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學者發起聯署 促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 – 蘋果日報

【旺角騷亂】學者發起聯署 促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 – 蘋果日報 2016年02月14日

年初二凌晨旺角爆發騷亂,20名學者發起公開聯署,要求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

發起人包括科大副教授成名、中大副教授姚松炎、理大助理教授鍾劍華、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舒琪,以及城大高級講師馮偉華等。

截至6時許,已有超過600人聯署,包括港大副教授何式凝、浸大社工系講師邵家臻等。

聯署信中提到,旺角發生警民嚴重衝突事件導致多人受傷,

但政府沒有進行任何調查,當日早上即把事件定性為暴亂,

其後只集中譴責、拘捕和檢控,未向公眾交代會就事件的成因以及警方的處理進行深入調查,亦沒有就如何避免將來再次發生警民嚴重衝突提出建議,認為處理方式令人遺憾。

信中指問題不能諉過於一小撮所謂暴徒,更可能源於市民對政府的不滿,若不找出衝突的原因,只以高壓手段對付,恐怕只會進一步激發更暴力的抗爭方式,製造更嚴重的衝突,對社會有害無益。

聯署信中亦提及50年前的彌敦道騷動事件,港英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就事件成因作出分析,其後亦接納報告建議,改善溝通,完善施政,「前政權尚且勇於檢討遷善,現政權豈不能?」

他們要求政府從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授權現任或退休法官負責就事件經過、成因及防止同類事件建議等方面進行深入調查,提交報告,若政府在3月9日前未有接納意見,會請立法會議員行使特權法就事件進行調查,一旦立法會亦無法通過,民間將自行邀請資深法律界人士和學者調查。

聯署網址:http://bit.ly/1VdEYJb


要求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 調查旺角警民衝突事件

學者及專業人士聯署

(歡迎社會大眾聯署支持,請在下列選項中選擇「公眾人士」)

要求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 調查旺角警民衝突事件

2016年2月8日晚至9日早上旺角發生的警民嚴重衝突事件,導致多人受傷,特區政府沒有進行任何調查,當日早上即把事件定性為暴亂,其後只集中譴責、拘捕和撿控,並未向公眾交代會就事件的成因以及警方的處理進行深入調查,亦沒有就如何避免將來再次發生警民嚴重衝突提出建議,處理方式令人遺憾。

是次衝突市民參與人數眾多,反映問題並不能諉過於一小撮所謂暴徒,更可能源於市民對政府的不滿,此絕不是拘捕幾位參與者便能平息。若不找出衝突的原因,只以高壓手段對付,恐怕只會進一步激發更暴力的抗爭方式,製造更嚴重的衝突,對社會有害無益。

政權失去文明制約,社會被迫回歸原始,部份受壓迫市民不惜犯險試圖制衡政權,若不從源頭梳理,整體社會勢將為此付上高昂代價。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五十年前的彌敦道騷動事件,港英政府尚能成立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就事件的成因作出分析,其後亦接納報告建議,改善溝通,完善施政。前政權尚且勇於檢討遷善,現政權豈不能?

過去幾日,社會上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之聲不絕於耳,普羅市民、社會賢達、傳媒、專業人士、學者、政黨、議員,甚至公職人員,均有共同願望:徹查事件,阻止社會進一步崩壞。

學界與專業人士現聯署要求特區政府從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授權現任或退休法官負責就以下範圍進行深入調查,提交報告:

1. 事件經過的真相;

2. 事件的成因,包括近因、底因及相關的社會基礎;

3. 防止同類事件的建議,包括對政策及管治的建議。

若政府在3月9日前未有接納意見,請立法會議員行使立法會特權法,就事件進行調查。一旦立法會亦無法通過成立調查委員會,民間將須自行邀請資深法律界人士和學者就事件進行調查。

2016年2月14日


Public Statement of Scholars and Professionals

(Members of the public are welcome to sign as supporters of this declaration)

We Demand the Government to Establish an Independent Committee and Investigate the Mong Kok Clashes

From the night of the 8th to the morning of the 9th of February, serious clashes erupted in Mong Kok between civilians and the police, and many were injured as a result.

Without having first carried out an investigation, the HKSAR Government labelled the incident a “riot” that very morning, and has thereafter only concentrated upon condemning, arresting, and prosecuting those concerned.

The government has not, however, given the public an account of the causes of the incident or carried out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into the way in which the police handled it. Nor has the government put forward any proposals as to how such serious clashes between civilians and the police can be avoided in the future, so its way of dealing with matters has been regrettable.

Those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clashes were numerous, reflecting the fact that the problems cannot be blamed solely upon the actions of a so-called handful of rioters.

Indeed, the problems are much more likely to stem from the citizens’ frustration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those problems can in no way be suppressed by arresting a few participants.

If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seek the causes of the conflict and only uses high-handed methods in dealing with matters, we fear that it would only incite further resistance and conflict of increasing violence and gravity, which can only be harmful to our society.

If the regime sheds the constraints imposed upon it by the norms of civilisation, society will be forced back into a more primitive state, and some of the oppressed will risk rebellion in an attempt to check the excesses of the regime.

If the sources of the problems are not addressed, then society as a whole will have to pay a high price.

History can serve as a guide to today’s affairs.

Fifty years ago, in response to the disturbances in the streets of Kowloon, the British colonial government was able to establish a committee to investigate the unrest and analyse its causes. Thereafter, it also accepted proposals in the committee’s report, improving its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 and its policies. If the former regime had the courage to review and reform itself, how can the current regime be incapable of doing so?

In the last few days, there has been no end to voices calling for an investigation by an independent investigative committee. Ordinary citizens, prominent figures of society, scholars, legislators, and professionals working in the media,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 civil service have all expressed a common wish: the incident has to be investigated, and any further collapse of our society has to be prevented.

We academics and other professionals hereby demand that the HKSAR Government to establish, as soon as possible, an independent committee and grant incumbent or retired judges the authority to carry out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and report of the following:

1) The facts of the incident

2) The causes of the incident, including both its immediate and underlying causes, and the relevant social conditions

3) Proposals for the prevention of the same type of incidents, including those concerning policy and governance

If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accede to our request before the 9th of March, we shall ask member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o take up a motion under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Powers and Privileges) Ordinance. I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lso fails to establish an investigative committee, then we, as members of civil society, shall invite senior members of the legal profession and academics to carry out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incident.

聯署發起人 Initiators

陳清僑(嶺南大學教授)CHAN Ching Kiu (Professor, Lingnan University)

陳 慧(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高級講師)CHAN Wai (Senior Lecturer, HKAPA)

陳燕遐(香港中文大學高級講師)CHAN Yin Ha (Senior Lecturer, CUHK)

陳允中(嶺南大學副教授)CHEN Yun Chung (Associate Professor, Lingnan University)

鄭漢文(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顧問)CHENG Hon Man (Professional Consultant, CUHK)

張達明(香港大學首席講師)CHEUNG Tat Ming Eric (Principle Lecturer, HKU)

莊耀洸(香港教育學院高級專任導師)CHONG Yiu Kwong (Senior Teaching Fellow, HKIEd)

周博賢(音樂創作人)Adrian CHOW (Musician)

朱燕華(香港浸會大學副教授)CHU Yin Wah (Associate Professor, HKBU)

鍾劍華(香港理工大學助理教授)CHUNG Kim Wah (Assistant Professor, PolyU)

馮偉華(香港城市大學高級講師)FUNG Wai Wah (Senior Lecturer, CityU)

何榮宗(香港城市大學副教授)HO Wing Chung (Associate Professor, CityU)

洪家耀(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HUNG Ka Yiu Samuel (Chairman, Hong Kong Dolphin Conservation Society)

江丕盛(中國神學研究院教授)KANG Phee Seng (Professor, Chinese Graduate School of Theology)

葉劍青(臨床心理學家)IP Kim Ching (Clinical Psychologist)

黎廣德(註冊工程師)Albert LAI (Chartered Engineer)

李劍明(城大專上學院高級講師)LEE Kim Ming (Senior Lecturer, CCCU)

梁繼昌 Kenneth LEUNG(Senior Tax Consultant)

盧湘婷(澳門大學助理教授)LO Sheung Ting (Assistant Professor, The University of Macau)

陸鳳萍(香港明愛專上學院社工實習督導)LUK Fung Ping (Social Work Field Work Supervisor, Caritas Higher Institute of Education)

吳永輝(城市規劃師)Stanley NG (Town Planner)

蒲錦昌(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PO Kam Cheong (General Secretary, Hong Kong Christian Council)

舒 琪(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SHU Kei (Chair of School of Film and Television, HKAPA)

成 名(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SING Ming (Associate Professor, HKUST)

孫勵生(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總幹事)SUEN Lai Sang (Director, Hong Kong Christian Service)

杜耀明(香港浸會大學助理教授)TO Yiu Ming (Assistant Professor, HKBU)

丁南僑(香港大學客席副教授)TSING Nam Kiu (Honorary Associate Professor, HKU)

黃 洪(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WONG Hung (Associate Professor, CUHK)

黃偉國(香港浸會大學助理教授)WONG Wai Kwok (Assistant Professor, HKBU)

王永平(退休公務人員)WONG Wing Ping, Joseph (Retired Public Servant)

胡志偉(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WU Chi Wai (General Secretary, Hong Kong Church Renewal Movement)

邱祖淇(香港浸會大學講師)Joe C.K. YAU (Lecturer, HKBU)

姚松炎(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YIU Chung Yim (Associate Professor, CUHK)

袁天佑(循道衞理聯合教會牧師,卸任會長)YUEN Tin Yau (Pastor, and ex-President, Methodist Church, Hong Kong)

