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巨無霸指數看人民幣匯率 – Richard Silk, WSJ

從巨無霸指數看人民幣匯率 – Richard Silk 華爾街日報 2014aug01hkt173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5%BE%9E%E5%B7%A8%E7%84%A1%E9%9C%B8%E6%8C%87%E6%95%B8%E7%9C%8B%E4%BA%BA%E6%B0%91%E5%B9%A3%E5%8C%AF%E7%8E%87–064013250.html

要明確一種貨幣的合理價值並非易事。一些分析師會參考一國的貿易順差或逆差,也有一些分析師會關注本地的商品或勞動力成本,其他分析師則研究投資資金流。

無論分析師對合理匯率水平的結論如何,市場往往都不予理會。

人民幣走高因中國經濟顯現好轉跡象

美國財政部和大部分經濟學家都認為人民幣匯率被低估,但在人民幣漸進升值多年後,越來越多的專業人士開始認為人民幣幣值也許正接近、甚至高於均衡水平。

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在其有關全球重要經濟體的最新報告中重申,人民幣幣值被低估了5%-10%。

這說明,確定一種貨幣的合理價值並非一門精確科學。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則認為,人民幣僅較均衡水平低了1.1%,這一差距幾乎是肉眼看不出來的。

而朗伯德街研究(Lombard Street Research)持相反意見的人士則認為,中國正在從根本上失去競爭力,大量資金正在伺機等待外逃。該機構認為人民幣可能被高估了15%-20%

還有經濟學家通過比較全球各地麥當勞(McDonald’s)巨無霸(Big Mac)的售價來衡量貨幣的價值。

上周發布的巨無霸指數顯示,

中國五個城市的巨無霸平均售價僅為2.73美元,而美國為4.80美元。這意味著人民幣被低估了43%。

不過,這對於本周在麥當勞就餐的顧客來說幾乎不能帶來什麼安慰。受食品安全醜聞影響,麥當勞部分中國門店出現了牛肉斷貨。

撰稿﹕華爾街日報Richard Silk

http://cn.wsj.com/big5/20140731/frx123738.asp

韓國躋身十大離岸人民幣中心

http://cn.wsj.com/big5/20140729/bch103333.asp

盧森堡競逐離岸人民幣中心

http://cn.wsj.com/big5/20140728/ecb092000.asp

美國企業青睞人民幣結算

http://cn.wsj.com/big5/20140710/bus090211.asp

中國將對人民幣自由化進程加以管制

http://cn.wsj.com/big5/20140626/bog104741.asp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三多路氣爆現場此地不宜久留5:01

三多路氣爆現場此地不宜久留5:01

 

台湾燃气爆炸现场 多条街道发生瓦斯爆炸 20年来高雄最严重气爆事件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Bluetooth AT key schematic

bluetooth_at_key_decoder_2014aug0101

bluetooth_at_key_pinout_2014aug0101

Bluetooth AT key schematic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HC137 decoder memory refreshing notes

FongEye FongToy Wednesday, May 29, 2013

http://fongelectronics.blogspot.hk/2013/05/spi-mcp23s17-based-dual-hc137-1-of-3.html

SPI MCP23S17 based dual HC137 1 of 3 demulti9plexer module refactoring notes

Now I have grouped the 2 HC137 decoder and the MCP23S17 IOx on a 1/2 A4 size PCB. So the coupling is only one 5 wire SPI cable.

.END

fongtoy v1.26 tlfong01 2013may28

ProgramTitle = “FongToy v1.26 tlfong01 2013may28″

import sys
import time
import smbus
import pdb
import spidev
import wiringpi
import wiringpi2
import RPIO as GPIO
from RPIO import PWM
from enum import Enum
from subprocess import call

import ftgpio
import ftprint
import ftspi
import ftiox
import fteeprom
import ftguzuntypi
import ftdemux
import fttest
import ftadc

*** Main program ***

*** Start program message ***

ftprint.StartProgram(ProgramTitle)

*** Troubleshooting functions ***

*** GPIO tests v1.3 tlfong01 2013may23 ***
# ftgpio.TestLed()
# ftgpio.TestBuzzer()
# ftgpio.TestButtonEchoBuzzer()
# ftgpio.TestButtonEchoLed()

*** SPI Tests v1.3 tlfong01 2013may23 ***

ftspi.TestSpiLoopBack(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1, testDataByte = 0x55, testCount = 1000, testTime = 0.001)
# ftiox.TestMcp23s17BlinkLed(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0, spiChipSubAddress = 0)
# fteeprom.TestWriteReadEepormDataByte(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1, startAddress = 0x0410, testDataByte = 0x55)
# ftguzuntypi.TestGuzuntyPi4digit7segmentLedModule(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1)
# ftdemux.TestSelectSpiSlaveDevice(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0, spiIoxSubAddress = 0, spiSlaveDeviceNumber = 5)
# fttest.TestDemuxEeprom(mcp23s17SubAddress = 0, eepromDemuxAddress = 2, testStartAddress = 0x0123, testWriteDataByte = 0x5a)
# fttest.TestDemuxEeprom(mcp23s17SubAddress = 0, eepromDemuxAddress = 1, testStartAddress = 0x0123, testWriteDataByte = 0x3b)
# fttest.TestDemuxEeprom(mcp23s17SubAddress = 0, eepromDemuxAddress = 0, testStartAddress = 0x0123, testWriteDataByte = 0x3b)

*** Current test functions ***

ftiox.TestMcp23s17BlinkLed(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0, spiChipSubAddress = 0)
# ftdemux.TestSelectSpiSlaveDevice(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0, spiIoxSubAddress = 0, spiSlaveDeviceNumber = 5)
# fttest.TestDemuxEeprom(mcp23s17SubAddress = 0, eepromDemuxAddress = 0, testStartAddress = 0x0123, testWriteDataByte = 0x3b)
# fttest.TestDemuxEeprom(mcp23s17SubAddress = 0, eepromDemuxAddress = 1, testStartAddress = 0x0411, testWriteDataByte = 0x4c)
# fttest.TestDemuxGuzuntyClock(mcp23s17SubAddress = 0, guzuntyClockDemuxAddress = 2, secondCount = 10)

fttest.TestMcp320103(testTime = 0.1, testCount = 10)
# fttest.TestMcp320103(testTime = 0.01, testCount = 100)
# fttest.TestMcp320103(testTime = 0.05, testCount = 50)

fttest.TestMcp320103(testTime = 0.1, testCount = 1)

ftspi.TestSpiLoopBackV01(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1, testDataByte = 0x55, testTime = 0.001, testCount = 60000)

ftadc.TestMcp320104()

ftadc.TestMcp3208v01()

ftadc.TestMcp3208v02(inputMode = 1, channelNumber = 0)

*** ADC tests ***

ftadc.TestMcp3208v03()
# ftadc.TestMcp3201v04()

*** EEPROM tests ***

fteeprom.TestEeporm25Lc256v01(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1, startAddress = 0x4100, testDataByte = 0x55)

*** Mcp23s17 tests ***

ftiox.TestMcp23s17BlinkLed(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0, spiChipSubAddress = 0)

*** Demux tests ***

ftdemux.TestDemuxV01(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0, spiIoxSubAddress = 0, spiSlaveDeviceNumber = 5)

*** Stop program message ***

ftprint.StopProgram()

#.END

# ftdemux.py v1.3 tlfong01 2013may29

*****************************************************************************
# Module – ftdemux.py
# Description – HC137 1 of 8 demultiplexer
# *****************************************************************************

*****************************************************************************
# Imports
# *****************************************************************************

import time
import spidev

import ftprint
import ftiox
import ftspi

*****************************************************************************
# Demux Test functions
# *****************************************************************************

*****************************************************************************
# Function – TestDemuxV01
# Description –
# Disable HC137 all outputs High
# Enable HC137 any 1 output Low
# Set HC137 selected output Low
# Set HC137 output Y0 to Y7 in sequence, hold 1 second
# Sample call –
# TestDemuxV01(spiChannelNumber = 0, spiChipEnableNumber = 0,
# mcp23s17SubAddress = 0, spiSlaveDeviceNumber = 5)
# *****************************************************************************

def TestDemuxV01(spiChannelNumber, spiChipEnableNumber, spiIoxSubAddress, spiSlaveDeviceNumber):

spiChannel = spidev.SpiDev()
spiChannel.open(spiChannelNumber, spiChipEnableNumber)

DisableDemux(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time.sleep(0.5)

EnableDemux(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time.sleep(0.5)

for i in range(0, 8, 1):
SelectSpiSlaveDevice(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i)
time.sleep(0.5)

SelectSpiSlaveDevice(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spiSlaveDeviceNumber)
time.sleep(1)

DisableDemux(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spiChannel.close()

*****************************************************************************
# Demux Basic functions
# *****************************************************************************

def SelectSpiSlaveDevice(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spiSlaveSubAddress):

EnableHC137ControlByte = 0x10

LoadHC137ControlByte = 0b000000000 # bit 3 = 0 load address
LatchHC137ControlByte = 0b000001000 # bit 3 = 1 latch address

loadAddressControlByte = (EnableHC137ControlByte | spiSlaveSubAddress) | LoadHC137ControlByte
latchAddressControlByte = (EnableHC137ControlByte | spiSlaveSubAddress) | LatchHC137ControlByte

ftiox.WriteDataByteMcp23s17OutputLatchPortA(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loadAddressControlByte)
ftiox.WriteDataByteMcp23s17OutputLatchPortA(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latchAddressControlByte)

ftiox.WriteDataByteMcp23s17OutputLatchPortB(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loadAddressControlByte)
ftiox.WriteDataByteMcp23s17OutputLatchPortB(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latchAddressControlByte)

def DisableDemux(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DisableHC137ControlByte = 0x20

ftiox.WriteDataByteMcp23s17OutputLatchPortA(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DisableHC137ControlByte)
ftiox.WriteDataByteMcp23s17OutputLatchPortB(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DisableHC137ControlByte)

def EnableDemux(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EnableHC137ControlByte = 0x10

ftiox.WriteDataByteMcp23s17OutputLatchPortA(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EnableHC137ControlByte)
ftiox.WriteDataByteMcp23s17OutputLatchPortB(spiChannel, spiIoxSubAddress, EnableHC137ControlByte)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超獨居時代報告 – 三浦展

hongkong_stat_2014aug0101

 

 超獨居時代的潛商機:一人化社會的消費趨勢報告 –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44100

日本人はこれから何を買うのか?:「超おひとりさま社会」の消費と行動

作者: 三浦展 原文作者:Atsushi Miura 譯者:李靜宜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4/07/31 語言:繁體中文 定價:280元

內容簡介

隨著不婚主義盛行、離婚率持續上升、生育率大幅下滑、高齡化日趨嚴重等社會現象的演進,由父母小孩共同組成的家庭愈趨式微,獨居戶躍升為社會結構中的主流。獨居化現象銳不可擋,未來,付錢買東西的人絕大多數是獨居的「一個人」。

生活方式改變,消費者的關注與需求也變得不一樣,本書透過鉅細靡遺的調查報告,深入探討各種型態的獨居者生活上的需求,涵蓋食衣住行育樂等日常消費、工作制度、醫療照護等層面,以客觀的數據為基礎,輔以敏銳獨到的觀察力,作者提出許多翻轉既有觀念的商業模式,例如:

翻轉現象一:市場細分化OUT,消費行為均一化IN

現在強調市場細分化,行銷講究4P,細分目標消費者,產品區隔明顯,定位清楚;未來,不同年齡、性別獨居者的消費行為差異縮小。符合男女老少共同需求的產品,才會熱銷。

翻轉現象二:宅經濟OUT,地緣經濟IN

現在虛擬通路加宅配的宅經濟當道,解決忙碌現代人無暇購物問題;未來,宅經濟只會讓獨居者更孤立,失去與人的連結。進入超獨居時代之後,地緣經濟才是王道。

翻轉現象三:都市集中OUT,活化社區IN

現在人人都是上班族、人人都有正職工作,人口高度集中市區,小巷弄、老街區不斷消失;未來獨居者都希望住在有人互相幫忙、能安心健康生活的地方,「共享式城鎮」才能辦到。

企業的思維與策略必須與時俱進,才能賺大錢!

超獨居時代來勢洶洶,賺錢高手Are You Ready?

‧坐在家中按按滑鼠,商品就宅配到府的宅經濟,將來會面臨什麼挑戰?

‧電器、3C產品推陳出新,年年改款,但消費者今後最想買的居然是「服務」?

‧告別朝九晚十的爆肝人生,工作制度的變革有助發展地緣經濟?

‧每三、五步就有一家便利商店,還不夠便利?!消費者到底要什麼?

顛覆傳統思維,「超獨居時代」的無限商機就潛藏在日常生活的細節裡,等你去發掘!

雅虎奇摩電子商務事業群總經理王志仁、經濟學者吳惠林 專文推薦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三浦展(Atsushi Miura )

1958年出生於日本新潟県。一橋大學社會學系畢業。1990年進入三菱綜合研究所,1999年創立CULTURE STUDIES 研究所,專事研究家庭、年輕人、消費、都市、階級等社會現象。主要著書有《下流社會》、《東京正從郊區開始消失》(光文社新書)、《「家庭」與「幸福」的戰後史》(講談社現代新書)、《快速在地化的日本》(洋泉社新書)、《第四消費》(朝日新書)等。

譯者簡介

李靜宜

文字工作者。在天下文化出版過的翻譯作品有:《讓你不再冷冰冰的美人氣血操》、《懂這些,敵人馬上少一點,朋友多一點》、《跟著大師看建築2》。


獨居時代:一個人住,因為我可以 –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8165

Going solo:The Extraordinary Rise and Surprising Appeal of Living Alone

作者: 艾瑞克.克林南柏格 原文作者:Eric Klinenberg 譯者:洪世民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出版日期:2013/09/05

【2013書市觀察】忽然關心我獨身:給獨居生活的全方位書單

文/萬金油2013年12月20日

文/萬金油 當OKAPI邀稿時,我覺得這是一種人生的詛咒,因為獨居太久,於是三不五時就得寫一些關於獨居的文章,獨居不就那樣,有什麼好談的呢?然而,當我看到2013年出版圈,一連串「一個人」的出版社熱潮,覺得其中好像有些意思了。 出版的主題從一個人吃飯到一個人旅行,就連獨老也變得好時髦

【博客來選書|9月】《獨居時代》|陳曉蕾:一個人住

文/陳曉蕾2013年09月25日

獨居時代:一個人住,因為我可以 2013年9月選書/// 《獨居時代:一個人住,因為我可以》 作者|艾瑞克.克林南柏格 譯者|洪世民 出版社|漫遊者文化 〔博客來推薦理由〕 我們還在學習一個人生活;並在其中不斷創造新的生活方式。 〔專業推薦人觀點〕 一個人住 文/陳曉蕾 香港記者,1993年 …

內容簡介

獨居不再等於孤獨,而是我們的生活新選擇!

