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无良心的人 – 尤雅

给无良心的人 – 尤雅


啊 無良心的人 可恨你無情無義搶人的生理

人面獸心的壞東西 狼狽為奸社會的毒蟲

人人罵你無良心的人

喔 朋友兄弟聽我勸 做人著愛重情義 不通想貪鑽雞籠

啊 無良心的人 可恨你歹心毒行搶人的生理

自己拚命才合理 親像菜頭棒心無路用

人人罵你無路用的人

喔 朋友兄弟聽我勸

做人不通要詐欺 留著臭名塊現世

啊 無良心的人

自古早有人塊講好壞有報應

抬頭三尺有神明 違背良心做事人批評

人人罵你無天良的人

喔 朋友兄弟聽我勸

做人著愛好心行 時到才有好報應


良心與專業 – 珩 輔仁媒體 2014年10月23日

週二晚上學聯與政府對話,坊間多有爭辯雙方的表現。

我認為學聯五人的表現出色是無可置疑的。然而在辯論式「對話」之中,政府官員無論是經驗還是政論都是立於不敗之地。無他,如果曾有意加入政府的大學畢業生都會知道,政務主任的面試考的不是工作能力,而是語文及應對技巧。身為政務官之首,出身於政務體制並有三十多年的林鄭月娥司長必定深諳此道。

如果說「遊花園」的技巧,大概全香港都無人能出其右。

關於技巧,本不是對話內容重點。辯論的重點一向不是達成共識,而是口才及邏輯的對決。「真理愈辯愈明」並非錯誤,而是很多事情從根本上就沒有真理的存在

而對話的論點環繞公民運動抗爭的基本問題-政改及公民提名。其中兩點政府提出的論點我不得不特別留意。

林鄭司長表示,提交的報告中確有提及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6.22的80萬人公投,但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的100萬人簽名也是不可忽略的社會聲音。

這完全是斷章取義的解讀,我完全無法接受官員竟然無視研究活動的可靠性(Credibility)和可信性(Reliability) !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是學術機構及調查研究的專門機構,隸屬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有一定的可靠性。而且調查內容清晰,亦清楚反映受調查者支持/不支持不同方案的公民提名及應否就缺乏公民參與的選擇制度進行否決。而調查機構亦設有驗證機制 (Validation),填入被調查者身份證防止重複的投票。另一方面,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臨時成立,亦缺乏可靠的研究調查管理。所謂的簽名更是無法驗證身份。而且內容空泛,支持政府現有普選制度與反對佔中爭取公民提名本就沒有必然的對立!

可笑的是,林鄭司長明知當中的邏輯,竟以此為根據!

政府官員們更進一步以此立論,要求「以民主決定民主」。

先不論如上文提及論點理據的問題,民主是人權的體現,而市民擁有政治參與的權利正正是人權的核心。人權的存在是無法以民主決定的。英國刑事案列中,人吃人案件( R v Dudley and Stephens, 1884),四名水手因海難缺水缺糧,其中三名合謀殺害及食用另一名水手的事件,三名被告被判死刑。

或者這不是法律上最好的案例,但我想引申的是,即使在法理上,以少數服從多數的侵害他人權利也是不可接受的。

1960年間,馬丁.路德.金為美國黑人爭取平等權益。黑人比例在美國也只不過是10%,是小數。但因為人權,這爭取毫無疑問是正確的。香港作為一個高度文明及發展健全的城市,市民爭取的人權從基本安全及生活保障發展到政治權利也是正確的。

另一論點是有關良心,譚志源局長表示,政府官員依據的不止是良心,而是專業,從而避開學論的詢問。近來甚多政府言論論及良心,

我想為良心下一個定義。良心的廣泛定義是為一種對道德的自覺責任。

道德,是對行為正確與否判斷的根據。

孟子談論道德(仁)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是由天性出發。

哲學家康德 (Immanuel Kant) 就道德定義為理性的義務,即指出

道德是不為自己的情緒或利益作出任何考慮,而是一種對社會的義務責任

可見中西哲學都對道德作出不同定義,所以曾處長所提及「你的良心跟我的良心不同」或者某程度是合理的。

然而,一種共同的共識是,道德是作為規管人行為的底線。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孟子.公孫丑》)可見先賢亦認為,道德良心是即使為政者都不能忽視。

二次大戰中,納粹德軍及日本軍貫徹了作為一個軍人的專業,甚至放下了道德良心的底線,作出了屠殺等等不可原諒的行為。

說出此番「依據專業」的論點,跟「放棄個人判斷,打好呢份工就得」的立場無異!欠缺個人判斷及道德良心的政權核心,跟犬狼畜牲當政有何不同?