聯署人 Co-Signers
  1. 梁恩榮(香港教育學院客席副教授)LEUNG Yan Wing (Adjunct Associate Professor, HKiEd)
  2. 李俊亮(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主任)LEE INDY (Head of Performing Arts Education, HKAPA)
  3. 傅景華(香港大學傳媒及新聞研究中心副教授)FU King Wa (Associate Professor, HKU)
  4. 蔡寶瓊(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CHOI Po King (Associate Professor, CUHK)
  5. 朱偉志(香港理工大學助理教授)CHU Wai-chi (Assistant Professor, Poly U)
  6. 王淨江(香港中文大學兼職講師)WONG Tsing Kong (Part-time Lecturer, CUHK)
  7. 張超雄(香港理工大學講師)CHEUNG Chiu-hung (Lecturer, PoyU)
  8. 何式凝(香港大學副教授)HO Sik Ying (Associate Professor, HKU)
  9. 賴建國 LAI Kin Kwok(明愛專上學院課程主任 Carit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Programme Leader )
  10. 邵家臻(香港浸會大學社工系講師)
  11. 張燦輝 CHEUNG Chan Fai(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退休教授)
  12. 伍鳳嫦 Isabella Ng(香港教育學院 Hing Kong Institute of Education)
  13. Kelvin H.Y. Chan(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4. Kong Wai Kei(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15. Michael S. IP(明愛專上學院)
  16. 葉子揚(基督徒社工)
  17. 胡露茜(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兼任講師)
  18. 關志健 KWAN Chi Kin(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Community College of City University)
  19. 劉翠玉Liu Tsui-yuk(Adjunct Assistant Professor, CUHK)
  20. 陳綺媚(香港浸會大學)
  21. 馬木池 Ma Muk Chi(香港中文大學講師 Lecturer, CUHK )
  22. 廖桂賢(香港中文大學)
  23. 梁家豪(循道衛理聯合教會觀塘堂)
  24. 馮可立(中文大學社工系客座副教授)
  25. Jeffrey Kwong(CUHK)
  26. Lo hang yu(Education)
  27. Ivy Yang(IVE)
  28. 范少華(教師)
  29. 霍婉紅(明愛專上學院)
  30. Rachel Kwan(Secondary school teacher)
  31. Winnie Wong(公理堂)
  32. Irene Leung N.K.(Registered social worker )
  33. Tony Wong(OUHK)
  34. Chong Wai Man(Caritas)
  35. Leung Siufan(Teacher)
  36. 方寶珊(會計師)
  37. 葉秋杰(香港中文大學)
  38. HY Lam(香港社會大學)
  39. Ho Wai Yam, William(MSSAP, Cityu)
  40. 羅永生(嶺南大學副教授)
  41. 黄昌榮(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教授)
  42. Bruce Tseng(道會北角堂)
  43. 羅潔蓮(社工)
  44. Orlando Kwong(中文大學)
  45. Annie Chan(Lingnan University)
  46. Johnny Mg(Hong Kong Computer Society)
  47. 陳敬慈 Chris Chan(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48. WONG CHI MING(AREO ENGINE SERVICE)
  49. BUTE Man Kwong(Investment Professional)
  50. Edith Lee(CUHK)
  51. 杜嘉倫(元朗區議員)
  52. 陳竟明(中文大學生命科學學院)
  53. 陳為建 CHAN Wai-kin Alfred(進步教師同盟 Progressive Teachers’ Alliance)
  54. Chiu Man Yi(CUHK)
  55. Edmond Leung(CUHK)
  56. 施少鳳(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57. Tsang Chi Hang(HKMAAL)
  58. 周子恩(進步教師同盟)
  59. 湯家樂(恒生管理學院)
  60. 梁兆昌(資訊保安專業人員)
  61. 張敏思(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顧問)
  62. 陳善婷(香港中文大學)
  63. 黄於唱(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
  64. 阮耀啟(香港中文大學)
  65. Betty Luk(Clinical Psychologist)
  66. Joanne Wong(社會福利界)
  67. Yeung Sum(Honorary Assistant Professor of The University of Hing Kong)
  68. Lesley Wong(CUHK)
  69. 葉偉文(公共就業服務)
  70. 施安娜(進步教師同盟)
  71. 葉毅明 Yip Ngai Ming(社會福利界)
  72. 梁芷芳(香港中文大學助理教授)
  73. David Ng(資訊科技界)
  74. NG Chi Yuen(社會福利界)
  75. Tam Heung Man譚香文 (People Power / /the frontier,會計界)
  76. 羅婉芬 Law Yuen Fun Muriel (香港藝術學院 Hong Kong Art School)
  77. 阮文煊(退休教師)
  78. Stephen Tang(IT Voice資訊科技界)
  79. 陳家洛(浸會大學副教授)
  80. 歐陽新群(社會福利界)
  81. 李慧明(東九龍關注組)
  82. Cheung Wing Yung(醫生)
  83. liu chien kow(退休教師)
  84. Yan Mandy(PolyU)
  85. Stephen Lam(小學教師)
  86. Simon Cheung(資訊科技界)
  87. Wong CW(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88. Kim Yang(教育界)
  89. Ho yin Fong Julian(法律界)
  90. 郭毅權(港專學院助理教授)
  91. 林子淳(中文大學)
  92. Rikkie Yeung(University of Hong Kong)
  93. Lung yuen man Chloe(教育界)
  94. Yung Ka Wing(CUHK)
  95. 陳德民(教協)
  96. 劉振國(香港教育學院)
  97. Ting Wai Fong(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98. Ling Wai Man(護士或護理人員)
  99. Cheung W.H.(工程界)
  100. 廖錦綉(明愛專上學院)
  101. 胡穗珊(工黨)
  102. 李立峯 Francis LEE(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03. 陳婉芝(社工)
  104. Lam Wing Yee Ginny(RSW社會福利界)
  105. Shum Yuk Wah(醫生)
  106. Chan Kin Chun(工程界)
  107. 黃慧貞(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
  108. 吳永輝(公共專業聯盟主席)
  109. Ng Kwok Sum Sam(The University of Bradford)
  110. Agnes Ku(HKUST Associate Professor)
  111. 林兆彬(社會福利界)
  112. Ho Kwok Keung(Engineer)
  113. 吳惠娥(社會福利界)
  114. Wong Kin Yeung(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115. 郭君濠(小學教師)
  116. Elsa Ko(中華神學院)
  117. Kong Chung Kwan(Teacher)
  118. 陳凱盈(社會福利界)
  119. 蔡偉良(社會福利界)
  120. Sydney Tong(教育界)
  121. 馮德華(退休中學教師)
  122. 陳心怡(社會福利界)
  123. Rebecca PANG(Lingnan University)
  124. 陳漢輝(金融服務界)
  125. 鄧英傑(社會福利界)
  126. 何德漢(註冊社工)
  127. Betty Cheing(法律界)
  128. Cheung Wai Fong Vivian(量心思政,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129. Hui Yuen Yuen(註冊社工)
  130. 鄧如玉(退休中學教師)
  131. 陳秀君(香港大學)
  132. Sharon Tung(教育界)
  133. Ernest Choy(資訊科技界)
  134. Tom Tong(資訊科技界)
  135. 黃明信(醫生)
  136. 李盈姿(醫生)
  137. Leung Sze Kan(護士或護理人員)
  138. 房遠華(退休教師)
  139. 陳智豪 Chan Chi Ho(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 Associate Professor, CUHK)
  140. Leung Lai Sze(Teacher)
  141. Ricky Tsui(教育界)
  142. 黎錦明(金融服務界, Financial Service)
  143. 黎偉賢(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
  144. Cheung Wai Fong Vivian(量心思政,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145. Hui Yuen Yuen(註冊社工)
  146. Alice chu(資訊科技界)
  147. 杜子健(教育界)
  148. Yuen Wai Chun(教育界)
  149. G W H Cautherley(Business)
  150. 鄭偉謙(社會福利界)
  151. Felix Ng(allied health)
  152. Tommy Lee(會計界)
  153. Ben Mok(金融服務界)
  154. Yeung Po Sing(社會福利界)
  155. 馬偉健(中學教師)
  156. 余惠冰(香港教育學院)
  157. Cheng Kam Yuen(高等教育界)
  158. 盧超群(選舉委員會 社會福利界選委)
  159. 江海生(香港科技大學助教)
  160. Eva Lee(物流)
  161. 陳建新(教育界)
  162. Poon Chan Leung(Actor)
  163. Ho Ka Ming(宗教界)
  164. 劉小麗(香港專上學院)
  165. 龔立人(香港中文大學)
  166. 盧楚穎(Clinical psychologist)
  167. Tsui Wai Yee(資訊科技界)
  168. Francesco Sit(教師)
  169. Lau wing tai(Retired teacher)
  170. Wah Shan Betty(Social Worker)
  171. 施瑋欣(社工)
  172. Emily Yuen(工程界)
  173. 謝永齡(香港城市大學)
  174. Chow Ho Man(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175. 謝永齡(香港城市大學)
  176. ray mui(資訊科技界)
  177. 區諾軒(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客席講師)
  178. Lo Chi Yan(HKU)
  179. Jerry Lo(教育界)
  180. 邢福增(香港中文大學)
  181. 李安然(法律界)
  182. Chan Yuk Sin(Teacher)
  183. Ko Ka Long(CUHK)
  184. Ron Fung(中學教師)
  185. Brian So(Hang Seng Management College)
  186. Kristen Kam(社會福利界)
  187. Kenneth Chou(資訊科技界)
  188. 范少華(教師)
  189. Patricia Tse(Teacher)
  190. Jacky Yau(Mr(資訊科技界)
  191. Poon KT(教育界)
  192. 林廣雄(宗教界)
  193. 劉紹鴻(註冊社工)
  194. Monitar MOK(教育界)
  195. 陳耀麟(社會福利界)
  196. 尤草慧(心理學家)
  197. Wong Ching(社會福利界)
  198. 余健文(Professor, CityU HK)
  199. Lau Yin Hung(教育界)
  200. Ng Wing Chi Marie(IVE)
  201. 林麗虹(註冊社工)
  202. 李信堅(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
  203. 周昭和(香港教院)
  204. 劉文欽(醫生)
  205. Peter Leung(教育界)
  206. Chris Kwan(Government Staff)
  207. 鄭恬憶(社工)
  208. Tse Lo Shan(退休教師)
  209. Frank Lam(會計界)
  210. To Siu Ming(Assistant Professor,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11. Lim Wan Ke(IVE(ST) Part-time Lecturer)
  212. Daniel Ho(資訊科技界 )
  213. 羅秉祥(浸會大學教授)
  214. 江丕盛(中國神學研究院教授、前香港浸會大學教授)
  215. Lai Suk Ming(社會福利界)
  216. Grace Tse(教育界)
  217. Tang Tsui Lin(金融服務界)
  218. Noel Leung(社會福利界)
  219. Patty Fong(法律界)
  220. 温巧思(工程界)
  221. Noel Fung(註冊社工)
  222. Pak Ming Fai(社會福利界)
  223. 區麗莊(金融服務界)
  224. Moses Mui(社會福利界)
  225. Salina Fung(資訊科技界 )
  226. Lydia Lui(教育界)
  227. Selina Ng(金融服務界)
  228. Chan May Shee(教育界)
  229. 雷競業(中國神國院副教授)
  230. Timothy O’Leary(Professor, HKU)
  231. Lo Tsze Chuen(教育界)
  232. Ada Cheung(HKU)
  233. 杜浩邦(城市大學專上學院)
  234. 屈大成(香港城市大學助理教授)
  235. Mui Cheuk Yin(Art)
  236. Ricky Lee(registered architect(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237. T Yeung(工程界)
  238. 魂游(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
  239. Ian Scott(Professor)
  240. 何慶基(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
  241. Chan Kam Wah(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242. Lau kung ho(IVE / Lecturer)
  243. 朱明中(香港中文大學教授)
  244. 曾瑞明(教育工作關注組)
  245. 許遠光(退休教師)
  246. 蕭新泉(浸會大學)
  247. 劉麗詩(循道衛理聯合教會)
  248. Sze Wei Ang(Assistant professor, HKU)
  249. Leung Chi Wo(School of Creative Media, CityU HK)
  250. Wong Yi-Lee(CUHK Assistant Professor)
  251. Tam Wing Sze(RSW社會福利界)
  252. Alvin SO(HKUST, Chair Professor)
  253. Joseph Lee(HKU SPACE)
  254. 劉建良(社會福利界)
  255. Alice Ng(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256. Rick Glofcheski(Professor, HKU)
  257. Ho Ka Yin(social worker)
  258. 陳建榮(基督教宣道會華貴堂)
  259. 吳偉賢(香港中文大學)
  260. 李至君 Anita Chi-Kwan Lee(東華學院助理教授 Assistant Professor, Tung Wah College)
  261. 陳澤蕾(香港中文大學)
  262. 羅瑞蘭(中學教師)
  263. 陳晳博(嶺南大學助理教授)
  264. Yolanda Yau(社會福利界)
  265. Hui Stephen(教育界)
  266. Yip Sai Ming Simon(社會福利界)
  267. Chan Siu Ko(資訊科技界)
  268. Ashley Chan(資訊科技界)
  269. Ng Hau Wah(Social Worker)
  270. Ringo HUi(Social Worker )
  271. Tang Cheong Fu(工程界)
  272. Fu LAI kuen(會計界)
  273. 彭麗君(中文大學 文化及宗教研究系 教授)
  274. 張文斌(臨床心理學家)
  275. Elsa Cheng(社工)
  276. 羅貴祥(浸會大學教授)
  277. 陳錦美(基督教衞理聖潔會主任)
  278. Ko Yuet(醫生)
  279. 黃海濤(香港城市大學導師)
  280. Lo Kwok Ki(工程師)
  281. 鄧惠欣(香港教育學院)
  282. 麥潤生(香港城市大學講師)
  283. Paul Zimmerman(District Councillor)
  284. Ng Yuk Ying(社會福利界)
  285. Albert Cleisthenes Wong(Assistant Lecturer, CAE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86. 羅淑玲(明愛專上學院)
  287. Vivian Wong(金融服務界)
  288. 李景成(小學教師)
  289. Tony Tong-Ning Hung(HKBU Honorary Professor & CUHK Adjunct Professor)
  290. Stephen ho(會計界)
  291. 吳達明(香港大學)
  292. Kenny Shiu(零售、批發界)
  293. 歐耀邦(社會福利界)
  294. Chow Pui Ha(CUHK School of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295. Brenda Lee(Retail Marketing)
  296. 喪梓齡(註冊社工)
  297. Jesse Cheung(教育界)
  298. Lai kityee(心理治療師)
  299. 袁小敏(社會福利界)
  300. Wong Wai Keung(CityU )
  301. Jenny Tsui(HKU)
  302. Dickan Fong(資訊科技界)
  303. 周保松(香港中文大學)
  304. Shirley Man(教育界)
  305. 倪文峯(工程界)
  306. 陳力行(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
  307. 李鼎新(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
  308. Tsui Anita(HKIEd)
  309. Ngo Hang Yue(CUHK, professor)
  310. Ip Yuk Sau(physiotherapist)
  311. Chau Yat(RSW)
  312. 鍾振華(基督教銘恩堂粉嶺堂)
  313. 潘達培(中文大學專業應用副教授)
  314. Tony Tong(工程界)
  315. 梁竹珊(中學教師)
  316. 楊振業(戲劇界)
  317. Dora Chan(教育界)
  318. 梁永達(中學教師)
  319. 陳佩華(教協)
  320. 麥海華(城大助理教授)
  321. 卜莎崙(傳道)
  322. Vincent Yim(資訊科技界)
  323. Jane Wong(金融服務界)
  324. KC Lam(資訊科技界)
  325. M. L. Cheung(Lecturer)
  326. 関卿華(宗教界)
  327. Cheung King Si(獨立紀錄片導演)
  328. Adrian Lo(Musician)
  329. Andy Chan(金融服务界)
  330. 葉錦龍(西環飛躍動力 召集人)
  331. Chan Leung Ting (金融服務界)
  332. 徐悦怡(教育界)
  333. Kwok Zune(Filmmaker)
  334. Sam Lau(Insurance)
  335. Pui Wong(Media Worker)
  336. Lau Chiu Wah(工程師)
  337. Paul Mak(IT profession)
  338. Henry Ho(Designer)
  339. Wong Ka Ki, Chris(Hospital Authority)
  340. 葉劍權(基督教浸信會義務傳道)
  341. Yim Wa Sing(法律界)
  342. 梁家傑(立法會議員/資深大律師)
  343. Wong Mei Hing Kat(物理治療助理)
  344. 林俊明(註冊社工)
  345. Zoei Tsang(社會福利界)
  346. Tsoi Wing Ching(社會福利界)
  347. Cherry Ku(Social Worker)
  348. Katie Lam(社會福利界)
  349. Ray Suen(金融服務界)
  350. Mandy Li(Insurance)
  351. Law sin tung(金融服務界)
  352. Alex au(World bank)
  353. Edith Lee(Cityu)
  354. Wong kwok kei(Hong Kong Academy of Performances Art. Lighting Designer)
  355. Pang Nga Yin(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356. 陳英尉(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導師)
  357. 李孝聰(教育工作者)
  358. Winnie Soon(Aarhus University)
  359. 吳凱宇(香港教育學院課程與教學學系博士後研究員)
  360. 余國良(香港中文大學)
  361. SHAM Ka Ho(Lecturer (part-time) CUHK)
  362. LI KIM CHUEN(香港專業教育學院講師)
  363. 林靜雯 Lam Ching Man(香港中文大學教授 Professor, CUHK)
  364. Jennifer Eagleton(Open University)
  365. Ernest Wong(HKU Space tutor)
  366. 王信嫺(香港浸會大學)
  367. 盧淑娟(禮賢會灣仔堂宣教師)
  368. 劉樹(CUHK)
  369. Lai Oy Yan(教育界)
  370. Chiu pei tao(Education)
  371. 岑錦華(聖公會曾肇添中學教師)
  372. 陳文超(傳媒界)
  373. Stanley So(會計界)
  374. Steve Chau(資訊科技界)
  375. 謝可儀(精算師)
  376. Packy Yuen(護士或護理人員)
  377. 馬保羅(啟田浸信會牧師)
公眾聯署 Co-Signers from Members of the Public
  1. Samantha Wan
  2. 李勝榮
  3. Simon Yau
  4. Li Miu Lee
  5. Iris Kwok
  6. 黃㓗瑩
  7. Willis Yu
  8. 黎汶洛(學民思潮)
  9. Albert Siu
  10. Chung Lai Sheung
  11. PANG R
  12. Joseph Yau
  13. Lucia Kwok
  14. 梁寶玲
  15. Elizabeth Kong
  16. Wodlid Choy
  17. Pauline Law
  18. Irene Lee
  19. Teresa Lo
  20. Eleanor Leung
  21. Ng Lai Ying
  22. Suzanne Leung
  23. 林偉華
  24. Cheng Kin Chun
  25. 陳昌華
  26. 葉秋杰(學生)
  27. Yip Man Ki
  28. S. H. YIP
  29. Anna Pang
  30. 曾美玲
  31. Timothy Ho
  32. Takkie Chu
  33. S Wai Lam
  34. Jass Wang
  35. Michael Lee
  36. Maria Shuen
  37. Clarence Chung
  38. 伍家順
  39. 陳國成
  40. So Wai Yan
  41. Tori Lee
  42. 阮綺雯
  43. WONG HIU HEI
  44. Sonia Chiu
  45. Ivy
  46. Peter Sham
  47. Cathy Yiu
  48. Winnie Ho
  49. 梁浩維
  50. Connie Chan
  51. 吳子莉
  52. YIP Ka Ming Grant
  53. 郭華海
  54. Betty Chiu
  55. Sin Wai Man
  56. Chui Yuet Yi
  57. Cathy Leung
  58. Koye Sze Ma
  59. Jacquiline Mui Powers
  60. 丘萍芳
  61. 蔡淑芳
  62. 黃杰芝
  63. 王雪琳
  64. Ma Ka Leung
  65. 梁世匡
  66. Chiu Tai Hang
  67. 關浩然
  68. Josh Fok
  69. Raymond Fung
  70. Cheung Ming Shan
  71. Winni Choi
  72. Joy Chen
  73. 翁耀聲 Yung Yiu Sing
  74. Lina Wong
  75. 葉俊豪
  76. Josh Fok
  77. Tsui Pui Yuen
  78. Wong Pik Man
  79. Josh Fok
  80. Ann Chan
  81. Timothy Li
  82. yeung hiu ching
  83. Cheung Wing Man
  84. Damien Waite
  85. Mun Wah Tam
  86. Poon Yin Wah
  87. Chung Chi Ming Duo
  88. 方榮芳
  89. Ko Ka Wing
  90. 劉興華
  91. 唐婉清
  92. Chung Chi Ming Duo
  93. 方榮芳
  94. Ko Ka Wing
  95. Maria Cheung
  96. Venus Cheng
  97. Fan Lai Sze
  98. 吳巧雲
  99. 嚴駿豪
  100. Tam Sik Leung
  101. Tsui Kwok Ping
  102. 阮樂怡
  103. Erica Tang
  104. 容偉堂
  105. Lea Chik
  106. Sam Kwong
  107. Lau Pui Ying
  108. Joyce Chiang
  109. Szeto Wing Lan
  110. Wong Man Yi
  111. Felix Kung
  112. Tong Miu Ha
  113. FONG YUEN Wing
  114. Lau Yiu Hung
  115. Alex Lau
  116. Joe Chan
  117. LO WING FEI
  118. Christine Lau
  119. 羅德進
  120. Roma Au
  121. 張寶珊
  122. 蔡錦源
  123. chau Chi Fung
  124. 甘美
  125. Franki Tsang
  126. Joe Chan
  127. Joan Chan
  128. Tyler, Isabeau Cilley
  129. Wu Siu Kai
  130. Chan Sze Man
  131. 張恆光
  132. Tony Chan
  133. 洪璇璇
  134. Cheung Wai Man
  135. Dennis Chan
  136. Tse Ka Ki
  137. 羅偉聰
  138. Chris Chan
  139. CY Yeung
  140. Vincent Miu
  141. Yee Ket Choi
  142. Brian Y. K. Fong
  143. 廖成峰
  144. Wu Yat Cheung
  145. Cheung Wai Man
  146. 梁真浩
  147. 李勝榮
  148. 何榮基
  149. Cheung Ka Hang, Jessie
  150. Christy Leung
  151. 葉錦龍
  152. Keiky Lam
  153. 伍永德
  154. Cho Heung
  155. Jane Lee
  156. Y.M. Yeung
  157. Ricky Leung
  158. Agnes Au-yeung
  159. 黃家儀
  160. 梁金成(金金)
  161. Fong Ha Lan
  162. Leung Hoi Ka
  163. Lee Yuk Hing
  164. Patty Fong
  165. Andy Chan
  166. Thomas Ho
  167. 李鴻彥
  168. Patricia Ho
  169. Leung Siu Chau
  170. Denny Chow
  171. 林美蘭
  172. 何思諾
  173. Elsa Wu
  174. Cheung Hon Wai
  175. So Lai Shan
  176. Jenny Chan
  177. Patrick Leung
  178. 麥焯芬
  179. Luk Wai Chu
  180. Kwok Kay Li
  181. Yip Yuet Ming
  182. lau sau fong
  183. Vivian Wu
  184. Shirley Wong
  185. Angel Li
  186. Yu Sin Ping
  187. Lui Yuen Kin
  188. N Y Chow
  189. Patsy Kwan
  190. Kwan Sau Ting
  191. Ng Kwok Keung
  192. Benson Tso
  193. Leung Yuk Yin
  194. Chiu So Ling
  195. Maisy Tong
  196. Hilda Leung
  197. Bonnie Fu
  198. Queenie Chong
  199. Adrian Lo
  200. Michael Ng
  201. Alan Ti
  202. Holly Yuen
  203. Lance Yan
  204. Samson Lau
  205. Samson Lau
  206. May Lau
  207. Tsui WK
  208. Yeung Sin Yee
  209. Mok Wing Kei
  210. Li Hon Ming
  211. Eric LuiW
  212. Ma Yuen Yee
  213. Patricia Cheng
  214. Damon Chan
  215. 呂麗兒
  216. 何志壯
  217. Wright FU
  218. LEE SIU LAM
  219. Kinfai Chong
  220. Kitty Cheung
  221. Tsui WK
  222. 游美寶
  223. Jade Lam
  224. Lai Yin Kuen(傘下爸媽)
  225. Peter Yang
  226. 劉俊諺
  227. HO YUEN FAN
  228. 歐寶文
  229. Ho yee ling
  230. 吳希汶
  231. Yuen Ka Mei Clare
  232. Joy Chen