全球崛起的新風潮:獨居。

獨居帶來新的生活方式,獨居正在改變我們的世界,我們要學習一個人住的生活方式但其實,獨居不只是我們的選擇,更需要社會的整體設計。

群居了二十萬年的人類,在五、六十年前開始了獨居生活

群居生活,不再理所當然!

全球獨居者大幅崛起

  • 十年內,全球獨居人口增加了33%。
  • 美國有七分之一的人獨居,大多集中於都市。

  • 全球獨居比例最高的四個國家:瑞典、挪威、芬蘭、丹麥。(有40%至45%的家庭為獨居)

  • 傳統社交生活仰賴家庭為基礎的國家如日本,約有30%的家庭獨居。

  • 德國、法國、英國獨居比例高於美國。

  • 獨居家庭增加最快的國家:中國、印度、巴西。

為什麼我要獨居?

  • 年輕人的成年禮。
  • (年輕專業人士付更高房租)追求自由與隱私:追求第二青春期。

  • (三、四十歲的單身貴族)拒絕為不盡理想的伴侶犧牲自己的事業或生活方式。

  • (離婚男女)不再相信婚姻是快樂或安定的可靠來源。

  • (長者)多半喜歡一個人住,勝於與友人或子女同住。

  • (最重要的是)獨居,因為我有能力

    • 經濟發展累積的財富,以及福利國家提供的社會安全。
  • 世界歷史文化的變化:個體崇拜,我比「團體」更神聖。(如:女性主義)

  • 我們不了解的獨居

    • 獨居與年齡無關。
  • 獨居不等於孤獨寂寞。

  • 相較於已婚者,獨居者更熱衷於社交和公民生活,朋友更多。

  • 獨居者的心理健康優於與他人同住的未婚人口。

  • 我們可以從獨居學習到什麼?

    • 在這個媒介與超連結不虞匱乏的世界,獨居可以幫助我們發現自己,並體會陪伴的樂趣。
  • 獨居現象帶給世界文化、商業和政治的震撼。

  • 憑藉著令人大開眼界的數據、原始資料,以及對於諸多獨居人士的生動描繪,克林南柏格顛覆了傳統,進而針對獨居的興起如何改變現代人的生活體驗,提出了深入的見解。

  • 對於這個前所未見的社會變遷,《獨居時代》融合了扎實的社會科學研究與真實案例。

  • 獨居不僅僅是個人的生活選擇,更需要整個社會的研究與全體設計。包括:

  • 一、都市設計;

    二、居住設計;

    三、生活物件的設計;

    四、社會福利的設計。

    本書並非推廣獨居,也無意忽視獨居所必須具備社交與經濟上的條件,才能維持獨立。

    但透過書中人物不同的遭遇、不同的獨居經驗,你可以不必害怕獨居,更進一步在有機會獨居時,也可以擁抱幸福。

    作者簡介

    艾瑞克.克林南柏格(Eric Klinenberg)

    紐約大學社會學教授及《大眾文化》(Public Culture)期刊編輯。

    第一本著作《熱浪來襲》(Heat Wave)贏得數項學術及文學獎,並獲《芝加哥論壇報》(The Chicago Tribute)評選為「最愛書籍」。

    他的研究已獲《紐約人》(The New Yorker)和CNN及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報導。

    他的故事則出現在《紐約時報雜誌》(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滾石》(Rolling Stone)和廣播節目《美國生活》(This American Life)。

    譯者簡介

    洪世民

    台灣大學 外國語文學系畢,曾任職棒球團翻譯及教學雜誌編輯,現為專職翻譯及家庭主夫,譯有《一件T恤的全球經濟之旅》、《告別施捨──世界經濟簡史》等非文學書籍,以及 《靈魂的代價》等小說,育有一女一子。

    目錄

    ▲序論︱獨身社會 9

    獨居時代崛起,但是,我們還在學習一個人生活,

    並在學習過程中不斷創造新的生活方式。

    1 對獨居的傳統觀點 11

    2 獨居時代崛起︰人類史上最新的社會實驗 14

    3 獨居時代的來臨是因為個人主義的召喚嗎? 17

    4 獨居崛起的真正原因 23

    5 個體崇拜背後的社會動力28

    6 為什麼獨居這麼吸引人? 33

    7 為什麼要寫這本書,以及這本書如何研究獨居時代 38

    ▲ 第一章:一個人生活︱我比「團體」更神聖 45

    「去,回你的小房間坐,你的小房間什麼都會教給你。」西元四世紀的隱士阿巴.摩西(Abba Moses)

    1 現代年輕人生活型態的最大變化 47

    2 大都會:獨立生活的搖籃 51

    3 格林威治村:城市中的「自由人的搖籃」 56

    ▲ 第二章:獨居的能力︱一個人住需要學習 79

    「一個人生活最糟的部分是你一天得工作二十四小時。

    最好的部分是你可以選擇哪二十四小時。」

    《自由工作者的國度》丹尼爾.品克(Daniel Pink)

    1 想要一個人住也過得好,就必須從頭學起 81

    2 獨居者的時間投資︰少了另一半,時間多了一半 85

    3 獨居者面對的社會壓力 90

    ▲第三章:分手吧︱兩個人在一起更孤寂 113

    為了避免獨處,卻引來大災難。

    因為沒有比跟錯的人在一起更寂寞的事

    1 離婚革命 115

    2 婚姻還是有些好處,可是,吸引力夠嗎? 120

    3 獨居的好處 123

    4 選擇獨居等於選擇寂寞嗎? 129

    5 老來誰為伴 136

    ▲第四章:獨居︱一種自我保護機制 141

    回到家裡,我們可以享受那種不必跟誰互動的平靜,

    這也給了自己一個可以與外界緩衝的空間,解除龐大的社交壓力。

    1 我們都染上了社交媒體的癮 143

    2 一個人住,可以緩衝社交生活的壓力 145

    3 獨居是必要之惡︰弱勢獨居者的自我防衛 150

    4 一個真正與世隔絕的獨居者,一段無從瞭解的孤獨 158

    ▲第五章:一起孤獨︱獨自一人的練習是投入健康關係的先決條件 167

    獨身者人數激增,這些「單數」已經成為不可忽視的「複數」。

    但是,眾多「一個人」如何變成一個族群?單身者該如何自我界定?

    1 單身族群崛起︰共同尋找獨居者的共同利益與身分認同 169

    2 單身者的政治影響力 180

    3 消費市場的新興目標 185

    4 單身者起義 190

    5 但是,當人生不如意時……192

    ▲第六章:一個人獨自老去︱長壽革命帶來的社會趨勢 199

    為了保有獨立自主的尊嚴,很多老年人只想跟子女保持有距離的親密感,

    「住得近,但不要住一起」。

    至於朋友或是伴侶,則「在一起,分開住」,為彼此保留空間。

    1 世界在變老 201

    2 為什麼長者選擇獨居? 204

    3 害怕失去自主權的困擾,大過陪伴的需求 215

    4 社交孤立的現象,其實兩性有別 218

    5 貧窮︰獨居長者社交孤立的風險中影響最大的因素 224

    ▲第七章:Re-Design—獨居生活需要社會的全面設計 231

    人類有將近二十萬年的群居經驗,卻只經歷了五、六十年的獨居生活,我們的生活日常、政治經濟政策、與居住的空間,都需要全面的設計。

    1獨居現象需要更多公共論述與社會的全面回應 233

    2 Re-Design︰獨居的空間 234

    3 Re-Design︰日常生活中的物件 239

    4 Re-Design:輔助生活中心 246

    5 Re-Design:獨居者的城市 256

    ▲結論︱獨居,因為我們可以 261

    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號稱是「全球獨居首府」。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有那麼多人獨居嗎?因為我們可以。」—瑞典人如是說。

    1 獨居是個人的選擇 263

    2 世界各種潮流的先驅︰瑞典 265

    3 北歐福利國家為獨居社會立下的典範 274

    4 政府與民間該做些甚麼? 276

    5 擁有屬於自己的天地,讓我們「一起」活得更好 284

    附錄:研究與分析方法 287

    注釋 289

    謝詞 325

    內容連載

    獨居的能力:一個人住需要學習

    「一個人生活最糟的部分是你一天得工作二十四小時。最好的部分是你可以選擇哪二十四小時。」——《自由工作者的國度》丹尼爾.品克(Daniel Pink)

    一、想要一個人住也過得好,就必須從頭學起

    • 獨居的挑戰

    「我一直一個人住,從來不嚮往其他方式。」心理學家、作者也是單身倡議人士的貝拉.狄波拉(Bella Depaulo)這麼寫。

    幾乎沒有人在成年之前就一個人,這代表要開始一個人生活很快就會發現,想要一個人也過得好,需要學習很多事情。

    梭羅、《流浪者之歌》或海倫.葛莉.布朗或許很能激勵人心,但是坊間卻沒有一本適合現代人的指南,教導我們如何「居家自主」。無論獨居的人有多興奮,獨居都是一大挑戰,不僅是因為必須在私密的環境中面對自己,也因為獨居讓我們置身新的情況,並且衍生出一套特殊的個人需求。

    有些挑戰很實際:

    學會一個人購物和煮東西吃;

    平衡隱居和社交生活;

    與傳播媒體建立健康的關係,

    從比較被動的電視娛樂消費,到透過電話和網路等比較積極的參與。

    其他挑戰則比較深刻:應付孤獨;面對「獨居是社交失利的象徵」的恐懼;

    在住屋市場或職場遭到差別待遇;和那些只要有親朋好友沒結婚就覺得渾身不自在,或感到不舒服的朋友或家人相處。

    • 我們有的是時間,做甚麼好呢?

    雖然每一個培養獨居能力的人都會發現這是一種強烈的個人經驗,但我從訪談中得知,有些經驗其實相當普遍。

    現在,年輕的單身男女已經重新界定,獨居是卓越和成功的象徵,而不是社交失利。

    這些單身男女把獨居當成一種投注時間來追求個人和更重要的事業成長的方式。

    他們說,這種對自己的投資是有必要的,因為現在的家庭就像大多數的工作一樣脆弱,最後每一個人都必須倚靠自己。

    一方面,要強化自我就必須進行「隱居計畫」:取得居家技能、學習享受自己的陪伴,並建立一個人也可以展開冒險的信心。但另一方面這也需要努力交際:建立朋友網絡和工作上的人脈,甚至如記者伊珊.華特斯主張:建立「城市部落」,藉由提供社群和支持來取代家庭的功能。

    將自己投入工作和「部落」,固然有助於讓獨居有經濟上的回饋,但是卻很難讓獨居成為長久的經驗。大多數的獨居者邁入三十大關之後,終將發現他們的社群隨著摯友結婚、生子,而愈漸凋零,無論報酬有多高,工作仍然無法滿足他們最深層的需要。這一點讓獨居者處境尷尬。

    已經學會享受「獨立時代」的人必須二選一:要不就試著繼續這種獨居經驗,要不就去尋求伴侶和家庭。

    對男人來說,這個選擇通常沒那麼急迫,

    但是女人卻另當別論,因為年近四十還獨居,

    代表夜晚仍要在繼續滴答作響的生理時鐘旁度過,

    而且必須面對永遠無法生育的可能。

    二、獨居者的時間投資︰少了另一半,時間多了一半

    • 事業與生活的界限越來越模糊︰獨居不等於孤立

    這些人怎麼運用那些時間呢?