對話毫無建設性成果及結論,是早可預見的。

政府官員的專業正正是帶大家遊花園,以言語技巧取信與民。

某黨的專業更是騎劫民意,把弄人心。然而,這場鬥爭的取勝點並非專業技巧,而是政府沒有的良心。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順道到佔領區觀察 – 外國勢力 Fairfax Media

fairfax_2014oct2301

爆梁振英收錢醜聞澳洲記者現身金鐘 – Apple 20141023 20:3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41023/53053150

謝榮耀攝

澳洲傳媒 Fairfax Media 踢爆行政長官梁振英上任前與澳洲 UGL 企業有秘密協議,涉及5000萬港元利益。負責這宗調查報道的 John Garnaut 今日現身金鐘佔領區,與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等人會面。

被問到收到梁振英越洋發出的律師信有何感想時,John形容「只是有權力的人的遊戲」(The game that powerful people’s playing),不會因此感到困擾,因為報道有文件支持,而且已在網上公開,公眾自行查閱和判斷。

對於梁振英涉嫌有利益衝突,John Garnaut 認為對方仍有基本問題未解答,包括如何披露及是否已全面披露相關資料。他指梁振英作為政治領袖,有責任詳盡披露實情。

被問到來港目的,John Garnaut 表示是從日本返回澳洲途經香港,因此順道到佔領區觀察。

他強調全球都關注香港這場民主運動的發展,

但認為梁振英指運動有外國勢力操控的說法欠缺說服力。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雨傘運動下的新獅子山精神- 林兆彬

「香港蜘蛛仔」: 獅子山上的海闊天空 Up on the Lion Rock : Behind the Scene!!


雨傘運動下的「新獅子山精神」- 林兆彬 輔仁媒體 2014年10月23日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23/88749

今日,有人在獅子山上掛上「我要真普選」的大型橫額,彷彿為「獅子山精神」寫下了新的意義。

一直以來,筆者對所謂的「獅子山精神」感覺有點反感,盲目鼓吹甚麼刻苦耐勞、自強不息的精神創造了香港的輝煌,卻漠視了在

過去幾十年,在不公義制度下種種被剝削的事實,

有多少人居住在籠屋和板間房?

有多少人沒有讀書的機會?

這種意識形態將集體的社會問題當成是個人的問題去處理,宣揚「你窮,因為你懶!」的訊息。

如果肯拼搏就一定有出頭天,為何王維基的HKTV會不獲免費電視牌照?

為何香港人要當一世樓奴?

為何港鐵年年賺大錢,年年加價,香港人都要無奈地接受?

一句到尾,香港數之不盡的不公義的事情、民生的問題,都是源自於這個不公義的政治制度。

相比起數十年前的香港,世界已經轉變了。雨傘運動象徵著全民覺醒、全民抗爭,如今,在獅子山上掛上爭取民主的橫額,象徵著「獅子山精神」的演變。

我們不能夠再被舊有的獅子山精神「洗腦」,集體的社會問題要集體處理,不能夠盲目推崇「自力更新」,而忽略了不公義制度下的剝削,讓政府、權貴和大財團繼續壓榨香港人的勞動成果。

要撤底解決民生問題,必須要由政制問題入手。

「新獅子山精神」,代表著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和人權,堅守普世價值,堅忍不拔、永不放棄的精神。

一山還有一山高,關關難過關關過。如果有一天,政府拆下這幅橫額,就到另一個山頭再掛上,正如佔領區的路障被破壞,就再重新建設;催淚彈驅散完人群,就要重新結集。

在「雨傘運動」的第二十五日,慶幸我們再次感受到這一場民主運動,是充滿無限的生命力和可能性,令我們繼續相信,終有一天,我們會成功爭取到應有的民主權利。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火星諗法 – 羅致光

mars_alien_2014oct2302

火星异种 – 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8579212/12522058.htm

《火星异种》(Terra Formars) 为贵家悠原作、橘贤一作画的日本漫画,是在著名的漫画杂志《周刊 YOUNG JUMP》上连载的一部科幻热血类漫画作品。

2013 年「这本漫画真厉害」男榜第一位。新颖的题材是本作的看点。火热连载中,10卷累计销量已惊速突破883万部,… 于第8卷发售宣布 TV、OVA 化,TV已确定于2014年秋季十月番


【雨傘革命】羅致光批梁振英選舉權歪理「火星諗法」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41023/53050066

本身是扶貧委員會成員的港大社會工作與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羅致光今早出席港台節目時,以「古靈精怪」、「火星諗法」形容特首梁振英將個人入息中位數與選舉權混為一談。

他指政治學上民主選舉是偏向中收入人士,因為他們的投票率往往最高,而資本主義下政策則傾向有錢人,

但一個人的社經地位與選舉制度無關

對梁振英的說法感奇怪,認為梁振英只是為撐人大常委會決定而「搵說話講」。

羅致光指社福界在梁振英競選初期反應好,有民主派心裡頭可能是想投他一票,因為

梁振英給人感覺是關心基層,

扶貧工作想做多一點。對於民主選舉被指會變福利主義、窮人享免費午餐等說法,羅致光反駁很多有錢人都在社會享政治免費午餐,在外國他們往往要付出代價維持,但在

香港是一點代價也不用付出就可擁有不合理的權力,

這點更不可接受。

他稱,學聯與佔中三子未全面拒絕政府,政府應提出更具體說法,如多方平台是否可討論2017年之前的政改、運作模式、代表人士等。雙方要找出勉強能接受的地方作解決問題的契機,學聯可考慮在港府權限內可做的事,嘗試達成共識。

若做不到只會換來「武力清場」或「和平退場」兩個後果,

前者會令香港失去一整代的青年人,社會難以承受,

而他想像中後者退場的情景,可能是佔領運動組織者去灣仔警察總部自首,顯出尊重法治,向世界作出一個好好的典範。


mars_alien_2014oct2301

mars_alien_2014oct2303

mars_alien_2014oct2304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FongBlueTooth01 module address list