last updated: 2016年2月14日 下午06:47:13


 


丙申旺角事變開啟革命時代(一) – 桑普 Post852 2016-02-14

2月8日(年初一)晩上至9日(年初二)早上爆發的丙申旺角事變(二九事件)已經成為香港重大歷史事件,影響將會相當深遠。我將以一系列文章詳細分析,揭露坊間部分思維盲點,打破功利陰謀論斷,呈現恢宏抗爭視野,邁向拒共抗暴的嶄新時代。

一、事件經過

2月8日(年初一)晚上,熟食小販在旺角砵蘭街「後巷」擺賣,但被食物環境衛生署(食環署)人員驅趕。晚上9時,約有10名本土派「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抵達現場,護送部分小販到「大街」上擺賣。晚上10時左右,食環署人員針對旺角砵蘭街10多檔無牌熟食小販到場執法驅趕,引起在場聲援小販的「本土民主前線」成員及大批市民不滿。示威者捍衛小販,高喊「我要篤魚蛋」,大罵職員趕走小販,更有人用熟食檔木頭車撞向食環署職員。食環署職員要求警方介入協助。示威者與警方開始發生衝突。

(按:政府事後指食環署小販管理隊當時只執行一般巡邏工作,沒有對任何在場小販作出警告、拘控或掃蕩,但大家可以自行想想這套說法是否合理。難道小販管理隊親臨現場,是為了要跟小販買魚蛋或者「巡邏」?)

混亂期間,一部的士意外輾過路人腳板,激發群情洶湧。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及其組織成員提出,如果警察答應向砵蘭街方向退後,便會開路讓的士離開。擾攘後事件平息。警民雙方依然對峙,但此時雙方大致相安無事。晚上11時左右,甚至有警民關係科警員向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表示警方不會採取進一步行動。

關鍵是在晚上11時半左右,一群防暴警察突然在毫無預兆之下,手持盾牌及胡椒噴霧自山東街方向闖入,推跌市民,然後在砵蘭街上推出鐵梯,導致在場支持小販擺賣的市民即時鼓噪。

警方展示三面紅旗,警告人群「停止衝撃,否則使用武力」,繼而在11時45分左右,施放胡椒噴霧,揮動警棍,激起眾人怒火。當時多人「中椒」,包括警察、記者、學民思潮成員周庭、社民連內務副主席黃浩銘等。

聲援與響應人士越聚越多,站滿朗豪坊旁邊的砵蘭街。警方也加派大批警員到場。雙方對峙,互有衝突,怨氣升級。在混亂中,有小販攤檔被推跌,而朗豪坊花槽外的大型花盤也被搬至街道上以自製「封鎖線」。有人把泥土擲向警員,及傾倒食用油在馬路上,試圖以其油滑阻礙警察繼續前進。警察以盾牌、棍棒、胡椒噴霧不斷與示威者衝撞,示威者更加堵路不撤,扔擲雜物還擊,部分人更帶備長棍和自製的盾牌。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兼立法會新界東選區補選候選人梁天琦隨即發起遊行,認為遊行合法,拒絕離開。後來,示威者與警察衝突加劇,彼此互相衝擊對方防線。然而,警方還是在道路中段憑藉較強武力,節節進逼,將身處砵蘭街的示威人士向北推壓,後者節節後退。

及至2月9日(年初二)凌晨2時,雙方衝突全面升級。

大量示威者被驅趕而後退至阿皆老街。當時只有數名交通警員在場,足見警方整體佈局混亂空虛。示威者以雜物堵路。一名警員逮住與拖曳一名示威者前行數公尺,另一名警員殿後徐徐向彌敦道方向前行,立即激起數以百計的示威者怒火,憤怒難奈。殿後的警員被撲倒在地,其他警員被攻擊而節節向東敗退。示威者扔擲木板等物品,有警員受傷倒地,示威者繼續前進,另一名警員旋即向天連開兩槍,激發示威者更大怒火,奔向彌敦道,堵塞交通

旺角二月的槍聲一響,送來了香港本土武力起義。

示威者向警方投擲更大型雜物,例如街邊的垃圾桶、小巴站路牌、卡板等。另一方面,部分示威者轉進南面。快富街、豉油街、奶路臣街、西洋菜南街等路口均先後被示威者堆積雜物,放火焚燒,火光熊熊,冒出濃濃黑煙。

然後,在整個旺角黑夜,警民雙方開展你追我逐式「游擊巷戰」。棍棒亂敲、拳打腳踢、催淚噴劑、胡椒噴霧固然不在話下。凌晨2時45分,在彌敦道上有警員從後追打一名市民,導致他頭破血流,然而按倒在地。

凌晨3時,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一帶交通已經停頓。大批示威者與警員發生激烈衝突,有人在彌敦道上投擲垃圾桶,有人被警察追打至頭破血流。

凌晨3時半左右,部分示威者忍無可忍,結伴拆除行人路紅魚地磚擲向警察,

就連玻璃樽也被丟擲,並且放火焚燒垃圾桶及其他雜物。後來,雙方互有扔擲磚塊,多人頭破血流,觸發旺角黑夜的游擊巷戰。記者、途人、排檔、汽車、消防員均有被雙方波及。

在衝突中,雙方均有蓄意襲擊記者及阻礙拍攝的行徑。例如凌晨3時45分,

《明報》記者登上一部雙層巴士上層拍攝,期間有警員登車驅趕記者下車。記者當時已經表明自己身分,並且配戴記者證。剛出車門後,旋即被現場警員用盾牌按倒在地,並遭警員拳打腳踢及用警棍敲打後腦,造成記者頭部重創

無論如何,示威者與警察的巷戰趨向白熱化,地鐵宣佈不停旺角站。天亮後,警方速龍小隊及防暴警察大量增援,沿洗衣街向北把丟磚的示威者逐步驅散。及至早上9時左右,事件才暫告一段落。

警方總共拘捕至少65人。他們涉嫌非法集結、襲警、拒捕、阻差辦公、藏有攻擊性武器、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參與暴動等罪名。其中至少40人被控暴動罪(最高判監十年)

目前被捕者至少包括: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

香港大學《學苑》候任總編輯顧博謙、

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在機場擬偕家人出境旅遊時被捕,但當晩他根本沒有參與掟磚放火等武力行動)、

熱血公民成員柏洋、

網絡電台記者鄧梓聰等。

不少被捕者身上有明顯傷痕。

有人投訴警方,在自己被捕時遭警員毆打,及用警棍敲打至血流披面;有人表示被捕時被警員用警棍敲打後腦,需要縫七針

有人指警方連續40小時不允許他睡覺,之後在他筋疲力盡時錄取口供,而且警員最初聲稱控告他「非法集結」,之後又改為「暴動」,質疑警方誘導訊問;有人表示在警車內被恐嚇如不招認即被毒打,然後在警署內更被便衣警員打心口三下。

綜觀全局,事件中無人死亡,130人受傷送院(警察90人、示威者35人、記者5人),至於示威者受傷而未入院就醫者不可勝計。這場發生在雨傘運動以後(甚至在九七易幟以後)最大規模和突如其來的警民衝突,前後持續近十小時,事後被香港特區政權及TVB定性為「暴亂」。有港媒稱為「騷亂」。有外媒稱為「魚蛋革命」,但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堅稱掃蕩拘捕小販絕無其事,絕非「魚蛋革命」云云。

2月12日,中國新華社及《人民日報》刊出名為「外交部就香港發生暴亂事件答記者問」的稿件,發言人洪磊表示「

香港旺角地區發生了由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事件」。

這篇文稿形同1989年的「426社論」。然而,本土民主前線等組織至今尚未實施過任何港獨行為,不應被標籤為「分離」組織,中共簡直含血噴人。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更因這次事件而主張加快23條國家安全立法,「以免中央主動出手」云云,變相趁火打劫,借勢通過惡法。

眾所週知,如何立法都平息不了民憤和衝突,足見這個垃圾政棍堪稱十級腦殘,就連港共資深黨員兼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都公開駁斥。

2月14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更加進一步「強烈譴責」「暴徒」「蓄意甚至肆意實施『打、砸、燒』等暴力犯罪行為」,又形容「激進分離」活動越來越「暴力化」,「帶有恐怖傾向」,而且「強烈譴責」有人發表鼓吹「暴亂有理,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甚至意圖嫁禍於人」的「奇談怪論」,並且堅稱「正義一定會戰勝各種邪惡」。殊不知中國共產黨正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邪惡。

其實,如果大家真要深談何謂暴力、是非、黑白、嫁禍等議題,釐清事實真相與具體細節是首要的,因此我才會不厭其煩,複述客觀事實經緯,以正視聽。我在接下來的篇幅中,將會逐一剖析。我稱這次事件為「丙申旺角事變」或「二九事件」,相信比較客觀及符合歷史格局。

二、三種假設

對於示威者的真實身分,在事變當時,我盯緊電視機前直播影像,腦中閃過三種可供檢證或否證的假設:

一是真誠的反警抗暴示威者,二是黑幫分子,三是中共臥底。

我相信這也是社會上許多一開始不明就裏的人的懷疑。後來,我細心觀察和推理反省,發現第二個和第三個假設根本無法成立。

換言之,只要認真思考,許多錯謬猜想都可一掃而空。

首先,在目前梁振英港共政權統治下,黑幫分子不是政權的敵人,而是兄弟盟友。警黑共生,人盡皆知。

無論是否及如何共生,香港黑幫頂多只會在非常時期展開幫派仇殺(例如電影《古惑仔》情節),從來不會公然持續十小時與警察衝突。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向來是黑幫的「英雄本色」。況且,警在明,黑在暗,要鬥也不會搬出來在記者攝影機面前鬥,這是基本常識。

另外有人質疑:肯定有黑幫收了錢做事。此言差矣。如果黑幫真的收錢做事,部署妥當,謀定後動,為何不在晚上10時左右警方到場時立即「主動起義」,反而要拖延到接近凌晨2時警方驅散之際才「被動抗暴」?此外,如果真要做點大事,為何事前不充分準備武器,反而要等到子夜時分,一邊「轉移走動」,一邊「挖掘磚塊」,且戰且走,隨機應變,就地取材?這就猶如犯案者不備槍,只在路上敲取磚塊作武器。我叮囑那些質疑示威者是黑幫的人,重看當天整個錄影片段。

世上如果真有這種白痴黑幫,它們早已滅亡,否則可以開拍賀歲喜劇。

事實勝於雄辯,丙申旺角事變絕對不是黑幫收錢後與警察衝突。

其次,中共臥底這種假設也不能成立。這種假設意味著中共巧施「苦肉計」,利用裝扮成激進本土派青年的「中共臥底」,故意攻擊「香港公安」,左手打右手,上演暴力戲碼,然後插贓嫁禍給真正的本土民主派。有些人甚至把贓直接栽到本土民主前線、熱血公民、港大學苑、學民思潮當中部分人士的頭上,聲稱當中潛伏著許多「共諜」。我對於這些臆斷的評論就是四個大字:想入非非

綜觀大局,中共臥底是要幫黨做事,潛伏對手陣營多年,套取情報,煽動輿論,製造分化,不是用來丟磚被捕,一舖清袋。無間道,從來都是持久心戰,不是上陣肉搏。

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有人聲稱某君是共產黨臥底,我不採信,反而我深知某些號稱民主派的人士才是共產黨的真正奸細,但我先不把他們的狐狸尾巴揭出來。無論如何,中共臥底不會這樣拋頭露面。中共幹嘛要這樣損兵折將,一鍋端掉?如果有人說,中共可能不親自做事,但可以收買香港黑幫做事云云,那麼我建議那些人重看上述分析黑幫和當時情勢的段落。由此可見,丙申旺角事變絕對不是中共臥底與警察衝突。

三、事變底因

倒帶回看,當時在場人士都是真誠的反警抗暴示威者。事件是由於在場人士關注熟食小販擺賣問題而引起,後來因為警察大量增兵,演化成為示威者反警抗暴,觸發大規模警民衝突。

在場者包括左、中、右翼對政府不滿的各類人士。他們政治立場未必相同,彼此未必認識,但卻對食環署人員與警察在大年初一晚上趕絕小販的做法相當憤怒。

需知道,自港英政府時期以來,於大年初一,公務人員不對輕微違規行為(例如違例泊車、無牌擺賣)執法,已成香港民間共識與文化習慣,這是因為許多華人相信「大年初一、大吉大利、全年好運」,因此官民雙方維持進退有度。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人性問題。但是目前的港共政權不以為然,偏要硬幹,堪稱流氓。

畢竟當晚在場人士來源相當龐雜,涉及左右兩翼人士。右翼的「本土民主前線」曾經組織光復屯門、光復元朗、光復沙田、關注夜市經營、反對李偲嫣撐警等一系列本土活動。其成員的具體抗爭手段容有爭議,但是他們的理念相當真誠和清晰:港中區隔、抗拒赤化、守護本土文化、傳承城邦精神。右翼「熱血公民」也有成員參與其中。這些右翼團體雖有草莽氣息而未必完全討喜,