    小房子 – 曉蕾 | 3rd Sep 2011 | 飲食男女專欄 | (1421 Reads)

    http://leilagreen.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182005


    陳莊勤﹕獅子山下的真實故事 – 明報 2014年08月01日 星期五

    人們說「景物依舊、人面全非」。我要說的是「景物不再、人情仍在」。

    5月初的時候,參加了我曾就讀的「基英小學」50周年校慶的一次很奇妙的聚會。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華基督教會在香港開辦了21間名字以「基」字為首的小學。「基英小學」開校時,校舍在才剛建好舊橫頭磡徙置區第6座地下。第6座在九龍摩士公園旁邊,走過龍翔道便是獅子山。那時摩士公園還不存在,只是一片泥塵滾滾荒蕪之地。兒時我家在橫頭磡徙置區第6座、在樓下的「基英小學」上學。我的小學同學,最多的是住在橫頭磡和來自獅子山上的竹園木屋或石屋平房區,還有來自黃大仙和今天稱為樂富的老虎岩。

    基英小學見證那獅子山下的一代

    「基英小學」在1963年開辦,在1981年因區內適齡學童大幅減少而結束,「基英小學」這18年見證了那獅子山下的一代。

    我在這裏講的是獅子山下的真實故事。

    在那個貧困的年代,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完成小學教育。

    基英開校,我進入下午校三年級,有5班;四年級剩下3班;五年級再淘汰為兩班;到六年級要考升中試的時候,只有1班

    六年級40位同學也並不是每一位都可以參加升中會考的。

    我那年,老師只選了六年級班中26位同學參加升中試

    餘下的十多位同學學校安排他們參加中華基督教會中學的統一收生試。

    那是那年代的精英中的精英。與我一起參加升中試的同班同學,每一個都考進了那年代頂尖的中學。

    那是一個貧窮不公的年代

    然而,到底那是一個貧窮、也不公的年代。

    並不是每一個考進中學的人都可以完成中學教育。住在橫頭磡一位與我一同考進英皇書院的同學。他母親是賣菜的,每天早上不到5時他便起來與母親到長沙灣菜欄買菜回橫頭磡、幫助母親安頓好菜檔,才回家換校服,開始一個多小時漫長的巴士、渡海輪、再坐巴士到港島西區上學的旅程。

    中二下學期那年,他對我說太累了、不再讀下去了。

    這樣的生活,對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來說,也委實是太累了。

    這便是那個年代,中途輟學就是那樣普遍的事情。

    我的同學被迫不再在英皇書院讀下去,他的母親沒有呼天搶地,也沒有如二三年前因兒子不獲英皇書院取錄、便認為社會對他兒子不公而要在金鐘馬路上的天橋跳橋的父親那樣的大吵大鬧。面對現實的殘酷和不公,我的同學、他的母親,無奈、無聲地默然接受;然後收拾心情,努力地、尊嚴地走不同的人生道路。

    「基英小學」50周年聚會早在一年前由下午校一些熱心的校友在facebook發起,令我感動的不單是重遇那些失散了的校友,也是那些失散了多年的鄰居。那天晚上,一位50多歲的女士與我打招呼,我忘了她是誰。她告訴我她是住在我家後面,同讀「基英」比我低一兩班的「阿雲」。我忽然想起,然後告訴她,我那同是「基英」校友的弟弟要找他的弟弟,也是同在「基英」讀小學的「阿江」。

    「阿江」在不到10歲時,有一天不知玩什麼遊戲割破了嘴唇,唇上有一個半吋裂開的傷口到鼻孔旁,他沒有理會。那年代,一點點的皮外傷,誰去理會?「過幾天血乾了,傷口會自己癒合」老一輩的都這樣說。「阿江」的母親也這樣說,那時我已十多歲,不管「阿江」的母親怎樣說,我強行拉着「阿江」坐半小時巴士到伊利沙伯醫院的急症室,讓醫生給他唇上的傷口縫了很多針。

    獅子山下的「鄰居」,不單是隔壁的、也不單是同一層樓、同一幢樓的。基英開校那一年,我的妹妹出生不久,母親病重,她離開那天凌晨2時,父親要跑到鄰座第7座才找到一位在家裏裝有電話的「鄰居」打電話呼喚救護車把已昏迷的母親送往醫院。

    而今天,早上出門,遇見隔壁那位操純正口音普通話吆喝他的兒子的外籍男士。幾年來一直與他點頭說半句早上好,而不知道他是誰。直到前一些時候,報紙報道一間國際學校聘用不具資格的老師任教,我才知道我的外籍鄰居是這間國際學校的校長。

    今天的鄰居便是點點頭的熟悉面孔,除了他們的面孔外我們對他們一無所知。獅子山下的「鄰居」不單是點頭的,也是伸出援手的人。

    我的母親去世後,父親每天早上6時便出門工作,10歲的姊姊在新蒲崗官小上午校上課,5歲的弟弟上幼稚園,留下我看着剛出生不久的妹妹。我每天中午12時多便要上學,姊姊要下午1時多才回來。那空檔的一個多小時,只幾個月的妹妹坐在嬰兒牀沒人管、不是便溺便是在牀邊亂咬亂舔。用今天的標準,我的父親早已被抓到警署,被控以獨留還不到12歲小孩獨自在家的罪名。但那年代,誰管你?而那個年代,令我父親安心工作的,便是那些不時會過來看看我們的「鄰居」。

    「鄰居」也是狂野的玩伴

    獅子山下的「鄰居」,除了守望相助,也是狂野的玩伴。讀小五時的一個周末,父親給我一元,囑咐我去剪髮,然後買一些簡單的菜和肉做飯。我拿着一塊錢,到了第7座找兒時一位常一同玩的「鄰居」往獅子山上走,穿過獅子山下的木屋區,翻過獅子頭下山脊到獅子山的另一端,走過望夫石然後往山下沙田田心村找另一家住在第6座但在田心村有一個豬場養豬及養雞的「鄰居」。途中被幾個惡少年拿着木棍打劫,一塊錢被拿去了。結果,我與我的玩伴兩袋空空走到田心村那鄰居開的豬場,在那裏玩了一個下午,吃過晚飯,兩位養豬的老人家給我們每人兩隻滾水煮熟的雞蛋、一些零錢,在黃昏時讓我們慢慢地用大半小時走過路旁仍是稻田的鄉間小路到沙田火車站坐柴油火車頭拉動的火車回到旺角再坐巴士,天全黑了才回到橫頭磡。

    從橫頭磡翻過獅子山到沙田,兩個小孩腳上穿著的是膠拖鞋。那年代除了上學的白帆布鞋外,膠拖鞋便是獅子山下兒童僅有的另一對穿在腳上的鞋。那些時候,每到晚上,一些孩子在第6座樓下賽跑,從第6座對開的龍翔道跑上舊無綫電視的大樓再在那裏跑下窩打老道,在今天的浸會醫院那裏拐回聯合道再回到橫頭磡。幾公里的賽程,便是穿著膠拖鞋完成的

    景物不再 人情仍在的兒時回憶

    50周年聚會,200多位校友來大伙兒大合照,分為住竹園的、橫頭磡的、黃大仙的、樂富的。其實那是30年前已開始陸續被清拆的竹園平房、橫頭磡和黃大仙,還有今天叫樂富早已拆掉了的老虎岩。我們全都是來自獅子山下被拆掉了故居的一群人。這夜,便是那景物不再、人情仍在的獅子山下兒時回憶。聚會接近尾聲時,一位下午校低我一年當了牧師任校長的校友與我握手道別,說讀過我的文章。幾十年不見,唯一的聯繫便是刊在報章上那還記得的名字、還珍惜的便是那曾一起走過的獅子山下的歲月。

    前10年左右,曾看過在網上流傳一篇叫〈We could not have survived〉的雜寫,那篇雜寫的作者列出了18條理由,說明用

    今天的標準,我們那些在1950、1960、1970年代仍是孩童的人根本無可能生存下來的理由。

    今天再翻看那篇雜寫,覺得很有意思。那正正便是獅子山下我們這一代成長的寫照,或者讓我譯述其中的幾句,給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細嚼:

    ‧ 嬰兒時,沒有人理會我們亂舔亂咬那抹上含鉛超標萬倍鮮豔油漆的嬰兒牀。

    ‧ 我們騎單車時不知道什麼叫頭盔。

    ‧ 我們飲水龍頭出來的自來水、而不是樽裝水。

    ‧ 我們4個朋友同飲一瓶水,沒有人會因此而得病。

    ‧ 我們大清早離家外出,玩上一整天,天黑才回家;沒有人能在白天找到我們;沒有人介意、沒有人理會、也沒有人擔心。

    ‧ 我們沒有PlayStation、沒有電子遊戲機,電視沒有超過100條頻道、沒有環迴音響、沒有手提電話、個人電腦,沒有互聯網。但我們有的是朋友——我們走出去找到他們。

    ‧ 我們在野外露營沒有帳幕、在山溪游泳沒有救生員看着、也沒有別的人看着,而那是自然不過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 我們從樹上跌下、斜坡上滾下,割破手腳、掉了牙齒,但不會為此有追索賠償的訴訟。那是意外。我們只從中學會下次不再發生同樣的事情。

    ‧ 我們永遠是徒步走到朋友家,即使天已全黑了也如是。

    ‧ 我們去任何地方只是穿著膠拖鞋,我們在街頭進行100米短跑比賽也只穿膠拖鞋,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網球鞋。

    ‧ 我們為我們幹過的事負責、而且知道必須承擔後果。

    ‧ 我們曾吵架和互相毆鬥、紅的黑的瘀了一片片,但很快便學會忘掉。

    ‧ 若我們與其他孩子爭執驚動了父母,父母到來不是撐我們,而是狠狠地教訓我們。

    ‧ 若我們觸犯了法律,別妄想我們的父母會來解救我們,注意:他們總是站在法律那邊!

    今天的年輕人從小被過分保護

    那篇雜寫結尾時這樣說:

    「想想,我們這一代造就了歷史上最好的冒險家、發明家和解決問題的專家。

    過去50年經歷了資訊爆炸和新意念湧現。我們的成長歷程使我們學會該如何面對我們擁有的自由、成功和失敗。

    如果你是我們的一員,恭喜你!你有幸在政客和官僚以為了我們好為名而規管我們的生命前,能如真實的孩子般成長。

    如果你還年輕,也許你會希望多了解我們。」

    我恭喜我們這一代,我們有幸還是孩童時,每一個都是有血有肉、獨一無二、獨立自主地成長的個體;而不是一個個官僚不願處理、政客借題發揮藉以爭取曝光的個案。很多人也許不同意,以我們的標準,今天我們這社會是一個 over-regulated 的社會,今天的年輕人是從小被過分保護和被寵壞了的年輕人。

    1950、1960、1970年代還是孩童的一代必然無可避免地慢慢淡出這社會。

    我不知道由今天仍躁動不安的80後主導的香港社會將會是怎樣面貌的社會。

    又會有誰能知道?這篇文章記載的只是題材豐富的獅子山下故事的二三事、牽起的也許只是獅子山下那點點滴滴早已被遺忘了的消失淡去的景物和仍存濃烈的人情。


    【80後社會原罪系列】《80後與美少女戰士》- 2014年8月1日 沾屎 輔仁媒體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8/01/80141

    美少女戰士

    90年代紅極一時的美少女戰士又推出新卡通和產品食老本,但你會發覺,身邊的80後卻對此事萬分雀躍。

    那些5,60後見到80後男生女生在上班食lunch時間,圍在一起看美少女戰士卡通,都不禁搖頭嘆息,駡道:「為什麼這班80後這麼幼稚,其他人又唔見佢哋睇得咁認真,硬係鍾意睇埋啲無謂嘢。」

    80後想反駁:「唔係喎,平時我哋留意社會時事果陣,你哋又鬧我哋食飽飯無嘢做出嚟搞事喎。」

    但作為社會原罪的80後,基本上呼吸都有錯,所以辯解亦無意義。

    但為什麼80後男女會對一套食老本卡通這麼期待,倒是不難理解。

    美少女戰士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這套當年少女漫畫除了受女生歡迎,連男生也會偷偷地看。當年還在讀小學的我,口中會和同學仔講龍珠的劇情,但大家其實也心知肚明,相比斯路和悟飯的死戰,一班衰仔其實比較期待愛野美奈子變身時,會不會有一集因為走光看到點數。這種咸濕思想大慨便是80後男生少年時代的開端。

    而到女生來說,美少女戰士更加是一種憧憬,當然,不是憧憬她們能操縱自然力量去殺敵,我至今也未聽過有女生跟我說,想有控制水火的能力;

    而是憧憬她們穿起水手服時的美麗,和得禮服幪面俠這種絕世白馬王子的呵護。

    雖然,當時那班咸濕仔大個仔之後,發覺現實中的愛野美奈子大多是港女,她們的另一半是青年才俊,而非閒時喜愛砌高達的你;

    女生長大後也發現禮服幪面俠不是負心漢,就是有型有款無現款的大頭鬼。但美少女戰士在80後心目中,依然是有一種無可取替的回憶。

    但是,當80後女生興高采烈地拿出拿個在網上以炒價買回來的美少女變身鏡盒和友好把玩;又或是80後男生在lunch time偷偷到玩具店,像細蚊仔買咸書般要鬼崇地付款的那個美少女戰士figure被人發現時。

    5,60後見到又不高興了,他們不明白,為何80後都已經是成人,依然要浪費錢去買無謂嘢。

    你想反駁說:「其實人人都有回憶姐,你哋都會成班人圍埋飲茶果陣想當年啦。」

    他們嗤之以鼻,認為你們幼稚的回憶不可與他們那種「獅頭山下」回憶相提並論,嘲諷道:「你哋班80後成日買埋啲無謂嘢,梗係買唔到樓啦。」

    此時你無言了,原來買少一兩件幾百蚊的東西,便可追得上現時的樓價。

    你不明白,為何現在香港現時己這樣差了,你只是想靠幾百蚊去回憶從此的無憂年代,也是種罪。但從5,60後的眼神中,你又恍然大悟了。

    屌,因為我們是80後呀嘛。

    作者簡介 沾屎

    八十後講故佬,自稱人類行為觀察者。喜愛觀察人類,也愛抽水。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comeonjames97


    IT人組平台 發揚宅男互助精神 – 蘋果日報 2014年08月01日 星期五

    自稱宅男的林曉鋒,創立平台匯聚科研人才。羅君豪攝

    十年前僅27歲的林曉鋒完成博士學位後,即面臨創業好抑或深造好的「人生交叉點」,最後抱着即使創業失敗,大不了返回校園當教授的想法,決定留港創業。其一手創辦的動作感應技術公司 Sengital,去年被科學館看中,為該館推出採用擴增實境技術的手機 App《尋龍記》,作為「巨龍傳奇」展覽中與市民互動的環節。

    靠科學園指點迷津

    林曉鋒創業起步順暢,有賴參加了科學園的科技園培育計劃(科培計劃)。他指參與科培計劃的好處,除了是公司在三年計劃期間,會獲科學園提供辦公室租金津貼,以及技術支援和業務發展等方面資金贊助,更重要是科學園內有一班老行尊和行家,願為新手指點迷津,舉例指:「邊啲客係黑名單嘅、邊啲客係好嘢嚟嘅,好多時都通風報信。」

    不是說「同行如敵國」嗎?還願互相交換情報?林曉鋒指包括他在內的科技人,都有「宅男宅女」心態,「啲宅男打慣機都知,即係你要打大佬嘅時候,你幾個一定要合作先得,所以尤其是做科技呢班人,大部份都係 engine 仔(工程系出身),佢哋都係有個咁嘅 culture,第一諗方法點樣做好自己,第二諗點樣互相幫助」。