Module num = 0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390
Module num = 1  AT Response = +ADDR:2014:4:224194
Module num = 2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229
Module num = 3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054
Module num = 4  AT Response = +ADDR:2014:4:223975
Module num = 5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177
Module num = 6  AT Response = +ADDR:2014:4:223353


Module num = 0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390
OK
Module num = 1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224194
OK
Module num = 2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229
OK
Module num = 3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054
OK
Module num = 4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223975
OK
Module num = 5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177
OK
Module num = 6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223353


else if (selectChar == ‘3’)
{
exeCommandAllModules(AskAddress);
}


void FongBlueTooth01::exeCommand(int8_t moduleNum, int8_t cmdNum)
{
int8_t portNum = moduleConfig[moduleNum][PortNumIndex];
int8_t moduleType = moduleConfig[moduleNum][ModuleTypeIndex];
atKeyHigh(moduleNum);
delay(100);
if (moduleType == WaveSenHm05)
exeCommand(portNum, cmdStrArrayHm05Basic, cmdNum);
else if (moduleType == CduinoHm09)
exeCommand(portNum, cmdStrArrayHm09Basic, cmdNum);
else if (moduleType == BolutekMdBc04)
exeCommand(portNum, cmdStrArrayBc04Basic, cmdNum);
atKeyLow(moduleNum);
delay(100);
}

void FongBlueTooth01::exeCommand(int8_t firstModuleNum, int8_t lastModuleNum, int8_t cmdNum)
{
for (int8_t i = firstModuleNum; i <= lastModuleNum; i++)
{
Serial.print(F(“\tModule num = “));
Serial.print(i);
exeCommand(i, cmdNum);
}
}

void FongBlueTooth01::exeCommandAllModules(int8_t cmdNum)
{
exeCommand(FirstModuleNum, LastModuleNum, cmdNum);
}

void FongBlueTooth01::exeCommand(int8_t portNum, char *cmdStrArray[], int8_t cmdNum)
{
String cmdStr;
String rxdStr;
char writeCharArray[32];
cmdStr = cmdStrArray[cmdNum];
cmdStr.toCharArray(writeCharArray, 32);

rxdStr = _ftext->staticSerialWritePauseRead(portNum, MilliSec100, writeCharArray, “dummy”);
Serial.print(F(“\n\tAT command = “));
Serial.print(cmdStr);
Serial.print(F( “\tAT Response = “));
Serial.print(rxdStr);
}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FongBlueTooth01 refactoring notes

AT command = AT
AT Response = OK

AT command = AT+VERSION?
AT Response = +VERSION:2.0-20100601
AT command = AT+NAME=tlfong01
AT Response = OK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390
AT command = AT+PSWD?
AT Response = +PSWD:0001
AT command = AT+ROLE?
AT Response = +ROLE:0
AT command = AT+STATE?
AT Response = +STATE:PAIRABLE
AT command = AT+CMODE?
AT Response = +CMOD:0

Execute FongMain01 2014oct19hkt1617, …
Create global ISRs anf flags, …
Define local ISRs and attach function, …
Create serial ports, …
Attach local ISRs, …
Create FongSerial01, …
Create FongTest01, …
*** Execute FongTest01::test(), …
Create FongBuzzer01, …
Create FongDio01, …
Create FongAio01, …
Create FongInt01, …
Create FongText01, …
Create FongBlueTooth01, …
<<< Test01 Menu <<<.
0 = Test Fongserial01.
1 = Test FongBuzzer01.
2 = Test FongDio01.
3 = Test FongAio01.
4 = Test FongInt01.
5 = Test FongText01.
6 = Test FongBlueTooth01.
m = Menu
h = Help.
x = Exit.
<<< Selection = ? <<<
Selection = 6 <<<
Execute FongBlueTooth::test(), …
0 = Test Module1.
1 = Test Module4.
2 = Ask Device (AT+INQ).
3 = Reserved.
4 = Reserved.
5 = Reserved.
6 = Reserved.
7 = Reserved.
p = Power Test.
c = cmdMode key Test.
r = Power Reset.
m = Menu.
h = Help.
x = Exit.
Selection = ? <<<
Selection = 0 <<<
Module num = 0
AT command = AT
AT Response = OK

AT command = AT+VERSION?
AT Response = +VERSION:2.0-20100601
OK

AT command = AT+NAME=tlfong01
AT Response = OK

AT command = AT+ADDR?
AT Response = +ADDR:2014:4:173390
OK

AT command = AT+PSWD?
AT Response = +PSWD:0001
OK

AT command = AT+ROLE?
AT Response = +ROLE:0
OK

AT command = AT+STATE?
AT Response = +STATE:PAIRABLE
OK

AT command = AT+CMODE?
AT Response = +CMOD:0
OK
Selection = ? <<<
Selection = x <<<
<<< Test01 Menu <<<.
0 = Test Fongserial01.
1 = Test FongBuzzer01.
2 = Test FongDio01.
3 = Test FongAio01.
4 = Test FongInt01.
5 = Test FongText01.
6 = Test FongBlueTooth01.
m = Menu
h = Help.
x = Exit.
<<< Selection = ? <<<
Selection = x <<<
End FongTest01::test01(), …
End FongTest01, now looping forever, …
void FongBlueTooth01::execBlueToothFunction(char selectChar, int8_t testNum)
{
int moduleNum;

extern FongSerial01 *exfserialPtr;

if (selectChar == ‘0’)
{
moduleNum = 0;
testModule(moduleNum, testNum);
}

}
void FongBlueTooth01::testModule(int8_t moduleNum, int8_t testNum)
{
repeatSerialWrite(moduleNum, testNum);