但是他們的理念正好說出了許多香港市民的心聲。

至於左翼的「小麗老師」更加率先在事發前,早已在深水埗自告奮勇,

主動協助小販開檔,打破特區政府打壓桂林街夜市的肅殺氣氛,

因而被警察當場拘捕,事件引發廣泛關注。她在大年初一當晚也到朗豪坊與腸粉大王一起擺檔。

綜觀左翼的主要論述:地產霸權、店租高昂、官商勾結、欺凌弱勢、逼上街頭,同樣切中要害。

換言之,全港左右兩翼針對小販問題而發出「支持小販、反警抗暴」的呼聲是完全一致的。至於不屬左右兩翼的「學民思潮」部分成員也親臨現場聲援小販,滿懷赤子之心。

同時,剛好在大年初一晚上,屯門良景邨領展商場外管理人員針對熟食小販的粗暴清理行動,也在網絡上引發廣泛迴響,當中更涉嫌有「黑幫打擊小販、警察旁觀暗助」等嚴重問題。

由於一連串事件集中爆發,立即激起網民義憤,紛紛響應網上呼籲,前往旺角現場聲援小販,情緒一發不可收拾。

其實,這股怨氣飽受壓抑已久,絕不是一時一地的孤立義憤。

丙申旺角事變的近因是旺角小販被霸凌的問題。

但是遠因卻在於自從習近平及梁振英當政以來,香港市民對於社會弱者飽受權貴欺凌的抗議、對於守護固有文化與生活方式與抗拒赤化前景的徬徨、對於政府高官及執法人員處事不公的憤怒,完全有跡可尋。

雨傘運動期間七警暗角毆踢示威者而未被判刑、朱經緯警司亂棍打人而未被起訴、藍絲與警察勾結、旺角暴力清場、鳩嗚團被粗暴對待,以及在傘後時代對付光復行動與水貨走私客的雙重標準,香港警察早已淪為「香港公安」,激起公憤。

這團怒火一直潛藏在市民心中,大年初一熟食小販被驅趕,正好提供了一條突如其來的藥引,立即啟動大爆發。這場爆發本來可以避免,而且在大年初一晚上11時半前已經逐步降溫。

然而,「香港公安」此時大量增兵,防暴裝備齊全,立即激起示威者怒火。在盛怒之下,在晚上11時半的示威者心目中,小販問題或本土意識已屬次要,反警抗暴才是重點。

換言之,在大年初一晚上11時半當時,挑釁者正是「香港公安」。

於是示威者面臨抉擇:和平散去?理性談判?非暴力、非粗口牽手呆坐等候被捕?如果每次都這樣「和理非非」,這是「示弱」還是「示威」?果真如此,未來這種形式的示威集會,還會有任何意義嗎?如要守護固有生活,抗拒赤化狂潮,反對港共政權,唾棄警方暴行,爭取本土民主,是可忍,孰不可忍?

堅持非暴力鬥爭的馬丁路德金說過:

「今天晚上,如果我單是在你們面前譴責騷亂,那是不足夠的。

如果我不同時譴責在我們社會中存在著那些隨意且不能忍受的狀況,

那就是在道德上不負責任

正是這些狀況令人別無他選,要以暴力抗爭來爭取注視。

我一定要說的是,騷亂是被忽視者所用的語言。」

這一句話正好說明了探究與呈現丙申旺角事變底因的重要性。

四、遮因謬論

綜上所述,丙申旺角事變的原因已經相當明顯。然而,

中共與港共集團試圖煽惑大家「專注表象,不問因果」

果真如此,或許所有歷史教科書都要重新改寫,改為光看某個行為是否違反《唐律》或《大清律例》就夠了。當然,這是荒謬絕倫的歷史視野。

2月9日早上,特首梁振英見記者。有記者問及有人認為這次事件源於市民對政府及梁振英的不信任而他自己有無責任時,梁振英堅稱:不應為任何「暴亂行為」作出「姑息評論」,「這是一場暴亂」云云。

政務司長

林鄭月娥與財政司長曾俊華事後也向記者表示,這件事是「徹頭徹尾的暴亂事件」,

呼籲大家「不要再找藉口為他們掩飾」

云云。

這些人究竟擁有一種甚麼樣的思維模式和心理狀態?

梁振英的女兒梁齊昕離家出走,我們可不可以說那是「徹頭徹尾的忤逆女」,「不要再找藉口為忤逆女掩飾或作出姑息評論」?中國八九民運學生圍堵新華門和佔領天安門廣場,我們可不可以說那是「徹頭徹尾的違法示威」,「不要再找藉口為學生掩飾或作出姑息評論」?台灣二二八事件因林江邁擺菸攤被查緝而爆發,我們可不可以說那是「徹頭徹尾的違法賣菸」,「不要再找藉口為林江邁掩飾或作出姑息評論」?

這些問題一舉捅破了特區官員的腦殘本質,完全不堪一擊。他們自以為用「徹頭徹尾的」和「不要再找藉口」兩組詞語,即可煽惑大家「專注表象,不問因果」。

事實上,一個不問因果的社會,不可能有整全的歷史觀念,不可能有透徹的正義意識。

例如:香港左派六七暴動,如果我們不問原因(毛澤東發動文革、港澳工委遵令發動暴亂),只顧專注真假菠蘿陣和燒死林彬這些表面現象,這樣可以把歷史說得通透嗎?

事實要弄清楚,原因更要弄清楚,否則就是見樹不見林。

丙申旺角事變的是非、善惡、合法、違法可受公評(下文我會繼續展開討論),但是公評的前提是因果清晰,掌握全局,避免以偏概全。

特區官員故意遮斷大家探究事件原因的視野,目的是希望大家「在違法暴動的定性之外不作他想」。這是極度荒謬的處事觀世態度。

我們應作他想,必作他想。法律不是一切,正義繫於因果。至於「官逼民反」的論述是否足以證成這次事變(曾鈺成不以為然),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容待下文詳述。


勿讓魚蛋變成早夭的美麗島 – 竇蓉 輔仁媒體 2016年2月14日

魚蛋騷亂之後,港共政權大舉搜捕異見人士,踏入猴年,香港政情忽然褪了一層皮,假文明最後一張面具被撕破,港共極權本色凶相畢露,抗爭者決心以卵擊石,令人聯想到台灣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但泛民政黨政客再一次落後於形勢,香港要從這個抗爭新起點,走向全面民主普選的新世界,就要放棄不敢雷池半步的傳統泛民。

行到這一步,抗爭即使可以不流血,也很難不犯法,檢控權第一關操控在走狗律政司手中,此人曲解法律,硬砌生豬肉的例子絕對是家常便飯,極權政府這三年嚐盡橫蠻霸道的好處,利益集團官賊勾結肆無忌憚,妖孽茹血,法力高強了,更不是讉責兩句便可收服。看看記者現在成了被人打得最頻密的一種職業,記協也是讉責完再讉責,即使對家子彈都出埋,記協也只懂繼續出稿紙。

要不是泛民和理非非三十年徒勞無功,議會制衡完全崩潰,誰又想在大年初一走上街頭,與荷槍實彈的警察對抗?當公民黨、民主黨對拉布還是曖曖昩昩時,拉布這台戲實已唱到劇終,陳健波和曾鈺成兩種不同的處理手法,已經告訴大家,剪布根本冇後果,只要中共指示一到,曾鈺成自會配合,中英聯合聲明都早已不存在,議事規則算得乜?

這次被捕人士將面對最長十年的監禁,當死士用前途和青春為佔中失敗後的死局打開一個新局面時,議會裏的泛民仍只顧考慮中間派點諗,從沒認真想想如何在後方配合前線的抗爭者。無可否認,魚蛋騷亂是有勇無謀,官逼民反式的偶發事件,一來欠缺清楚的訴求(當然不是為了篤魚蛋),二來沒有後續行動。大亂之後不一定大治,這部份的空白,理應由具備政治論述能力的政客去補充,並提出在議會中如何進一步抗爭,可惜現實是泛民同樣加入讉責暴力的行列,並不敢視魚蛋騷亂為戰場上開路的先驅。抗爭除了除了敢於犠牲外,背後還要有政治論述、政治理念、以及組黨結社、動員群眾、甚至勾結外國勢力、謀略談判的綜合能力,否則一輪衝擊,只是換來牢獄之災。

新東補選在即,我非新東選民,對楊岳橋亦有好感,但如果說投票給最大機會勝出的公民黨,以保住關鍵少數,避免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這個理由今時今日又不夠說服力。就算俾你拉布拉埋今屆,下屆曾鈺成不再選,立法會主席這個位肯定由完全聽話的共匪走狗來做,(純粹詞窮,狗狗其實無辜)還想玩規程容許的拉布一招?要知道抗爭門檻大大提高了,要阻止惡法或大白象工程撥款,拉布以前都極少成功,何況現在面對的是濫權無恥的689政府?太陽花學運是靠示威者衝進立法院阻止立委開會,佔领立法院而成功的。新年過後,各類惡法又繼續審議,當旺角黑夜的市民對港共政權的欺凌已按捺不住時,市民亦要求泛民議員敢於作出更大的犧牲,亂世中做反對黨是一件很嚴肅,也很危險的事,要結出美麗島的果實,就要選擇踏上一條崎嶇的血淚之路,「人已到了決志現場,再拖便遭殃」。


保梁天琦、棄楊岳橋才是理性選擇 – 饒靜慈 桑普 Post852 2016-02-14

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多人混戰。現時坊間不少聲音,指為了守住非建制派(泛民+激進+本土)於直選組別過半,以防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因此支持非建制派的選民應集中票源,支持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而放棄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

上述的棄保效應,是假設楊岳橋的得票必比梁天琦多,但這個假設經得起考驗嗎?2012年立法會選舉,民主黨(不計黃成智名單)、公民黨及工黨合並取得119470票,而較親激進派及本土派的也取得114958票,兩者票數接近,但大家不要望記一個事實,就是激進派及本土派選票不斷增加。因此,「楊岳橋的得票必比梁天琦多」的假設,非如大家想中像中的必然成立。按現時氣氛推算,應是五五波。

論知名度,現時梁天琦不會輸給楊岳橋,甚至比他還要高。論對進入議會後的衝擊,梁天琦一定比楊岳橋更大(縱然楊岳橋比其他公民黨大佬大姐有很大進步)。因此,若為守住議會和《議事規則》,合理的棄保策略,應是集中票源全投梁天琦,棄投楊岳橋。

最後,給大家一個最重要的理由。據常研究案例的朋友指出,暴動罪入罪門檻會是五年以上。在香港政治上 free rider 很多,敢於犧牲的人少。本土民主前線這個團體,因旺角事件近半數成員及義工被捕,當中包括梁天琦本人。這幾個候選人中,誰甘願如此犧牲自己?除梁天琦外,絕無他人。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禍根北京種,磚頭為誰飛? – 區龍宇

禍根北京種,磚頭為誰飛? – 區龍宇 評台 2016年2月14日

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之後,有人主張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

調查很必要,因為事件波譎雲詭。

但寄望政府獨立調查,乃緣木而求魚。

立法會此時責無旁貸。立法機構調查行政機關,甚而審判行政機關首長,本是西方民主革命所奠定的基本價值。

雖然建制派佔多數,但由立法會來做,政府要全部掩飾較難。

建制派也非鐵板一塊,如果民間聲音很大,自由黨之流不一定堅決反對調查。

何况,即使反對,民主派也可將錯就錯,暴露建制派。

在選舉年,這是有效支點。即使立法會否決調查,所有直選泛民議員,此時大可接手,自行調查。即使調查效果不足,最後只能提出一系列疑問,仍然有政治效果——民主派利用每一個機會,伸張民主價值,奪回政治主導權。同時,還可要求國際人權委員會調查。

衝突之後,學生會最為積極聲援被捕者,港大的更標舉「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

工黨及社民連也首先譴責梁特倒行逆施,導致今日禍患。

特區政府現在趁勢大搞株連,任何民主派更應首先譴責國家機器的暴力,確保被捕者的人權。梁由北京千挑萬選,所以北京也要負責。

國家機器乃人民公敵

民主黨卻各打五十大板。此實大謬。

但我們必須把是非曲直,先放到更大的背景去考察。

雖然雞蛋變磚頭,但要知道,高牆之後,還有槍炮。

今日人權的最大威脅,正是來自國家機器。即使有代議制的監察,國家機器早成自有永有、唯一合法卻不受民主監督的暴力機器。你以為是美國總統在統治嗎?沒有的事。Governs but does not rule——他代人管理而已,統治,另有其人。當奧巴馬上台後,想從阿富汗撤兵,國防部給他的選擇卻是﹕或者增兵,或者大量增兵。如果今天奧巴馬仍無履行競選承諾,反而繼續駐兵阿富汗,你就知道為什麼。斯諾登揭露了美國公安如何侵犯本國人民的自由,但逃亡的不是美國公安,而是斯諾登自己,你也知道為什麼。

偉大的美國民主革命家潘恩(Tom Paine),在他那本大大推動了美國獨立運動的《常識》,一語中的點出政府之問題﹕

「社會不論怎樣都是福,政府再好,只是必要的惡;在最壞情况下,更成為不可容忍的禍害。」

西方早期民主主義者,都秉承這種對政府——一切政府——的嫌忌。美國獨立戰爭之後,1786年爆發了謝司起義(Shay’s Rebellion)。退役軍官謝司抗議戰爭負擔落在窮人身上,率領幾千人在麻省起義。美國獨立宣言草擬人哲佛遜怎樣評論這件事?身在巴黎的哲佛遜說﹕

「我堅信,不時發生一些小叛變是好事,是政治領域所必需,猶如風暴之於自然界。這類反叛,對健全政府乃必要良藥。」

自那之後,國家權力全面膨脹到嚇人地步。連代議民主都基本沒有的香港,政府更十倍是人權最大威脅。政府暴力,更不能與幾塊民間磚頭等量齊觀!如無選擇,磚頭抗之,亦不為過。經此一役,梁特乘機加大鎮壓機器,連英國保守黨也不准用的水炮車,梁特也敢買。民主派此時更要全力阻止梁特。豈可效民主黨,各打五十板?你站到什麼立場去了?

本民前出師無名

當晚其實不只一個行動,而是兩個,二者性質大不相同!

頭一個,是維護小販擺賣的權利。

而事先號召市民聲援小販的,既有本民前(本土民主前線),也有小麗民主教室。

這個維護小販的行動,基本上成功了,小販管理隊在大批抗議者面前,自行撤退,小販繼續擺賣,衝突之後也如是。

第二個行動,從本民前佔據馬路開始,性質上已經和聲援小販無關。

所謂「魚蛋革命」,不過自誇。請問與警衝突,所為何事?如果真心聲援小販,此時行動已成功,慶祝也好,「掃街」大吃也好,或如黎汶洛建議,「大可以號召數百人眾席地而坐,拖延時間足夠小販經營至清晨。」 本民前還與警衝突,便是師出無名。

此時行動,更像是為反警察而衝突,或是為了反政府。好吧,政府的確要反,國家機器嘛。

問題是,你原本是為小販而來呀。怎麼忽然變成反政府?

如果本民前一早策劃反政府示威,為何不一早清楚說明?為何反而一早出帖,號召市民聲援小販?

到小販成功擺檔之後,才忽變反政府示威?

堂堂民主派,豈有如此兒戲,如此朝令夕改者?更離奇的是,又忽然變成……競選活動!而且是飛磚頭的競選!一個晚上,一次造成多人受傷和被捕的行動,本民前竟然可以隨時改變行動宗旨。天呀,究竟磚頭為誰而飛呀?黑獄為何而坐呀?是為你們的競選,還是為民主大業呀?如此翻雲覆雨,誰知你們哪句真哪句假呀?