    正因「宅男」的互助心態,林曉鋒早前靈機一觸,成立類似校友會的科培網絡(Project TIN),促進已完成科培計劃的成熟公司,與其他初創公司的交流,回餽後輩,例如成熟公司或找到合適初創公司作為夥伴,初創公司亦可透過成熟公司找到生意,未來林的目標就是要招募更多會員,並聯絡不同商會,令後輩有機會從其他老行尊身上學習。

    記者呂浩然


    「3」字頭港女 每3個1未嫁 – 香港經濟日報 2014年08月01日 星期五

    升至16.8萬人 專家:32歲是警戒綫

    「3」字頭港女仍嫁杏無期被視為響起警號,統計處最新數字顯示,「3」字頭港女未嫁人數節節上升,達16.8萬人,即每3名「3」字頭港女,有1人未嫁。

    有配對公司負責人指,女性32歲是一條警戒綫。

    統計處出版「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4年」顯示,2001年「3」字頭未嫁港女有13.5萬多人,按當時全港逾60萬名「3」字頭港女計,未嫁率為22%,即每5個有1人未嫁。

    不過「3」字頭港女未嫁率進一步擴大,去年全港有52萬多名「3」字頭港女,有16.8萬人從未結婚,未嫁率為32%,相等於每3人有1人未嫁。

    女律師「被迫遲婚」 歎只求開心

    任律師的徐小姐現年31歲,居於半山。她原計劃27歲前結婚,如今有「被迫遲婚」的感覺。她慨歎:「我又不是要求對方有相若學歷,只求開開心心。」但一直未有合適對象。又表示過去亦曾找到合心意的異性,但家人不喜歡,最終仍未開花結果。不過她直言自己有點「大小姐脾氣」,亦是致現在仍是單身的原因。

    配對公司創辦人容靜儀指,女性32歲是「警戒綫」:「35歲後生子屬高齡產婦,向前推算,若拍拖一年半載決定結婚,籌備婚禮需一年,結婚後再過一年二人世界,這樣計算,32歲就應好好考慮婚姻問題。」

    極速約會公司負責人黃新發表示,部分男士學歷、收入也較女性遜色,未必符合女士要求;而港男亦對女士有要求,「如近期電視都講『沒女』,即是無樣貌、無身材、無專長、性格又差的女士。」

    內地男如「人民幣」 具升值潛力

    港女嫁內地男數字持續上升,去年達7,507人,創歷年新高。

    婚禮顧問董事歐惠芳建議港女可考慮內地男,內地男多女少,而

    港女在內地相當吃香,因港女洋化、高學識及視野廣闊的形象,把不少內地男「迷倒」。

    她又以「人民幣」來比喻內地男,指甚有升值潛力,以往內地人「老套」、「沒禮貌」的形象已不合時宜,反而

    內地現時不少有學歷及財力的「筍盤」。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稱,女士趨向單身,長遠會影響社會結構,年老後直系親屬減少,影響家庭支援,同時增加社會對老人照顧負擔。「港人趨向小家庭,長者及單身人士增加,都會增加房屋需要。」

    撰文:王嘉嘉、林曉晴、陳正怡


    宅男剩女增 摩登月老巧掘金 – 信報 2014年08月01日

    http://forum.hkej.com/node/115208

    過去30年,香港結婚年齡的中位數持續上升,男性由1981年的28.1歲上升至2011年的33.1歲,而女性則從1981年的2437歲上升至2011年的29.39歲,從未結婚的人數也直線上升〔圖一〕,在遲婚的大趨勢下,離婚人數卻居高不下,2012年法庭頒布的

    離婚判令數量達到21125宗,居然是30年前的10倍之多。〔圖二〕

    香港人口愈來愈老化,人口性別結構亦發生變化,至2011年,香港的性別比例由原來的男多女少,變為每1000名女性,只有876名男性,「盛(剩)女」一詞應運而生, 與之對應的是不擅社交、木訥內向的「宅男」。面對逐年下降的已婚人口百分比和一路飆升的單身人口,婚姻介紹行業可謂商機無限。

    年薪近百萬都要媒人幫忙?

    「高收入人士可能追求者無數,但苦無可靠、踏實的結婚對象,或者有過失敗婚姻經歷,很難開始新緣份。」

    香港婚姻介紹所創辦人兼董事總經理寥吳美玲(Meiling)認為,愈是優秀愈難找到合適的另一半,

    「就算結過婚,都應該有權再追求幸福」。

    正如 Meiling 所說,隨着離婚率上升,再婚率亦顯著上揚,尤其是2000年以來,社會普遍對再婚持開放的態度。

    8年來成功幫助眾多成功人士成家立室、有「鑽石媒人」之稱的 Meiling 很揀客,能成為她的單對單顧客絕非易事:

    女士須年薪超過50萬,男士則要超過70萬,且至少有大學學歷,「我不是歧視低收入人士,我只是認為更高教育程度的人結合之後,更有可能給後代更好的教育」。

    (節錄自信報月刊8月號)


    叫外賣 App 2500餐廳加盟 撰文:黃蘊華、羅卓敏 – 香港經濟日報 2014年08月01日 星期五

    科技潛藏龐大商機,可以成為致富工具。有程式開發商伺準內地及本港外賣市場,推出「我要外賣」程式,目前有2,500餐廳加盟。

    每單抽佣5% 盼取3成市場

    只要消費者經App「落柯打」,「我要外賣」可從中抽佣5%,冀搶佔本港3成外賣落單市場,屆時每年可穩袋約2,700萬元。

    「我要外賣」是餐廳食肆落外賣「柯打」的平台,用家可按地區、餐廳名稱進行搜尋,App 提供詳細餐牌供選擇。經確認後,用戶可查看餐廳送出外賣時間,送遞員到達前會致電通知,貨到付款。

    提供餐廳搜尋 列詳細餐牌

    不過客人指明要少冰、多糖及走奶等要求,程式稍後才作支援,饞嘴的客人要忍耐一下。

    「我要外賣」執行董事文立表示,類似的外賣程式在歐美尚算成功,公司從每宗外賣單生意額中抽佣高至12%,年賺逾億元。

    目前「我要外賣」有為連鎖食肆提供外賣落單熱綫,按數據進行推算目前全港每月外賣宗數介乎120萬至160萬,平均交易額為150元。

    文立分析,若程式可得到其中3成外賣生意,以抽佣5%計算(若商戶每月未能透過 App 接收 100 張單,服務免費),相信每年營業額約有2,700萬元。

    該程式現時在6個內地城市及香港提供外賣 call center 服務,每月約有80萬個「柯打」,因此他對程式的經營模式相當具信心。他說:「平時不會記低外賣電話,但要叫外賣時,找電話好煩,不如煮公仔麵。」

    文立指,只要本港每月有20萬個外賣經「我要外賣」落單,公司便可企穩陣腳,現正計劃在擴大消費群後,便進一步展開「搵真銀」攻勢。

    他說:「食肆可以賣大閘蟹、生蠔、鵝肝、派對食品……屆時抽佣一定超過5%。」

    企穩陣腳後 擬推分紅制

    另一條賺錢蹺是為食肆滾大生意額,再從中分紅,最簡單是消費滿指定金額可送額外食品、加錢可獲升級至其他飲品、提供獎勵儲分會員制等,刺激食客購買慾。

    內地外賣市場更大,文立以公司目前為內地提供的外賣 call center 數字推算:「每年可帶來2,000、3,000萬元生意的城市豈止5個,最少是有100個!」

    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指,港餐廳面積細,不能接待太多客,發展外賣服務能增加茶餐廳收入。他認為,每張外賣單抽5%佣金並不算貴:「請人接電話的成本都不止。」對茶餐廳有一定吸引力。


    為何韓國男人吸煙問題嚴重? – 鍾樂偉 香港獨立媒體網 2014-05-19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3041

    近年韓星風靡萬千少男少女,他們的衣著打扮與一言一行,都成為粉絲們爭相學習模仿的對象。然而,在電視螢光幕上表演出與眾不多的一眾韓國男星,原來在鎂光燈外都曾經被踢爆是煙不離手的「英俊煙神」。不論是昔日一代的男明星偶像,如元彬、玄彬與裴勇俊,抑或是隨著他們退下來,接上新一代「男神」稱號的金秀賢、李敏鎬、金宇彬、朴有天、金在中與權志龍,都是一支都不能少的煙民。

    當中,因患有哮喘只需任較輕鬆公益勤務兵工作的朴有天,早前更被拍下他不顧健康與朋友「煲煙」的照片,令人質疑他借健康理由以圖獲減兵役之嫌之餘,也使外界關心韓國男星的嚴重吸煙問題,會影響他們的在公眾樹立健康的形象。

    其實,不論是明星與否,韓國男性的整體吸煙問題已經成為國家的一大健康危機。雖然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統計,韓國人平均的吸煙率與其他發達國家相似,

    每天吸煙人數佔總體人口大概22.9%,與OECD的平均數21.1%相約

    但是,韓國男性的吸煙率卻是OECD國家中排行第二,佔45%,遠高於OECD的平均數27.5%。

    那麼,為何韓國男性通通都是煙不離手的煙民?

    韓國的吸煙市場

    長久以來,不論是種植、製作與銷售,韓國國內的香煙市場都是由政府所控制。1948年,韓國政府依據國內的「煙草種植專賣法」,所有煙草工場都必須屬政府所擁有,此外,香煙零售商都需要獲得政府的許可證,以政府規定的價格出售。

    直至1987年,韓國政府設立了「韓國專賣公社」,背後以政府注資但以公社的形式運作,負責控制韓國國內的香煙與人參市場。一年後,由於來自美國政府要求韓國國內香煙與人參市場開放的壓力越來越大,韓國政府因而把「韓國專賣公社」改名為「韓國香煙人參公社」,直接統籌續步把國內的香煙市場私有化與開放給外國公司與輸入它們的產品。

    其後在1997年,韓國政府把「韓國香煙人蔘公社」轉型為一所私有公司,並於一年後透過私有集資最終在韓國國內股票市場成功上市,但政府依然維持著該公司的最大股東。但到了2002年,作為最大持有人的韓國政府把其股份全數出售予「韓國香煙人蔘公社」,正式把該公司脫離政府控制,並改名為「韓煙人蔘股份有限公司,或稱為KT&G株式會社」。

    雖然如此,韓國政府對香煙市場的依然擁有極大的影響力,能改變煙民生活習慣,當中包括政府依舊能透過發牌影響香煙生商量;另外也是煙價與煙稅的設定者;此外也能限制香煙廣告的宣傳和設立禁煙區控制煙民的吸煙範圍。

    如前述,韓國政府自1988年後便開放國內的香煙市場予外國香煙生產商投資,並且讓外國香煙品牌輸入韓國市場,當中有三大國際香煙公司,包括「英美煙草公司 (British American Tobacco, BAT)」、「菲利普•莫里斯國際公司 (Philip Morris, PM)」與「日本煙草產業國際 (Japan Tobacco International, JTI)」。

    可是,他們都敵不過「地頭蟲」韓國本土KT&G的市場影響力。多年來,韓國男人都是愛吸本地煙,KT&G一直佔有壟斷性的90%國內香煙市場,雖然近年面對來勢洶洶的外國品牌的入侵,其市場控制跌至只有70%,但對不少韓國男性來說,KT&G的香煙就是他們熟悉的味道,從來沒有想過放棄。

    而KT&G生產香煙品牌有The One、 Indigo、 Arirang、This、This Plus、Zest、Esse、Raison與Lo Crux等等,都是韓國人家喻戶曉的名字。

    KT&G與國際品牌之戰

    早期時,BAT、PM與JTI都未能與KT&G爭一日之長短,原因一來是韓國人多年來被「教育」的愛國主義與抗外國品牌的心態所致,正如當年就在BAT的香水開始進口至韓國市場,不少人都以「韓國人的鴉片戰爭」為名抗拒來自外國的香煙。而且,因為當時不少零售商都是較年長一輩控制,他們長久以來都是吸本土煙,因此對購入外國品牌香煙抱有保留。所以,最初時間,KT&G都還是能夠維持著壟斷地位。

    但隨著三大國際品牌選擇調整營銷策略,把宣傳廣告集中於較對外國品牌接受程度高的年輕人群組;另外又首次在韓國引入自助自煙售賣機,使他們的市場佔有率開始亦步亦趨KT&G;再加上踏入90年代以後韓國人的平均收入與生活指數提高,更有能力消費外國品牌的香煙,它們與KT&G的市場爭奪便更趨白熱化。

    應對著三大公司的挑戰,KT&G也推出與三大公司類似的味道與設計的新品牌香煙,希望鞏固本來的老客源;同時,針對著三大公司銳意推廣女性香煙市場,KT&G也推出新品牌如Lilac、Jade等等,開拓女性市場;而且,KT&G也對有主要煙民出沒的地方,如車站附近,在那些地方加設賣下廣告的垃圾箱與太陽傘,增加它們公司名字的曝光率。就在國產煙牌與國際香煙公司的競爭下,現在KT&G還是擁有些市場優勢,大概擁有6成多佔有率,但三大品牌也落後不多,已升至3成多。

    但就是這樣極大的市場競爭,雙方傾著全力營銷,結果卻是大大增加了韓國煙民的數目,從1980年的38%,升至2000的47%

    男性愛吸煙原因

    先不論性別,低廉的價錢確然是主要原因,主導韓國國民大量消費香煙。相較於其他西方發達國家,

    韓國法定一包20支香煙的價錢相對便宜,只是$2,500韓元 (即港幣大約$18-19),是OECD眾多國家中最低的。

    自1994年來,韓國國內香煙價錢曾經增加過6次,從$900韓元開始 (即港幣大約$8),當中最大的增幅是2005的 $500韓元 (即港幣大約 $3.8)。差不多每一次的漲價,力量來源都是由於政府增加煙稅所導致。