Serial.print(F(“\tModule num = “));
Serial.print(moduleNum);
exeCommand(moduleNum, AskIfOk);
exeCommand(moduleNum, AskVersion);

// exeCommand(moduleNum, AskName);
exeCommand(moduleNum, SetNameTlfong01);
// exeCommand(moduleNum, AskName);

exeCommand(moduleNum, AskAddress);

exeCommand(moduleNum, AskPassWord);
// exeCommand(moduleNum, SetPassWord0001);
// exeCommand(moduleNum, AskPassWord);

exeCommand(moduleNum, AskRole);
// exeCommand(moduleNum, SetRoleMaster);
// exeCommand(moduleNum, AskRole);
// exeCommand(moduleNum, SetRoleSlave);
// exeCommand(moduleNum, AskRole);

exeCommand(moduleNum, AskState);

exeCommand(moduleNum, AskConnectMode);
// exeCommand(moduleNum, SetConnectModeAnyAddress);
// exeCommand(moduleNum, AskConnectMode);
// exeCommand(moduleNum, SetConnectModeSpecifiedAddress);
// exeCommand(moduleNum, AskConnectMode);
}

String FongText01::staticSerialWritePauseRead(int portNum, int pauseTime, \
char writeCharArray[], char readCharArray[])
{
String rxdString;
extern FongSerial01 *exfserialPtr;
rxdString = exfserialPtr->uniSerialWritePauseRead(portNum, MilliSec100, writeCharArray, “dummy”);
return rxdString;
}
String FongSerial01::hardSerialWritePauseRead(int portNum, int pauseTime, \
char writeCharArray[], char readCharArray[])
{
hardSerialFlushReadWriteBuffer(portNum);

hardSerialWrite(portNum, writeCharArray);
delay(pauseTime);
hardSerialRead(portNum, readCharArray);

String txdString(writeCharArray);
String rxdString(readCharArray);

// Serial.print(F(“\tWrite Char String = “));
// Serial.print(txdString);

// Serial.print(F(“\tRead Char String = “));
// Serial.println(rxdString);

delay(100);
return rxdString;
}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那些年窮得一無所有, 擔泥填海起機場 – Miss Yu

一无所有 – 崔健


說窮,誰最窮?- Ms Yu 主場博客 ON 23/10/2014

http://thehousenewsbloggers.net/2014/10/23/%E8%AA%AA%E7%AA%AE%EF%BC%8C%E8%AA%B0%E6%9C%80%E7%AA%AE%EF%BC%9F%EF%BC%8Fms-yu/

爺爺嫲嫲年輕時十分窮。他倆是同鄉,都在廣東省出生,在那邊渡過童年一部份。十多歲,在盲婚啞嫁下結緣;大戰發生前,因為鄉下生活太窮,爺爺便先與大哥逃到香港找機會。留在鄉下的嫲嫲,天天挨餓,要捉泥土裡的蟛蜞煮來吃。幾年後,在香港當上裁縫學徒的爺爺便接了住在鄉下的母親和妻子來港。

小時候,我會問爺爺為甚麼當上裁縫,是不是因為他喜歡設計衣服?

他說:「噓!甚麼喜歡不喜歡?人窮,有甚麼便做甚麼!」

大戰後,繼續窮,目不識丁的嫲嫲,拿著丈夫拿回來的微薄薪水,省吃省用;勉強帶大五個兒女。

她生前其中一件令她常掛在嘴邊、覺得驕傲的事,

是啓德機場興建之時,她有份去擔泥填海

飛機她未坐過,但那條跑道,她卻來回走過不知多少趟。

她說:「我窮,又不識字。別人說有工做便做。」

我問她:「泥重嗎?」

她如常罵我:「噓!重甚麼重?怕辛苦就沒得做,有工作就不要怕蝕底。知不知道?」

無論她把這故事重複多少遍,我都不能明白當年一個五尺不夠、瘦瘦的女子如何把泥擔。

類似的故事,相信對於香港人來說並不陌生。

我們小時候上茶樓時、上公園時、甚至被祖父母責罵時總聽過一兩句有關那些年的貧窮狀況。

他們哀窮,卻不以窮為恥;亦沒有人會取笑他們。

那是因為,他們憑雙手、憑雙肩擔起了一個時代的規劃與建造,為的只是下一代的福祉;

勞碌過後,他們與他們的子孫便能光明正大立足這片土地。

即是說某程度上,今天看似富庶的社會是由當天的貧窮人口一磚一瓦堆砌出來的。

但基層的市民從沒想過要領功,只是繼續默默為餬口拼命;而人窮志不窮,他們一直生活安樂。

直至一天有人大聲宣佈:「社會政策若向基層傾斜,便會出現失衡。」

言下之意:「福利主義,萬萬不可!」聽罷,我真的失笑了。

在一個社會政策本身已嚴重失衡、傾向權貴的地方,當權者竟然斗膽說這些?豈有此理!