做光明正大的民主派

堂堂民主派,永遠表裏一致,永遠以真名呼實物。

無可選擇而要反政府示威,則反之;無可選擇要扔磚頭自衛,則扔之;結果坐牢,則安坐之。在反之、扔之、安坐之的同時,永遠向群眾說明理據,永遠爭取群眾諒解和支持,永遠不去騎劫群眾,此方為民主派。

豈有如陰謀家、野心家、冒險家,隱瞞目的,裏外不一,借題發揮,臨場發難,利用群眾,用完即棄?人是目的,不是你的手段。傘運期間,已有人以謠言(立法會將審議網絡23條)來煽動群眾撞爛玻璃門,初一旺角不過是其延續。拿群眾作手段,那是政棍政治,不是民主政治,萬不可學。

難道民主政治不需要策略?自然需要。但策略永遠服從民主綱領,而非相反;因此策略對錯,看其能否有助民主宗旨。本民前勇則勇矣,卻一晚三改宗旨,太明顯借題發揮,別有用心了。這客觀上只會疏離民主派群眾,削弱民運。何况,這種臨場發難,太容易誤傷自己。當晚有些抗議者非因警察而傷,而是被後排抗議者,亂扔汽水罐、玻璃樽所傷。

但不是要「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嗎?

政治之為政治,在乎分寸。強凌弱,眾暴寡,有惻隱心者必站在弱寡一邊。

就算小偷,若被人群處私刑,也該營救。

但這種拔刀相助,只適用於特定時空,並非超歷史,更不等於說「反抗者一定對」。

旺角騷亂,自應首先譴責國家機器。但這不等於認同本民前的路線。這要分清楚。1924年希特拉因「啤酒館革命」而被判入獄時,他也是「被迫害的反抗者」,但他那條路線,不到十年就把德國變成地獄。

本民前的確初步具備了主要的極右元素:排外,種族主義,不容多元,威權主義,唯我獨尊,暴力傾向,利用群眾等等。甚至在被警察打壓之際,不忘攻擊其他一早在場聲援小販的民主派為「左膠」。

這不是民主路線,乃獨裁路線。希望真心擁護民主的本民前青年,臨崖勒馬。至於民主派,聲援被捕者是一回事,但不能與極右路線混同,否則後患無窮。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2月14日)

作者:區龍宇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剛才吃着臭豆腐的少女頭部受傷,就在我身旁倒下 – 逃老師

旺角黑夜,我站在魚蛋與高牆之間 – 逃老師 評台 2016年2月14日

按照香港「傳統慣例」,農曆新年首三天,食環署及警方等執法部門會特別「鬆手」,容忍包括熟食小販擺賣及有點過分的違例泊車,讓巿民在新春期間鬆一鬆。

但近幾年開始,「熟食小販零容忍」及「新年照派牛肉乾」已成我城政策,新年流流的「和氣生財」變成「相拗唔好口」。

但是,對於年初二的旺角騷動,如果單純解讀為本土組織借小販擺賣這等「民生小事」,結集「暴徒」去鬧事泄渲不滿,

那無疑是目光短淺,看不到令香港年輕人躁動的深層次矛盾

旺角騷動的那一夜,我站在魚蛋與高牆之間,目睹這場「魚蛋革命」的形成與轉化,警察開槍、磚頭亂飛、火頭處處的激烈場面將是香港示威者新標桿,可以肯定地說,黑夜過後香港從此不一樣,it’s just the beginning,未來只會更激進。

那夜凌晨,我陪朋友到旺角「掃街」尋美食,凌晨一時許到了港鐵旺角E1出口,通向朗豪坊的通道盡頭升起裊裊輕煙,魚蛋魷魚臭豆腐串燒的香氣糾纏在一起,每個小檔都有捧場客。

那一刻,我還以為這裏是被放生的樂土。

詎料躋身到砵蘭街交界,近山東街的路口有大批人聚集,一個藍衣男子站在車頂,手持大聲公在嗌咪,氣氛緊張。

走近一看,站在人群最前方的是本土民主陣線成員,一批年輕人戴上頭盔口罩眼罩,排成一列舉起裹上保鮮紙的自製盾牌,與另一邊穿上防暴裝備的警員對峙。雙方互發警告,否則會進行清場。

劍拔弩張的場面在朗豪坊戲院對開上演,而二三十米外是大批「掃街」巿民與繼續營業的小販檔,一步一世界,割裂的空間形成強烈對比。

於是,逾百個購了小販食物的巿民,就站在戲院門口的梯階上享受小食,等待觀看比銀幕更緊張的激戰上演。

在示威者的盾牌與穿上防暴裝備的警察之間留有數米空間,我大膽地從中間走過,邊行邊發現滿地是玻璃碎和雜物,頭頂不時有玻璃樽、啤酒罐、花盆和木棍等雜物飛擲向警員。狹狹的「楚河漢界」猶如有炮彈亂飛的戰場,我沒有任何安全裝備,卻僥倖地沒有被擲中,但亦知道不宜久留,便與大多數旁觀的巿民一樣,站到朗豪坊路邊「食住花生等睇戲」

「呢度係朗豪坊唔係天安門」

那時候雖說氣氛緊張,但大家都沒意識到會上演激烈場面。

到大約一時四十五分,示威者率先衝擊警方防線,霎時間雜物亂飛,胡椒噴霧與催淚水四射,空氣瀰漫了攻鼻氣味。

警察迅速佔了上風,盾牌與警棍不斷推進,同時驅趕路旁巿民。在警棍交錯間,我和其他看熱鬧的巿民都被推撞,身旁有人中警棍或被雜物擊中,

剛才吃着臭豆腐的少女頭部受傷,就在我身旁倒下,現場盡是恐慌與混亂。

不論巿民與示威者,全部都被警方推向亞皆老街方向,示威者節節敗退,旁邊的小販也要收檔離開。朋友說按照去年經驗,當示威者被推到亞皆老街路口時,衝擊就差不多會完結,應該不會進一步激化下去。

大約二時六分,我與朋友隨人潮走到砵蘭街與亞皆老街路口,還以為衝突要完了,但上海街路口卻有人群起哄,然後傳來兩響槍聲。最初我還以為是發射催淚彈,但卻不見白煙,許多人大叫:「開槍!警察開槍射人呀!」我見到路邊有交通警倒地,而剛開槍的警員則被推上警車。

兩響槍聲激化了人潮情緒,不斷圍着警員質問「點解對香港人開槍?係咪想殺人」、「呢度係朗豪坊唔係天安門」、「警察用實彈開槍,會死人㗎」。

其後證實當時是有警員遇襲,另一名趕到現場的警員向天開兩槍示警,槍口曾對着人群,雖沒擦槍走火,但群眾激動怒罵。

槍聲中掀開另一階段

「警察開槍」的消息迅速在社交網站瘋傳,但身旁的年輕人則開始「吹雞」,通知其他朋友來旺角「食花生」(湊熱鬧),原本應該完結的警民衝突,在槍聲中到了另一階段。

許多旨在掃街的巿民後怕危險,在開槍事件後紛紛離開現場,約十多分鐘後,上海街現場的人潮漸散,現場所見,衝突前的砵蘭街多數是普通巿民,少數是本土派示威者;

而槍聲過後,本土派示威者冲散了,卻有巿民就地變成示威者,還有更多是從區外趕來的另一群人。於是,漫長的旺角騷動所需的條件逐漸形成。

警方事後把亞皆老街的彌敦道至上海街一段封鎖,途人都要繞道而行。我走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發現聚集的人逐漸多起來,很多是剛到場的年輕人,他們從路邊拾起雜物亂擲,又企圖把垃圾桶拖出路中,又不時齊聲向警察大叫「開槍、開槍」,當中夾雜大量粗口。

每逢有人起哄,現場警員就執着警棍衝入人群就打,有數個人被打到倒地流血,也有人只是站在路邊就被警員拉走。

其中一名穿衛衣、紮辮子的青年倒地,頭部大量流血,當時 大家還以為他是女子,一度沒有知覺,其後能抬起頭來,才發現是男的。事後網上曾謠傳該名「少女」傷重死亡,最後證實這位男子沒有生命危險。

在警棍亂舞中,在場人士多沒持武器,許多人開始散到橫街小巷,那時候我和朋友決定離開,大家都慶幸沒有受傷。

回家後仍留意着電視和社交網站信息,開始有人在西洋菜街放火,到凌晨四時許出現示威者擲磚,騷動擾攘至早上,迎來的是陽光普照的年二初,原本應該是靜好的新年,全城卻躁動不安。

和平抗爭苦無路之下

年初二的旺角黑夜,事態以每秒鐘的速度去變化,最初衝擊警方防線的本土派,與後來在旺角放火掟磚似乎不盡相同。

縱火後果嚴重、磚塊可以殺人,沒有人會接受這種行為,警方接下來不斷採取拘捕行動,各界亦齊聲譴責暴力行為。

但在最嚴厲的譴責過後,暴力並不會因此而完結。

需知道,示威者並非從第一天開始就成為特首梁振英口中的「暴徒」,在回歸以來十多年,遊行簽名民間公投佔中,所有「和理非非」去表達訴求的手段都試盡了,但中央和特區政府的回應,卻徹徹底底說明「此路不通」;而過於落力地推動中港融合,結果是令捍衛本土文化的意識提高。為什麼本土派會壯大?為什麼部分年輕人的示威手段趨向激烈更暴力?找出當中原因再對症下藥,其實比追究騷動參與者更迫切。

騷動過後,政府與當權者都忙於「打大佬」,特首把事件定性為「暴動」,警方則指現場有車輛運送物品給暴徒使用,不排除是有組織及預謀的暴力行動。事實上,如果說旺角騷動是有人編寫了劇本去策動,一切應該要比盡是散兵游勇更容易處理,因為處理了牽頭者,其手下與信徒就自然消散。

但是,綜合個人觀察以至一些社運界與警界的朋友的分析,目前香港沒有任何一個組織,能有預謀地策動這種規模的騷動,因為只找一兩個「爛頭卒」容易,但要找一百幾十個死士則很難,故此個人傾向相信是連串偶發事件導致旺角騷動。

「有權用盡」vs.「獨立思考」

近年社會運動多了一張張年輕面孔上場,當權者、建制派以至大部分泛民人士都一直相信,那些年輕人是被某些人和組織煽動,從不相信青少年也有「獨立思考」和「個人意志」。

但是,那種沒有大佬的文化其實就是新一代的信念,拆大台、不信權威已令傳統的泛民吃盡苦頭,當權者首先要承認這種新觀點,才能開始去明瞭年輕人的想法。

旺角騷動原本是進一步了解激進人士心聲的契機,可惜的是,在強烈的譴責聲之中,政府官員與權威人士的觀點,似乎離那些「激進小眾」愈來愈遠,「有權用盡」仍是現屆政府的主調。

當和平抗爭苦無路,只恐怕支持暴力抗爭者會逐漸增加,縱使不會變成大眾,但社會將更動盪不安,

魚蛋不是雞蛋,不會摔破且成分複雜

如果仍以舊思維去對付新問題,相信距離刀光劍影汽油彈的真暴動又走近了一步,這是香港的悲哀。

文:逃老師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2月14日)


我選擇做「魚蛋」--致林淳軒學弟 – 袁天佑 評台 2016年2月14日

淳軒學弟:

知悉你被捕並被控以參與暴亂罪,雖然暫時獲保釋,相信你心中也感到莫名奇妙,匪夷所思。從看到的錄影片段,和你朋友的證明,你已早離開旺角,我相信法律會給你一個公義的裁決。

從片段中看見你高舉雙手,攔阻示威者與警方發生衝突,令我想起雨傘運動時,曾與一群教牧同工走到警察與人群中間,盼望可阻止流血事件發生。那是一份傻氣,而今日出現在你身上。

同樣匪夷所思的事,不但發生在你身上,警方同時拘捕了幾位環保組織人士,指他們所收集的物品是攻擊性武器,與旺角的騷亂事件有關。還沒有足夠證據,就叫人聯想兩者的關連,豈是公平的指控?或許他們的名字「結束一桶專棄」,與「結束一黨專政」相近,引起執政者的不安。(大家笑笑而已!)

雖然在你被拘留期間,聽聞你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但我相信你不會對警隊存有仇恨,因為他們只是執行命令而已。而且對作為基督徒的你,明白仇恨和暴力只會帶來更大的仇恨和暴力。亦是這緣故,在旺角發生混亂時,你選擇離開。

人受到不公平對待時,往往會想反擊,「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但耶穌卻教導我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另一邊也轉過去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裏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迫你走一里路,你就跟他走二里路。」(太五39-41)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軟弱和阿Q精神,但剛好相反,這種回應蘊含着衝破仇恨和暴力的巨大力量。

大家可從是次旺角事件中看到,仇恨和暴力所帶來的傷害。用石頭去攻擊他人,帶來的是譴責。另一方面,警方所用的,或許有人稱為合法的暴力,但同樣會帶來另一批人的譴責。繼續的仍是仇恨和暴力,人看不見公義在那方。

但耶穌的方法並不是這樣,他用人看來是軟弱的方式,顯出施暴者的不義。

在旺角事件被示威者打傷的警長黃樂安在醫院留醫時仍這樣說:「雖然今次俾年輕人打,但不會放棄對年輕人的工作,希望大家多關心年輕人的問題。」

沒有仇恨,只有寬恕;沒有暴徒,只有年輕人;沒有譴責,只有關懷。這更顯出襲擊他的人的不義。當然我相信黃警長不是要顯出自己的義和攻擊者的不義,他只願這種關懷、寬恕的心在社會中滋長,仇恨和暴力才會消除。

其實,市民與執法者本不應站在對立面上。事情發生究竟與魚蛋有沒有關係,大家的看法不同。但大家都不能否認,這與過去潛在著還沒有解決和面對的施政有關。假若掌權的不承認這點,只會繼續將對立擴大,將事件定性為暴亂並不能化解困局。

或許要改變掌權者的心不易。有人以「雞蛋和高牆」來描述市民與政府的對立,但無論怎樣,我選擇做「魚蛋」,因我們相信「這是天父世界;求主叫我不忘,罪惡雖然好像得勝,天父郤仍掌權。」讓我們持着這信心,「以仁愛寬容消弭紛爭,以謙卑憐憫擁抱公義。」(〈關懷香港牧函〉,2014年)

淳軒,為你和被捕者得着公義的裁決禱告;為受傷者,包括警務人員、市民和記者禱告,得着適切的治療,盡也康復;持續着為特區政府所有官員禱告,求主賜他們有愛民,特別愛年青人之心。

學兄

袁天佑


勿讓魚蛋變成早夭的美麗島 – 竇蓉 輔仁媒體 2016年2月14日

魚蛋騷亂之後,港共政權大舉搜捕異見人士,踏入猴年,香港政情忽然褪了一層皮,假文明最後一張面具被撕破,港共極權本色凶相畢露,抗爭者決心以卵擊石,令人聯想到台灣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但泛民政黨政客再一次落後於形勢,香港要從這個抗爭新起點,走向全面民主普選的新世界,就要放棄不敢雷池半步的傳統泛民。

行到這一步,抗爭即使可以不流血,也很難不犯法,檢控權第一關操控在走狗律政司手中,此人曲解法律,硬砌生豬肉的例子絕對是家常便飯,極權政府這三年嚐盡橫蠻霸道的好處,利益集團官賊勾結肆無忌憚,妖孽茹血,法力高強了,更不是讉責兩句便可收服。看看記者現在成了被人打得最頻密的一種職業,記協也是讉責完再讉責,即使對家子彈都出埋,記協也只懂繼續出稿紙。

要不是泛民和理非非三十年徒勞無功,議會制衡完全崩潰,誰又想在大年初一走上街頭,與荷槍實彈的警察對抗?當公民黨、民主黨對拉布還是曖曖昩昩時,拉布這台戲實已唱到劇終,陳健波和曾鈺成兩種不同的處理手法,已經告訴大家,剪布根本冇後果,只要中共指示一到,曾鈺成自會配合,中英聯合聲明都早已不存在,議事規則算得乜?