    針對著韓國男性有特高的吸煙率,當中最有力的原因是與服兵役有關。於90年代中期以前,韓國軍營中經常向年輕軍人提供免費咖啡、茶與香煙,而香煙更加被納入在軍營中的第三類配給免費物資,軍人已經經常煙不離手。雖然現在再沒有免費香煙提供,但卻繼續為軍人給予有折扣的香煙。當然,在別的國家中,沒有人強迫你吸你不想吸的煙,但在韓國服兵役的軍營生活中,吸煙便是軍人被給予的休息時間,若然你不吸煙,即表示你會失去應有的休息時間,要繼續工作,因此,不少年輕人都在軍營中養成吸煙的習慣。

    而且,由於傳統社會文化問題,韓國男性習慣把壓力與情感潛藏在內心,不會輕易把壓力抒發出來,所以,男性反而錯誤地選擇了吸煙,作為他們取得「喘息」的丁點空間。當然,我們知道吸煙從來都不是減壓的方法,只能以尼古丁麻醉感覺。

    另外,據統計,韓國人有著發達國家中最長的工作時間,男性上班族整天都要留在公司工作,欠缺休息與工餘時間,他們只要依靠一些「快速閒暇」來作短休息,當中例如去卡拉OK唱歌、飲酒、DVD房看電影、PC房玩電腦遊戲,就是他們可能的選擇。

    在辦公室工作的韓國男性,經常借到公司外的吸煙區吸煙作短暫休息,有些更頻密如每30分鐘吸10分鐘煙。就是這樣,便不難理解為何韓國人有著OECD國家中最低的生產力。

    當然,韓國社會保留著保守的尊卑社會制度,每當吸煙的長輩點燃火機時,作為後輩的年輕人也不容易婉拒長輩「邀請」吸煙的意願,只能每每接受要盡早學懂吸煙的社會需要,因為在社會中,長輩可以是父親、老師、上司、教授,即吸煙是不可能避免發生的事。

    韓國禁煙的需要

    如OECD的研究顯示,吸煙不但已成為韓國國民最大健康危機,而且也拖累韓國的國民生產力。有見及此,韓國政府選擇以提高香煙價格來改善吸煙問題,而增加幅度與歷年消費者物價指數變化掛鉤,希望以進一步降低韓國民眾吸煙率,同時獲得更多利潤。

    就如韓國保健福祉部建議,平均售價應該提高至每包$7,000韓元(即港幣大約$53),確保民眾吸煙率降至合理水平。近月,更有研究顯示如果香煙價格增幅360倍,至$9,065 韓元 (即港幣大約$69),大部份煙民都表示會即時戒煙。可見增加香煙售價,對需求彈性低的主要低下階層煙民來說是直接有效。

    另外,韓國政府也擴大禁煙空間的政策,於2012年6月頒布《國民健康增進法》施行規則修訂案,定明面積在150平方米以上的普通餐廳、休息站餐廳、烘烤食品店等營業場所被全面指定為禁煙區。其後不到一年多後,咖啡廳、快餐店、麵包店等也同樣也已被指定為禁煙區。

    今年起,面積在100平方米以上的餐廳也已被列入全面禁煙區,而從2015年開始,將擴大到面積不到100平方米的所有餐廳。此外,有些大企業也開始整頓吸煙歪氣,對尼古丁不合規格的員工延遲他們的升遷機會;韓國空軍也宣稱不會招募吸煙的空軍訓練學校學生;種種行動都是展示出,韓國政府也確認了國內男性的吸煙問題,但行動是否有效,單靠政府也不足夠。若當兵的吸煙問題一日不處理,另對青年人甚有影響的明星吸煙問題也不正視,再多的行動也只是徒然。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給林鄭月娥司長的公開信 – 戴耀廷

    戴耀廷給林鄭月娥的公開信 – 信報 2014年8月1日

    http://forum.memehk.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6789&extra=

    尊敬的林鄭月娥司長:

    雖然日前曾與你在政府總部會面,但因時間緊促,有些觀點未能說清,故仍希望透過這封公開信向你進一步解說「和平佔中」的立場。再者,政改涉及全港福祉,而無可置疑,「和平佔中」是左右政改發展的重要民間力量,我亦希望透過此公開信向公眾說明現在政改面對的危機所在。

    日前你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提到關於香港政改的幾點觀察。你第一點提到1984年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並無提及普選,普選是載於1990年頒布的《基本法》內。你並指出1990年的時候,香港的立法局是沒有一個直選議席的;之後你再說在香港1997年回歸後,每一屆的立法會及行政長官的選舉都是更民主的,並以此論證北京政府是信守讓香港有更大民主的承諾。

    不過,我必須向你指出一點,在1990年之前,就是在《基本法》起草期間,1987 年香港曾經進行過一輪非常重要的政制改革檢討,當時的爭議就是關乎1988年的立法局選舉是否應該加入地區直選議席。當時我是大專學生的領袖,親身參與爭取八八直選的社會運動,而你當時應也已加入政府工作,但或許這不是你當時的工作範圍,故你似乎是完全忘記了當時的爭議。

    其實,那時候的爭議 與現在相當近似,香港政府在北京政府的大力反對下,最後以一輪經政府嚴格操控的政改諮詢後,在明顯支持八八直選的民間聲音下,還是強行擱置於1988年在立法局引入地區直選議席,而要延至《基本法》公布後的1991年,才第一次在立法局引入地區直選議席。

    我指出這點,是希望你能明白香港的民主發展雖如你所說是北京政府的憲制權力範圍之內,但港人對民主的渴求也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已萌芽,在八十年代開始成長,經歷過渡時期的繼續發展成熟,到了主權回歸後,港人已是急切期待盡早落實全面的普選。

    香港民主發展的時間表並不可以那麼簡單地以1997年後的發展步伐來理解的,不然那必然是對香港民主發展進程的嚴重誤判,以致會作出錯誤的政治決定。我誠懇希望也相信你不會犯上以上的錯誤。

    你文章的另一重點是指有些人因認為2017年的選舉辦法是終極的,故採取「只爭朝夕」(now or never)或「孤注一擲」(all or nothing)的態度。

    你提出香港的選舉制度在2017年後是可以繼續改進的。我相信這說法與你最近不斷推銷的「袋住先」策略是一脈相承的。但我必須向你提出兩點,一點是關乎法律的,一點是關乎政治的。

    法律上,《基本法》第45條明確是說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是最終的目標。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07年的決定中是說2017年的行政長官可由普選產生。所有的憲制文件都是表明2017年實行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必須已經符合普選的要求,而

    這不只是港人可以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同時間也必須確保公民的參選權不可以受到不合理限制,我相信這一點司長應是明白也認同的。

    當然有了符合普選要求的選舉辦法,不代表以後不可以進一步改進,

    但重點是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就已經是普選,而不是半普選、類普選、甚或假普選。

    政治上,在6月 由「和平佔中」所舉行的「民間全民投票」的其中一個議案,得到

    七十萬名選民支持,就是政府的方案,若不能符合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就應否決。

    「讓選民有真正的選擇」其實只是「公民的參選權不受不合理限制」的更清楚論述。

    即使這七十萬人不能代表所有港人,但這議案的結果已製造了一個政治現實,立法會內的泛民主派議員是不可能支持一個未能符合這要求的方案,他們已有了明確的公民授權,他們是不可能背離的,不然那是政治自殺。

    司長若明白了這點,就知道這要求是你所說的政治罅縫的牆壁,而不可能是那政治罅縫的狹窄空間。

    若你繼續去講你的「袋住先」方案,你就肯定會碰壁。這在會面中我已向你多次提及,但看來你對此看法卻不置可否,只是勸「和平佔中」結束行動。我相信你若仍是持着這種想法,那是對政治現實掌握不足,必會導致你作出錯誤的決定。

    之前你曾說過現在政改的最大挑戰是尋找一條相當狹窄的政治罅縫,讓各方能達成共識。在你的文章中,你呼籲立法會議員要展示政治勇氣及以務實的態度去實現你所說的那種「袋住先」方案。但在會面中,我已向你指出,其實特區政府包括特首及司長才是有着憲制責任,去展示足夠的政治勇氣及決心,運 用政治智慧及技巧去找出那一條狹窄的政治罅縫,化解此次政治危機。

    共識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而是要爭取得到大多數人都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法。

    但從會面中,我多次希望司長你能解說你有什麼具體方法來履行你的憲制責任在政改上達成共識,但你都迴避了問題。這只能令我覺得你還未有具體想法,或是你要等候北京政府的最後指示,或是你本人也沒有這份政治承擔,那的而且確令我感到失望。

    我與大多數港人一樣,一直非常欣賞司長多年來在公務上所展 示的承擔及能力,但不知是否因政改並非司長的專長,或是你有着太多政治掣肘,令你難以盡展所長。在會面中,我也多次表示我個人是非常願意幫助司長去化解這次由政改所引發的政治危機,令「佔中」最終不用出現,但條件當然是必須承認有相當數量市民是要求有能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且當中也會有相當多人甚至會為此 而進行公民抗命的。但看來在此階段,司長對我所展示的善意興趣不大。但若在日後司長在收到清晰的指示,有了空間及願意認真去尋找那條政治罅縫,我仍是願意為你提供需要的協助的。

    敬祝工作順利、身體健康。

    戴耀廷


    幾經篩選 篩出個周永康 – 林本利 蘋果日報 2014年08月01日 星期五

    負責政改諮詢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近日先後會見「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和「佔領中環」的發起人,希望能夠凝聚共識,縮窄分歧,落實2017年特首普選。與此同時,中共公佈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因涉嫌嚴重違紀,中央決定依據有關規定,由中紀委對其立案審查。

    根據媒體報道,周永康及其家人長期利用其政治權力和影響力,在石油幫、四川幫、政法幫和地方黑社會等協助下,斂財多達千億元人民幣。有傳言更指周涉嫌與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策劃推翻習近平;個人生活腐化,包養情婦,甚至與妻子死於車禍有關。

    港人若把香港政改爭拗及內地反貪權鬥放在一起作個對比,就知道香港更加需要落實一個沒有「篩選」,真真正正由港人提名和投票選出的特首。

    試看周永康,就知道由特權階級「篩選」出的領導人,並不可靠。

    周永康畢業於中國石油大學,之後長期在石油國企工作,後來棄商從政,自1998年先後出任國土資源部部長、四川省委書記、公安部長,到2007年進入中共最高權力核心,成為政治局常委。現在周永康涉嫌所犯的經濟罪行,包括藉着壟斷石油業務,以及與四川省領導人和黑社會合謀侵吞國家財產,都和他之前的政治職務有關。

    周永康身為公安部長,竟然與黑社會和外國人勾結,轉移資產,甚至涉及妻子的死,情況與薄熙來案相似。

    一個長期貪腐、惡貫滿盈的官員,依然能夠幾經篩選,最後當上政治局常委,可見內地篩選領導人的方法,已經完全行不通。

    關於特首普選方法的爭拗,其實重點並不在於是否容許公民提名,而是提委會應否率先進行篩選,然後才讓選民一人一票選出特首。即使提委會保留選委會採用的四大界別,只要提委會真正具有廣泛代表性,而不是只代表地產商、金融界及其他既得利益集團,提名門檻又不高於過去選委會的要求,相信大部份港人會「收貨」,或者「袋住先」,到將來再探討如何循序漸進,加入公民提名的元素。在這情況下,佔中亦不會發生。

    若然由提委會率先進行篩選,選出所謂「愛國愛港」者,在現實世界根本難以落實。

    看看過去數十年,香港和內地的政治生態,便知道「愛國」或「愛港」的定義,會隨政治環境和權力轉移而有所改變,絕不可靠。

    九七回歸前,在港英管治下,便有不少曾經反對香港回歸中國的政治人物,以及一些擁有外國護照的人,轉軚投向中共,他(她)們的「愛國愛港」並非出於真心,只求政治利益。

    同樣,前中共領導人,包括林彪、劉少奇、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以至文革時的「四人幫」和現在的「四川幫」,一時獲讚許「愛國愛黨」,一時被打為「叛國叛黨」。

    領導人是否愛國愛黨,完全視乎政治形勢;一旦失去權勢,便終日惶恐不安,擔心自己和家人隨時被人清算。

    過去十多年,港澳兩地的特首,都是由小圈子選舉產生,以致管治問題湧現,兩地的特首及問責高官都涉及貪污醜聞,收受富商利益。由此可見,一個透過小圈子選舉或者「篩選」所產生的特首及管治班子,早已完全失去認受性和公信力。若任由類似制度延續下去,恐怕日後不但會出現官商勾結,甚至出現警務處處長勾結黑社會,法官收受賄款等情況,港澳兩地進一步向內地腐敗體制接軌。

    中央及特區政府領導人,為着國家及民族利益,實應容許香港落實不經篩選程序的真普選,好為內地日後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作個參考。

    林本利


    阮穎嫻﹕從中策組的淪落談起 ——香港需以循證為本原則革新政策研究 明報 2014年08月01日 星期五

    曾鈺成批評中央政策組淪為民意調查機構,是「Central Polling Unit」不是「Central Policy Unit」,而香港也沒有高質素智庫輔助施政。筆者在英國修讀政策研究,做過智庫,深表認同,

    香港的政策研究質素低下不是第一天的事,在回歸後每况愈下,現在更是慘不忍睹

    循證為本vs.意見主導

    英國的政策研究循證為本(evidence-based)。1997年貝理雅當選,新工黨公開承諾會擺脫意識形態的指導,改革強調務實和策略,定下長遠計劃,決心令施政更現代化,以客觀證據為依據,制訂更好的公共服務,那就是公認循證為本的開始。

    循證為本的概念來自循證醫學(Evidence Based Medicine) ,凡事看證據,以可獲得的最佳證據來制訂政策。

    港府則沿用舊式的意見主導(opinion based)方法,選擇性地使用證據,或選擇性地採用意見領袖、團體未經考驗的觀點來支持自己施政。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例如政府想推政策時就說外國也有類似例子。新加坡填海,香港也要填海;新加坡輸入移民,香港也要移民;

    新加坡八成多房屋是資助公營房屋,環境很好,間隔寬敞,卻又不學。外國閒閒地幾百個電視頻道,公共商業民間百花齊放,政府卻多發一個免費電視牌也不肯。

    政策移植(policy transplant)或政策轉移(policy transfer)是學院裏很大的課題,不是隨便舉幾個例子,喜歡就抄,不喜歡就算數的。

    政策研究未能匡扶施政

    政務官長於官僚體制,卻不諳政策研究。

    筆者在最低工資立法前,曾經就殘疾人士在最低工資下的處境,在2010年聯同議員及十多個團體代表會見勞工處長、副處長及政治助理。有些團體認為當時草議的法案,「殘疾僱員試工期的工資水平不可少於法定最低工資的50%」太低,希望有70%,於是我問,50%這個數字如何得來,有沒有數據或模型支持,有位一直未開腔的官員竟然說:「這份法案是我們圍內10個人閉門揼出來的,

    50%這個數是自己定,沒有什麼根據」。

    我以為政務官即使不諳科學方法,回答也會避重就輕,想不到這位官員做到那麼高級,不開口尤自可,一開口一鳴驚人,

    直認了黑箱作業,在座的人當場愣了。

    有朋友做過基層公屋團體,也說曾經辛辛苦苦弄了一大堆數字,希望以理論和實據說服政務官,但政務官會面時好像全然不懂,一副「你講緊乜」的樣子,不知是真傻定假癡。聞說政務官內部會提拔人才去外國修讀所費不菲的公共政策研究學位,例如曾蔭權就是在納稅人的資助下就讀哈佛,為什麼政策研究的水平仍如此低下?

