering due to the wind symbolize ones constant fight against odds and a restless spirit that keeps fighting to stay alive.

The wind can be the harshness of life, the twists of fate, the blows life throws at you.

The candle is the light of life that is constantly thriving to hang on and light up the darkness of life. If you are referring to ones self then your soul is the light, if another person is referring to you as the candle then they are indirectly referring to your troubled fighter soul and how you hold on to light up their lives.


The original version in the key of E major appeared on John’s 1973 album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recorded at Trident Studios, London. The lyrics of the song are a sympathetic portrayal of the life of Marilyn Monroe. (The song’s opening line “Goodbye, Norma Jean” refers to Monroe’s real name.) in the Eagle Vision documentary on the making of the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album, Taupin said the song is about “the idea of fame or youth or somebody being cut short in the prime of their life. The song could have been about James Dean, it could have been about Montgomery Clift, it could have been about Jim Morrison … how we glamorize death, how we immortalize people.” The single release of the original song reached No. 11 in the U.K. charts in 1974. At the time, it was not released as a single in the United States (“Bennie and the Jets” was chosen instead). Taupin was inspired to write the song after hearing the phrase “candle in the wind” used in tribute to Janis Joplin.

Goodbye Norma Jean
Though I never knew you at all
You had the grace to hold yourself
While those around you crawled
They crawled out of the woodwork
And they whispered into your brain
They set you on the treadmill
And they made you change your name

chorus:
And it seems to me you lived your life
Like a candle in the wind
Never knowing who to cling to
When the rain set in
And I would have liked to have known you
But I was just a kid
Your candle burned out long before
Your legend ever did
Loneliness was tough
The toughest role you ever played
Hollywood created a superstar
And pain was the price you paid
Even when you died
Oh the press still hounded you
All the papers had to say
Was that Marilyn was found in the nude

(repeat chorus)
Goodbye Norma Jean
Though I never knew you at all
You had the grace to hold yourself
While those around you crawled

Goodbye Norma Jean
From the young man in the 22nd row
Who sees you as something more than sexual
More than just our Marilyn Monroe


林行止:眾口一聲反暴力 不忿怒火繼續燒 – 信報 2014年11月20日

一、

民意調查顯示港人對「佔領行動」的反感顯著升溫,法院應商業機構、團體或個人申訴,連續發出不同「佔領區」的禁制令。同情「佔領行動」的輿論和社會人士,開始呼籲「佔領者」考慮「撤場」。就在人們思前想後之際,執達吏於周二(十八日)上午在金鐘佔領區內的中信大廈門前,花了五六個小時的工夫,順利清拆路障,聚集其間的群眾亦「有效率」地檢拾私人物品散開。變相的局部「清場」,讓龍滙道恢復通車,添美道還有一些散落的路障,是因禁制令的範圍出了異議,而原告人認為進出中信的車道已通,暫時毋須清除添美道那裏餘下的路障。從電視直播,大家看到拆除路障過程不是完全沒有爭拗;然而,執法者依法行事,有條有理、有規有矩,「佔領者」雖然不情不願,亦順從禁制和平離開,未見有失斯文的打罵吵鬧。

現場那種大家原來都在白做一場的情景,令人百感交集。

周三凌晨一時許,數十名戴口罩冠頭盔的佔領人士,誤信或故意捏造周三立法會將審議俗稱「網絡二十三條」的《版權(修訂)條例》,「理直氣不壯」地以鐵馬、磚頭和渠蓋撞破立法會大樓進口處的玻璃門,應召而來的警方施放胡椒噴霧進行驅散,雙方多番交鋒,導致多人受傷。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到現場嘗試阻止撞擊,但不成功;在「佔領區」尤其在緊張關頭常見張議員的身影,他已成為關切群眾活動議員的表率。

此一意外的暴力事故,不但令立法會主席「為了秘書處職員的安全」,取消了原定周三上午舉行的工務小組委員會會議,並把立法會大會順延至周四舉行,搞亂了本已一再延誤的立法流程;更重要的是,這次「源於政府一直未有回應示威者政改方面的要求」而引致的「衝擊事件」,可視為持續至今已達五十四天的「雨傘運動」的分水嶺!

筆者認為這些被《紐約時報》指為「高登有網民召集網友參與衝擊(「垃圾會」)」的衝擊者「理直氣不壯」,是他們本來有意仿效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大樓」佔領立法會,但在撞破玻璃門後,據昨天 Post852.com 的報道,「卻沒有人立即衝入(立法會)去,有示威者只是大喊『入去呀!搵人入去呀!』但無人有反應」。

破門而不入,臨陣退縮,顯得底「氣」不足!

雖然「佔領立法會」功敗垂成,卻成為警方加強部署「防止暴力」的藉口,那意味負責維持「佔領區」秩序以至清場的警力將加強,在必要時使用的武力亦會升級!衝擊立法會造成的負面效應,彰彰明甚。

從對衝撞立法會事件的反應,本來已各執一詞的各「雨傘運動」持份者,其不同立場的裂口更趨明顯,那便如人人希望「世界和平經濟繁榮」,但達此目標的做法人人互異甚至各走極端,他們迫使政府回應政改訴求的標的大不相同。張超雄和其他議員對衝擊者那種近乎譴責的口吻,可知泛民方面的知情者或支持者,不在多數;學聯代表一直是佔領行動的核心人物,其秘書長周永康對事件不作批評,只說「衝擊……源於政府一直未回應示威者的政改訴求。」而學民思潮的召集人黃之鋒,更明白指出不會用譴責這個字眼……。

非常明顯,佔領行動的始作俑者「愛與和平佔中三子」,非常理性,願意賠上個人榮辱、付出他們能夠付出的代價,這即是說,為了「感動」政府作出符合「真普選」的訴求,他們不惜發動街頭抗爭,且明白為此他們要承擔的「機會成本」。陳健民教授為此已辭去兩份他半生致力的學術研究工作,外人看來是他的學術生命的重大挫折,卻是早在他計算中的後果;看戴耀廷教授的女兒和朱耀明牧師的兒子談父親全心全意投入這場群眾運動的感受,便知他們有高尚的情操並且承受了非常沉重的壓力。

二、

由於「兩學」(學聯及學民思潮)響應爭取普選,令「命運自主」的學生運動聲勢浩大;「三子」的「佔中」部署反被形勢帶動,顯得有點被動。學生走到人前,由於其代表有膽有識、能言會道,絕對有領導「雨傘運動」的氣勢;而「三子」的籌謀與學生們或有落差,但是在和平取態上,基本一致。可惜事情再經變化,導因在警方原意是向學生來個下馬威的九月二十八大行動,八十七枚催淚彈 帶出大量支持學生的市民走上街頭,和平抗爭的集會遂升級為參與者來自社會各階層的群眾運動。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尤其是沒有統一領導的街頭集結;加上

特區政府咄咄迫人放棄「對話」,以硬功應對,「和平佔領」便有點失措失序而戾氣日深。群眾運動永遠有偏激的一撮,昨天凌晨的衝擊行動,終令這場高舉愛與和平的運動出現變質的危險。

如果為了追求目的不顧後果、不擇手段,那也許可說是「浪漫豪情」,卻是令人擔憂的發展,因為香港崇尚理性,社會大眾沒有承受衝動行事所造成後果的心理準備,而這亦是與「三子」的初衷背馳的方式發展。

可悲的是,所有的群眾運動,當一鼓作氣的一批人回歸理性冷靜下來的時候,總有另一批較為激進的人起來進佔領導地位。如今不但「三子」進退維谷,就是「兩學」的學生代表,亦不能輕易撇脫地與傾向暴力抗爭的一群割席,那從學聯回應部分示威人士衝擊立法會的文告以《團結一致保持冷靜 莫忘初衷堅持到底》為題可見。學聯這種比較「溫和」的取態有其道理,因為他們終究是響應爭取真普選的同路人!形勢怎樣發展,很難說,寸步不讓的政府與轉向極端的群眾對壘角力而非共建香港未來,這塊彈丸之地,何來恢復安寧的指望!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回應示威人士衝擊立法會大樓時表示,法治社會不容許以暴力方式表達訴求,警方和律政司若有足夠證據,必定會在法律許可的情況下,嚴格執法,不希望給公眾有留下違法行為後可以逃之夭夭逍遙法外的錯覺。以一個法治社會而言,袁司長相信絕大部分香港市民不願見暴力事件,因而呼籲佔領者和其他示威者不要使用暴力。

對青年學子的民主訴求表示理解的終審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日前殷殷勸止佔領,認為任何人都不能凌駕法治,法院頒布的禁制令未受尊重,對法治必有負面影響;他認為事到如今,佔領人士應該撤退!筆者同意李大法官的見解,卻更想知道他對特區政府的律政司司長的觀感。本該人人平等的法治社會,

袁司長身兼 「政改三人組」成員之一,主催、參與、制訂那份上呈行政長官轉致人大常委的政改報告,如今執法、處理因政改而起的集會訴訟,司長的地位超然嗎?群眾可以感到其堂正公道沒有既定立場嗎?

袁國強司長昨天回應暴力衝擊與嚴格執法問題時,有記者追問後補民情報告(學聯代表與特區政府官員「對話」的唯一成果)的進展,他表示目前仍在搜集資料和草擬階段,希望可以全面和客觀地反映八月三十一日後本港發生的事情。政改方面,他認為人大常委「決定」的基礎仍有討論空間,有方法令到二○一七年行政長官普選有充分民主成分。

如此這般的雙重身份的兩種語言,令筆者感到法治已如風中之燭光,時隱時現,隨時可能餘下一縷薄薄的輕煙……。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香港人失望,再度離心 – 練乙錚

練乙錚:攻有時 守有時 – 信報 2014年11月20日

《信報》時事評論:舉世注目的滬港通開黑,而且每下愈況,三天就差不多乾塘。梁特管治香港兩年,香港社會出現前所未有的困境,衰運卻遠未見底。今天這篇文章一開三,題目卻只反映最短的第三部分。

一、滬港通為何開黑?

被特府及大陸政壇極端派政治化了的滬港通本周啟動,頭一天就開黑;第二、三天更不濟,竟導致了沽空成為贏得最大利潤的手段之一。南水北調的額度利用率,更從首日的100%急跌到前天的29%到昨天的20%;而北水南調則從17%減到4%再減到2.4%。如此表現令一眾「愛國愛銀」的港陸投資者損手爛腳非常失望,有關的官員和黨國喉舌更十分尷尬,只得埋怨佔中壞了國家給港人送大禮的好事,把投資者的胃口都倒了。

《環時》更在開通首個交易日完結的第二天這樣挖苦說:「中央政府並無法把送上門的飯再餵到香港嘴裏」,並揶揄港人是「扶不起的阿斗」。

如今滬港通雙向都快要「乾塘」,這話就顯得滑稽了。要不要找某人來「幫港托市」好呢?