他知不知到就算連他拿來分階論級的那個秤,窮人貴人都有份扛的。

其實當你不用財富多寡來標籤人,沒幾個人會在意自己在那個秤上值幾斤幾倆。

再者,我們也沒有想過討你的飯吃或要跟你平起平坐。哼!這不是心虛是甚麼?

香港每寸泥土都埋藏了我們祖父母等前輩的汗水與願望。

他們那時窮得一無所有,卻有本事遺下最寶貴的資產,為我們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家園。

他們讓兒孫打從出生那天開始即使不富也起碼有,窮極仍有家可歸。所以我們沒有奢望大富大貴,只求好好守住這片繼承回來的土地。

眼見有些人活在自己出生之地,財雄勢大卻心中有鬼、窮一生混來混去,卻仍找不到一片可以讓自己與家人能光明磊落地立足之處 — 他們才是社會裡最窮的一群。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刋於個人網頁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狼隊對學聯初賽, 花生又賣斷市 – 蕭少滔

饒河夜市 花生賣斷市


狼隊對學聯:初賽 – 蕭少滔 輔仁媒體 2014年10月22日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22/88675

相信有不少辯論專家不滿意學聯的「演出」,謂之平淡無味云云。不過我早也對大家講過:政治談判不是辯論比賽。假如以比賽看待之,則大事不妙。而幸好學聯的代表真的沒有心浮氣燥。因此所謂「賽果」,

應該以「真正的目標對象」反應來衡量才對

所謂什麼辯論專家….算了吧。

狼隊入手其實是非常「狠」的,也許所謂辯論專家也看漏了眼。例如一開口就稱對方的英文名字,你以為是「友善」的表現嗎?這在政治談判之中,是擺明不把對方當成對等的對手來看待。假如好像一些辯論專家所云,你來就我往,我也叫你官員的小名,到時就變成小朋友的玩泥沙!因此學聯沒有上當,繼續客氣地以官銜來稱呼狼隊的代表。於是乎整場討論,仍然維持「大蝦細」的比例,

學聯是有理有節,失分的反而是狼隊了。

談判的重點既然是電視直播,不妨以美國總統辯論來衝量,這個比較公平吧。

即使美國總統這個全世界最有份量的寶座,候選人的三場辯論之中,也不會出現一般辯論比賽所見到的所謂 KO、搶咪之類的動作。何解? 試從選民的角度理解,就會明白:

選民要的,是一個講道理、明是非,而且做事大方的代表嘛。

簡單而言:就是「民心工程」。這個才是公開的政治辯論重點。絕對不能以小朋友的辯論比賽只看熱鬧等量齊觀。

學聯的代表做到了有理有節這一點,因此對我來說是「接近」滿份。所欠何事,稍後詳解。

試想想,早已在大街上的市民,並不需要再進一步刺激他們。因此只要在會談之中,保持一貫的訴求,這方面的民心不成問題。

尤其有效的,是旺角這個九反之地的群眾,反而冷靜了下來,

這就令到政府的「清場」行為更加沒有其他籍口。

再加上先前出現一幕「護士救警員竟被打致入院」,

這種「文明對暴力」的場面,絕對不需要再加鹽加醋。

會談之所以要「平和」,最重要的目的,是免除政府進行暴力清場的籍口。這是首要重點。因此學聯的表現是完全符合談判的目的。這就已經很好了,還要挑什麼骨頭?

第二個重點是「原則先行」,因為雙方都沒有明確的「清場」方案,如果學聯首先提出,反而是自綁手腳。

因此「球在對方場上」這點很重要。

而的確談判到了後期,反而是連政府委派的球證也按捺不住,提出「引導性問題」

,問學聯是否「想要加多一個報告?」。學聯沒有上當,這是好事,因為事實擺在面前,市民不滿政府的政改報告,所以上街。

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個「提出解決方案」的責任不在學聯這一邊嘛。結果狼隊唯有自己打圓場,提出「後續報告」,還要放風「另建溝通平台」,

這就名正言順由學聯代表人民去監督政府交功課了。那一邊是佔了上風,很明顯了吧?

其實我在這兩天都已經提出了「後續工作」的分析,尤其是佔中之後的議會選舉形勢。當中又以「年齡」組別的比重可以看出一個情況,就是香港是一個「成熟」的社會,40 歲以上的已登記選民、相比40歲以下的已登記選民,是6:4 開!換言之,要爭取選民的民心,真正的目標是年長的選民。假如不是這樣,反而採取黃之鋒上次對張文光的所謂「策略」,嬴了掌聲、輸了盟友,那是自己製造敵人而已。

相反,在街上的市民都是傾向年輕的,這點不難發現。至於仍在電視機旁邊沒有上街的市民,到底又希望見到什麼場面呢? 大家可以不妨親自去打探打探。

起碼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今次談判之後,無法用「暴民」來「屈」學聯的代表。

至於「初賽」這個問題嘛,的確不是一次會談就能解決到問題。看來還有多輪的談判。

我之所以說今次是「接近」滿份而仍未滿份,是因為「原則先行」在策略上不易運用。例如前題是不接受人大的8.31定案,則第二輪咨詢也不可能會發生,因此

學聯的立場應該是以「不改8.31則不會有第二輪咨詢」為定案。

但林鄭仍然提出開啟「第二輪咨詢」。

這就明顯「落差太大」了。

因為在議會內的泛民經已表態不會配合第二輪咨詢,況且也已發表聲明,政改方案絕對不會「過關」。又試問「第二輪咨詢」可以如何開展?