    看過數份中央政策組委任大學教授做的研究報告或簡報,就算教授本身地位崇高,做出來的報告只是歸納現狀,例如總結回歸以來的房屋政策、形容一下天水圍的問題,流於表述,與學術論文所用的技術相距甚遠,學者的角色只是為政策背書,沒有發揮本身實力。

    有些則是代政府做做民調,其實民調根本毋須動用到大教授去做,教授的價值在於其真知灼見和獨立思考,民調一般研究員都做到。

    曾鈺成戲謔中央政策組變中央民調組,根本就是過譽,因為政府連民意也捉不到。

    高鐵收到13,000份反對書,解放軍中環建碼頭兩萬份,新界東北4萬多份,

    香港電視不獲發牌10萬人包圍立法會,有哪一樣政府聽民意?民調有利自己時就使用,失利時就視民調如浮雲,所謂的民調根本多餘。

    在學術層面,一個政策適合與否,有效與否,本身不受民意左右,到立法及實行時才須顧及民意,這已經是為政者及推銷人員的工作,前期工夫做得不好,後期工作當然吃力。

    學者介入是為了提供專業意見,提議和研究理應循證為本,問題是有些學者希望與政府維持良好關係,受為政者影響,左刪右改,左閃右避,或者受制於民意,那就做不到最好的政策研究,也不會有突破。另一個問題是為政者急於為自己的政策找護航,學者有真知灼見,不知有多少聽得進去。

    革新政策研究刻不容緩

    民間智庫水平參差不齊,雖然欠缺資金但仍有表現優秀的智庫,如政府能廣賢納諫,加以推動就能更上一層樓。有民間智庫估算本港有為數不少的棕土,有800多頃,這個數字連政府自己也沒有;又有智庫由專業人士組成,提出技術上可行的高鐵錦上路方案,與政府聘請的顧問公司分庭抗禮;也有獨立人士日以繼夜研讀政府檔案,發掘不少政策漏洞,如劉山青先生。相反,有些智庫連基本概念都搞錯,例如用宏觀經濟學的ISLM模型解說自由行對租金的影響,竟忽略香港沒有貨幣政策,

    貽笑大方,教壞公眾

    又有社運人士及區議員亂用經濟理論支持租金管制,這都是有了互聯網後發表論述成本下降,百花齊放的結果。

    這個政府不是實證主導,也不是民意主導,想起什麼就做什麼,根本不重視政策研究。

    政策研究和政策推銷是兩回事,當中有聯繫,應先循證為本制訂政策,然後根據民意調整。先進國家政府重視政策研究,以科學方法主導政策制訂,願意投放資源,察納雅言,這一方面香港大為落後,必須摒棄閉門造車,銳意革新,才能改善施政。

    參考資料﹕Bochel, Hugh and Duncan, Sue (2007) Making policy in theory and practice. The Policy Press, Bristol.

    美元廣惹不滿 人幣上位取代?- 何塞‧安東尼奧‧奧坎波 香港經濟日報 2014年08月01日 星期五

    最近在巴西福塔雷薩(Fortaleza)舉行的金磚國家峰會具有象徵意義,其召開正逢建立了國際貨幣組織和世界銀行的布雷頓森林會議70周年。

    金磚國家峰會的一個重要成果,是宣布成立新開發銀行,為基礎設施和可持續發展工程動員資源,以及建立一個應急儲備安排(Contingent Reserve Arrangement)以通過貨幣互換提供流動性。

    美元過度特權 導致利益衝突

    布雷頓森林會議是歷史上國際經濟合作最偉大的範例之一。盡管沒人能說金磚國家這些舉動將否成功,但這卻確實構成了對布雷頓森林機構的重大挑戰,後者應該有所回應。反思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作用,是其中的應有之義。

    布雷頓森林體系的一個關鍵特徵,是各國將滙率與美元綁定。盡管該體系在1971年已實際解體,但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核心地位,並未受到動搖——即使許多國家日益不願接受這一現實。

    不滿於美元作為首要全球儲備貨幣地位並非新鮮事。20世紀60年代,法國財政部長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就有過著名的批評,他稱美元的地位讓美國擁有了「過度特權」。

    這一問題並不只是公平問題。根據比利時經濟學家特里芬(Robert Triffin)的理論,基於國家貨幣的國際貨幣體系具有內在不穩定性,因為這必然會導致貨幣發行國利益與國際體系整體利益的衝突。

    IMF特別提款權 取代美元

    特里芬在50多年前就提出了這一警告,但直到最近才獲得重視,

    中國的崛起,讓世界愈來愈不願意忍受以美元計價的貨幣體系帶來的不穩定性。但是,解決方案並不在於用人民幣取代美元,而在於強化世界唯一的全球貨幣——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 SDR)的作用。

    SDR建立於1969年,IMF成員國承諾讓SDR成為「國際貨幣體系的主要儲備資產」,這一點寫入了IMF章程。但SDR的特殊實施方式限制了它的用途。

    首先,IMF的SDR與其總帳目是隔離的,這意味着SDR不能用於為IMF貸款提供資金。此外,盡管各國所持有的SDR都能獲得利息,但也必須為得到的配額支付利息。換句話說,SDR既是資產也是負債,作用就像是持有者所獲得的信用配額保證——一種無條件的透支設施。

    盡管如此,SDR仍起着作用。1970至1972年首次分配後又多次在主要國際危機期間增發以提高全球流動性:1979至1981年、1997年莫不如此,特別是2009年,增發量高達破紀錄的2,500億美元。

    IMF以SDR 直接作貸款資金

    盡管美國和英國等發達國家已運用他們的配額,但主要使用者一直是發展中、特別是低收入國家。事實上,這是發展中國家(中國除外)唯一的參與國際貨幣創造的方式。

    一些預測指,考慮到對儲備的新增需求,世界每年可吸納2,000至3,000億美元甚至更多的配額,這促使許多人呼籲改變國際貨幣體系,包括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聯合國支持的斯蒂格利茨委員會(Stiglitz Commission)、前IMF總裁康德蘇(Michel Camdessus)領銜的皇宮倡議(Palais Royal Initiative)和特里芬國際基金會(Triffin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等。

    1979年,IMF經濟學家波拉克(Jacques Polak,他是布雷頓森林會議荷蘭代表團成員)就提出了一項這樣做的計劃。他的計劃中最重要的內容是讓IMF的所有操作都通過SDR進行,這要求結束將SDR與IMF總帳分離的做法。

    實現這一目標的最簡單的辦法是將SDR作為完全儲備資產進行配置,各國可以使用它,也可以將它存在自己的IMF帳戶中。IMF將使用這些存款為其貸款項目提供資金,而不是依靠配額分配或來自成員國的「借貸安排」。

    純粹「央行貨幣」 消美國反對

    其他內容也可以加入。要滿足發展中國家高企的貨幣需求,同時強化他們在國際貨幣創造中的作用,還可以創造一套模式,讓他們獲得比現在所得到的更大的SDR配額比例。

    SDR也可以鼓勵私人的應用,盡管這可能受到當前國際貨幣儲備發行國,特別是美國的反對。但將SDR作為純粹的「央行貨幣」便能消除這一反對,讓SDR補充和穩定當前體系,而不是動搖它。

    正如布雷頓森林框架在二戰後重建了國際經濟秩序,以真正的國際貨幣為基礎的新的貨幣安排,能夠強化當前所急需的經濟和金融穩定。所有人——包括美國——都能從中獲益。

    撰文:何塞‧安東尼奧‧奧坎波(José Antonio Ocampo)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前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副秘書長、前哥倫比亞財政部長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依法治国, 知易行难, 政法维稳, 不言而喻 – 徐达内

    周永康被审查 六问反腐新走向 – 2014-08-01 新京报

    http://www.bjnews.com.cn/inside/2014/08/01/327955.html

    周永康被中纪委立案审查,对当前反腐会有哪些影响?若反腐从“治标”转向“治本”?反腐立法有哪些可能的空间和路径?多次参加中纪委座谈会的中纪委特邀监察员马怀德和中国人民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周淑真做出解读。

    马怀德 中纪委特邀监察员、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

    周淑真 中纪委特邀监察员、中国人民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

    中纪委特邀监察员马怀德认为八项规定执行力度还会加强

    周永康被中纪委立案审查,对当前反腐会有哪些影响?

    一段时间以来,有观点认为,长期高压反腐态势也许会导致公务员队伍不稳定,反腐已经到了从“治标”到“治本”的转折点。若如此,反腐思路是否会调整?

    十八届四中全会今年10月将召开,主题聚焦“依法治国”。反腐立法有哪些可能的空间和路径?

    对此,多次参加中纪委座谈会的中纪委特邀监察员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中国人民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周淑真接受了新京报专访。

    1【反腐进展】

    反腐由治标转向治本?

    治标到治本无明显界限,很多举措是标本兼治

    新京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多次强调,当前反腐是通过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当下是否到了从治标转向治本的节点?周永康被立案审查,是否可视为这个节点?

    马怀德:反腐是我国面临的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中央也多次强调我国的反腐思路,有腐必反,没有句号;反腐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所以,不应该从时间节点这个角度看待治标、治本的问题,不能认为周永康被立案审查,治标反腐达到了一个巅峰,之后要转向治本。这种观点不正确。

    事实上,十八大以来的反腐,一直是治标与治本同时推进,这之前已经出台了一些治本之策,正在逐步推进,比如纪检体制改革、巡视制度改革。

    周淑真: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反腐,前中央政治局常委被立案审查,周永康是第一个。从反腐史来看,周永康被审查是一个标志性事件,表明了反腐的决心,不论是谁、不论职位高低,都要一查到底。

    但是,这并不是一个节点,而且,从治标到治本,也没有明确的节点。从治标到治本是一个渐进过程,两者之间没有明显的时间界限,不能说某个时间治标结束了,可以治本了。而且治标的同时就是在治本,有很多举措都是标本兼治。

    比如八项规定,可以说治标,全国纪检机关一直在查处违反八项规定的典型问题,每个月都会发布汇总表,但八项规定更是治本,因为立下了规矩,规定了调研怎么调、会议如何开等。

    2【反腐力度】

    反腐会加强还是减弱?

    贯彻八项规定不仅不会减弱,还会进一步深化

    新京报:八项规定和纠正“四风”的力度,下一步会加强,还是会有所减弱?

    周淑真:几天前,中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处长方文碧在线访谈时谈到,现在一些“四风”问题穿上了“隐身衣”、“新马甲”,比如广州原市委书记万庆良,多次出入私人会所,甚至在被调查的前几天,还到会所大吃大喝。

    可见,贯彻执行八项规定不仅不会减弱,而且还会进一步深化,要重点查处“隐身衣”、“新马甲”。而且,八项规定施行一年多来,官场已经兴起了正的风气,现在这个阶段正应巩固、强化,继续贯彻执行。

    马怀德:八项规定、纠正“四风”不可能有所减弱,而是要长期持续推进。最近,国家审计署已经下发通知,要查处党政机关的培训中心问题、“小金库”问题,这意味着八项规定、纠正“四风”要进一步深化。

    3【反腐态势】

    反腐影响公务员稳定?

    反腐肯定有人不舒服,但远远谈不上队伍不稳定

    新京报:有人认为,继续长期的反腐风暴会导致公务员队伍不稳定,有没有这种可能?

    马怀德:我看到过一个数据,

    我国省部级及以上官员的数量大约是5000多人。

    十八大以来查处的省部级官员有多少?30多人。

    单从数量而言,比例并不是很高。

    最重要的问题是,十八大以来的高压反腐,对贪官来说,无疑会形成极大的震慑,但是清官、一般公务员不需要担心

    八项规定、纠正“四风”会使一些官员不适应、不舒服,因为过去权力过大、自由裁量余地过大、奢华之风过盛,一些官员已经形成了心理依赖,“戒断”这种心理依赖,学会在公开、透明、监督严格的制度框架下行使权力,肯定有人不适应、不舒服,但远远谈不上队伍不稳定。

      周淑真:长期以来,我国一直有一种官本位思想,崇尚权力,对官场趋之若鹜。比如在古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个家族出了一名大官就是光宗耀祖。改革开放以来,也有为数不少的官员把权力作为捞钱的工具,不敬畏法律,不敬畏民众。这种官本位思想贻害无穷。

    如果高压反腐能冲淡官本位思想,使民众特别是官员群体意识到,做官也是一个风险很高的职业,做官不仅捞不到钱,而且当官不为民做主,一旦失职、渎职还会面临严格的追责,那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4【官员处理】

    降级处理是赦免信号?