滬港通從構思的第一天開始,便是大陸從香港吸金的機器,並不是什麼中央送香港的大禮。

光看這個就該明白:南北向的每天投資額度(以人仔算)分別是南向105億、北向130億。若當局的如意算盤打得響、額度天天都用盡的話,則每天北向投資比南向多130億-105億 = 25億;按此以每年240個交易日粗略計算,則滬港通運作一年,大陸便可從香港吸入6000億元的金融資本,差不多等於9月、10月份大陸央行大手救經濟 的印鈔「放水量」(兩次共7700億元)。

由此可見,滬港通的設計,本身就說明它是大陸的一件金融維穩工具,「惠港」只不過是副作用之一。

其實,中共這方面的政策早就三番四次講清楚了:「滬港通……是黨中央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和《國務院關於進一步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的重大改革舉措」【註1】。這個講法,佔中發生之後就幾乎從港陸當權派口中完全消失,代之而起的是「惠港」說。

後者,就如「『東江水』是大陸送給香港的大禮」一樣無稽(港人買東江水的價錢,是新加坡買馬來水價錢的200餘倍;連淨化成本的話,是台灣海水化淡的差不多雙倍)。

滬港通開黑,有其原因。開通之際炒短線之不可為,曹Sir上周已經一再解釋了:滬港通高唱入雲七個月才開通,滬指早已被陸資炒高,港股亦如是,現在才入市,無異跳進已經被別人燒得通紅的大油鑊,必死。其實,頭一天的北向130億的額度「爆棚」,主要是境外機構資本的H換A套利盤,新錢進場其實不多;那是因為同一隻大陸藍籌股在香港的價格比在大陸的高,即H╱A股價比 > 1,

故兩地股市一開通,沽H買A即可不改變投資組合而套利,但恒指卻會連帶受壓。

長期而言,滬港通能起到什麼作用很難說。中期的狀況是,大陸經濟轉型困難,國企問題尤其多,最近開放接受民間注資,但大陸投資界不少認為那是國資找民資「陪葬」,故港資外資不會太過「動心」。反而是,無論是大陸公家的私家的還是境外過去投進的資金,現在都轉勢改投境外;不過,這些「聰明錢」,連呆在香港也沒太大興趣,因為香港經濟已太過依賴大陸。至於大陸的不法錢要離境,有多種隱蔽途徑;灰水走暗渠,怎會繞滬港通曝光呢?因此,中期無論是哪個方向的資金流動,滬港通也載搭不了多少。

從經濟學的供需均衡範式看,之前滬港兩地金融交易縱有體制及時空隔閡,但整體市場的陸股供需很可能已經達到平衡,以致H與A股的價差,只反映陸股在 滬港兩市之間的總量分配不平衡。於是,一旦滬港通開通了,投資者只須把股量的分配按H╱A價差逐步一面套利一面調整。這個調整一兩天就完成,之後兩個市的買賣,就基本上各歸各的,滬港通除了幫助兩地同一機構發行的股票的價格趨同之外,平常沒有特殊作用。如是者,「乾塘」的現象就會持續;開局不旺,就更難算到佔中頭上了。

如果像《環時》那樣非要把滬港通政治化不可,那麼,可以怎樣理解「乾塘」呢?很簡單:港人當然不喜吃嗟來之食,看來也不太願意無端把肥肉往黨國的嘴裏送。

二、極端意識形態治港的惡果陸續浮現

選擇一個領導人,不僅要看他的外表(眉頭眼額望之似不似人君)、內在(德與才),還要看他與社會上各群體之間可能生出的關係。這好比布置一個客廳,考慮要不要擺放一件新飾物的時候,除了要看物件本身的外觀和質素,還要看能否與空間裏其他現存物件共融。考慮錯了,到頭來或是要把飾物拿走,或是要把現存的其他物件大量置換,都會引致金錢和時間的損失。

如果領導人選錯了,中途撤換的政治震盪很大,不換的話,問題惡化;餘下的選項—把社會上與之不共融的群體置換,大體上是不可能的事。魯平要那些十分 不滿港事的市民走佬當移民,是意圖把與領導不共融的群體置換的一個例子,但顯然是不可能做到的。董伯當年與高層公務員群體合不攏,代之以「問責官員」(曾氏年代又輔之以副局政助),雖然做得到,但好處沒多少,帶來的消極因素卻至今難除,以致有些當朝問責官員幾乎只有政權鐵票支持者的認可。

領導人是創造歷史的,但馬克思說過,這不等於你拿着一整塊全新的布任意剪裁;相反,不管好的壞的,「世世代代遺留下來的東西,都像阿爾卑斯山那樣壓在人們的意識裏」【註2】。但是,毛澤東卻認為:「六億人口一窮二白……;像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結果,他一意孤行搞文革,最後幾乎跟所有的群體都對立起來了。毛是超人,結果卻導致生靈塗炭,整個國家奄奄一息,文化更像那塊土地一樣受盡污染荼毒。

梁特相貌英俊,國字面口高個子,說話溫吞淡定,衣着一絲不苟,過外表關一點問題也沒有。德和能的方面,兩年來一直到今天,坊間包括一些當權派對他這兩方面的言說不絕,筆者不必在此重複。第三個方面,即他與社會上各群體之間一直以來的關係,才最值得留意。這個方面,與外表無甚關係,德與才卻會有一定影響,其大小視乎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因素:

意識形態。任何一個領導人,如果把自己的與多數人不同的意識形態推到幾乎每一重大政策的起點上面,就會出問題。我們看看以前的例子。

董伯的意識形態有兩個嚴重傾斜:一是向北京,一是向大財團。向北京某種程度的傾斜,任何港人都可以接受,但以大石壓死蟹的辦法強行通過23條立法,大部分港人包括資本家便接受不了。港人也可以忍受大財團某種程度操控經濟,但當政府的一切重要政策也以大財團的利益為依歸,錢權結合,小市民就忍受不了。董伯其他條件都不錯,錯的就是他把自己的、不是大部分市民能夠認同的意識形態過分地政策化了。

曾蔭權是另外一回事。曾的賣相不太差,能力也不錯。他當了三十年的公務員,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識形態,有的話,就是「聽話」。某種程度的聽阿爺話,絕大部分市民也是接受的,可惜他曾經許諾過的「政改玩鋪勁」沒有兌現,反而處處遷就北京,大家期望的2007年就過去了。港人特別是泛民失望之餘,他的性格和品德上的一些瑕疵就化得很大,到頭來得不到任何人同情,黯然離任。

梁特的意識形態是他的特點中的特點。比起董伯,他更愛國愛黨,那是不言而喻的;但他同時缺少了(亦不屑有)董伯那樣的國際觀點,致力的是把香港這個幾十年來以國際性馳名天下的城市北向強扭,政府官員工作的主調的是搞「內交」、港陸全方位融合;他心目中特府的任務,不再是實現董、曾都曾經強調的「亞洲的世界城市」,而是只想香港成為大陸經濟金融的幫工、附庸

他搞滬港通,主要目的與中央一致,就是幫助大陸搞金融國際化;在過程中讓香港青年「也得到好處」,顯然就是次要的。董伯強調「兩文三語」,實施的時 候卻客觀上偏重英語(因為當時有來自商界對畢業生英語水準下降的強烈不滿)。梁特上台以來,特別重視的是「普教中」,從幼童做起,違反母語教學原則也在所不惜。如此等等。

這些作為,正好與本土意識裏日漸興起的「香港優先」相衝突。以一人的意識形態對抗民眾當中廣泛存在、日益濃厚的思潮,調動港陸黨國力量把數以百十萬計的市民打成「西奴」、「餘孽」、「裏通外國」、「心理不平衡」,這對整個香港而言也是危險的。說到底,就是恨港人的頭腦不是一張白紙,不能讓他替黨在上面寫上「最新最美的文字,畫最新最美的圖畫」,於是要通過港陸全面融合來實行「思想改造」;那就和搞文化大革命那一套差不了多少。意識形態治港,梁特超越 了前兩任特首,引致的反對,因而也空前強烈。

其實,港人無論派別,喜歡不喜歡北京,主要發自內心,就看你中共治國治得好不好。2006至09那幾年,大陸搞京奧、載人航太、經濟穩定,於是港人 認同中國、對大陸有信心的多;這在港大、中大等民調都顯示得十分清楚。不過其後大陸管治露出問題,腐敗加劇,思想卻加緊箝制,對內部反對聲音使出法西斯手段、打港記、封互聯網,醜事層出不窮,港人失望,再度離心。這不是什麼「十七年還未真正回歸」的問題,而是

港人覺得你不僅未把管治搞好,還愈來愈惡劣、愈來愈腐敗了,卻要伸手過來管香港,在香港僭建大陸那一套政法體制。

老者已矣,年輕人焉能不造反?

梁特上台兩年多,他的意識形態,得到了北京當時得令的極端管治手法配合,極速把香港帶到今天的艱難境地,惡果陸續浮現。往後還有兩年多,你道衰運已經見底?

三、佔中:收斂和發散

特府發功,利用法律資源、警力、民意,可能還加上一些「特異功能」,成功迫使佔領區收縮。面對這種不可抗力,社運只能求變。在目前的客觀條件底下, 原地升級已經不可能。狹義地說,運動之勢是收斂;客觀而言,轉攻為守此其時。筆者分析過,這個情況一定出現,運動者須欣然變陣,另作圖謀。

所謂「攻」,就是爭取公平開放的普選;所謂守,就是守護香港。「爭民主、護我城」,本來就是運動的一體兩面,運動者遊刃於其間,當機立斷,攻有時、守有時。

此時收斂、言退,有成果了嗎?有人說,「階段性成果」,是沒有的。這個說法對又不對。比如人做運動,身體健康了,意志堅強了,的確是成果,卻無法分階段。佔中亦然。何況,在漫長的社運途中,成果並不重要,運動就是一切。這是進步者的思維根本。

筆者估計,佔中的空間規模很快會收斂到若干個只具象徵意義的點上,而發散出去的力量「遍地開花」,乃是在社區之內、民眾中間,特別是在年輕人的群體裏。那裏有做不完的工作,收割不完的果實,社會進步的無限可能。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香港人是寄生在中国的一群不会照镜子的人 – 北门外

周舵﹕如何破解香港與內地的惡性循環?- 明報 2014年11月20日 星期四

近日收到友人發來一篇關於香港佔中的文章〈香港之亂:冷暖不知命運〉,很值得注意。文中的觀點是我不可能同意的,但我還是在微博裏加上說明轉發了。我的說明如下:

轉發下面這篇我不能同意的文章,理由是:

一、它是說理的,不是單純的情緒發泄,更不是胡搞蠻纏,所以值得認真對待;

二、它代表了相當多的內地人對香港近年鬧港獨、排斥歧視內地遊客的憤怒和不耐煩,這是港人應該深思的——「一個巴掌拍不響」,不友好的態度換回的一定是不友好,這就會陷入香港和內地的惡性循環;

三、更糟糕的是,這篇文章的觀點如果被決策層採納,香港的前途將十分暗淡;

四、特別是,如果類似「佔中」這樣的破壞法治的社會抗議運動持續不斷地發生,香港的衰落更將加速。

除了許多照搬官媒的調調我當然不會同意之外,我不同意這篇文章的主要理由是,儘管內地替代香港的選擇愈來愈多,香港並非一無所長,正如我在前面兩篇反對佔中的文章中所說(一篇刊於《華爾街日報》中文網,另一篇發表在《明報》),香港最大的優勢,就是它從英國繼承而來的法治傳統,而這恰恰是內地最大的「短板」。

香港必須另闢蹊徑

香港往何處去?確實,再靠內地輸血是靠不住的,香港的前途只能是港深粵一體化並且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特殊優勢。香港原有的優勢已經愈來愈不足道,必須另闢蹊徑。

類似馮勝平將香港建成政改特區的建議內地早有學者提出過,我的「中間突破」建議和他們異曲同工——我建議從市縣一級開始以法治為中心的全面政治體制改革,第一步可以選一小部分縣市作試點,積累經驗、逐步推進;然後再向省一級遞進,最後推進到全國(參看《共識網》我的文章〈以縣市為中心的政改路線圖〉)。

香港問題必須有治本之策,否則後患無窮。當年制訂《基本法》時,本來就應該有長遠考慮,滿應該以制訂基本法為契機,給香港制訂一個能夠長治久安的自由民主憲法,率先在香港實行像模像樣的憲政。
香港「另聞蹊徑」之徑,就是作為政改特區率先建立一個像模像樣的憲政,然後作為樣板供內地參照。香港完全有這個條件,完全可能做得比內地任何政改特區都成功。這才是能夠發揮香港最大優勢的光明前途。

〈香港之亂:冷暖不知命運〉那篇文章都講了些什麼?