但這個也可能是誤打正着。因為單看政府的反應,是連打自己幾下巴掌了:

1) 建立另一個咨詢平台,其實是默認了先前的咨詢無法如實反映民意。

因此這個「爆大鑊」的責任,是重重落在當初設計溝通平台的人身上。

政改三人組,算是「自摑」了。

2) 對於「佔中報告」,也很明顯是先前一份報告「低估後果」而來,這個是第二件自摑。

3) 至於梁振英嘛,其實不插咀可能更好。因為當日在西文報紙

大吹「冇錢唔好講政治」之後,學聯當晚就用來封殺林鄭的「均衡參與論」,真係「唔怕神一樣的對手…..」

繼而梁在會後拋出「公司票變個人票」。這個其實早前在第一輪咨詢之中經已由不同的界別代表提出過。這個根本就是「舊貨」,又可以如何拿來討價還價?

因此從初賽的結果可以看得出,學聯這一邊是站得鐵一般「實淨」,而狼隊那一邊是陣腳大亂,只能不停躲在人大決議後面來卸膊。

至於隨意拋出的所謂「善後」方案,學聯採取「聽其言、觀其行」的立場,上風下風這個問題,大家都看得到了,不必再加鹽加醋。

至於學聯仍未滿份的原因,是在於「中國的憲法」這一點的說明。

很多旁觀者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為什麼學聯要提中國憲法的問題? 那是因為狼隊的「唯一自衛理由」就是人大決議不可以改。

對於這點,學聯可以再講得溫柔一點,「即使改決議、也不會違法」。也許真的是年少氣盛吧,沒有好好把握,

錯不在學聯,因為即使是各大學的專家,對於蘇維埃憲法的認識都不深嘛

一個「民主集中制」的憲法,其實人大的決議是經常自我修改的,連憲法也差不多每屆換人都改一次,而人大釋法也更加可以在毫無預告底下「話改就改」。因此所謂「決議不能改」,從人大的「往績」看來是無厘頭得很。

林鄭今次算是運氣好的了,可以全身而退,不用替人大揹黑鍋。

至於後事如何,那才更加精彩。預告是「花生又賣斷市」。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

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

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林鄭月娥帶住大家遊花園, 袁國強自斷雙臂迎合中央 – 鄭子健 / 梁麗幗

梅兰芳 – 游园惊梦


湯顯祖 牡丹亭 遊園驚夢 

原來是姹紫嫣紅 氤氳朦朧 如沐春風

分明是良辰美景 在我口中 一說成空

賞心樂事誰家院 朝飛暮卷 煙波畫船

滿願春色關不住 冥冥之中 卻隨去路中

剪不斷 理還亂 悶無端 宿妝殘

似這般 都付 奈何天


辭令、觀眾和議題:政府與學聯首輪對話觀後感 – 鄭子健 Post852 2014oct23

http://www.post852.com/%E8%BE%AD%E4%BB%A4%E3%80%81%E8%A7%80%E7%9C%BE%E5%92%8C%E8%AD%B0%E9%A1%8C%EF%BC%9A%E6%94%BF%E5%BA%9C%E8%88%87%E5%AD%B8%E8%81%AF%E9%A6%96%E8%BC%AA%E5%B0%8D%E8%A9%B1%E8%A7%80%E5%BE%8C%E6%84%9F/

我們應怎看待政府與學聯的首輪對話呢?

觀乎事後傳媒之報導,以及社交網絡之訊息,雙方都有意無意地審查新聞,實際就以立場定勝負,對話前已心中有數。

當然,講辯論技巧和氣勢,學聯更勝一籌,畢竟政府一方依舊打官腔,以不同詞彙組合覆述同一論點,還外加兩個棄權旁觀的「代表」

可是,政治對話不是辯論比賽,所謂辯論技巧和氣勢只屬旁枝末節,絕非贏輸關鍵所在。

我認為,這場對話成了兩個政治廣告,政府和學聯各自推銷其立場,各有其目標觀眾,勝負就是多少客人上鉤幫襯。

如是看的話,其實兩邊都贏,以巧妙辭令做足廣告宣傳,成功吸引顧客青睞。

雖則政府和學聯的辭令技巧十足,但仍未找到消除危機的方向,首輪對話後已邁向死局。

對話若就此膠著,任由事態惡化,最終輸的就是廣大市民。我們現在需要認清當前對話的本質,以及雙方僵持的癥結所在,以期能找到出路。

兩種政治辭令

政治辭令分兩種,

一是義正辭嚴的原則與理想,是能換取掌聲的口號,

二是拐彎抹角、不能明言的委婉話,想不犯眾怒地說明現實。

於是次對話,學聯於第一種辭令下了很多功夫。

五位代表先是上了政治保險,無一句挑戰人大和中共的絕對權威,只指控港府所呈政改諮詢報告不盡不實,誤導人大作出八三一決定,頒下至為保守、有損人權的「普選」框架;

上好彈藥後,由梁麗幗領軍,學聯開出重炮,本於法律觀點,指出中央有機制撤銷人大框架,也有修改基本法第四十五條之辦法,港府應該盡其憲政責任,作為香港人的代表,向中央呈請要求。