這次被捕人士將面對最長十年的監禁,當死士用前途和青春為佔中失敗後的死局打開一個新局面時,議會裏的泛民仍只顧考慮中間派點諗,從沒認真想想如何在後方配合前線的抗爭者。

無可否認,魚蛋騷亂是有勇無謀,官逼民反式的偶發事件,一來欠缺清楚的訴求(當然不是為了篤魚蛋),二來沒有後續行動。

大亂之後不一定大治,這部份的空白,理應由具備政治論述能力的政客去補充,並提出在議會中如何進一步抗爭,可惜現實是泛民同樣加入讉責暴力的行列,並不敢視魚蛋騷亂為戰場上開路的先驅。

抗爭除了除了敢於犠牲外,背後還要有政治論述、政治理念、以及組黨結社、動員群眾、甚至勾結外國勢力、謀略談判的綜合能力,否則一輪衝擊,只是換來牢獄之災。

新東補選在即,我非新東選民,對楊岳橋亦有好感,但如果說投票給最大機會勝出的公民黨,以保住關鍵少數,避免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這個理由今時今日又不夠說服力。

就算俾你拉布拉埋今屆,下屆曾鈺成不再選,立法會主席這個位肯定由完全聽話的共匪走狗來做,(純粹詞窮,狗狗其實無辜)還想玩規程容許的拉布一招?要知道抗爭門檻大大提高了,要阻止惡法或大白象工程撥款,拉布以前都極少成功,何況現在面對的是濫權無恥的689政府?

太陽花學運是靠示威者衝進立法院阻止立委開會,佔领立法院而成功的。新年過後,各類惡法又繼續審議,當旺角黑夜的市民對港共政權的欺凌已按捺不住時,市民亦要求泛民議員敢於作出更大的犧牲,亂世中做反對黨是一件很嚴肅,也很危險的事,要結出美麗島的果實,就要選擇踏上一條崎嶇的血淚之路,「人已到了決志現場,再拖便遭殃」。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BBC Micro:bit python reading notes

MicroPython native editor for the micro:bit


Now the BBC MicroBit starts to make sense – Giles Booth February 10, 2016

http://www.suppertime.co.uk/blogmywiki/2016/02/microbit-python/

Today, after much moaning on my part about delays, I got our school’s 3 teacher BBC MicroBits. And I think I now know how I’m going to use them once we get the children’s boards.

We’ve already done some Python in Year 7,

so I am reluctant to start teaching them a different language or paradigm at this point – I feel we’ve moved beyond blocks. I also have to soothe concerns about children working on the public internet, and

I dislike the way the current TouchDevelop and block editors rely on internet access and a remote server being online to compile your code.

[UPDATE: You can use TouchDevelop and block editors without a login and without internet access, although you will need it to load the compiler in a browser in the first instance. See https://www.microbit.co.uk/offline for details. I am grateful to Miles Berry and Peli de Halleux for clarifying this for me.]

I think Mu answers all of these questions for me. It’s the work of Nicholas Tollervy and others in the Python community – a standalone, cross-platform Python editor and command line tool that… just works!

Install Mu Micropython (I used a MacBook), plug in your MicroBit, start typing your Python code, press the Flash button – and the code runs on your MicroBit!

These very few lines of code do some cool things, and show off how the library of built-in images and tunes mean that children can do fun stuff with Python and the MicroBit amazingly quickly.

if button_a.is_pressed():
display.show(Image.PACMAN)

draws a Pacman if you press the left button. There are LOADS of really fun built-in images to try.

if button_b.is_pressed():
music.play(music.NYAN)

plays Nyan Cat music (many other tunes are available) if you press the right button. I attached a speaker with 2 crocodile clip leads from a MakeyMakey – no soldering required!

if accelerometer.was_gesture(‘shake’):
display.show(Image.GHOST)

Shake it and a ghost appears!

if pin1.is_touched():
display.show(Image.SURPRISED)

Touch pin 1 (in a MakeyMakey way) and a surprised face lights up the screen.

Having forgotten (and now remembered) how really counter-intuitive the navigation is on the official MicroBit TouchDevelop lessons (and having to unlock my Microsoft account for some odd reason),

I can honestly say I think using Python with Mu will be simpler than using block coding. It’s totally offline! No logins! No internet safety concerns. And it’s fun!

If you don’t have access to the command line (REPL) – as I currently don’t on my school Windows laptop – you get useful feedback in the form of error messages scrolling across the MicroBit display. Genius!

Mu for Windows – no drivers needed for flashing code

Of course it remains to be seen if it will work on our Windows VDI (virtual desktops) at school, but I think I have seen the future of the MicroBit. And it’s snaky…

You can read the documentation for MicroBit MicroPython here:

https://microbit-micropython.readthedocs.org/en/latest/

and download Mu here:

https://github.com/ntoll/mu


BBC Micro Bit Quick Start Guide for Teachers

https://microbit0.blob.core.windows.net/pub/tovulwsd/Quick-Start-Guide-for-Teachers.pdf


Comnputational Thinking – Jeannette M. Wing

https://microbit0.blob.core.windows.net/pub/tovulwsd/Quick-Start-Guide-for-Teachers.pdf

Computational thinking is the thought processes involved in formulating a problem and expressing its solution(s) in a way that a computer – human or machine – can carry out effectively.

In 2006, I began to advocate that everyone, regardless of profession, of career, or of age, can benefit from learning how to think computationally[1].

With the BBC micro:bit, the BBC and its partners, including Microsoft, catalyze our realization of this dream.

Children can learn how to think computationally by first formulating a problem and conceptualizing a solution.

Then, by expressing their solution using a code editor, such as Microsoft Touch Develop, and by compiling and running their program on the BBC micro:bit, they can see their code come alive!

I commend the BBC and the UK for their leadership in the Make It Digital initiative.

Teaching children at an early age the fundamentals of computing helps provide them with the programming skills and the computational thinking skills they will need to function in the 21st century workforce.

Programming the BBC micro:bit will teach children basic coding concepts, such as variables, types, procedures, iteration, and conditionals.

Solving problems with the BBC micro:bit will expose children to computational thinking skills, such as

abstraction, decomposition, pattern matching, algorithm design, and data representation.

Students knowledgeable with these skills will be in high demand by all industrial, government, and academic sectors, not just information technology.

Most importantly, the BBC micro:bit will introduce children to the joy of computing.

Making one’s personal device do whatever one wants is empowering. Programming the BBC micro:bit will tap into a child’s imagination and creativity. The device and programming environment provide a playful way to explore a multitude of computational behaviors.

I am thrilled to see this Quick Start Guide for Teachers, which is rich with examples that show how hands-on coding is easy and natural.

Let’s have fun together!

Jeannette M. Wing

Corporate Vice President, Microsoft Research 25 May 2015

[1] Jeannette M. Wing, “Computational Thinking”, 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 49 (3): 33, 2006.


The BBC micro:bit device

The BBC micro:bit is a very simple computer. It is programmed by using another device (smartphone, tablet, PC, iPad etc.) to write the program, which is then compiled and downloaded onto the BBC micro:bit. The newly programmed BBC micro:bit can be disconnected and will run the program, just like other embedded devices, such as a digital watch, a GPS device or a pocket calculator.

The device has a display made up of 25 LEDs and some simple input controls that can be used in a number of ways. It is small enough to slip into a pocket or even wear.

The BBC micro:bit offers a gentle introduction to programming and making: switch on, program it to do something fun, wear it, customise it, and put new ideas into action. It can be programmed to show words or shapes, tell the time or play games.

It is designed to be a starting point to get young people interested in coding so they can move on to other, more sophisticated devices in future.

The BBC micro:bit has an accelerometer, which can detect movement, and it can connect and communicate with other devices, including Arduino, Galileo and Raspberry Pi.

It offers a natural progression from screen-based programming using visual languages, and can lead on to more complex, text-based programming.

The BBC micro:bit also has Bluetooth Low Energy, allowing it to be part of the ‘Internet of Things’ – the extension of the internet beyond computers and smartphones to include other embedded systems, from fridges to cars, and even home central heating systems.


Supporting learning

The BBC and its partners recognise that a hands-on learning experience can help young people to grasp the computing curricula in ways that on-screen coding activities and traditional classroom learning cannot.

The BBC micro:bit can help learners to develop their understanding of physical technology and computing, offering the opportunity to apply complex thinking, analytical and problem-solving strategies.

Inspirational content on BBC radio and television will raise awareness of the BBC micro:bit, while teachers, parents and young people will be encouraged and supported to get the most out of the device through a rich range of online resources and real-world events created by the BBC and partners.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BBC micro:bit

Functional Programming reading notes

Jeannette M. Wing

President’s Professor of Computer Science, Computer Science Department,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on leave)

15-150: Functional Programming, Spring 2016

http://www.cs.cmu.edu/~15150/

Overview

The purpose of this course is to introduce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functional programming (FP).

The characteristic feature of FP is the emphasis on computation as evaluation.

The traditional distinction between program and data characteristic of imperative programming (IP) is replaced by an emphasis on classifying expressions by types that specify their applicative behavior.

Types include familiar (fixed and arbitrary precision) numeric types, tuples and records (structs), classified values (objects), inductive types such as trees, functions with specified inputs and outputs, and commands such as input and output.

Well-typed expressions are evaluated to produce values, in a manner that is guaranteed to be type-safe. Because functional programs do not cause side-effects we can take advantage of simple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in reasoning about applicative behavior and analyzing the runtime properties of programs.

The advantages of FP are significant:

Verification:

There is a close correspondence between the mathematical reasoning that justifies the correctness of a program and the program itself. Principles of proof by mathematical induction go hand-in-hand with the programming technique of recursion.

Parallelism:

Since expressions have no side-effects, it is natural to use parallel evaluation: the values of independent subexpressions may be determined simultaneously, without fear of interference or conflict, and the final result is not affected by evaluation order. This gives rise to the central concepts of the work (sequential) and span (idealized parallel) complexity of a program, and allows programs to exploit available parallelism without fear of disrupting their correctness.

Abstraction:

FP stresses data-centric computation, with

operations that act on compound data structures as whole, rather than via item-by-item processing.

More generally, FP emphasizes the isolation of abstract types that clearly separate implementation from interface.

Types are used to express and enforce abstraction boundaries, greatly enhancing maintainability of programs, and facilitating team development.

Moreover, FP generalizes IP by treating commands as forms of data that may be executed for their effects.

Upon completion of this course, students will have acquired a mastery of basic functional programming techniques, including the design of programs using types, the development of programs using mathematical techniques for verification and analysis,

the use of abstract types and modules to structure code,

and the exploitation of parallelism in applications.

Prerequisites: 15-151 or 21-127. Students will require some basic mathematical background, such as the ability to do a proof by mathematical induction, in order to reason about program correctness. In addition, it will be very useful for a student to have developed abstraction skills and to have familarity with the core mathematical structures of Computer Science, such as sets, relations, graphs, and trees.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this course is 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for entry into 15-210 Data Structures and Algorithms, which will build on the functional model of computation to develop a modern account of parallel algorithms for a wide variety of abstract types.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https://microbit0.blob.core.windows.net/pub/tovulwsd/Quick-Start-Guide-for-Teachers.pdf

BBC Micro Bit Quick Start Guide for Teachers

https://microbit0.blob.core.windows.net/pub/tovulwsd/Quick-Start-Guide-for-Teachers.pdf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會譴責的,會去面對麼? – 陳假

會譴責的,會去面對麼? – 陳假 評台 2016年02月13日

星火之所以可以燎原,主因並非星火,而係環境變得易燃,星火只係導火線。

有人譴責年初一發生嘅大型衝突係因為一串魚蛋乘機攪事,事實係新年小販被打壓事件只係導火線,

真正原因係香港受到高壓管治,香港不斷被出賣,機場第三跑,起唔完嘅高鐡等大白象工程被夾硬上馬。

講咗幾十年嘅普選,最後其實係玩你一鑊,市民用和平方式爭取就當你無到,差人可以隨意打示威者至頭破血流而不需負責。

對於香港本身嘅文化就意圖不斷去取締,有人夾硬要推普通話教育,小學生答問題「魚蛋」係錯,要答成「魚丸子」。

有香港獨色嘅街邊檔就因為政府唔再發牌,加上食環趕盡殺絕而幾乎絕迹,住年係農曆年香港人都可以有機會重溫依個港式文化,可惜14年雨革後就被政府打壓。

一個地方文化會令當地人型成歸屬感,亦只有對嗰個地方有歸屬感嘅人先會守護嗰個地方,香港人就係好擔心香港嘅價值俾人不斷奪去。今年政府高調派出大量差人同食環佈防,甚至連後巷都守住,有市民為咗爭取保存香港文化,於是到場聲緩,而政府嘅態度就係出動防暴警與胡椒,結果民怨一發不可收拾。

有人譴責抗爭者打差人,打人就係唔啱,但係經過多年以後嘅和理非非抗爭已顯得不能動搖政府,而本應負責保護市民不被侵害嘅差人已淪落至打市民嘅暴警,市民可以點做?最終市民選擇反擊。

譴責打差人嘅人話反抗者暴力,唔通講嘅人已經唔記得佔領期間差人用過咩暴力?

唔通反抗者係要老馮俾人打乞討支持?

反抗就要俾在旁指點嘅人指責做咩唔配合佢嘅諗法?

當我口賤問一句,有日有人老婆俾公安強姦,係咪有人會譴責個老公用武力反抗,而唔係同個公安講道理?

有人話香港亂就會益咗689,有推測為如果用武力反抗就會失去中間派支持,尤其今年係選舉年,對泛民爭取過半數議席會不利。

不過撫心自問,和平手法係佔領過後爭取到幾多中間派支持?

起高鐡、機場第三跑有無中間派支持反對?

會打擊言論自由嘅網絡23條又有無中間派支持和平集會?

所為中間派,由佔領至今有無真係動搖到?以現況一直走落去,香港唔會玩完咩?

老實講,唔好話中間派,譴責反抗者嘅人又有幾多個有為以上事件出力?網絡23條集會我係現場只係見到嗰200幾人。自己都唔做實事抗爭,做咩去鬧一班冒住會受極大刑責風險都去反抗嘅年青人?

有人質疑幪面就係鬼,大家年初三已經見到無幪面嘅人俾人大搜捕,甚至無參與事件嘅學民思潮成員亦被入屋搜查,幪面就係為咗減底抗爭成本。

有人質疑67暴動後,港英政府會知羞恥而改善民生,但依家嘅港府係唔會。無錯,我都唔認為依家嘅港府會知恥,不會依家係要佢知道佢地做過嘅野,以後係要付出更大代價,不是說好了的增加政治成本嗎?

有人質疑政府會乘機加強打壓,難道無今次嘅事,政府就唔會搵藉口打壓你咩?網絡23條就已經係去攪緊藉口攪你。

歷史上,好多反抗成功嘅例子都唔只得純粹和平方式,大家會見到和平方法一方最後得勝,但係見到和平一方就可以排除背後武力因素咩? 就算係印度,除甘地之外都有武力隱憂

// 故此,甘地的絕食抗議,其實是一種以自身的死亡,去抗爭壓迫者的軟性攻擊。

他沒有用任何暴力,但是他是用自己死亡會引起的暴力為籌碼,去跟英國人談判的。//

http://www.pentoy.hk/社會/c604/2015/08/17/絕食抗議有效嗎?/

歷史洪流可以阻一時,不過阻唔到一世,事情已經發生咗,譴責完係咪就已經可以解決問題?

定係繼續一面話自己緊張香港,不過一面麻木面對不斷被侵蝕嘅香港?不如諗下以後點面對,請用自己嘅方式去做實事喇!