作者先交代了香港割讓英國和中英關於香港回歸談判的歷史,然後端出了核心觀點:

很多人肯定不同意香港寄生中國的說法。香港與九龍分別於1842年與1860年割讓給英國,

但是在1950年以前並不比中國沿海的大城市更繁榮,譬如天津與上海

香港真正的繁榮開始於1950年代,由於西方國家對中國禁運與封鎖,香港成為中國與西方世界唯一的窗口。但是由於中國主張自力更生,香港的繁榮在這段時間是有限的。

香港經濟真正的騰飛起於中國的改革開放。被西方封鎖將近30年的大陸,一旦政策從自力更生變成改革開放,需要從西方引進的物質是不得了的。

讓我們用數字來說話。香港的恒生指數1978年以前接近500點,1998年達到18,000點(編按:此處有誤,恒生指數在2000年才達到18,000點),20年內翻了40倍。

沒有中國內地改革開放後巨大的需求和西方國家在轉口貿易的操縱,香港經濟是不可能騰飛的。

香港的明天會更好嗎?不會,香港沒有這個條件。地緣決定一切,香港未來必定被邊緣化。

香港經濟的騰飛(20年內翻了40倍)是正常現象嗎?絕對不是。

香港的繁榮是畸型的,是政治操縱下的氣泡,這個被英國吹起的泡泡終歸是要破滅的。

香港已經回歸中國了,它的經濟競爭對手到底是誰?很多人都認為是上海,這個回答不全對。是的,上海已經部分取代了香港在中國金融界的地位,只等中國內地開放人民幣自由兌換,上海很快就完全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

但是上海也只能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真正把香港全面邊緣化的城市是廣州。

作者接下來歷數廣州的種種競爭優勢,文字太長,不贅述,最後得出結論:

第一,香港必定被廣州邊緣化;

第二,香港是內地的「賠錢貨」:

因為它只會也只能吸中國的血。香港沒有賺外國錢的能力,純粹是個賠錢貨,中國擁有一天就賠一天。

這個賠錢貨中國要它做什麼?香港這個賠錢貨中國非拿回來不可,因為香港不但是一個歷史問題,牽涉到中國歷史的榮辱,而且是一個現實問題,因為它提供西方世界一個收集情報的場所、滲透中國的橋頭堡和製造反中事端的前哨基地。

中國還有台灣問題。這個面子主要做給台灣看,當然也做給世界看。

香港的繁榮是違反自然的,是政治與時代扭曲的結果。

香港回歸的意義在雪恥,不在那個小島本身。香港的表面價值是虛的。不論香港是否回歸中國,香港都要回歸天命。

中國最大的錯誤就是宣示要維持香港的繁榮,這是違反天命的,必定沒有好下場。

朱鎔基總理說:我如果不能維持香港的繁榮就是歷史罪人。這是中國給自己套上了枷鎖。中國總理宣示要不惜一切維持香港的繁榮,這是一個天大的錯誤!

香港有這麼重要和偉大嗎?沒有,絕對沒有。

為了面子中國這麼重的誓都發了,全世界都在看,所有的反華勢力都在等着看笑話,2300萬台灣人在大做文章、大挑毛病和大說風涼話,700萬香港人能不跳到中國頭上予取予求嗎?中國能不為香港賠上半條命嗎?

中國有能力維持香港的繁榮,但是中國要為香港生一場大病,延長了中國崛起的時間。今天香港已經回歸中國,但是香港與大陸之間仍然非常地不調和,因為

香港人的收入不合理地偏高、香港人抗拒融入中國。

香港已經成為中國長期沉重的負擔。套一句商業術語,香港是中國的負債(Liability),不是中國的資產(Asset),而

香港人非但不知道慚愧,還在莫名其妙的自大。

不會照鏡子的香港人必將因為目前的因循苟且與不思進取而付出代價。

它不僅僅是極少數人意見

這篇文章的基本立場是不是代表了內地當前的主流民意,只有透過科學的抽樣調查才能知道,至少,從我自己聽到的許多言論來看,它絕不僅僅是極少數人的意見。

我聽到最多的質疑佔中的聲音是:你們要的民主有什麼好?就像佔中那樣,那就是你們的「民主」?

無論什麼人有了一肚子主張,糾集一幫人就上街,想佔領哪兒就佔領哪兒,想佔多久就佔多久,那不就是「文化大革命」無法無天嗎?

——幸虧我還知道民主有好壞之分,否則我真的會啞口無言!


香港之乱:冷暖不知命运 2014-10-03 联合报 北门外 2014-10-04

(1)香港的简短历史

香港在十九世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偏僻小渔村。香港本身是一个非常小的岛,面积只有78.4平方公里,人口稀少。鸦片战争中国战败,在1842年签订【南京条约】将香港割让给英国。于是英国在中国的国土边缘有了一块立足之地,英国将香港建设为对华贸易的转口港。从这个时候开始,香港作为转口港的角色一百多年以来从未改变。

香港岛实在太小了。1856年,英国与法国联合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再一次战败被迫签订【北京条约】,把九龙半岛割让给英国。

九龙半岛的面积也不大,只有46.9平方公里,与南面的香港岛隔海相望,最短的距离大约三公里。与九龙半岛对望的香港岛北岸是香港最繁荣的地方。香港岛的北岸与九龙半岛之间的广大水域就是著名的维多利亚港。

香港岛加九龙半岛是不可能自给自足的,幅员太小了。于是英国又于1898年逼迫清政府签订【拓展香港界址专条】租借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北的大片土地以及附近两百多个岛屿,通称为“新界”,为期99年。
新界与大陆连接的陆地面积是747.2平方公里,加上233个离岛,总面积达到975.2平方公里,占香港区域面积的88.6%,将近九成。

(2)新界对香港的关键性

要了解香港问题必须先对香港的地理环境有基本认识,香港最大的货柜码头是在新界的葵青区,位于维多利亚港的西北角。

如果没有新界,香港与九龙是不可能存活的。这就是地缘政治。

(3)中英的香港谈判

香港与九龙属于永久割让,但是新界是租借的,为期99年,1997年07月01日到期。

由于新界的租期即将满约,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1982年9月到北京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会谈要求继续租借新界。中国只要收回新界就要了香港和九龙的命,英国根本没有谈判的本钱。想想看,回归前香港岛加九龙半岛的人口已经超过三百万,挤在125平方公里的狭窄地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超过两万四千人。英国佬跟中国人谈判能有什么筹码?

中国人的策略是不谈新界的租借如何延期,只谈香港与九龙如何归还。

1984年09月,邓小平对访华的英国前首相希思说,主权交换治权不可行,如果英国不改变态度,中国将单方面公布解决香港问题的方针。

邓小平的话非常清楚是最后通牒。一个月后,英国首相回信同意在中国建议的基础上继续谈判。在随后的两论谈判中,英国确认不再坚持香港由英国治理,也不谋求任何形式的共管,并且同意在1997年07月归还香港与九龙的主权与治权。

从1983年12月到1984年09月,总共进行了22轮的会谈。谈判期间英国的态度反覆,不断地违背第5轮与第6轮谈判所同意的事项,譬如要求中国承诺不驻军香港、要求英国驻港官员的地位高于其他国家的驻港总领事、要求中国允诺英国在过渡期间对香港政府可能作出的改变、要求中国在1997年后原封不动地接受英国留下的香港政府……等等。

英国的主张实际上就是要把未来的香港变成英国能够影响的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直接抵触中国的主权。

中国对英国这些要求当然坚决反对,一项也不能接受。但是从这些无理的要求我们很清楚看出西方帝国主义对香港的态度和对中国的意图。

(4)香港的回归与英国的干扰

香港是回归中国了,但是回归的过程并不顺利。英国人是非常实际的,对利益的盘算非常精明。在争取主权与争取治权都遭到失败后,英国就改变战略,争取在走之前狠捞最后一票。这种例子很多,最明显的一个就是兴建赤腊角国际机场。

赤腊角国际机场(Chek Lap KokInternational Airport,航空业界简称CLK)又称香港国际机场,耗资两百亿美元,是全世界造价最贵的机场。

英国人离开香港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一方面要制造光荣撤退的景象,一方面要制造香港离开英国就陷入悲惨的景象。于是英国精心为香港的经济埋下一颗定时炸弹,在回归前用房地产吹起经济泡沫。

英国人非常清楚香港的土地不值那么多钱、香港的人力也不值那么高的薪水。但是香港是个钱的世界,英国利用银行贷款带动香港房地产上涨,这就刺激香港人的贪念开始追高,加速了房地产的飞涨,香港人觉得自己非常富有,头脑发热、市面一片繁荣,很快就形成泡沫经济。等到中国接手,房价直落,股市狂跌,大量香港人破产。

英国统治香港一百五十五年从来不谈民主,鞭刑抽打港人的时候也从不谈人权。自从与中国达成政权移交后就开始大谈民主和普选,鞭子一放下来就开始大谈人权。英国在港英政府安排效忠英国的香蕉华人为官,这就方便政权移交后间接控制香港。

(5)寄生于中国

中国有一句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那么香港靠什么呢?

香港靠海,吃的自然是水。香港在割让给英国以前是一个小渔村,居民以捕鱼为生。捕鱼能致富吗?当然不能。不过那时候的香港人虽苦,过得是自食其力的正常生活。

英国占领香港后把香港建设成英国对中国的转口港,香港这就发达了。

这时候香港人吃的是什么?是中国辛勤创造的财富,不再是香港附近水中的鱼。换句话说,香港人是寄生在中国的一群人,本身并没有什么生产力,生活虽好并不踏实。

事实是,

香港人优裕的生活是建筑在香港成为西方世界在中国的桥头堡上

这是西方人的骄傲,香蕉华人的光荣,

中国人的耻辱

(6)香港经济的腾飞

很多人肯定不同意香港寄生中国的说法。香港与九龙分别于1842年与1856年割让给英国,但是在1950年以前并不比中国沿海的大城市更繁荣,譬如天津与上海。香港真正的繁荣开始于50年代,由于西方国家对中国禁运与封锁,香港成为中国与西方世界唯一的窗口。但是由于中国主张自力更生,香港的繁荣在这段时间是有限的。

香港经济真正的腾飞起于中国的改革开放。被西方封锁将近三十年的大陆,一旦政策从自力更生变成改革开放,需要从西方引进的物质是不得了的。

让我们用数字来说话。香港的恒生指数1978年以前接近500点,1998年达到18000点,20年内翻了40倍。没有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后巨大的需求和西方国家在转口贸易的操纵,香港经济是不可能腾飞的。

(7)香港的明天

香港的明天会更好吗?

不会,香港没有这个条件。地缘决定一切,香港未来必定被边缘化。

(8)香港经济的竞争对手

香港经济的腾飞(20年内翻了40倍)是正常现象吗?

绝对不是。香港的繁荣是畸型的,是政治操纵下的气泡,这个被英国吹起的泡泡终归是要破灭的。

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了,它的经济竞争对手到底是谁?很多人都认为是上海,这个回答不全对。是的,上海已经部分取代了香港在中国金融界的地位,只等中国大陆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上海很快就完全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

但是上海也只能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真正把香港全面边缘化的城市是广州。

(9)香港的边缘化命运

如果没有鸦片战争和南京条约,香港现在最可能的情况仍然还是一个小渔村。为什么?因为香港没有成为一个商业大港的地理条件。

一个商业大港的形成有很多条件,从定义上它自然必须是一个优良的海港,所谓优良的海港就是港阔水深,这是一个非常肤浅、谁都知道的道理。但是仅是港阔水深是不够的,夏威夷也是港阔水深,能成为商业大港吗?当然不能。

一个优良的海港要成为商业大港,它必须具备一个条件,那就是拥有广大的腹地。腹地就是一片广袤的土地,上面有大量的优质人口与庞大的生产。其实重点就在「庞大的生产」这五个字上,「广袤的土地」与「大量的优质人口」不过是「庞大生产」的保证罢了。

想想看,商业大港唯一的功能就是物流。如果一个海港没有庞大的生产作为腹地,就无物可流,那么要这个港口做什么?