    两官员违纪未违法被降级,不是所谓的“赦免”

    新京报:昆明原市委书记张田欣、江西原省委常委赵智勇被降级处理,有人认为反腐释放“赦免”的信号,这样理解对吗?

    马怀德:十八大以来查处的省部级官员,多数都移交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而张田欣、赵智勇被降级处理,显得有些特殊。但实际上,对这两人的处理并没有特殊之处,二人违纪没有违法,所以依规、依纪作出了降级处理,不是赦免。

      什么是赦免?比如,一个犯罪嫌疑人有重大立功表现,被从轻处罚。我国目前还在反腐攻坚阶段,谈不上赦免问题。赦免是划一个时间节点,以前的问题不再追究。但是目前查处的腐败官员,往往会追溯到5年、10年前,以至于20年前的贪腐行为。试想一下,如果实行了赦免制度,结果发现某官员十几年前的贪腐行为,金额高达上亿元,一旦不追究该官员的责任,百姓会不会答应?而且,赦免制度需要法律支撑,对谁赦免?为何赦免?法律基础也不具备。

    但是有一种建议可以考虑,设定一个廉政账号,明确一个期限,此前贪腐的官员如果在期限内,将贪腐资金全部交到了账户里,那么其法律责任可以酌情考量。

    周淑真:张田欣和赵智勇被降级,绝不是赦免的信号。

    目前,贪腐窝案、串案频发,经常一个官员带出一串,乃至一个家族。越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反腐越应保持高压态势,整肃官场环境,调查清楚贪腐官员的违纪违法事实,依法、依规作出处理,而不是所谓的“赦免”,高举轻放。

    5【反腐思路】

    反腐思路是否会调整?

    目前没有调整的必要,但应在治本方面下工夫

    新京报: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后,下一步的反腐思路是否会调整?

    马怀德:十八大以来的反腐成果明显,效果良好,满意度很高,所以目前没有调整反腐战略、反腐思路的必要。但是具体方式方法可以进一步完善,在治本方面下工夫。比如,政府信息公开法规升格的问题,目前是信息公开条例,有必要上升为信息公开法。

    周淑真:反腐败问题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关键问题。7月16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出席今年第二轮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时,谈到了反腐形势和反腐思路。他表示,当前反腐目标是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保持高压态势,要重点查处八项规定出台和开展教育实践活动后的顶风违纪行为,要形成一个不敢贪、不敢腐的氛围,使顶风违纪者收敛,让伸手的人收手。可见,下一步的反腐思路还是有腐必惩,有贪必诉,以零容忍态度治理腐败,坚持不懈纠正“四风”。

    6【四中全会】

    反腐立法有哪些可能?

    预防腐败、惩治腐败的最终走向都是法治反腐

    新京报:今年10月召开的四中全会,将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在这个主题下,反腐立法有哪些可能的空间和路径?

    马怀德:预防腐败、惩治腐败的最终走向都是法治反腐。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反腐立法首先应完善过去的一些法规,比如刚才提到的信息公开条例上升为信息公开法,权力公开、党务公开也要加快立法进程。最重要的是“源头”立法,如何约束“一把手”的权力?决策科学化、民主化,行政程序法也应提上日程。再有,财产收入申报公开的立法问题,之前各界呼吁很久,地方基层也有实践,形成法规也不会太久。

    周淑真: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然涉及反腐立法。三中全会提出,“党风廉政建设,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现阶段的反腐,还是比较强调纪检监察部门的作用,但是纪检监察的权限主要是监督,预防腐败还是要党委发挥作用,发挥主体责任。那么怎样强化党委的主体责任?这应是下一步要重点解决的问题,要完善党内法规,细化权责、惩戒措施。比如,完善组织制度建设,以“买官卖官”为例,除了当事人,组织部门是不是也要承担连带责任?

    新京报记者 王姝

    编辑:闫宪宝


    依法治国,深化改革 – 徐达内 东方早报 2014-07-31

    中共中央立案审查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消息前天傍晚公布了,这场酝酿发酵了一年多的反腐行动进入高潮。

    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下半年经济工作,确认四中全会主要议程是“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中共中央立案审查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消息前天傍晚公布了,这场酝酿发酵了一年多的反腐行动进入高潮。

    不满足于新华社那则短消息的时局观察者更注重当晚央视《新闻联播》的播出次序:周永康通报口播放在第四条,而且只花了短短18秒,头条则用来预告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于今年10月份召开,并确认主要议程是“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

    显然,这才是中央领导层希望民众关注的“下面”的动向。

    司法改革

    根据民生宏观的时局报告,有鉴于“不一样的反腐”和“不一样的‘大老虎’”,“一切惯例都可能被打破,不要过于沉溺于传统思维,经济上和政治上都要适应‘新常态’”,“未来的改革不只局限于经济领域,以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为核心的治理体系现代化同样不可忽视”。

      “依法治国”四个字,知易行难

    尤其是考虑到周永康当年就是以中央政法委书记之职推行“维稳”,个中意味不言而喻

    中共中央政治局选在公示“对周永康立案审查”的同时,首先强调“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更显问题之“重大”:“依法治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事关我们党执政兴国、事关人民幸福安康、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必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此前,就曾有报道提及,“7月8日,在山东济南举行的第三次全国人民法庭工作会议开幕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表示,‘党中央高度重视法治建设,在今年底即将召开的四中全会上,中央将专题讨论依法治国问题,而这在党的历史上尚属首次。’”

    依法治国的具体落实,起点在于司法改革。6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上海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方案》,7月12日,上海市召开全市司法改革先行试点部署大会,在全国首批6个司法改革试点省市中,率先扬帆。

    户籍改革

    “七一”前夜中共中央公布“给予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的决定时,那篇政治局会议通报的主体有三项,以反腐为导向的《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只是其三,排在前两位的是《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和《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

    昨天上午,新华社确认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我国将取消农业和非农业户口区分”的决定瞬间成为各门户网站首页头条。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发布会上,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就此宣布“这一重大改革开始进入全面实施阶段”,并强调“这次户籍制度的改革不仅是落户政策的调整,还包括要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全面实施居住证制度,健全人口信息管理制度等多个方面。可以说,这次户籍制度改革决心之大、力度之大、涉及面之广、措施之实是以往所没有的”。

    人民网为此发表评论:“改革的目标,旨在推动以1亿左右‘农民工’为主体的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在我国城镇化的过程中,这项改革注定将引发一场影响深远的社会巨变。”文章提出,农民工“这一庞大的农业转移人口既给已有的户籍制度带来了挑战,同时也是新型城镇化的动力。此次改革,就是将束缚人口流动的旧制度打破……为新型城镇化蓄力……城镇化,归根结底是人的城镇化”。

    而在5天前,《人民日报》就已经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辜胜阻领衔出面,讲解了户籍制度改革需要坚持的六个原则,分别是“因城而异”“因群而异”“存量优先”“自愿选择”“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保障转移人口权益”。

    未雨绸缪

    在前天的政治局会议以及中共中央党外人士座谈会通报中,主要篇幅都被用来讨论当前经济形势和下半年经济工作。文中,身兼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的总书记习近平对民主党派、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提出4点希望,包括“正确认识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进一步增强信心,适应新常态”,以及颇具个人色彩的口语化指示:“把理解改革、投身改革、支持改革、参与改革的人搞得多多的,为深化改革凝聚广泛共识、汇聚强大力量。”

    “扫清政治障碍后,政府将集中精力搞改革、搞经济”——按照长期研读政治局经济会议的华泰首席策略师徐彪之说,中央政治局上半年经济工作会议提到的“正确看待经济增长速度,对做好经济工作至关重要,对做好各方面工作影响很大”极有深意,答案就在党外人士座谈会中,“习近平指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里。以“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一定能实现”倒推,这意味着“未来几年平均每年增速要达到6.9%左右”。

    若进一步仔细观察,字里行间还有另一番奥妙。改革目标的排列组合——“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惠民生”——里,“防风险”一项此前未有。

    《经济日报》称之为“不能盲目乐观”:“从国际上看,发达国家经济虽有一定起色,但对外需带动作用有限,加上新兴市场不景气,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仍比较严峻。从国内看,传统产业调整带来的阵痛,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房地产市场降温也势必会给经济增长造成压力。面对这些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挑战,我们既要看到有利条件,保持定力,坚定信心,又要树立底线思维,未雨绸缪、主动作为。”

    根据新华社预告,在货币政策层面,“大幅放松不可能,定向支持更有力”。也同样提及市场不容盲目乐观:“市场之所以对货币政策抱有较高的放松期望,主要是基于融资难、融资贵的现状以及上半年经济数据中一些不利的因素”,但“中国正处于三期交汇之时,‘大水漫灌’将放大中国经济结构中的不良因素,结构调整也将受到严重打击,损及中国经济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因此,在“7月15日的座谈会上,李克强总理重申‘必须坚持在区间调控的基础上,注重实施定向调控’。具体来说,就是‘保持定力、有所作为、统筹施策、精准发力,在调控上不搞“大水漫灌”,而是抓住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更多依靠改革的办法,更多运用市场的力量,有针对性地实施“喷灌”、“滴灌”。这是区间调控方式的深化。’”

    录入编辑:王卉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FongPicoTalk not working !!!

    // *** FongTest01.cpp *******

    // ********************************************************************
    // Library – FongTest01b
    // Author – TL Fong
    // Date – 2014jul31hkt1243
    // License – Public domain
    // ********************************************************************

    #include <FongTest01.h>

    FongTest01::FongTest01(int testNum)
    {
    testBlueToothSerialModule(testNum);
    }

    // *** Functions ***

    void FongTest01::testBlueToothSerialModule(int testNum)
    {
    // *** Setup hardware serial for debugging ***
    Serial.begin(9600);

    // *** Create object FongGpio01, sound buzzer ***
    FongGpio01 fGpio1(LED_PIN, BUZZER_PIN);
    fGpio1.blinkOneTime();

    // *** setupHardwareSoftwareSerialPortArrays(); ***
    Serial1.begin(9600);
    Serial2.begin(9600);
    Serial3.begin(9600);

    // *** Create software serial ports ***
    int softwareSerialPortRxdPin1, softwareSerialPortRxdPin2, \
    softwareSerialPortRxdPin3, softwareSerialPortRxdPin4;

    int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1,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2, \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3,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4;

    softwareSerialPortRxdPin1 = 50;
    softwareSerialPortRxdPin2 = 51;
    softwareSerialPortRxdPin3 = 52;
    softwareSerialPortRxdPin4 = 53;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1 = 46;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2 = 47;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3 = 48;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4 = 49;

    pinMode(softwareSerialPortRxdPin1, INPUT_PULLUP);
    pinMode(softwareSerialPortRxdPin2, INPUT_PULLUP);
    pinMode(softwareSerialPortRxdPin3, INPUT_PULLUP);
    pinMode(softwareSerialPortRxdPin4, INPUT_PULLUP);

    SoftwareSerial SoftwareSerial1(softwareSerialPortRxdPin1,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1);
    SoftwareSerial SoftwareSerial2(softwareSerialPortRxdPin2,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2);
    SoftwareSerial SoftwareSerial3(softwareSerialPortRxdPin3,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3);
    SoftwareSerial SoftwareSerial4(softwareSerialPortRxdPin4, softwareSerialPortTxdPin4);

    // *** Setup Hardware and Software Serial Port Pointer Arrays ***

    hardwareSerialPointerArray[1] = &Serial1;
    hardwareSerialPointerArray[2] = &Serial2;
    hardwareSerialPointerArray[3] = &Serial3;

    softwareSerialPointerArray[1] = &SoftwareSerial1;
    softwareSerialPointerArray[2] = &SoftwareSerial2;
    softwareSerialPointerArray[3] = &SoftwareSerial3;
    softwareSerialPointerArray[4] = &SoftwareSerial4;

    // *** Create FongUart01 object ***
    FongUart01 fuart1(softwareSerialPointerArray, hardwareSerialPointerArray);

    // *** Create FongBlueTooth01 object ***
    FongBlueTooth01 fbt1(&fuart1, testNum);
    // fbt1.testBlueToothSerialModule(testNum); // *** for debugging only, tested OK ***

    // *** Create FongPicoNet01 object ***
    FongPicoNet01 fpn1(&fbt1, testNum);
    // fpn1.testBlueToothSerialModule(testNum); // *** for debugging only, tested OK ***

    // *** Create FongPicoTalk01 object ***

    // FongPicoTalk01 fpt1(&fpn1, testNum);
    // fpt1.testPicoTalk(testNum); // !!! not working !!!