本人站在抗爭者一方。

陳假


一見勇武便譴責,勢必被689食硬 – 胡人傑 評台 2016年02月13日

對於旺角騷亂事件,提出反暴力理論無不妥,但套用於現實,權衡輕重,有所取捨,譴責不譴責,方為最困難之處,所謂 strike the right balance 是也。

(1)先說現實:激進本土在選戰中的份量

以2015年區選,樂翠選區(L19)作參考,假設何俊仁及鄭松泰分別代表泛民中的和理非與激進本土選民,而得票為1736對392,則激進本土選民在泛民中佔比達18%,不屬大多數,但卻足以令泛民票分兩路,兩邊都不足,令土共何君堯在區選中險勝。

所以和理非泛民如以劃清界線態度譴責激進本土,勢必令建制在即將上演的立會選佔盡上風,2月補選最為迫切,若泛民又是票分兩路,結果席位由建制擦邊佔領,則建制剛剛夠票通過議事規則修改,要是建制藉此廢掉拉布機制,議會抗爭功能即被削弱。民怨在議會中表達的機會被減少,諷刺的後果就是將會有更多街頭武力抗爭事件,以補充失去的表達渠道。無論失議席,或令香港失控從而給予689更高壓統治的基礎,兩方面都是689之得,泛民之失,此為何我說一見勇武便譴責,勢必被689食硬。

當然,如果完全擁抱勇武,亦勢必被689食硬,因為保守泛民選民會轉投偽中立黃成智或建制,或索性不投票,如此亦達削弱泛民得票率功能。

如何 strike the right balance,可參考戴耀廷的回應,不同意但亦不譴責,就是其精髓

而泛民政黨,以社民連、工黨、新民主同盟回應最接近戴耀廷的方向,而公民黨則馬馬虎虎,但亦起碼將譴責勇武排在次要位置,而民主黨則最差,一開口就譴責。

(2)再說理

其實暴力應用就是社會一部份,不然,何來警察與軍隊?一見勇武便譴責,就是缺乏多角度思考。

先說歷史角度,如果1997年勇武,我會譴責,

2014年勇武,亦會譴責,

但2016年,經過被政府奚落近兩年、被「城管」虐待近兩年、港大淪陷、財委會剪布、普教中入侵,

仍一見勇武便譴責,則是離地!

而停留於高唱民主高層次理念但缺乏路線圖,繼續沉迷於裝飾性的和理非論述而不作適時調整,則是僵化。

以社運組織角度看,則是傳統中國社會的缺陷--不懂消化多樣性的社會結構。這個,《奪命金》編劇

黃勁輝的勇武孫悟空說得比我好,基本就是,沒有勇武悟空,和理非唐三藏單靠豬八戒及沙僧,西經團隊能不一早已被妖精果腹?另一方面,團隊若少了唐三藏的導善,霸氣悟空能不為報復而不停大鬧天庭,忘記取西經初衷?

其實,要取西經成功,4人缺一不可,而4人只要取西經立場一致,就有不同而和的基礎,這才是西遊記的精髓。(有趣的是,傳統中國文化,在文字上是充滿多樣性,但實踐上卻變了單一性,一黨專政竟是神一般的選擇。)

勇武不能解決政局問題,但勇武事件亦不是一種可預測行為,須知勇武抗爭被掛在口邊超過一年,但只是這次忽然有真勇武支持,民怨多年聚積剛巧至臨界點,

剛巧農曆年假,剛巧警方又日前拘捕了不是勇武的小麗民主教室引起關注,就是這樣水到渠成,隨機發生

既然發生了,就應加以善用,如葉健民在 i-Cable 節目中挑機葉國謙,要求民建聯認真考慮在議會中讓步。

(另,節目中葉國謙強烈譴責暴力行為後,即被追問當年曾參與67暴動的歷史,他的回應值得一看。)

至於如何減低日後發生勇武抗爭的機會,並不是譴責,而是借機推進議會佔領,而立會選就在眼前,如何化危為機,方為上策,如果戴耀廷的雷動計劃能善用此事借力,令泛民在立會佔領超一半議席,則本土勇武抗爭肯定收皮(但不排除變成土共勇武抗爭,假設他們不關心紅色資本在香港的利益,一笑),當然,下一回就是重回區議會。

至於零碎細節如打爛 TVB 攝影器材(須知較 N 個警察亂棍狂毆明報記者15秒的嚴重性少百倍),則考驗激進本土的政治智慧,此等失誤,以道歉聲明化解,不是這麼大逆不道。

胡人傑


語意學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6年2月14日

「暴亂」、「暴動」、「騷動」,在英文之中,雖然可一概用一個Riots字,但炎黃子孫,不是洋人,用華文的人,講起這組字詞,如果不是愚昧的文盲,必先判斷這組詞的中國社會背景,也就是英文所說的 Social Context。

一九六七年五月,香港愛國陣營總動員,在街上放炸彈,當時英治政府的中文詞彙,稱為五月「暴動」。

「暴亂」是中國大陸的政治詞彙,有強烈的政治意識形態色彩,不是客觀的形容,而大有咬牙切齒的判決之意。

譬如一九五六年匈牙利的納吉領導人民反抗蘇聯,中國叫做「匈牙利反革命暴亂」,西方文明世界,稱為 Uprising。

一九七六年清明北京人民反抗毛澤東江青極左暴政的「天安門事件」,中國稱為「天安門反革命暴亂」,與一九八九年的「六四」相同。當然,後來怎樣「平反」或「淡化處理」,是中國人的政治風向變化的問題。你對中國政治沒有興趣,不必理會中國人在不同時代集體變臉的不同表情,只須知道一點「語意學」(Semantics)。

英治香港時代用的「暴動」、「騷動」,與今日中港兩地政府所呈現的「暴亂」有何不同?在於僅一字之差,共產中國的漢語(他們不叫「中文」),並非外界所以為單純的傳達事實的媒介,而是政治工具(Political Tool),形勢轉化之時,往往一掀手,手中的工具,變成匕首(Dagger)或袖箭飛鏢,用來置人於死地。

譬如,英治時代的香港,英國人講人權和法治,人未定罪,總假設無辜,說「警方拘捕一名涉嫌男子」。中國卻說:「公安抓獲罪犯」。

除了「涉嫌」二字之有無,即是一個社會人與奴畜之別,「拘捕」與「抓獲」,以「抓獲」更生動傳神,富有文學小說的形象思維,活見一猥瑣屁民被兩名英雄的民警戴上手鐐、扭臂捋衣領、按下頭推喝押走的畫面。

共產黨是語言的強權大師,懂得怎樣將每一個漢字──是每一個──內中暗藏的螺絲擰成最緊(Maximized),將中文,不,汉语,必要時化為一副枷鎖,將愚昧的億萬蟻民鎖得定定的,大陸叫做「管理好、控制起來」。

這一切,不是香港教育學院,不,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文系畢業的女教師懂得的。中文程度差劣的整個香港,不論如何「精英」,更加不懂。但不要緊,回歸祖國,新汉语的一套系統,香港人包括什麼學者和傳媒,不必懂,在梁振英領導下,他們會不知不覺適應而集體改變的。

陶傑


「中立」已經很難令人接受 – 冰夢 輔仁媒體 2016年2月14日

年初一發生的「魚蛋革命」,這場騷亂中示威者及警察的行動都受到爭議,社會各界對於這場騷亂雖各有所意,但都是離不開三個典型的立場,「支持」「中立」「反對」,當中「中立派」一般都認為這次騷亂「兩邊都有唔岩」,「中立」這個立場其實並沒有任何問題,畢竟凡事都有兩面,不過這次中立派的意見,卻受到了很大的反彈,「兩者都有錯」的這個理論,在網上經常受到批評。人們似乎不再接受「中立」。

大部份的中立派對於「魚蛋革命」的意見一般都是「警察有唔岩,示威者都有唔岩」,認為雙方都有錯,並沒有什麼問題,做「中立」也沒有任何錯誤,

只是從香港經歷過社會運動,尤其是近年的「雨傘運動」後,不少的香港人已經很難再接受到「中立」。

年初一的騷亂,示威者的確使用木板、磚頭、玻璃瓶、等雜物去攻擊警方,他們的確是不和平;同樣地警方也有濫用權力去對待示威者,「兩者都有錯誤」這個理論似乎是對的,

但當你「中立地」批評示威者時,你有沒想過,過去香港的示威遊行及社會運動中,到底是誰沒有中立在先,到底是誰使用暴力在先?

到底是誰使用暴力在先? 2013年8月,梁振英去到天水圍出席社區論壇時,一群戴口罩、穿黑衣的「梁粉」聯群圍毆反對梁振英的示威者,香港某些「親共」組織的暴力行為,也不用我多舉例了。

到底是誰沒有中立在先?香港警察一直打著「中立執法」的旗號,但他們真的有做到嗎?看看近年的「雨傘運動」,當時和平的示威者除了要面對,這群「中立」的警察的催淚彈 、警棍攻擊之外,更看著這群「中立」的警察任由反佔中暴徒毆打、非禮和平的示威者。

不只是「雨傘運動」,在香港過往的各種社會運動中,香港警察的選擇性執法問題已經很嚴重,我們早就看出香港的執法者根本就不是「中立執法」,即使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去示威、爭取公義時也只是得到「不中立」的對待,那麼你叫我們怎樣再相信「中立」?

再來看看我們的當權者,他有中立持平地看待這件事(初一的騷亂)嗎?事件過後,他就只會一面倒地批評示威者,只會譴責示威者是「暴民」,卻不譴責警察的暴力及濫用權力的行為,更沒有要求嚴正持平地去調查事件的來龍去脈,彷彿所有的錯誤都在示威者的身上。

其實,對於年初一的騷亂,已經不再是思考『誰錯、誰對』的問題,而是要思考『示威者為何要這樣做?』;示威者這次沒有和平理性地去抗爭,看似是「很錯」,

但你有沒想過,曾經的示威者一直是很和平、很理性去爭取公議時,得到的就只有「警棍」「胡椒噴霧」「暴力」 …

如果連當權者、執法者都「不中立」時,你又叫大家怎樣再接受「中立」?


旺角大戰後的溫和派進路 – 無妄齋 輔仁媒體 2016年2月14日

正月初一,旺角黑夜,被此起彼落的呼喊怒號驚破鬱悶,縈繞達旦;兩響槍聲過後,磚石雜物紛飛,各處燃起火焰,猶如寒夜烽火,宣示抗爭新階段的降臨。由小販擺賣觸發的警民衝突,無疑反映民間與執法者間的互信已屆崩潰,以至於市民要透過武力與公權抗衡。

究竟所謂「暴動」過後,社會是否陷入嚴重不安?暫時觀察,香港依舊歌舞昇平:初二晚小販夜市照辦、煙花照放,初三馬照跑,似乎對社會殺傷力有限-至少表面看來如此。「暴動」沒有破壞特定建築物、其間沒出現乘機掠劫店舖、傷害人身,僅針對警察濫暴、增加其管治成本的有限抗爭,亦無上升到由官方到傳媒輿論所描述,「動搖香港社會」的地步-而按照「國際標準」,即使如此,大概早已實施「緊急狀態」「宵禁令」。

雖然事態未至於波及整個社會,然而警覺者當知深層矛盾自2014年佔領過後已趨白熱化,必須杜漸防萌。但事後除了警方瘋狂拘捕及檢控,政府、親建制派及保守人士的抨擊以外,傳統政黨及社運組織對此急遽變故的反響,卻相對淡薄,除了譴責警民雙方暴力、呼籲回歸理性以外,缺乏更有力的回應。

社會安全閥失效

套用 Lewis Coser 在《社會衝突的功能》(The Functions of Social Conflict,1956)的論述,他把社會衝突歸納為「現實衝突」(Realistic Conflict)及「非現實衝突」(Non-realistic Conflict),前者涉及個人或者公共利益,故被視作有效解決社會不滿或者不公義的手段,後者則未必有特定驅使的理由,傾向於被社會的絕望感所致,而衝突則成為排解緊張不安感甚或身份認同的方式。

同時他引用安全閥機制(Safety Valve),如同疏導淤塞河道而開鑿的支流,為社會中的敵意與不滿提供代替品,令行動者目標轉移,從追求特定成果轉化為釋放緊張感。但安全閥僅能在淺層分歧之際起局部及短暫作用,並且機制需要不斷自我調整,令社會結構合理發展;加上排解不安不等於根治社會問題,是以必須同時正本清源。故此,一旦民怨沸騰,洪水暴發,社會仍會遭沒頂之災。

武力未必合理,但社會機制更不合理

尤其在現行官民溝通機制失效的狀況,兩級議會、傳媒皆失去監督作用,司法執法敗壞以致控訴無門,社運界在連場抗爭中功敗垂成,那麼對於非現實衝突這種沒有既定政策或訴求的矛盾,難以產生目標轉換而祇會選擇視為敵人的對象,當臨界點一至,直接爭鬥自然一觸即發。是以保護小販夜市是動武的導火線,而非抗爭主體。

嚴格而言,這次未算是革命。就不同主體的抗爭及程度論,層次大致如下:

Revolution-顛覆現存政府,由另一政府或政體替代,尤指運用武力

Rebellion-對某憲制政府公開、武裝及有組織的反抗,或對權威、傳統習慣蔑視的行為表現,未必有明確目的

Revolt-對某種統治狀態或統治權威的反抗與叛亂

Mutiny-對依法成立的權威反抗,尤指叛亂兵變

Insurrection / Uprising-普遍的反抗,有時限指或被視作更廣泛造反的前兆

這次旺角大戰屬性為何,可以據上討論。簡而言之:正常的社會機制嚴重失靈(Unjust),官民間徹底失卻互信,甚至到危及自身的地步,民間產生的「自我保護」甚至「對抗意識」愈發明顯。更關鍵的是,暴力絕非突變,而是由長久以來對「安全社運」的失落感及憤懣累積,甚至連大型佔領都失敗告終,將本來出現於旺角、金鐘的街頭零星衝突,升級成大型的對陣。以道德證成的角度分析,是否「正義」固然有商榷餘地,但我們都知道,事既至此,已是難以回頭(Undone)。

「暴動」來了,「和理非」在做甚麼?

激進派衝突社運(Contentious Movement)的進路,之前已作不少相關論述。在此想談一下溫和派的共識社運(Consensus Movement)。

社會動蕩,亂象已呈,有說是出於和理非路線「此路不通」所致。事實上,雖然社會撕裂要花更多努力導正,而傳統政黨與社運組織的民望也因「安全社運」積弊而轉淡,但他們根苗仍在,手上也有充足資源,在民眾對「暴力」的恐懼底下,這是由2015整年社運倦怠期以來,和理非重新整合、建立社會互信的機會。

不幸地,除了公民黨派出律師協助被捕者、同時又發表聲明割蓆以外,一如上述,反對派政黨與傳統社運圈不約而同地「各打五十大板」,針對暴力行為批評,重申理性力量,卻缺乏相應行動,在變故當中沒有扮演任何調和的角色;令許多抗爭者甚至旁觀食花生的市民,會覺得大學生組織及「熱狗」把照顧被捕市民的責任延攬—即使行動本身他們並無策劃,涉嫌參與者亦屬零星。

情況令我想起60年代的美國民權運動(Civil Rights Movement)。

馬丁路德金(MLK)的取態與作為,就是積極抗衡這種 Social Unrest 狀態,同時建立與政府談判的網絡,而其成果,多少得力於社會的暴力反抗。

黑人「暴動」,許多時也貌似突如其來,開始都是基於「尋常小事」,事先未有精確計算,也無陰謀論可言。真正貫徹始終的和理非派,是會包容-並非容忍,而是以最大的耐性體諒,仍然會視他們為抗爭同道-然後吸引更多立場處於中間位置者(例如同情黑人處境、反對暴力的白人)支持,形成更大的力量。

共識社運脫軌

共識社運,講究力爭動員龐大的支持者,並利用動員實踐或抵制社會變遷。本質傾向於跨越政治立場、具教育意義、非黨派、人道主義,同時盡量迴避牽涉衝突。然而割蓆言論,恰恰與這種精神違背。是以無論甘地抑或 MLK,他們對於暴力抗爭予以「理解地同情」,不主張不鼓勵暴力,但同時強調針對政權,實踐更堅定的溫和非暴力,透過道德感召(也有宗教信仰支持),造就更大聲勢,除了大型的全國演說、集體遊行集會以外,甚至會自發罷工罷課罷市等癱瘓社會運作的升級行動,聲援受政權暴力侵凌的受害者。

回看香港政黨組織,究竟會否舉行「反暴力大遊行」,抗議警察暴力?暴力對立爆發,溫和派無法提供出路序社會中的和理非份子。當直接武力本質拒絕與政權談判,溫和派則沒有展示堅決和平的路線與姿態,害怕風頭火勢提倡和平遊行收視低迷、遭受冷嘲熱諷,社會祇會更形鬱悶,亦側面印證和理非派「吸收視搶光環」的負面形象。

武力可能是不歸路,或者需要更多的努力與耐心撥亂反正。而我們見到的溫和民主派,除了譴責警民雙方暴力以外,幾乎無所作為,連傳統的遊行集會路徑也迴避,難道還要等到月末票投泛民候選人才視作理性溫和力量的表態嗎?