福州与厦门不可能成为商业大港。为什么?因为这两个港口都没有广大的腹地。福建多山,人口不够多,生产力也不够大,闽江流域太小又贫瘠,闽江口的福州没有什么物可流。厦门是个孤岛,条件就更差了。这是为什么福建人多往海外发展,因为家乡的自然条件不好但是出海方便。福州与厦门即使港口再好也不可能成为商业大港。

相反的,上海的天然条件并不是一个优良的海港,因为水太浅,1950年以前赴上海的大轮船都是停在江心,由小驳轮把客货运到岸上。但是上海有广大的腹地(整个长江流域的肥沃平原)、大量的优质人口(交大与复旦等一流学府)与庞大的生产(农产品、农产加工品、与各种轻、重工业产品),构成物流的充分条件。重要的是,现代的工程技术发达,人工港口不是问题。于是中共在东海的大、小洋山岛用人工开出一个深水港,然后修建一条32 公里的跨海大桥,东海大桥,把洋山深水港与上海连接起来

即使没有洋山港,经过疏通开挖后的上海港(水深8-9 米)在2004 年的吞吐量达到三亿八千两百万吨,首度超过多年来雄居世界第一的荷兰鹿特丹港,成为世界第一大港。但是兴建洋山港是有必要的,因为上海港已呈饱和而上海的物流量以每年20 %速率在 ??增加。

洋山深水港的工程建设分五期,工程建设从2002 年 06 月开始。第一期在2005 年0 2 月完工开港,第五期工程将在 2020 年完成。

洋山深水港毫无疑问将成为世界第一大港,洋山港的启用改写了世界航运的版图,直接影响整个东亚,譬如韩国釜山港的物流估计将减少30%。

福州与厦门的例子告诉我们:没有腹地不可能成为商业大港;

上海的例子告诉我们:只要有腹地,人工开挖也建设出一个商业大港。

(10)广州的优越性

河流决定一个港口的腹地。上海的腹地是长江流域,中国最富庶的地方。位于长江出海口的上海就注定是中国的第一大商港,这个地位不可能动摇。

珠江是中国南方最大的河流,虽比不上长江,但也非常富饶。珠江的出海口在广州,这就决定珠江流域的商业大港是广州。欧洲工业革命以后,西洋人和西洋文明最先进入中国的地方也是广州。历史上,广州在国际贸易上一直占据中国的龙头地位直到19 世纪才被上海取代。

如果要分析广州,就不能只看广州,必须看整个珠江三角洲。

广州位于东江、西江、北江的汇合处,处于珠江三角洲的北端。今天的广州是中国的特大型城市,面积7434平方公里(略大于上海),户籍人口大约八百万,但是外来打工的人很多,所以广州的常住人口超过一千万。无论是政治、经济、人口、面积,广州都有资格成为下一个直辖市。

广州是中国华南的最佳出海口,所以就像上海拥有华东,广州拥有广大的华南作为它的腹地。我们要知道,

从武汉到广州要比到上海更近和更快。只要华南的高速铁路网建立,广州的发展不可限量

尤其珠江三角洲是非常富饶之地而且人文荟萃,不但农产丰富而且工业发达还有一所非常优良的高等学府,中山大学。

广州的工业有三大支柱,那就是运输设备制造业、电子信息制造业和石油化工制造业。在“十五”期间(2001 年到 2005 年)广州加速发展了汽车、石化、化工、机械、钢铁、造船、电子、医药等八大产业基地。

聪明又勤劳的广州人战天斗地把珠江三角洲发展成一个巨大的工业生产基地。于是一个商业大港必要的也是最重要的条件就具备了,其他都是次要的。方圆5百公里之内不可能有任何港口可以取代广州。

(11)被广州边缘化过程

香港远离工业生产的基地,完全无法与广州港竞争。

香港的工业生产能力是0,没有物流的自主性。

香港要骑在广州港的头上强迫运输广州的工业产品,其机率也是0。

香港唯一的作法是动用政治力量游说北京的中央政府下令不准广州发展广州港,这个作法自从回归后香港就不断地在进行,但是成功的机率几乎是0。

广州的物流发展是全面的,在这里我们只提三个重点,两个硬体,一个软体。

A. 新白云机场。B. 南沙深水港。

新白云机场不足以威胁香港,真正会把香港边缘化的是已经部分完成而且还在继续扩建的南沙港。南沙港的一期工程已经在2004年 09 月建成开港,二期工程也已经在 2007 年 09 月建成投产,深水码头至少可以同时停泊 10 艘十万吨的轮船。目前在货柜码头上已经形成香港、广州、深圳三足鼎立之势。

随着南沙港的不断扩建,这个属于广州的南沙港必然超越香港与深圳,成为珠江三角洲的龙头港口。

深圳的盐田港具有一定的竞争力,未来可以保住第二。

香港没有任何可能跟南沙港与盐田港竞争,不但一定会殿后,而且有可能完全被边缘化到无物可流的地步。

我们说「广州港」的其实并不是只有一个港。广州港包括四个港区:内港港区、黄埔港区、新沙港区和南沙港区。

广州港规模宏大,每个港区都有自己独特的任务,它们运送的货物、货船的种类、吨位与航线都不同,相辅相成,构成一个完整的物流体系。

广州港的发展非常快速,2001 年货物吞吐量在全世界排名第12 位,由于南沙港开港加入营运,广州港在 2006 年的货物吞吐量已经超过三亿吨,跃升到世界第5

(12)珠江三角洲大背景

广州的地位不能单看广州市,必须看这整个珠江三角洲。

所谓「珠江三角洲」有两个层次,一个是「小珠三角」,一个是「大珠三角」。

「小珠三角」是由广州、深圳、佛山、珠海、东莞、中山、惠州七个城市组成,就是通常说的广东珠三角。

「大珠三角」就是「小珠三角」加上香港特区与澳门特区。

香港特区与澳门特区都在珠江三角洲的最南端隔海相望,是显然的边缘地区。

香港与澳门两个特区,一个靠转口与金融,另一个靠赌博,都是靠服务业来支撑经济,本身并没有生产能力,也无法创造财富。

香港与澳门都是寄生经济,它们与「小珠三角」完全没有竞争能力。澳门的赌博生意是独家经营,中国内地不许赌博,所以没有竞争的问题。香港的情形就非常严重了,因为香港的转口经济比重太高,这部份是一定被广州淘汰的。即使珠江以东的货物,深圳也比香港具有运费与成本的优势。

香港人的高收入造成香港港口的高运作成本,香港人必须减薪才能保住他们的工作。

(13)香港人无法逃避的竞争

南沙区的陆地面积为 54 平方公里,是香港岛的 70 %、澳门的三倍。

南沙区原本是个农业区,主要是果园,慢慢地变成工业基地。

南沙区的规划已经清楚标明了汽车基地、光电子基地、造船基地、石化基地、钢铁基地和物流基地。

物流基地位于南沙区最南端的龙穴岛,所有的深水码头就集中在这里。

看到没有?广州南沙区的工业生产与港口是连在一起的。谁需要香港?

(14)香港的本钱

香港只有在一种情形下不会被边缘化,那就是香港发起政治游说并且动员国际舆论向北京的中央政府施压,要求中央政府不断地为香港输血,北京政府在这个压力下屈服。

目前香港特区政府就在这么做。香港对北京的游说工作从未停止,国际舆论也全力配合,台湾在旁边用冷嘲热讽的口吻敲边鼓,一切都在赶北京这只鸭子上架。

于是北京政府不断地劫贫济富为香港输血、对香港特区引发的金融问题忍耐,而香港也变得有恃无恐,更加的贪得无厌。

(15)中国给自己套上枷锁

港对英国而言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因为它吸中国的血。英国不需要花费任何成本,控制一天就可以抽一天的税。这是无本生意。

香港对中国而言则是稳赔不赚的亏本生意,因为它只会也只能吸中国的血。

香港没有赚外国钱的能力,纯粹是个赔钱货,中国拥有一天就赔一天。

这个赔钱货中国要它做什么?

香港这个赔钱货中国非拿回来不可,因为香港不但是一个历史问题牵涉到中国历史的荣辱而且是一个现实问题因为它提供西方世界一个收集情报的场所、渗透中国的桥头堡和制造反中事端的前哨基地。

中国还有台湾问题。这个面子主要做给台湾看,当然也做给世界看。

香港的繁荣是违反自然的,是政治与时代扭曲的结果。香港回归的意义在雪耻,不在那个小岛本身。

香港的表面价值是虚的。不论香港是否回归中国,香港都要回归天命。中国最大的错误就是宣示要维持香港的繁荣,这是违反天命的,必定没有好下场。

朱镕基总理说:我如果不能维持香港的繁荣就是历史罪人。

是中国给自己套上了枷锁。

(16)面子造成错误的政策

中国总理宣示要不惜一切维持香港的繁荣,这是一个天大的错误!香港有这么重要和伟大吗?没有,绝对没有。

为了面子中国这么重的誓都发了,全世界都在看,所有的反华势力都在等着看笑话,两千三百万台湾人在大做文章、大挑毛病和大说风凉话,七百万香港人能不跳到中国头上予取予求吗?中国能不为香港陪上半条命吗?

中国有能力维持香港的繁荣,但是中国要为香港生一场大病,延长了中国崛起的时间。 今天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但是香港与大陆之间仍然非常地不调和,因为香港人的收入不合理的偏高、香港人抗拒融入中国、。

香港已经成为中国长期沉重的负担。套一句商业术语,香港是中国的负债(Liability),不是中国的资产(Asset),而香港人非但不知道惭愧还在莫名其妙的自大。

不会照镜子的香港人必将因为目前的因循苟且与不思进取而付出代价。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香港人本土意識將強化為分離主義 – 程翔

程翔:本土意識將強化為「分離主義」- 2014年11月20日 信報

http://forum.hkej.com/node/118533

「後佔中」時期的京港關係蠡測(下)

筆者在上周本欄預測,經過“佔中”一役,中央和香港特區的關係就出現一些深刻的、不利於雙方發展的變化,

一是:北京將會更強勢地對香港實行“一國化”;

二是:香港的本土意識將孕育更嚴重的分離主義。上周談了前者,本周集中談後者。

筆者覺得,“佔中”使三、四年前已經萌芽的本土意識得以深深紮根,“佔中”之後,本土意識將結成分離主義(或曰“港獨”)的果。

在各個“佔領區”內,大家都可以看到“香港我主場”、“人大不代表我”、“我城我捍衛”、“不願做奴隸的香港人站起來”等一類強烈反映本土意識的口號、標語、大小字報等等。這些意見反映了年輕一代的集體覺醒。

30年前,香港大學學生會提出“民主回歸”(見港大學生會致趙紫陽總理的信),30年後,同是香港大學學生會卻提出“民主獨立”(見學生會刊物《學苑》2014年9月17日),從支持“回歸”到主張“獨立”,這反映了香港兩代青年人思想上一個重要的變化,我們必須問:孰令致之?

兩代青年人都面臨相同的“前途問題”。

筆者一代的青年,面臨的是所謂“九七大限”,那時的最大憂慮,是香港將於1997年交回一個在人權問題上有斑斑劣跡的共產主義政權。當年的年青人,他們的父輩乃至自身都很可能是因為逃避共產主義災難而南逃來港的。他們的憂慮是可以理解的。

這一代的年青人,面臨的“前途問題”,則是2047“一國兩制”的大限問題,到時的最大憂慮是:理論上香港現行的“一國兩制”行將結束,很可能就與大陸並為一國一制。最能反映這種憂慮的是《學苑》2014年4月27日的特輯:《2047:香港盡頭》。由於他們對現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權仍然屢屢遭到踐踏,使他們擔心,2047年香港沒有“兩制”的護身符後,香港將面臨中國大陸同一命運。他們認為,現在不出來抗爭,將來恐怕不能抗爭。

一位年輕佔中朋友對我說:「你們上一代的年青人沒有為香港爭取到民主,到了2047年,你們都已經老了,社會變成怎麼樣對你們都沒有太大的影響,但對我們來說,如果我們現在不出來,到2047年要承受沒有民主的惡果的,是我們這一代」。

年輕一代的這種憂慮,也是十分可以理解的。

兩代年青人的“前途憂慮”,同樣是出於對共產黨統治的不滿和抗拒,同樣是因為不願意與共產黨有什麼瓜葛,但兩代年青人的處方不同。

我們那一代,本土意識尚未萌芽,而香港公民社會尚處於雛形,主體意識並不強烈,所以當時沒有人對“中國人”身份產生異議。我們面對前途危機的解決之道是提出“在民主的基礎上回歸”。

有人直截了當地指出,所謂“民主回歸”,其實質是“民主抗共”。他們對香港民主的追求,是在接受中國主權的前提下,通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方式,通過年年“六四”、“七一”的大規模群眾示威集會的途徑來表達自己的訴求。