對此政府一方幾乎無言以對,只能支支吾吾,推說門檻非常高,幾近沒可能。

這真是一個尷尬場面。

政府三位落場代表尚有政治智慧,絕未如特首梁振英那麼坦率,又那麼愚蠢。

可是遇此情形,他們扭盡六壬,也惟有如同人肉錄音機,力圖以惹嘲而不惹怒的語言,重覆重覆又重覆第二種辭令,間接道出兩個重要現實:

第一,特區政府是殖民地政府,只有「被諮詢」的角色,憲制事宜全由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宗主國一錘定音;

第二,撤銷機制和修改辦法?跟中共談法律?你們懂的,大陸的法律憲制只是當權者的附庸和工具,更不消說以中共之實力與氣焰,對佔領群眾實不屑一顧,「太陽照常升起」。

譚志源局長論及「官員良心」這問題時,也許幾乎衝口而出:

你們說的全都是無可辯駁的大道理,但全部同樣不設實際,無視政治現實。

我們五個不過是「專業」的行政工具,能做的就只有提交一份「民情報告」,形式上向中央反映你們的看法,加上設立一個「朝野平台」,以求安撫一下民情。

辭令與觀眾

雙方辭令距離之遠,透露兩邊目標觀眾之不同。

過去近四星期,學聯的政治手腕有目共睹,那會不明瞭如此簡單的政治現實?

所以偏重第一種辭令,此因其目標觀眾乃佔領者。

九二六重奪公民廣場後,學聯連同學民出乎意料地躍身佔領運動發起人,可其代表資格亦僅止於此,並無在場指揮進退之權。學聯當上代表,佔領者無大呼反對之聲,正因學聯對其本無權威,何煩反對?

大家都持觀望態度,合意便歡呼和應,不合意就指罵打倒,大喊「學聯不代表我」!故此對學聯而言,當上代表實在禍福難料,只要稍為示弱,明言一句妥協話,就會淪為出賣群眾的「叛徒」,喪失僅餘權威事小,運動全然失控事大,故此一定「先安內,後攘外」。

相對而言,只要梁特首不再無事生非,政府實則游刃有餘。佔領運動有兩批人,分別是佔領者和同情者。雖則民意為光譜,各有等差,然分置兩極最能見其別,姑且粗略比較:

佔領者是理想主義者,非得公民提名而不退;

同情者則因九二八鎮壓而激於義憤,對梁特首及其聾盲政府再也忍無可忍,方走上街頭。

前者絕不服從政治現實,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總是少數;

後者之參與,既有為一時激情所感染,亦基於對港府劣績劣行的理性批判。他們承認政治現實,要的只是政府聆聽和回應民意,以示尊重。這些搖擺不定的人總是多數。

除了中共,政府的目標觀眾就是佔領運動的同情者。

林鄭月娥司長精通第二種辭令,當她帶著大家「遊花園」時,佔領者只是冷嘲熱諷,視之為庸碌蠢官,可也無從發怒;

同情者則洞悉其避重就輕的語言迷宮,知道她正小心翼翼地講事實,即港府的無力與中共之「不妥協」,以期他們能予以體諒。

當然,林鄭大概心裡有數,一旦同情者脫離佔領運動,政府要「不流血」清場絕非難事。

據個人觀察,就辭令之精妙與效果,學聯與政府各有千秋:佔領者對學聯一致好評,激讚五名代表的辯論技巧和堅持原則;

同情者則逐漸隱身,靜觀其變,待政府之民情報告大綱及朝野平台方案出籠後,再決定是否重上街頭。

論廣告宣傳,雙方都是贏家,但論解決危機的方法,觀乎雙方辭令距離之廣,可見蹊徑難尋。

如何拉近辭令距離?

雖則學聯發言以第一種辭令為主,但仍有一些拉近距離的蛛絲馬跡,嘗試覓得雙方可接受的「下台階」。

學聯代表甫開場便解說「為何我們需要真普選?」,大意為多年來政府政策偏重既得利益集團,致大眾未能恰如其分地分享經濟成果,而民主普選就是一種制度手段,目標為增加廣大民眾之權力持份,令政府更迅速察覺及解決社會問題。即使多數時間在高喊原則,學聯還是非常明白真普選是手段,對治社會問題才是目標,甚至可說今日之危機植根於政府政策之失敗,令群眾意識制度之不公

其後學聯代表多番提示,他們只是有名無實的代表,佔領者撤離與否在於政府如何解釋與交代政改問題。

如何算是解釋與交代呢?一如上述,學聯要求官員考慮提請中央,撤回人大決定及修改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潛台詞乃成功與否再不是港府與學聯的責任。

即便如此,林鄭等早已接獲中共「不妥協」之指令,如今轉而卸責給大老闆,簡直自置險境,又如何能辦到?