    // fpt1.testBlueToothSerialModule(testNum);

    // *** End of Program ***
    fGpio1.blinkThreeTimes();
    fGpio1.loopForever();
    }

    // *** End ***

    // *** FongPicoTalk01.cpp *******

    // ********************************************************************
    // Library – FongPicoTalk01d
    // Author – TL Fong
    // Date – 2014jul31hkt1526
    // License – Public domain
    // ********************************************************************

    // *** Includes ***
    #include “HardwareSerial.h”
    #include “SoftwareSerial.h”
    #include <FongConfig01.h>
    #include <FongGpio01.h>
    #include <FongSerialPort01>
    #include <FongUart01.h>
    #include <FongBlueTooth01.h>
    #include <FongPicoTalk01.h>

    // *** Constructors ***

    FongPicoTalk01::FongPicoTalk01(FongPicoNet01 *fpn, int testNum)
    {
    _fpn = fpn;
    _fpn -> picoNetFunction(testNum, 0);

    // setupPicoTalkConfig(testNum);
    }

    // *** Functions ***

    void FongPicoTalk01::testPicoTalk(int testNum)
    {
    int atCommandNumber;
    int blueToothModuleType;
    int serialType;
    int portNumber;
    char charCommand = ‘h';
    String atCommand;
    int printCount;
    int moduleNumber;
    int moduleCount;

    Serial.print(“***** Program Test FongPicoTalk01 – 2014jul31hkt1531 *****”);
    Serial.print(“\nTest Number = “);
    Serial.print(testNum);

    Serial.print(“\n\n***** Selections *****************************************”);
    while (charCommand != ‘x’)
    {
    Serial.print(“\n0 = Test PicoTalk 01, …”);

    /* Serial.print(“\n1 = Ask all module addresses, …”);
    Serial.print(“\n2 = Ask all module OK, …”);
    Serial.print(“\n3 = Set Module 1 Master, …”);
    Serial.print(“\n4 = Set Module 1 Slave, …”);
    Serial.print(“\n5 = Set Module 2 Master, …”);
    Serial.print(“\n6 = Set Module 2 Slave, …”);
    Serial.print(“\n7 = Set Module 1,3,5,7 Master, 2,4,6 Slave, …”);
    Serial.print(“\n8 = Setup PicoTalk Device01, …”);
    Serial.print(“\n9 = Setup PicoTalk Device02, …”);
    Serial.print(“\na = Setup all PicoTalk Devices, …”);
    Serial.print(“\nb = Set all PicoTalk Devices Slave, …”);
    Serial.print(“\nc = Set all PicoTalk Devices Master, …”);
    Serial.print(“\nd = Set Module 6 Master, …”);
    Serial.print(“\ne = Set Module 6 Slave, …”);
    Serial.print(“\nf = Set Module 7 Master, …”);
    Serial.print(“\ng = Set Module 7 Slave, …”);
    Serial.print(“\nh = Set Module 3 Master, …”);
    Serial.print(“\ni = Set Module 3 Slave, …”);
    Serial.print(“\nj = Set Module 4 Master, …”);
    Serial.print(“\nk = Set Module 4 Slave, …”);
    Serial.print(“\nl = Set Module 5 Master, …”);
    Serial.print(“\nm = Set Module 5 Slave, …”);
    Serial.print(“\nn = Set Module 6 Master, …”);
    Serial.print(“\no = Set Module 6 Slave, …”);
    */

    Serial.print(“\n\nw = Help.”);
    Serial.print(“\nx = eXit menu.”);
    Serial.print(“\n\nEnter you selection number now, …\n”);

    while (Serial.available() == false)
    {
    }
    charCommand = Serial.read();
    Serial.print(“\n*** Command = “);
    Serial.write(charCommand);
    Serial.print(” ***\n”);

    switch (charCommand)
    {
    case ‘0’:
    _fpn->picoNetFunction(testNum, 0);
    break;
    /*
    case ‘1’:
    for (moduleNumber = 1; moduleNumber < 8; moduleNumber++)
    {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1(moduleNumber, _fbt->AskAddress);
    }
    break;

    case ‘2’:
    for (moduleNumber = 1; moduleNumber < 8; moduleNumber++)
    {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1(moduleNumber, _fbt->AskIfOk);
    }
    break;

    case ‘3’:
    moduleNumber = 1;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break;

    case ‘4’:
    moduleNumber = 1;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break;

    case ‘5’:
    moduleNumber = 2;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break;

    case ‘6’:
    moduleNumber = 2;
    atCommandNumber = _fbt->SetSlave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break;

    case ‘7’:
    moduleNumber = 1;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moduleNumber = 3;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moduleNumber = 5;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moduleNumber = 7;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moduleNumber = 2;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moduleNumber = 4;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moduleNumber = 6;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break;
    case ‘8’:
    setupPicoTalkDevice(Device01);
    break;
    case ‘9’:
    setupPicoTalkDevice(Device02);
    break;
    case ‘a':
    setupPicoTalkDevice(FirstDeviceNumber, LastDeviceNumber);
    break;
    case ‘b':
    setPicoTalkDeviceSlave(FirstDeviceNumber, LastDeviceNumber);
    break;
    case ‘c':
    setPicoTalkDeviceMaster(FirstDeviceNumber, LastDeviceNumber);
    break;
    case ‘d':
    setPicoTalkDeviceMaster(Device06);
    break;
    case ‘e':
    setPicoTalkDeviceSlave(Device06);
    break;
    case ‘f':
    setPicoTalkDeviceMaster(Device07);
    break;
    case ‘g':
    setPicoTalkDeviceSlave(Device07);
    break;
    case ‘h':
    moduleNumber = 3;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break;

    case ‘i':
    moduleNumber = 3;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break;

    case ‘j':
    moduleNumber = 4;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break;

    case ‘k':
    moduleNumber = 4;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break;
    case ‘l':
    moduleNumber = 5;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break;

    case ‘m':
    moduleNumber = 5;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break;

    case ‘n':
    moduleNumber = 6;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break;

    case ‘o':
    moduleNumber = 6;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break;
    */

    case ‘w': // *** Help ***
    Serial.print(“\n\nSorry, Help not yet available, …\n”);
    break;
    }

    if (charCommand == ‘x’)
    break;
    }
    Serial.print(“\nEnd of program.\n\n”);
    }

    void FongPicoTalk01::setupPicoTalkConfig(int testNum)
    {
    int deviceNumber;

    // *** Device 1 ***
    deviceNumber = 1;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1;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RoleNumber] = SlaveRole;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AddressString] = “2014:4:223975″;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PassWordString] = “0001”;

    deviceNumber = 2;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2;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RoleNumber] = SlaveRole;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AddressString] = “2014:4:173054″;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PassWordString] = “0002”;

    deviceNumber = 3;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3;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RoleNumber] = SlaveRole;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AddressString] = “2014:4:223353″;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PassWordString] = “0003”;

    deviceNumber = 4;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4;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RoleNumber] = SlaveRole;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AddressString] = “2014:4:173177″;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PassWordString] = “0004”;

    deviceNumber = 5;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5;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RoleNumber] = SlaveRole;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AddressString] = “123456abcdef”;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PassWordString] = “0005”;

    deviceNumber = 6;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6;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RoleNumber] = SlaveRole;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AddressString] = “2014:4:173390″;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PassWordString] = “0006”;

    deviceNumber = 7;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7;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RoleNumber] = SlaveRole;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AddressString] = “2014:3:282012″;
    pncs.stringConfigArrayArray [deviceNumber][PassWordString] = “0007”;
    }

    void FongPicoTalk01::setupPicoTalkDevice(int deviceNumber)
    {
    int moduleNumber;
    int roleNumber;

    moduleNumber =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 Setup MasterRole with Any Link Address or SlaveRole ***
    roleNumber =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deviceNumber][RoleNumber];
    if (roleNumber == MasterRole)
    {
    //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
    else
    {
    setPicoTalkDeviceSlave(deviceNumber);
    }
    }

    void FongPicoTalk01::setupPicoTalkDevice(int firstDeviceNumber, int lastDeviceNumber)
    {
    int currentDeviceNumber;

    for (currentDeviceNumber = firstDeviceNumber; currentDeviceNumber < lastDeviceNumber + 1; \
    currentDeviceNumber++)
    {
    setupPicoTalkDevice(currentDeviceNumber);
    }
    }

    void FongPicoTalk01::setPicoTalkDeviceSlave(int deviceNumber)
    {
    int moduleNumber;
    moduleNumber =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_fbt->SetSlaveRole, _fbt->AskRole);
    }

    void FongPicoTalk01::setPicoTalkDeviceSlave(int firstDeviceNumber, int lastDeviceNumber)
    {
    int currentDeviceNumber;

    for (currentDeviceNumber = firstDeviceNumber; currentDeviceNumber < lastDeviceNumber + 1; \
    currentDeviceNumber++)
    {
    setPicoTalkDeviceSlave(currentDeviceNumber);
    }
    }

    void FongPicoTalk01::setPicoTalkDeviceMaster(int deviceNumber)
    {
    int moduleNumber;
    moduleNumber = pncs.numberConfigArrayArray[deviceNumber][ModuleNumber];

    //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Role, \
    // _fbt->SetMasterRole, _fbt->AskRole);
    // _fbt->testBlueToothSerialCommands092(moduleNumber, _fbt->AskCmode, \
    // _fbt->SetCmodeAnyAddress, _fbt->AskCmode);
    }

    void FongPicoTalk01::setPicoTalkDeviceMaster(int firstDeviceNumber, int lastDeviceNumber)
    {
    int currentDeviceNumber;

    for (currentDeviceNumber = firstDeviceNumber; currentDeviceNumber < lastDeviceNumber + 1; \
    currentDeviceNumber++)
    {
    setPicoTalkDeviceMaster(currentDeviceNumber);
    }
    }

    // *** End ***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Ebola virus: what is the real risk to the UK? – Sarah Boseley

    Ebola virus: what is the real risk to the UK? – Sarah Boseley, health editor theguardian.com, Thursday 31 July 2014 07.35 BST

    http://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4/jul/30/ebola-what-is-the-real-risk

    UK has highly responsive systems that swing into place when there is threat of new infection arriving here

    Ebola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staff put on their protective gear before entering an isolation area in Sierra Leone. Photograph: Stringer/Reuters

    Ebola is one of the scariest diseases on the planet, with its sudden onset, horrific symptoms and the need for doctors and nurses to wear protective clothing. But in spite of the climbing numbers of cases in west Africa and the apparent alarming pronouncements of prominent individuals in the UK, the threat to this country is considered very low.

    The comments to the Daily Telegraph of Sir Mark Walport, the government’s chief scientific officer, under a front page headline warning that an “outbreak of deadly Ebola virus could reach UK” came from an interview he gave the paper several weeks ago about the global spread of all sorts of infectious diseases. The urgent letters sent to GPs which excited the Daily Mail in fact went out on 2 July and were routine.

    The seriousness of Ebola in west Africa, where infection control and health systems are far from adequate, should not be downplayed. But, as our experience with Mers (Middle Eastern respiratory syndrome) showed, the UK has highly responsive systems that swing into place if there is an threat of a new infection arriving here.

    Flu is a massive danger to every country because it is spread through water droplets in the air, so coughs and sneezes spread the disease.

    But Ebola is transmitted via physical contact with the bodily fluids of somebody who has fallen sick.

    It appears that they are not infectious until they have symptoms – and then the danger is from blood (and they haemorrhage so there is a lot of it), saliva, urine and diarrhoea. Their clothes, their bedding, needles and any other surfaces in contact with bodily fluids will also carry the virus, hence the need for full body suits and face masks for nursing staff.

    In a village in Sierra Leone or Guinea, the dangers are clear. The family, nursing somebody who is sick or burying their body, is at extreme risk. So are all health workers – hospitals are the major incubation points for this disease. Teams of doctors and experts from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and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have rushed to try to contain the outbreaks and educate the population, urging them to notify health workers if somebody becomes ill. Reports that 90% of people die have not helped and are not accurate – with intravenous fluids, patients with strong immune systems can fight off the virus, and the death rate has been closer to 50% in some places.

    People do not show symptoms for two to 21 days after they become infected, so clearly there is the possibility that someone with Ebola could get on a plane and land in London.

    It is unlikely other people would be infected on the plane – one man flew from Liberia to Lagos in Nigeria, where he became ill, but no other passenger appears to have contracted the disease. But airlines flying out of west Africa are likely now to be warning their staff of the symptoms, just in case.

    If somebody with the virus in their body but not yet ill arrived at a UK airport, they would not be detected – who would know? But border control staff have been warned of the symptoms expected of those who fall ill. Those are rapid and serious, which means that doctors would be called in immediately. If the patient had recently been in west Africa, Ebola would have to be considered as a possibility and every precaution taken.

    In 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infection control measures are stringent and would rapidly be put in place. The sick person would be isolated in hospital and every contact would be traced. Those people in turn would be quarantined in case they developed symptoms.

    It happened with Mers, where a man from Qatar died in a London hospital. Experts from the Health Protection Agency, now part of Public Health England, followed up over 60 people who had come into contact with him and traced more than 100 others who had had contact with his family. None had picked up the virus – but the reassuring part is the efficiency of the tracing process in the UK.

    Sadly, in west Africa, that sort of effort is presently nearly impossible.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

    觀點與角度 – 區樂民

    統計處:本港未婚女114萬 比男多9千 – 蘋果日報 2014年07月31日

    政府統計處今日出版《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4年版)》,

    指去年全港約718.7萬人口中,

    有3,856,800為女性,當中55.7%已婚,從未結婚的佔29.6%,即約1,141,612人,其他屬喪偶及離婚/分居;

    男性則有3,330,700人,61%已婚,34%從未結婚,即約1,132,438人,未婚女性多男性約9,100人。

    最新的臨時數字顯示,去年本港女性平均壽命86.6歲,死亡率4.9%,但男性壽命平均只有80.9歲,死亡率7.1%。

    統計處指出版此刊物目的,是為有興趣探討香港女性和男性的情況以及性別平等課題的人士,提供方便參考的資料,資料展示按性別劃分的統計數字和指標,藉以描述女性和男性在主要經濟和社會範疇中的情況。


    觀點與角度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14年07月31日

    一個朋友問我:「香港愈來愈亂,你會否移民?」

    數月前,我也為社會的撕裂而感到心煩,但現在我似乎適應了許多。香港社會從來都是多元的,不同人有不同觀點其實很自然,近年人們喜歡以較大的聲音去表達自己而已。

    在政治議題上發聲的人很多,我天生樂觀,相信他們當中,絕大多數是為了香港好,儘管見解不同;只有極少數人,是求個人利益。當絕大多數的人努力建設香港,我們的前景不會壞。

    當然,樂觀只是看事物的一個角度,讀者若有其他想法,也是正常的。君子和而不同。

    這天參加完彌撒,一個小朋友問我:「『觀點與角度』是甚麼意思?」他今年七歲,念小二。

    我想了想,以故事形式來解答。

    神父問一個母親:「你的女兒近況如何?」

    「女兒很幸運,」這個母親說:「嫁了一個好丈夫,他給我的女兒汽車,又有家傭侍候。每天中午,我的女兒起床,丈夫親自把早餐端到床邊。」

    神父又問這個母親:「你的兒子好嗎?」

    「兒子十分可憐啊!」她答道:「去年他娶了老婆,他給老婆買汽車,又要聘請家傭服侍她,最可惡的是老婆極懶惰,不給丈夫準備早餐,每天還睡到中午才肯起床!」

    區樂民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Electronics DIY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