到了現在這一代,本土意識已經萌芽,而香港公民社會相當成熟,他們敢於挑戰 “中國人”身份。他們通過自己的觀察,看到上一代年輕人的抗爭方式(和平、理性、非暴力)毫不湊效。在這情況下,他們認為香港擺脫“前途問題”困擾的最佳方式就是乾脆實行“民主獨立”。

有關兩代年青人對香港前途的看法及其背景見下表:

導致新一代年青人產生獨立意識的,主要是回歸以來17年,中共在落實“一國兩制”的過程中出現嚴重的缺失

第一,中共97前對香港民主的承諾,到97後不斷跳票,終於導致人大831決議,死死關閉真普選的大門。

第二,中共往往以“一國”壓“兩制”,使“兩制”的空間日漸壓縮,使香港出現嚴重的“大陸化”趨勢。

第三,回歸以來歷屆特首都無法根據 “一國兩制”的原則,勇敢地維護香港這一制。這就迫使民間“強化”本土意識。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這樣說,所謂“港獨”只不過是民間自覺捍衛“兩制”的一種比較極端的表現方式。

這三方面筆者過去多所論述,茲不贅。

經過“佔中”的洗禮後,本土意識將不可避免地強化為分離主義。這種分離主義會否結成“港獨”的果,還要看中共能否深刻反省自己的錯誤,還是一味推諉外國勢力策動“港獨”。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恨不相逢未嫁时 – 夏梦

雷安娜 舊夢不須記


summer_dream_2014nov2001

科研经费拨款差20倍 “211”“985”成高校贫富分水岭 – 南方都市报 2014-11-19

近日,中南大学校长透露教育部将取消“211”“985”工程建设。这一消息后虽被教育部否认,但引发了全社会对“211”“985”工程的再次关注。已经走过了近20年历史的“211”“985”工程,虽然在促进中国高校水平、能力提升上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由于“211”“985”在获得国家科研经费拨款、学生就业方面的“含金量”越来越大,出现的一些问题和未来走向值得关注。

行政:两工程给高校划出三六九等

事实上,旨在为建设世界一流高水平大学而设的“211”“985”工程,是在近20年前以行政计划手段配置教育资源的结果

“211工程”、“985工程”分别是国家在上个世纪末先后提出的高校重点建设工程,前者是指面向21世纪重点建设100所左右的高等学校和一批重点学科,目前总共有112所高校进入“211”;后者是在“211”范围内进一步甄选世界一流大学,仅有39所高校上榜“985”

事实上,两个工程不仅给高校划出了“三六九等”,更决定了大学的“贫富”———它的背后就是教育经费拨款。高校对“211”“985”的角逐,说白了就是对专项经费的争夺,这笔可观的经费既有国家拨款又是省级配套,入围与否对高校的发展是天壤之别。

经费:高校科研经费相差20多倍

这从各级政府财政拨款占高校科研经费的比重中可见一斑。2013年,作为“211”“985”序列的清华大学科研总经费最多,为39 .31亿元,财政拨款为27 .75亿元,占了70 .6%,而非“211”“985”的高校科研经费最多的西南石油大学,4.6亿元中仅有26.1%为财政拨款,约1.2亿元,两者科研经费所获的财政支持相差23倍多。

然而,各高校对“211”“985”的争夺却天然不在同一起跑线。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是广东就业率最高的高校之一,高考录取分数线也在不 少“211”高校之上,但却不是一所“211”高校。其原校长徐真华告诉记者:“我们从未申报过‘211’,因为我们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当时,‘211’入围要么是部属院校,要么各省只能推荐一所省属院校,我们既不是部属,也没进入省里重点培养的视野,先天没有机会。”

评选:有时候有钱就有话事权

表面上,“211”评审主要指标有学科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科研、师资、研究生规模等,实际上却受很多与办学水平无关的因素影响,如经济实力、学科地位,以及行政思维中的平衡主义、贪大求全等。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哪个地区的经济实力强,争“211”的可能性就大得多,最典型的就是江苏。其他经济实力相对弱的省市区,“211”评选就受到影响。比如全国其他部属师范类院校都进了“211”,仅有一所地处西部的院校没进,原因却仅仅是因为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比较落后。

储朝晖还介绍,由于是行政主导下的资源配置,所以申报评审过程又同时存在很强的“平衡思想”———哪一个行业有了“211”重点学科,其他行业也得有;某一个地区有了“211”,就要考虑其他地区,“并不完全按学术标准,一些不够条件的也拿到了‘211’”。

“血拼”:突击上马重金挖走师资

为了能上马“211”,符合各项指标,不少高校采取了运动式突击战:上马基建项目,增加学科专业,招兵买马挖“老师”。据一些当年评“211”的在校生回忆,“那时候学校要评‘211’,到处是美化工程,一些从来没有的专业突然冒出来,学生老师甚至没几个,我们学生会干部都被拉去搞各种‘接待’。”

“恶性竞争”手段也相当普遍。储朝晖说,有一些学校为了评上“985”“211”,从其他高校重金挖了很多师资。(新华社)

反思

是否还需要“985”“211”?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中山大学教授黄崴说,“985”“211”的产生在当时中国教育资源有限,高等教育总体发展水平与西方差距大,需要集中资源办好一部分高水平大学是有积极作用的。但教育专家指出,经过近20年的快速发展,中国高校的发展已经远非当年的“弱、小、散、少”的状况,而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万马奔腾。因此,有比较浓重的行政干预色彩的“985”“211”,在现今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阻碍中国高校在一个公平环境中良性竞争、协同发展的“负能量”。

弊端

强化行政、恶性“抢”钱、就业歧视

  • 强化校领导的行政级别
  • 争抢经费、加剧教育不公 一些高校即便有了“入围”参评资格,也需要“跑部钱进”拿项目。广东省政府督学钟院生说,由于专项资金不是采取公开竞争的分配方式,更没有社会的广泛参与和监督,完全依靠行政手段,长官意志,专家依据上报材料评审,封闭运行,有寻租空间,所以很多高校在北京都设了“资金办”,“跑部进京”争经费。跑到了的学校钱越来越多,其它学校则钱越来越少,恶性循环,加剧分化。

  • 加剧大学生就业难 一些单位在招聘大学毕业生上设置门槛,导致很多非“985”“211”高校的毕业生难以获得公平的竞争机会。


二月河:“苍蝇”掌权了会“最大化”谋私 – 南方都市报 2014-11-19

http://paper.nandu.com/nis/201411/19/295302.html

著名作家二月河的反腐言论广受关注。今年7月,二月河接受中纪委网站访谈,系统地谈论了自己的反腐主张。近日,二月河接受南都记者专访,就“小官巨贪”等热门话题进行了自己的分析。

小贪大贪都是贪

南都: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聆听大家》栏目,为什么要找你做访谈?

二月河:我没有向他们问。今年3月,王岐山书记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河南代表团的审议。在会上,我和王岐山书记有过一个对话,可能和这个有关系。访谈是在我家里进行的。我是第一个接受这个栏目访谈的。

南都: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张本平近日接受访谈时提到,有的地方对基层干部监管不力,发生了“小官巨贪”的案件。

二月河:我在手机报上也看到,一个小官家里搜出37公斤黄金,上亿现金。“小官巨贪”是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是新问题,是新的奇怪现象。历史上这方面的资料留下的不多。但“小官巨贪”问题是在正常逻辑思维里面。小贪大贪都是贪。小官做得大了,就可能是“大老虎”。“苍蝇”掌握了权力,会将人民交给他的权力最大化谋私。

在新形势下建立有效的弹劾制度

南都:你在今年3月的人代会上,提了哪些反腐主张?

二月河:我对反腐历史稍微有所涉猎。人代会上,我的主要观点是不主张高薪养廉。宋代是中国历史上官员薪俸最高的,宋代官员平均工资是汉代的六倍,清代的十倍。但宋代是一个最腐败的王朝。我也不主张过多杀人,不主张用重刑解决问题。明代朱元璋用酷刑,杀人很多,但却哀叹“我欲除贪赃官吏,却奈何朝杀而暮犯”。

我当时还提到,在新的社会治理形势下,应该建立有效的弹劾制度。各个时代都有弹劾制度。通过弹劾制度,官员互相监督,互相揭发腐败行为。秦始皇专门设立了御史。后来还有监察御史。当然,御史不单管反腐,还管各种不法行为,比如不忠不孝等,都通过御史向中央政府反映。

南都:你之前写过不少反腐主题的文章。

二月河:上世纪80年代,我读《红楼梦》后,写过《史湘云是禄蠹吗》,替史湘云说话,但当时没有把反腐作为主题来考虑。后来我在随笔和散文里写过反腐的问题。我不是一个反腐专家。在历史研究中也不是专门研究反腐。

南都:你之前提到,文化教育是治理反腐的一个重要措施。

二月河:治理反腐的根本措施,文化教育是一个部分。但光靠说服教育不行,应该由制度管起来。主要通过机制,通过反腐制度的完善,群众监督、公开监督等。

南都:你给大学生讲过反腐问题吗?

二月河:我给他们讲,现在社会的文凭在提高,文明素质却在下降。岳飞的母亲不一定有文凭,但却教育出来岳飞。二战中,德国人杀害犹太人,在毒气室门口,找几个小提琴手奏乐。没有文凭的人想不出这种招。我讲的意思是,文凭和文化素养完全是两回事。

让孩子出去守规矩,有礼貌,不要讨便宜,不要去欺负老实人这些家庭教育基本没有了。现在很多官员智商很高,各方面很能干,但是一些基础问题不懂的。“好好过日子”,这么简单的五个字不懂。不要出去乱搞女人,不要为非作歹,不要去欺负人。一些基础的教育现在基本上没有了

南都记者 高龙

她还是大明星 早报记者 陈晨 实习生 张超然 发表于2014-11-19 06:35

http://www.dfdaily.com/html/150/2014/11/19/1205716.shtml

夏梦也承认离开了声色犬马的电影圈,有时会觉得寂寞,不过“寂寞也没办法,人老了,就是这样”。

■ 早报专访老牌香港影星夏梦

■ 从影65周年重返出生地引几代影迷追捧

“我想给大家一个好印象,希望大家记住的就是我最美好的样子。”

82岁的夏梦来到上海参加自己“从影65周年”系列活动。早报记者 王辰

夏梦(右)与金庸(左)早年的合影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这是词作家乔羽著名的《思念》。歌词的灵感是上世纪80年代乔羽与电影明星夏梦的一次偶然相识。而比起乔羽的一首歌词,被夏梦惊艳的另一个男性金庸,则更是为了她创作出了笔下最得人心的三个女性角色——王语嫣、小龙女和黄蓉。“我不知道西施长什么样子,我想她应该是像夏梦一样才不为过。”这是在坊间最广为流传的金庸对梦中情人夏梦的描述。香港导演李翰祥则评价“夏梦是中国电影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女演员,气质不凡,令人沉醉”。

夏梦主演过38部电影,是当时香港最大的左派电影公司长城公司的当家头牌。1967年,夏梦在最美丽的年华告别银幕,移居海外。她是后来许多香港明星心目中的“大明星”。今年是夏梦从影65周年,这位生于上海的“明星中的明星”回到上海,和老友影迷共同庆祝。11月15日,夏梦在淮海路的三联书店举办了画册的签售会,不少影迷一个月前得知消息后便激动不已,还有老影在迷签售之前就堵在了夏梦所住的酒店提前一睹了明星芳容。当晚,夏梦在天蟾逸夫观赏了由马玉琪、温如华、寇春华、仉志斌等京剧界前辈领衔主演的传统京剧《梅玉配》。11月16日,夏梦在电影博物馆举行了影迷见面会,比夏梦还大10岁的秦怡也作为“影迷”来为她祝贺。

早报记者在夏梦抵沪期间对这位昔日巨星进行了专访,采访前当年从长城时代就跟着她的御用化妆师刚刚给她做好造型。今年已经82岁的夏梦依然从容优雅,看起来也不过60多岁的样子。夏梦的话不多,问她大部分年轻时候的事,她都只说“是”、“不是”或“不记得了”,而她反复说到的一句话是“见好就收”,她希望人们记得的始终是她最美好的样子。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美”