此路不通,學聯又提醒,政制不公不惟特首選舉一項,還有立法會功能組別之竊權,既得利益者用之以殘民自肥,暗示政府可藉承諾廢除功能組別,抵銷真普選之訴求。

但功能組別之存廢也不是港府說了算,不單要與一眾既得利益者角力,又必須中共之首肯,非一朝一夕能成事,更可能引爆其它政治炸彈,故此政府代表未有正面回應。

總而言之,學聯要求政府按照「公民提名」或「廢除功能組別」兩大要求,交出一個確實可行的政改路線圖。

可是,港府何嘗不是有名無實的代表?縱使學聯試圖另闢蹊徑,仍難以拉近雙方辭令之距離。

如果任由對話就此打住,街頭局面走勢不容樂觀,或許我們應嘗試轉換議題。

政改是惟一議題」乃學聯對話條件之一,可現時只糾纏於作為手段的政改,未見有所突破,而對政改所望能對治之社會問題卻鮮有提及,視之為離題。

可歸根究底,今日困局乃因政府對社會問題視而不見

所以我們才需要真普選,期待打造一個有承擔的政府。

我相信,「如何打造一個有承擔的政府」就是兩種辭令的交匯點,對話期間學聯主張藉真普選來達致這一點,而官員亦竭力重建市民對政府之信心。

我明白,「如何打造一個有承擔的政府」是捉不著的空洞議題,難及「政改」那麼切身實在,即便成功轉移,也要另定細項討論。

事到如今,最好官員能洞悉這一點,由政府於對話以外,另行闡釋未來治港方針,近可繞過對話困局,遠則望補救政制之缺陷

最為要者,

大家要明白學聯及政府各有內部制肘,難以放鬆辭令,另外也要細思手段與目標之分別,反省佔領運動之真正意義

鄭子健


梁麗幗辯才 大受讚賞 – 蘋果日報 2014年10月23日

http://hk.apple.appledaily.com/news/art/20141023/18909423?top=4h

在政改對話中梁麗幗憑淡定表現獲一致讚賞。黎樹雄攝

政府與學聯的世紀對話,21歲的學聯女將梁麗幗全程不亢不卑、質問官員時不徐不疾,獲得好評如潮

梁麗幗稱其辯才拜中學老師訓練所賜;

曾任協恩中學辯論隊隊長的她,至少奪得10次公開賽最佳辯論員。

於政改對話中主攻「法律位」的她

希望,日前一場港人與官員的平等對話,能讓大家分清是非對錯

梁麗幗在港大積極參與校內活動。

中學時期,梁曾在辯論賽獲「最佳辯論員」。互聯網

口才拜協恩老師所賜

人如其名,巾幗不讓鬚眉。廿歲出頭的梁麗幗,前晚對話之初已在五位官員前

強攻被視為「不可撼動」的人大常委會決定,指中國憲法規定,人大決定並不合適的話,可被改變或撤回,

淡定力斥同樣於港大畢業的「師兄」袁國強「自斷雙臂迎合中央,拒絕替港人爭取更民主制度。

背負着佔領區及不少港人的期望,梁麗幗不無壓力,她昨稱表現應由市民判斷;

她明白對手捧着的是那套永恒不變的官腔與前設,

即使對話沒有區分勝敗,卻彰顯了是非黑白。

她說對話結束後,收到幾十個來自各方的祝福與鼓勵短訊,尤以昔日「協恩戰友」教她有感:「佢哋話好高興以前曾經同我一齊打過辯論,叫我加油。」

梁麗幗現於香港大學修讀政治與法律雙學位課程,是港大學生會會長。中學讀協恩中學的她稱,辯論口才拜中學老師訓練所賜:「讀協恩時,我運動唔叻,見到師姐打辯論好犀利,之後入咗辯論隊。同屆中,我打辯論唔係特別好,只係將勤補拙,

每個星期都會去睇辯論比賽,協恩嘅老師肯花時間,每日都會訓練我一小時,知道說話要有停頓,學識得點樣強調重點

協恩老師灌輸我唔單止係一種思考嘅方法,而係點樣做人。」

中四開始,她不斷出外比賽,每年打30至40場比賽,至少奪得過10次最佳辯論員

由最初打「開辯位」到其後的「結辯位」,不單學懂立論與歸納,也學懂承擔的學問:

「辯論不單止係台上幾位辯論員,仲有人喺背後嘅資料搜集、台下嘅發問。」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末代皇帝 – 外部勢力人士 坂本龍一

sakamoto_2014oct2301

【雨傘革命】坂本龍一都撐佔中?「I am on your side」- Apple 2014oct23

「NY4HK」指坂本龍一撐佔中,更傳來一句「I am on your side」為學生打氣。 (NY4HK fb專頁圖片)(互聯網)

【11點56分消息】海外聲援佔中組識「NY4HK」指,正在美國紐約治療癌症的日本著名音樂家坂本龍一表態支持佔中,更向留守學生留言「I am on your side!」(我在你身邊)

「NY4HK」在其fb專頁表示,坂本一直關注香港佔中的動態,經電郵向坂本核實消息後,對方更傳來一句「「I am on your side!」專頁亦祝福7月證實患上咽喉癌的坂本早日康復。但坂本的fb和Twitter近日都未見有更新。

一直活躍於影視配樂的坂本龍一被日本譽為「新音樂教父」,曾創作多首經典電影配樂,包括《戰場上的快樂聖誕》、《小活佛》、《末代皇帝》等,《末代皇帝》更他其贏得奧斯卡最佳配樂,他多年來亦曾獲金球獎和葛萊美獎等音樂獎項。

「NY4HK」由一班支持香港「雨傘運動」海外港人組成,一直有留意本港最新佔領情況。「NY4HK」fb專頁:http://on.fb.me/1vQ96zN


Ryuichi Sakamoto – The Last Emperor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