夏梦原名杨濛,1933年生于上海,17岁随家移居香港。夏梦从小爱看京剧,是家庭戏班的旦角。课余时间爱看电影,喜欢唱歌、跳舞、演话剧。校园里她是初露锋芒的文艺骨干,深得大家的赞赏。当时夏梦在香港玛利诺修院学校读书,与导演袁仰安之女毛妹是同学。袁仰安要拍片,问女儿的同学里有没有适合演戏的,毛妹推荐了当时身材高挑、容颜姣好的夏梦。进了长城公司,袁仰安依着莎翁《仲夏夜之梦》的灵感给杨濛起了后来的艺名。这个名字也恰好印证了夏梦端庄精致、温婉灵秀的气质。她的一双丹凤眼流转着属于中国古典美女的风韵,立体硬朗的五官又令整个人带着几分活泼与俏皮。至今说起夏梦,影迷们更愿意将她比作“东方的奥黛丽·赫本”。

夏梦初出茅庐便被导演李萍倩起用,与韩非主演银幕处女作《禁婚记》,虽然影片之女主角当时是为刚离职的李丽华量身打造的,但初出茅庐的夏梦却把少妇角色演绎得极为生动。回想第一次当主角的经历,夏梦笑言自己从来也没学过演戏,但到片场也从来不会紧张,“导演和观众也都觉得我很自然。” 因此,如今谈及一个好的女演员的标准,夏梦依然把天赋归为第一要素。

影片推出后大受欢迎,夏梦因此蜚声影坛,受到公司及导演们的重视及栽培,在那时相继主演了《娘惹》、《都会交响曲》、《姊妹曲》等影片,都获得成功。从此,她变成香港左翼国语电影公司的台柱,与石慧、陈思思并称“长城三公主”。1959年,由《长城画报》主办的“香港国语片十大明星”选举,已入行近十年的夏梦名列第一。

夏梦从影17年中,共主演了38部影片,所扮演的角色也是类型多样,无论扮演典雅端庄的大家闺秀、雍容华贵的宫廷少女、沦落风尘的多情女郎,还是活泼可爱的居家姑娘、屡遭不幸的哀怨少妇,都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尤其是塑造一系列古今少妇的形象,更使观众沉湎其中。

当影迷和导演们都赞叹“此女只应天上有”,津津乐道她的美貌时,夏梦却说“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有多漂亮”,并说“不记得有什么因为长得太美有太多人追求的困扰”。

“更偏爱自己监制的电影”

当年的影迷们因为夏梦的美貌而对她着迷,夏梦息影后更多的人认识她,却是因为金庸对她的一往情深。

1957年,已经小有名气的金庸加盟香港长城电影制片公司,化名林欢,为长城写剧本据当时的一位知情人士说:金庸当年爱夏梦如痴如醉,但由于在生活中很难见到夏梦,才想到了改行入电影公司,以此接近梦中情人。金庸还开玩笑说:“当年唐伯虎爱上了一个豪门的丫环秋香,为了接近她,不惜卖身为奴入豪门,我金庸与之相比还差得远呢。”

  可惜金庸追求夏梦之时,她已经与商人林葆诚结婚。据传金庸对夏梦有过一次表白,而夏梦也表达了对金庸才华的欣赏和对他人品的仰慕。但一句“恨不相逢未嫁时”,让两人的缘分仅止于仰慕。如今问她当年坊间关于她的“才子佳人”的种种传闻,她也只是以一句“陈年旧事”淡淡略过。问她是否还与金庸有联络,她说,“他现在身体状况不佳,也没什么联系了。”

金庸不仅为夏梦量身定制了一系列剧本,后来还亲自当了导演。由金庸编剧、执导,夏梦主演的戏曲电影《王老虎抢亲》在上世纪60年代掀起了中国戏曲电影的热潮。如今记者和夏梦提起这部电影,她淡然表示,“我一点也不喜欢这部电影。可是观众们都喜欢。我觉得那部电影不够分量。”不仅如此,夏梦对于自己拍过的所有电影都表示“不满意”,她说自己是“出门不认货”,拍完也没有再看。倒是后来监制的几部电影更对她自己的胃口。

1980年夏梦重回电影界,成立了青鸟电影公司,先后监制了《投奔怒海》、《似水年华和《自古英雄出少年》三部影片。当时恰逢许多越战难民移民到香港,夏梦想拍一部越战题材的电影。等了许鞍华两年,结果拍的时候,风潮最劲的时候已经过去。但许鞍华依旧将《投奔怒海》拍成了当年最卖座的文艺片。时隔多年,许鞍华想起和夏梦的合作,说“我很感谢她,让我拍了可能是我这辈子拍得最好的一部电影。”之后严浩的《似水年华》用诗意的电影语言书写了银幕上的散文。夏梦的审美和她本人一样,都绝不落俗套。当然,她的品位也获得了外界的认可,由她监制的许鞍华《投奔怒海》和严浩《似水流年》,分获第二届(1982)和第四届(1984)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奖。

秦怡:我永远是她的影迷

夏梦在香港加入的长城公司是当时最大的左派电影公司,是来自大陆的进步人士在香港的“文艺战线”。相比右派的邵氏等公司,左派公司无论是在资金、市场占有率上都不占优势。

夏梦说自己当时之所以会加入左派的电影公司倒并非因为大陆移民的背景,而是因为“左派的公司更规范正统。右派的公司有时候有点乱糟糟”。夏梦说,“当时我们合同都签好的,只拍戏,不参加外面任何的应酬和宴会。”夏梦走红以后,也有很多右派的公司重金来挖角,但都被她拒绝了。

当年左派公司比右派电影公司要穷不少,支付给演员的薪酬也有差距。而夏梦等公司的当家花旦们甚至要去外面接些商业活动倒贴给公司拍电影。

在16日的影迷分享会上,老影人秦怡告诉现场观众,“我认识夏梦是解放后不久,她来上海,我们见面,非常高兴。那时候我知道香港也有我们同志,非常高兴。”解放后,长城电影公司邀请上海电影界人士去拜访交流,二人又在香港遇到。“当时我们在解放的土地上,香港还未回归,他们在那工作,比我们困难更大,但香港的创作力比我们旺盛,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不过当时香港的百姓还没有习惯我们的语言和行事方式,香港的同志们也做了很多努力。我很佩服当时的左派电影人。”

秦怡的发言,带着浓重的时代印记,“现在想来,我们是一个大时代里的,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一个时代的人。所以感情不陌生。我比她大十岁,但我永远是她的影迷。”

“‘见好就收’是我的人生信条”

夏梦此次来沪,引来诸多影迷的关注,大家都感叹,她能出来“太难得了!”

  如今的夏梦,住在香港,很少出门参加活动。大部分的时间在家看DVD,“刚上映的电影,过两周就能买到DVD”。夏梦感叹如今的电影和过去她拍的大不相同,问她觉得现在的电影好不好看,她想了想说,“标准不同,以现在的标准来看,也是好看的。”

夏梦也钦佩秦怡年过九旬依然“宝刀未老”地继续她的电影梦,只是自己却从未想过再与电影续上一段前缘。

夏梦在采访中一直提到的四个字是“见好就收”,这是她选择在最好的年华退出影坛的原因,也是她在拍完三部优秀的电影之后不再有其他作品的原因。“不演了,不想演到老,让大家看到我变成一个老太婆。我想给大家一个好印象,希望大家记住的就是我最美好的样子。”问她的青鸟公司为什么只拍了三部电影,她也说“我的人生信条就是见好就收嘛”,“没有再投其他电影是我觉得那三部都是很好的,后面没有特别想拍的东西,或者没有把握一定会拍得很好,那就不拍了,见好就收嘛,我一直都是这样的。”

夏梦也承认离开了声色犬马的电影圈,有时会觉得寂寞,不过“寂寞也没办法,人老了,就是这样”。

录入编辑:周子静


旧时北大教授如何“掐架” – 陈事美 南方都市报 2014-11-19

http://paper.nandu.com/nis/201411/19/295339.html

双喜·邮喜特约:CULTURE历史

□陈事美

一百年前的中国,新旧思想在中国史无前例的激烈碰撞。作为国内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更是新思想的策源地,空前活跃的学术自由吸引了众多国内顶尖的知识分子。自古文人相轻,互相之间都有各种不服,北大教授也未能免俗。他们之间既有公开的思想交锋,也有私下的人身攻击。有光明磊落的君子,也有居心叵测的小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北大的发展史也是一部掐架史,而民国初期更是掐架的黄金时代。

观点论争,林纾指责蔡元培

林纾本是一个晚清的老学究,“五四”运动时他已年过花甲。林纾年轻时也曾积极主张维新,并不是一个老封建。但一个曾经的进步青年遇到了更为进步更为年轻的晚辈,就产生了代沟。林纾对胡适等人倡导的新文化运动就颇为不满,尤其是胡适鼓吹白话文为“活文学”,诋毁文言文为“死文学”的论调,让林纾极不痛快。为此,林纾致信北大校长蔡元培称:“若尽废古书,行用土语为文字,则都下引车卖浆之徒所操之语,按之皆有文法。”“凡京津之稗贩,均可用为教授矣。”那意思是说,若用白话文,连小贩都成教授了。

林纾在《民国日报》上发表《论古文之不宜废》一文,文章中特别强调,要尊重国人学习文言文与白话文的选择,不应一刀切,保留文言文就是保存中国元气,否则国未亡恐文字先亡。

其实,此时的林纾早已离开了北大。北大作为新思想的批发集散中心,林纾自然格外关注,尤其是蔡元培任校长后。本来林纾也是推崇新文学改革的,但无奈胡适等人就是瞧不上自己。林纾为了发泄怒气,于1917年在《新申报》上发表讽刺小说《荆生》,含沙射影攻击胡适、陈独秀等人。随后再次撰写小说《妖梦》,攻击蔡元培。《妖梦》比《荆生》更恶毒,竟然将蔡元培、胡适、陈独秀等人比作“无五伦之禽兽”,将其化之为粪。

随后,林纾更是在《公言报》上公开指责北大“覆孔孟、铲伦常”,矛头直指蔡元培与陈独秀。蔡元培则致信林纾,声称思想自由、兼容并蓄是世界各大学之通例,学校无权横加干涉。对于部分教员的过激言行,不应求全责备。蔡校长的意思很明显,您老先生该哪凉快就哪凉快去,别多管闲事。

互相攻击,胡适绝交陈独秀

林纾与蔡元培的掐架,都指向了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陈独秀。林纾在报纸上指责北大,其实就有暗指陈独秀嫖娼的意思。但嫖娼一事毕竟是私德,不宜上纲上线,胡适还为此给陈独秀做了辩护。可以说,胡适与陈独秀两位安徽同乡,互有恩惠于对方。陈独秀举荐胡适到北大,胡适多次救济陈独秀。但这两个看似私交甚好的朋友,却因政见不同而屡屡掐架,并致最终决裂。

陈独秀欣赏胡适对文学改革的理念,高度肯定胡适是文学革命第一人。陈独秀发文称胡适为“文学革命之气运……其举义旗之急先锋,则为吾友胡适”。但二位显然不仅仅是点赞之交。据罗家伦回忆说,胡适最初比较谦和,后因为陈独秀的支持而气焰大盛,甚至大吹大擂。也许正是陈独秀给自己培养了一个敌人。

1919年6月11日,陈独秀因散发传单被捕,胡适多次组织安徽同乡去营救。出狱后的陈独秀远赴上海,却首先向胡适发起攻击,批评胡只谈文艺,不谈政治。胡适辩称自己不是文艺青年,并驳斥陈是一个独断专横的鲁莽之人。从此,胡陈二人渐行渐远。

1921年2月,胡适等人要求《新青年》杂志迁回北京,被陈独秀拒绝。陈独秀回信称,北京大学风气不好,杂志只能迁移到广东。对此,胡适只能苦笑。两年后,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科学与人生观》一书,编辑爱“挑事”,专门让胡适与陈独秀分别作序,而且还互致问候。陈独秀嘲讽胡适将知识思想抬得过高,甚至与经济比肩为兄弟。胡适批驳陈是经济决定一切,指责陈“近于强辩,未段竟是诬人”。

随后,两人更是势同水火。针对陈独秀对义和团先贬后褒的态度,胡适大为恼火,在《晨报》上怒斥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讼棍的行为”。1925年11月,因学潮运动《晨报》报馆被烧毁,陈独秀拍手称快。胡适忍无可忍,断然与陈独秀绝交。在绝交信中,胡适痛斥陈“不承认异己者的人不配争自由……我们不但不能做朋友,简直要做仇敌了”。

如果大家认为二人就此成为仇敌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1935年10月,国民党抓获陈独秀,如果不是胡适的积极营救,陈独秀恐怕再也没有秀的机会了。

舍友反目,高一涵丑化胡适

在那个热衷办媒体的年代,1916年,高一涵回国后,也与李大钊一起主办《晨报》,后又为章士钊的《甲寅》杂志撰稿。在这期间,高一涵与胡适一起居住在北京朝阳门竹竿巷4号。其间,经胡适推荐,高一涵进入北大任职图书馆编译员。后两人又一起迁入钟鼓寺胡同14号。二人犹如大学宿舍舍友,同吃同住同劳动,吃喝拉撒睡大觉。可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但此时的高一涵,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剩男”,单身生活很空虚,时常赌博、嫖妓。胡适没少规劝,甚至在高迎娶妓女时,胡还提醒自己老婆多加照顾。高一涵也常检讨,“今又遇着你的良言,或者又可以起死回生了”。在思想交流上,高一涵也常对胡适忏悔,反思自己。如:“我从前东涂西抹,今天做一篇无治主义,明天做一篇社会主义,到现在才知道全是捕风捉影之谈。”但1924年胡适公开批评陈独秀“讼棍”时,也顺带批评了高一涵的“学理学家诛心的苛刻论调”。没想到,就是一句批评,让高很不满,时常对朋友发胡适的牢骚。后来,高一涵便成了丑化胡适的急先锋。

1950年代,全国上下掀起揭批胡适的高潮。1959年,留在大陆的高一涵发表《在五四运动中看究竟谁领导革命》的文章,文章中极力美化李大钊,丑化胡适。文中攻击胡适面对革命极其软弱,“胡适被革命潮流冲击,吓得发抖、丑态毕露”。同时赞美李大钊为“五四”前的新文化运动领导,是“五四运动的亲身参与者,是一位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对高一涵的歪曲与丑化,远在美国的胡适,只是发表了一些史实。但无奈胡适没有高一涵活得长,后面的攻击胡适再也看不见了。

党同伐异,沈尹默抹黑胡适

1949年后,留在大陆的北大教授还有沈尹默,也是与胡适掐架最激烈的一个。这位寡言少语的教授在北大十六年,没有做过一篇学术文章,却长期屹立不倒。沈尹默最大的绝招便是党同伐异,一是联合浙江同乡,如蔡元培;二是联合沈士远、沈兼士两兄弟。同是海归,留学日本的沈尹默自然看不惯留学英美的胡适、蒋梦麟等人。

沈尹默自认与胡适、蒋梦麟结下梁子是在出国留学这件事上。他在《我和北大》一文中认为,蒋梦麟在“五四”运动后接替蔡元培担任北大代理校长,自己便想去法国留学一年。结果遭到胡适的反对,蒋梦麟则认为是拆自己的台,也坚决不放。这件事,让沈尹默一直耿耿于怀。其实,沈的小心思早被汤尔和看破。汤在日记中称:“今见梦兄负重命来此,陡生吃醋之意……人心龌龊,可胜概哉!”陡生吃醋,显然是对胡适、蒋梦麟羡慕嫉妒恨。

在《我和北大》一文中,沈尹默指责胡适因不满钱玄同、刘半农的“双簧游戏”,肆意干涉《新青年》杂志的编辑。“胡适不许半农再编《新青年》,由他一个人独编。”而事实是,刘半农是主动退出编辑部的,根本与胡适无关。

沈尹默继续指责胡适,在“五四”运动时,煽动学生签名,欲将北大拆分,并迁移到上海。同时,沈尹默不忘美化自己,称自己在北大危机时刻,果断阻止了胡适等人对北大的分裂行动。沈尹默的回忆文章中,对此段经历设置了多次对话,弄得有鼻子有眼。事实上,当时胡适正在上海陪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杜威访问。

要说最没人品的,当属沈尹默称胡适是“神气十足、张牙舞爪,任何人都不放在眼中,为人治学又浅薄,以后是蔡元培把他捧出来的。”

其实,沈尹默的《我和北大》一文发表前,还有一篇《胡适这个人》,前者比后者更丰富。但第一篇发表后,就已经让胡适大动肝火。胡适指责沈是全篇扯淡,是非常下流的小人。而《我和北大》发表时,胡适已经不在人间。

愤青伤人,鲁迅恶骂刘半农

鲁迅不是北大教授,顶多算是一名兼职教授,而刘半农是正宗北大教授。与高一涵和胡适差不多,鲁迅与刘半农也是由好朋友到形同路人,甚至反目成仇。说他们是好朋友,一来因为二人的性格比较相近,都比较直率,耿直,敢放炮;二来彼此欣赏敬佩对方的思想与学识。鲁迅在悼念刘半农的文章中曾说:“我佩服陈胡,却亲近半农。”二人虽不是北大同事,但却是《语丝》周刊的同人。早期鲁迅是《新青年》的撰稿人,而刘半农既是北大教授,也是《新青年》的编辑。后来,两人因《语丝》走到一起。

作为一个中学肄业并在江湖上写艳情小说而闻名的作家,刘半农始终难脱俗气。虽有陈独秀的举荐、蔡元培的破格录用,但胡适等大牌教授依然对刘半农看不上眼。在这种环境下,刘半农格外敏感。虽说刘半农与鲁迅互相欣赏,但鲁迅也是一个愤青,说话更是大炮筒,甚至对朋友也毫不留情,这逐渐让两人产生了裂痕。

1926年5月,刘半农出版白话小说《何典》,请鲁迅作序。这本是邀请好友捧场的事情,但鲁迅却砸了场子。鲁迅没有赞扬,反而在文章中批评刘半农说:“我看了样本,以为校勘稍迂,空格令人气闷。半农的士大夫气似乎还太多。至于书呢?那是:谈鬼物正像人间,用新典一如古典。”可能鲁迅觉得还是不过瘾,连夜又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甚至嘲讽刘半农的学术会导致北大关门。如此奚落朋友,刘半农不能不多想,芥蒂丛生。

鲁迅南下后,与刘半农的关系更为疏远。此时的《语丝》已经难以为继,鲁迅竟然指责刘半农干涉杂志发行。“半农不准《语丝》发行,实在可怕。”而此时的刘半农还傻乎乎地想提名鲁迅为诺贝尔奖候选人呢。

导致鲁迅与刘半农彻底决裂的是一则谣言,说刘半农怕鲁迅抢了自己的饭碗,极力阻止鲁迅返回北平工作。鲁迅闻讯,骂刘半农骂得很狠:“一声不响,专用小玩意,来抖抖的把守饭碗……贱胎们一定有贱脾气,不打是不满足的。”

北大乃精英荟萃之地,思想意识的激烈冲突是必然现象,以上几例也并非北大教授掐架的全部。抛开人身互相攻击不谈,北大教授的掐架也是文艺范儿最强的,水准最高的。

◎陈事美,文史专栏作家。


陈百强 ~ 偏偏喜欢你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咁辛苦捱左張沙紙,竟然要有佢簽名 – 湯姆李

大學畢業禮與畢業證書 – 湯姆李 輔仁媒體 2014年11月19日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1/19/91275

近排係大學畢業禮既日子。大是大非前,有好多大學生都拎住把遮,或者帶黃絲帶上台,聲援佔領緊既市民。唔同學校有唔同既睇法,科大表示唔阻住畢業禮就冇問題,偏偏浸會個校長就話畢業禮「神聖不可浸犯」

先唔講畢業禮可以點樣「神聖不可浸犯」,又睇下一眾「沉默大多數」,都不外乎係話大學生唔識尊重,畢業禮唔係表達政見場地乜乜乜⋯⋯分分鐘「破壞左其他同學既美好回憶」。

屌你老味,望撚住張畢業證書,阿死人校監個名。咁辛苦捱左張沙紙,竟然要有佢簽名,邊撚個賠返畀佢地?

為免有啲人唔知⋯⋯你知架啦,「沉默大多數」既智商同常識真係低到無極限。

根據咁多間大學既《管理條例》,大學校監係行政長官出任既,而家黎講就係梁振英。

仆你個街,呢條友一路係到挑戰香港人既智商同容忍度,唔反智既野佢一概唔撚做唔撚講

總之學校教咩,佢就掉撚返轉黎晒做,就黎都唔知返學讀書有咩用。頂你個肺丫,偏偏大學校監就係佢。

望撚住張證書,大學生涯有幾美好都俾呢條契弟破壞晒啦仆街

講開又講,有個科大博士生買左689把黃傘,借畀人影畢業相。不妨諗下,呢位博士生如果一直係香港讀書,佢三張畢業證書會係邊個簽名:學士畢業,校監可能係董建華;碩士畢業,係曾蔭權;博士畢業,到梁振英⋯⋯屌,一個仆街過一個。(當然,你可能覺得三個都咁仆街)

講到呢到,又會有啲「沉默大多數」話以前大學生唔係咁⋯⋯

屌你,就係你班陷家產以前唔幫我地爭⋯⋯算,我唔計較,但以前啲港督邊有而家特首咁仆街呀?肥彭,到而家都間中幫下香港出聲;衛奕信,係就係親北京但都叫有啲貢獻;尤德爵士,任內做到死埋⋯⋯特首?香港就俾佢做到死啦!老董都有出聲?佢出少句聲當幫忙啦!

大學畢業,雖然對部分人黎講,代表失業、還債、惡夢既開始,但都想開開心心畢業架。

點解真普選咁緊要?點解要係畢業禮表態?先唔講真普選有咩好既影響,或者有咩大道理。萬一真係得個落閘方案,第時既特首,分分鐘係痴痴地既 Tree Gun、有好高學歷既葛佩帆、信者得救證據既李慧琼、影印仔陳克勤、伊波拉何俊賢⋯⋯就算你投完白票,都係其中一個做。而你個仔張大學畢業證書,可能就係呢班白痴事但一個簽名。

唔好問點解班大學生要搞咁多野,

因為你地以前淨係掛住賺錢先搞到佢地

唔好問佢地點解唔尊重人,因為人必自侮而後人悔之。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各有頭上一片天, 不宜亦不必道破 – 鄭子健

支持雨傘運動:一群中文大學現屆畢業生的公開信的聯署 – 評台 十一月 19th, 2014

http://www.pentoy.hk/%E6%99%82%E4%BA%8B/mpforum2013/2014/11/19/%E6%94%AF%E6%8C%81%E9%9B%A8%E5%82%98%E9%81%8B%E5%8B%95%EF%BC%9A%E4%B8%80%E7%BE%A4%E4%B8%AD%E6%96%87%E5%A4%A7%E5%AD%B8%E7%8F%BE%E5%B1%86%E7%95%A2%E6%A5%AD%E7%94%9F%E7%9A%84%E5%85%AC%E9%96%8B%E4%BF%A1/

各位香港市民︰

我們是一群香港中文大學的現屆畢業生。我們有著不同的家庭背景,修讀不同的本科。這所大學把我們連結在一起,互相切磋學問,學習待人處事。大學生涯過去,畢業典禮對我們自己、家人、友人,以至社會,都是重要的一天。然而,我們並未因此感到快樂,因為有另一群對社會有熱誠、有理想的市民,犠牲自己有限而寶貴的光陰,在香港各處以佔領的方式表達對真普選的追求。即使未能與他們共同進退,但我們會在人生中重要的這一天,以自己認為合適的手法表達對這場運動的支持。

我們認為,大學並不是象牙塔內的玩意,更不是培養社會精英的訓練場。

大學作為社會的一部分,且具備相當資源和學術能力,理應負上社會責任,為公義、平等、自由等價值發聲。作為具有較高知識水平的大學生,更應走進民間,了解民生議題,把所學所得回饋社會。

這次快將持續近兩個月的運動,源自各個民間團體和學生組織。他們非常不滿全國人大於8月31日對香港2017年普選方案的決定,從根本上否定基層市民的參與。同時,

政府漠視香港長久以來的貧窮問題,以及經濟嚴重傾斜大財團大商家的惡果。

這些問題離我們不遠。現時大學畢業生的薪酬中位數僅約$10000,更可能要還清學債,生活情況可想而之。

大學生再不是天之驕子、社會精英,而是與廣大基層市民同一命運的普通人。

我們認為,大眾的怨氣已到了一個臨界點。一次又一次的遊行示威,政府就是不回應。一遍又一遍的表達訴求,社會問題就是未能解決。

因此,我們選擇了更明確的表達方法。我們經過深思熟慮,絕非為任何利益或出位。我們願意以畢業禮上短暫的時間,莊嚴而認真地表達自身的立場,亦願意承擔後果。

或許有人會認為表達手法需要視乎「場合」和「不影響他人」,

但我們會反問的是,難道地產霸權沒有影響生活嗎?

難道在畢業台上的一刻風光能蓋過為公義而努力的長遠抗爭嗎?我們再次強調,我們已別無他選,萬不得已才選擇這種表達方式。

最後,我們必須向所有認為畢業禮被玷污、被破壞的參加者誠摯的說聲對不起。我們明白你們的不快,但容我們再次說一次,我們已別無他選。若你們的子女或朋友就是你難以接受的一員,我們希望你們盡力理解,以溝通化解爭吵,以互諒代替怒火。我們再一次衷心的致歉。

一群支持佔領行動的中文大學現屆畢業生


鄭子健:中共治術與中港關系–從《環球時報》評滬港通說起 – 評台 十一月 19th, 2014

http://www.pentoy.hk/%E6%99%82%E4%BA%8B/c414/2014/11/19/%E9%84%AD%E5%AD%90%E5%81%A5%EF%BC%9A%E4%B8%AD%E5%85%B1%E6%B2%BB%E8%A1%93%E8%88%87%E4%B8%AD%E6%B8%AF%E9%97%9C%E7%B3%BB-%E5%BE%9E%E3%80%8A%E7%92%B0%E7%90%83%E6%99%82%E5%A0%B1%E3%80%8B%E8%A9%95%E6%BB%AC/

糾正《環球時報》

據十一月十八日《環球時報》社評所論,滬港通本是「惠港政策」,但首日南向香港的投資額度偏低,全因佔領運動衝擊法治,令大陸投資者失去信心,故認為「中央政府並無法把送上門的飯再喂到香港嘴裡」,行文間還諷刺香港是「扶不起的阿斗」。

做生意是互惠互利,沒有誰欠誰這回事。中共要利用香港,帶動滬市發展,推動金融制度改革,促進人民幣國際化;我們則繼續打「中國概念」這品牌,吸引外資做生意。

其次,如果有法治才有生意做,中共治下大陸應該一毫子生意也做不成。那裡法律是一紙具文,最要緊的是找政治靠山,權在錢在,權亡錢亡;

政治靠山倒下的時候,法律才會找上你,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及其手下猢猻即是一例。

可社評論調也不是全錯,大家要明白,利用香港與否,中共都必定開放資本帳,香港遲早要面對競爭。如今外資要入滬市,由我們包辦,幾近做獨市生意,難謂無利可圖。

長遠來說,中共始終是專制政權,必以保持絕對話事權為先,凌駕法制和私有產權,亦防備外資坐大致反客為主。如此體制下,上海的改革和開放終歸有限,再花二三十年也做不成國際金融中心。這樣看來,我們的生意長做長有,此因外資都想賺大陸人的錢,但信的是香港人的制度和眼光。

看到《環球時報》歪論,就事論事,香港人絕對有理由生氣,

但論實際,這篇文章是認識中共大陸和中港關系的好開始。

恩主心態與中港區隔

事先聲明,大陸有十三億人,千差萬別,以下只是以「大陸人」三字概括主流現象。

中共是個非常聰明的專政集團,對滬港通之真相心中有數,其所以對香港加以「抽水」,可不只是厚顏而已。

中共知道自己正對著甚麼觀眾說話,《環球時報》社評可是寫給活在牆內的大陸人看,教導他們要抱持恩主心態看待香港。

中共要利用香港做生意,就要保障自由和法治這兩大制度基石,但牆內大陸人卻無緣得享。

兩相比較,他們或會挺身爭取平等待遇,威脅中共政權。於是中共必須想辦法務求大陸人忽視制度差異,以防香港的「政治流毒」輸入大陸。

這也是一國兩制的指導思想:經濟合作,政治分家,河水不犯井水。

為了先發制人,中共推銷「大陸是香港恩主」這想法,令大陸人盲目以為香港單方面依賴中國,因此看不起香港人,視我們為無法自力更生的次等公民。

如是者,誰又願意仿效這些次等公民的社會和生活?對比依然存在,但大陸人不會意識到自己身在籠中,缺少了自由法治,只道香港人有這些東西也沒用,要靠祖國才有飯可吃

作為民族主義宣傳工具的香港

更為要者,自文革和六四以後,共產幻夢煙消雲散,中共只剩下「民族復興」以換取國民認受,必須重覆又重覆民族主義話語,以鞏固自身地位。

先是要突顯民族形象,不得不找個敵人來對付。自九十年代起,中共便安排了「不共戴天的」日本,讓大陸人敵視以至仇恨。二戰歷史問題及釣魚台爭議久經壓下,中共至此方一一重提,目標之一為助其宣揚「愛國教育」,繼而自命為民族復興的惟一領導者。

後來大陸經濟起飛,暴發所得成為民族主義話語的新彈藥,可以進而建立大陸人的民族自信。中共擴軍建艦,於東海和南海大做文章,藉爭權奪利以宣示國威,證明其能復興中華民族,達成中國夢。

在這十三億人的政治工程中,我們可憐的香港成了一件次要宣傳工具,

功能與受中國「恩惠」的第三世界國家差不多,都是要展示「皇恩浩蕩,天朝蔭庇」。

中共要將香港嵌入民族主義話語,這可不是易事。香港是中國領土,我們又沒有政治地位,沒東西可爭來做戰利品;但比財富多寡,按人均收入和消費能力,我們仍比大陸人富裕一大截。

於是中共又從「恩主」形象下功夫,告訴大陸人,香港有今日的經濟成就,全賴大陸的支持和優待,例如滬港通,所以香港人的富足生活是大陸人給予的。

於是這些「恩主」只視香港為蒙受上中國天恩的小城市,不會跟著他們作反,更從中獲得民族自豪感,增加一點點對中共的認許。

香港人應如何看待真相?

看著《環球時報》社評,港人認為中共淨說不要臉的「蠢話」,但這些話都是用來防範大陸人認同香港社會,也用於打造大陸人的民族形象,全都不是對我們這些活在牆外的人說,犯不著認真生氣

就滬港通一事,泱泱大國要改革開放,只順道要多一點面子,我們香港人要的是銀紙,

各取所需,牆內的人怎樣自吹自擂根本無關痛癢。

最後,我們要明白,中共寧願犧牲七百萬人的民族認同,也不會向十三億國民承認有另一個更美好的華人世界,所以於其民族主義話語,香港人一定是「扶不起的阿斗」,要靠大陸人過活,我們的社會不值得大陸人嚮往。

相對而言,中共也沒有把我們關進牆內,要做它的老百姓子民。

中共常說中港為同胞之親,真相為似近又遠,內外分隔,各有頭上一片天

不宜亦不必道破

這就是中港關系的微妙之處。


曾瑞明:回歸專業與教學 ——先從避免確認偏誤開始 – 評台 十一月 18th, 2014

侯傑泰認為,教育政策與其全力小班化,倒不如以部分資源來改善教學方法

喜見香港通識教育會副會長黃家樑在《明報》2014年11月8日〈公開試通識題真的沒偏向?〉一文將焦點由指控通識科公開試政治化變為一個較從專業導向的層面去討論。筆者無意替考評局說項,但憂慮教育工作者與某些政客用同一套語言和思路說話,會給考評局無謂的壓力,給社會無謂的憂慮。

本人希望指出將通識試題用涉及單元來作分割,再量化去印證公開試題很「政治化」,很易犯上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的危險,就是以用既定結論,然後一味找符合這既定的結論去詮釋,去解讀。

筆者就提供了一個通識跨單元的解讀方向,去解讀和理解試題。這並不是說每一條題目都是跨單元,但這卻有效避免「確認偏誤」︰就是不只用有沒有「政治題」、有幾多「政治題」來看問題,而用問通識試題「如何多跨單元」、「夠不夠跨單元」、「如何跨單元?」——這可能更是教育界的關注所在。

况且,即使題目在統計上真有很多「政治題」,也不能證明通識考試政治化。我們不能忽視通識科的出卷程序,是由一個獨立的、專業的小組負責。除非有證據證明考評局引導小組出題有傾向性,否則這種什麼「政治化」只屬猜測。偶然的數據巧合(分析通識3年考評只是很短的時間!)批評「政治化」就有點干預學術自主的嫌疑了。

那為何通識考試會有這麼多有關香港議題呢?黃老師便指出「當一份試卷的多數題目都偏重於某一單元,而且連續3年如此,這樣的『整體』傾向是否切合課程精神」。首先,我們要對通識科作此批評,必先要問其他新高中學科考試有沒有很「平衡」地出題,而「平衡」又是根據什麼標準(為何一定要香港、中國和世界議題平衡呢?不可以是「個人」與「社會」的平衡嗎?),否則那將「偏重」放在通識科身上又很可能犯上「確認偏誤」的情况。但更重要的問題是,從學生的角度,如果由香港議題出發,「旁及」國家和國際,會不會更易令學生體會和感受呢?談全球化是否一定要學生感到陌生的事例才能國際,談中國又是否一定要將香港割開才能談呢?這「旁及」又再回到「跨單元」、「通」的脈絡上。最後,黃老師說有學校在「考試掛帥」的前提下,放棄「直接」教授中國單元,有這情况當然不能接受。但這情况是否嚴重到需要直接討論考評局出題,反而更需要統計數字論證。這也全非考評局之責——香港通識教育會和其他組織也可以辦更多不只關注考試的活動,提升同工對考試以外的教學和學理上的關注。這也是學子之福。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FongBtm01 tdd notes

Main Test Selection (m = print menu, x = exit.) = ? >>>
Main Test Selection (m = print menu, x = exit.) = a >>>
Begin FongPicoNet01::test(), … >>>>>
Module .7 1 Hm090 7 Port7 1 AnyAddress.. .7 3014:6:191106 .7 1234
Module .8 1 Hm090 7 Port7 1 AnyAddress.. .8 3014:6:201086 .8 1234
Module .9 1 Hm090 7 Port7 1 AnyAddress.. .9 3014:6:201182 .9 1234
Module 10 1 Hm090 7 Port7 1 AnyAddress.. 10 3014:6:191039 10 1234
Module 11 1 Hm090 7 Port7 1 AnyAddress.. 11 1014:6:170583 11 1234
Module 12 1 Hm090 7 Port7 1 AnyAddress.. 12 1014:6:170400 12 1234
Module 13 1 Hm090 7 Port7 1 AnyAddress.. 13 13 1234
End FongPicoNet01::test(), … >>>>>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鍵盤戰線 – 香港網絡大典

keyboard_frontline_2014nov1901

鍵盤戰線 – 香港網絡大典

https://www.facebook.com/KeyboardFrontline

http://evchk.wikia.com/wiki/%E9%8D%B5%E7%9B%A4%E6%88%B0%E7%B7%9A

「鍵盤戰線」(Keyboard Frontline)為一個由高登討論區網民自發成立的一個網上社會運動組織,於2011年7月18日成立。該網上組織

以曲線及嬉笑怒罵的方式抗爭,以表達關注網民權利及自由的訊息。

標誌及宗旨

「鍵盤戰線」的標誌,為一個紅色鍵盤按鍵再配以白色「F5」字樣,以反映其網絡概念。

當中「紅色鍵盤按鍵」及「白色F5」分別代表「公民熱血」及「和平抗爭」。

而當中的「F5」是象徵「鍵盤戰線」主要有五項宗旨,當中5個「F」分別是「Freedom」、「Faith」、「Face」、「Forward」及「Force」。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