It’s too late, you know.


旺角以後──從制度走向制度暴力 – 不是雪 輔仁媒體 2016年2月14日

這是一個普通市民關於二月八日凌晨旺角暴動的感想。 讀者可能會發現, 暴動二字我並沒有用引號, 因為我認為這的確是一場暴動, 不過不是示威者的暴動, 而是警察逾矩執法加上群氓反智叫囂的一場意識形態暴動。更恰當來說, 或者應該叫狂歡。

用狂歡來形容一場前線有人受傷的慘劇當然很不適合, 恕我實在想不出一個更好的詞語來形容旺角事件圍觀者的種種嘴臉。事件本身種種細節, 網上這麼多視頻、文字, 各種資源, 不用多廢話了。本民前別有用心的各種陰謀論層出不窮, 花樣繁多。姑不論本民前, 只要不是瞎子, 看CCTVB的報導都應該能看出當晚牽涉到事件裡的還有著為數甚多的其他人。這些人在一面倒的「暴徒」報導中去哪兒了 ? 急切歸類當晚在旺角的全部人都是「暴徒」? 這種想法本身實在暴力得可怕。同樣邏輯, 警方某天旺角掃黃, 你剛好那天經過旺角駐足看了兩眼, 新聞拍到你了, 你都係雞蟲了?

然而港人似乎十分受落這種關聯感應式的雞蟲思維。最妙的是, 有些當初參加佔中的黃絲, 現在突然跳出來割席, 白鴿黨的譴責尤其笑死人了。自己在議會政治裡和屎一樣, 地區工作給建制派按在地下猛揍, 實際決策毫無存在感, 搞得要走進中聯辦添權貴屁眼。這樣的無恥政客, 不閉嘴混日子等死, 非要跳出來丟人。從佔中到拉布到旺角事件, 哪件事是白鴿主導的? 後知後覺也算了。後知還不後覺, 妄圖出來討好自己潛意識想像的選民, 連政治的基本禮儀也不顧了。小時候讀《詩經》, 裡頭有兩句詩:「相鼠有皮, 人而無儀。人而無儀, 不死何為」? 老鼠都知有張皮, 套用內地一句話, 要點逼臉吧。

還有一些人, 平時對白鴿的制度民主路線罵不離口, 現在卻又跳出來口口聲聲說要保衛香港制度, 不要暴力, 不能讓政府有籍口過國安法。這真是一種可怕的制度意識形態, 在我看來比黑警同示威者丟磚暴力十倍。小時候讀清代學者戴震批評宋儒「以理殺人」的話, 他老人家說程朱理學「适成忍而残杀之具」。程朱理學天天和你講道理, 講到最後對你要求就一個字:「忍」。所謂「百忍成X」。從殖民統治開始, 香港人就練習忍忍忍。忍到今天, 忍出一種天性, 美其名曰叫做「制度」。可憐一堆沒有讀過歐美憲政史和政治制度史的行政奴才和 rule by law 之下的芻狗, 竟然真以為自己控制緊立法會和政府訂立緊制度。法治和法制都分不清, 高談違法;  J.S. Mill 論代議政制的雄文未經一覽, 闊論議會。有時 Facebook 看到這些, 真心想問句: 你知唔知自己講咩撚野啊?

芻狗和奴才的主子意識高漲, 一向是中國人通病。本土派強調中港區隔, 認為港人講制度和道理, 內地講人事和權力。其實海德格爾早有云: 蘇聯和美國一個樣。迷信制度到了一個地步, 迷信警棍打到你頭上制度可以保護你—對唔住, 你多數唔係現場, 咁我換個例子。咁樣講: 認為制度可以保護你的小家庭、小生活、小幸福到這樣一個地步, 即使你被人打尖跟住同人講要守制度跟住點知對方大陸人唔Q理你跟住抽你兩巴跟住你還手跟住你唔夠人抽跟住你被人打死…….等等, 你死左哦, 制度保護左你係邊呢?

這種制度迷, 在讀過幾頁政治學教科書的學生哥中最為常見。其實, 大學裡讀的那點兒東西, 真心不要拿來現實裡胡吹。歐美政治學的制度決定論多得是, 但人地係主權國家、主權國家、主權國家啊! 香港是哪門子的主權「國家」啊? 啊? 你話自己身土不二著, 但真係唔係主權國家啊。還有, 讀政治的好心都讀的歷史啦。是真正歷史學家的東西, 不是 Will Durant 寫的那些普及歷史讀物。歷史學家和歷史寫手之間的距離, 比姜融同國師之間的表面距離都要遠; 然而在大眾眼中, 他們和這兩者之間的實際距離一樣親密無間。

因為讀壞了書—事實上, 可能只是讀了一些不著邊際的簡介書, 所以在旺角這樣一個黑白混雜的地方, 一個黑白分明的事件, 偏偏有些人要賣弄眼淚, 動不動就心情沉重, 心緒不寧, 所以一定要寫文來縱觀全局, 指點江山。你心情沉重夠警棍重? 夠被打個位明報記者頭上的傷重? 咁沉重就去反思下點樣叫家中長輩唔好咁建制啦, 仲係到發思古之幽情? 仲得閒 POST 今日邊間野好食? COME ON! TO BE HONEST, 大家香港人, 香港人最健忘。坦誠的, 無謂做呢的表面文章啦。就算表面文章, 都做下功課。寫文章, 先要考慮受眾吧? 經常痛哭、憤怒、長太息、收「內幕」風, 其實呢個世界係有「狼來了」效應的。寫傳教文, 與其想方設法勸服別人, 不如先試下感動自己。香港人雖然唔讀書, 但唔係全部傻的。

現場親歷的經驗是沉重的, 被打的傷痛是沉重的。作為旁觀者, 再怎麼反思都欠缺份量。我如是, 你如是, 不在現場的人都如是。所以請不要在沒有充份瞭解制度之前用你的制度邏輯來再一次暴力強姦現場。左、右的後設立場, 唔應該決定當下的良心判斷。和佔中和巴黎恐襲時一樣, 有人在實際受苦的時候, 大談路線錯誤和理性之必要。歷史從不由私人意志所控制。經常強調團結多數和群眾覺得時機論的人, 恐怕不清楚社會和政治革命都是後來者的建構。革命本身是無數改革和社會動蕩的複合體。而常識裡的「革命」, 充其量只是作為革命象徵的一連貫事件。沒有純粹的制度改革, 也沒有純粹的巔覆式革命。這兩個東西本來就是共生共存的。

最後, 認為香港沒有或永遠不會有革命可能的, 需知道, 革命來的時候, 是不會先請示你的。身處其中恨覺遲。你老媽子由藍變黃由黃變藍, 都係一種個人層面的革命。當中港真正一體化的時候, 這種個人層面的革命必然會越來越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唔理建制定係反動, 共產黨都會有「驚喜」帶給你的。相信我黨的狼奶教育——我小時候「有幸」也喝過不少口。不過反動的朋友們反正也是反動, 說不定還能混個異見份子當當。建制的朋友們就慘了, 我黨最愛幹自己人。祝你地好運。


關於勇武抗爭正當性的思考 – 楊兩全 評台 2016年02月13日

1) 暴力並非絕對之惡。如果一切暴力都是惡,那麼自衛傷人呢?孫中山搞革命呢?耶穌搗亂聖殿呢?

2) 個人認為,當兩個條件被滿足,行使暴力就有相當的正當性:

一)暴力是為了對抗不公或出於公義(我知道這個條件相當可怕/危險,沒有人能肯定什是「公義」或「不公」,每個人都只能憑自己的信念行事。但的確,暴力是可怕/危險的。)

二)非暴力的方法已經用盡了。

2.1) 我認為,條件一是必須的,但條件一可怕而模糊,所以才有因條件一而生的制衡條件--條件二。以下嘗試用例子闡述:

2.2) 例子一:

A強姦B,B拾起身旁的一塊磚頭,把A打死/打暈。我認為B的「暴力」可被視為正當的。

(符合條件一,我想大部分人也會同意這點。)

2.3) 例子二:A打了B一拳,B還手打A一拳。(假如我們認為A打B一拳,是一種不公,那麼符合「條件一」,似乎B是有權利打回A一拳的。但活於「文明社會」的我們似乎又不會同意這行動,我們都知道以暴易暴會為社會帶來極大損耗,這一拳似乎並不好被視為正當的。)

2.4) 例子三:A打了B一拳,B用盡一切非暴力的方法阻止A打自己,但A依然要打B,B最後出拳打A。(這例子符合條件一和條件二,這一拳也應該可被視為正當的。)

3) 假如滿足條件一和條件二,就可以施行暴力。那麼如今香港的勇武抗爭是否符合這兩項條件?

3.1) 對於條件一:藍絲們不認為現在的勇武抗爭是對抗「不公」或出於「公義」,他們認為勇武抗爭是錯的,無需討論 。要思考勇武抗爭是否正當的人,是一直支持香港追求民主自由等價值,認為現今政權不公不義的香港人。如果認同,這似乎符合條件一。

3.2) 對於條件二:香港人爭取民主三十年,靜坐、遊行、絕食、建制內的討論等等,似乎幾乎用盡可能的非暴力手法?如果認同,那麼也符合條件二。

4) 如果你認同如今的勇武抗爭,是為了追求公義,反抗暴制;而我們又已經用盡暴力以外的手段。那麼你應該問自己,你反對暴力的理據是什麼?

4.1) 你可能會說,你不認同暴力手法,是出自功利主義,認為這方法行不通。這個理由Valid,但我想說,你和平的方法行了三十年也不通。你可以不支持,但也似乎沒有太多資格讉責,要讉責的話,理由也不應該單純是「暴力是不對的」,而是「暴力是不可行的」。所謂「暴力」是中了敵人陰謀的說法,也可歸納於此。

4.2)你可能會說,雖然我認同民主自由,反對暴政;但現在的勇武抗爭,並不代表對抗不公/出自公義呀。你或者更會給我看一條片段,十個示威者在圍打一個警察,微觀這一個暴力,如何視為正當呢?

4.2.1) 這視乎你如何定性2月8晚的勇武抗爭。對我來說,那明顯不是單純的捍衛食魚蛋的權利,而是對暴政不滿的反抗。

4.2.2)打警察,是因為警察是「政權的代表」。警察,以至所有公務員,其實都是這個政權的代表。如果這個政權要警察趕小販、打示威者,那麼那個警察在執行任務時其實不可單純視為一個「人」來看待,而是要視為「政權的代表」。前線的警察,其實有違抗上級命令此一選項的。

4.2.3) 2月8晚的警民打鬥。其實視為兩派陣營的一場「打仗」,或者會更容易理解?

4.2.4) 就算宏觀整體的暴力是正當的,也不可忽略當中微觀的、個體的、部分的暴力會出現問題。例如:戰爭之下出現不必要的暴力,也會視為不正當的,如殺害無辜等。

5) 其實我們沒有人願意完全放棄暴力的,當我們平時願意給警察使用暴力/武力來打擊黑社會(因為我們普遍認為黑社會是不公義的)。如今我們卻不願意給人民使用暴力/武力來打擊黑警(或說是暴政的代表),我們就要小心反思理據。

6) 「文明社會」的我們都容易「暴力潔癖」。因為我們都知道,以暴易暴是會對社會製造極大耗損,戰爭的代價永遠都是沈重的。我們當然要小心看待每一次的「暴力行為」。

6.1) 如果暴力是來自高牆,我們就要更嚴格,因為高牆往往代表他有能力有更多選擇,有更多非暴力的可能性。而當暴力是來自雞蛋的時候,我們就要小心自己的「暴力潔癖」。沒有雞蛋會想衝向高牆,粉身碎骨的。因此,我想村上春樹才會這樣說: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楊兩全


真正的暴徒 – 評台 2016年02月13日

暴徒並不是最可怕的人,只要警方嚴厲執法,滋事份子便會受到法律制裁,為自己魯莽和具傷害性的行為負上責任。真正可怕的人,是歪曲事實、顛倒黑白、集非成是、試圖合理化暴亂行為的暴徒支持者。雖然他們沒有作出肢體暴力的行為,然而他們積極在各個平台影響輿論,改變大眾對事件的觀感,甚至扭曲部分的事實,博取市民的同情。可以說,這群人正在實踐思想暴力。其危險性在於,假如持續散播煽動性的言論,將使更多人支持和加入激進的社會抗爭,社會的安寧和穩定將會受到進一步的破壞。

因此,本文將會列出數個常見的支持者理據,繼而逐一反駁,希望各位能夠加以思考。

首先,暴徒支持者經常強調「因果論」,指出政府行使「制度暴力」,是促成是次暴亂的主因,因而不應責備暴徒。然而,這種看法有數處謬誤。第一,筆者看不出香港政府如何利用「制度暴力」欺壓群眾。不少暴徒支持者埋怨各項施政不足,實際上是他們不懂得珍惜和欣賞政府的努力。試問「兩蚊乘車優惠」是制度暴力嗎?電費補貼是制度暴力嗎?停止接收雙非孕婦是制度暴力嗎?「限奶令」是制度暴力嗎?發展新界東北以增加房屋供應是制度暴力嗎?增加大專學位是制度暴力嗎?設立創新科技局以推動本港科技業發展是制度暴力嗎?當香港的人均生產總值位列亞洲第四,較台灣高出超過80%的時候,究竟是政府施政不彰,抑或是有心人士惡意挑剔呢?無疑,香港政府並不是完美的,現屆政府亦有一定的缺失,但採取常見於第三世界國家的暴亂方式表達不滿肯定是反應過敏。第二,政府的管治成效惡化,與激進人士的行為,如無休止的社會抗爭、佔領行動、拉布等不無關係。激進勢力把經濟發展緩慢、法治意識倒退、城市競爭力逐漸遜色於區內對手的責任單方面歸咎於政府,而不承認個人責任是懦夫的行為。第三,肢體暴力遠較制度暴力具破壞性和即時性。所謂的制度暴力,並不會令任何人出現身體或精神上的傷害。然而,肢體暴力是可以令受害者受傷,甚至死亡。如果大家同意性命是最可貴的,那麼,肢體暴力便較制度暴力更應該受到譴責。第四,假如激進人士認為制度暴力的確存在,那麼他們針對的對象應該是制度,而不是人類。警方只是現存制度下的執行者,而不是訂立制度的人士,攻擊警方以示對制度的不滿是風馬牛不相及。正如香港智明研究所創辦人許楨2月10日在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指出,「實在看不出旺角暴動與特區管治水平有何必然聯繫」。因此,以對抗制度暴力之名的暴亂,實際上只是暴民發洩的藉口。既然是惡意宣洩的行動,受到社會譴責是理所當然的。

另一個暴徒支持者常用的理據,就是指責警方都有使用暴力。有些人士更加把焦點放在交通警員向天開槍的事件上,認為警方過份使用暴力。不過,這個說法是轉移視線,偷換概念。德國政治學家韋伯指出,政府是壟斷一切合法暴力的實體。因此,警方以暴力維持社會秩序是有理可依,有例可循。相反,暴徒不是政府的代表,沒有使用合法暴力的權利,因此行使暴力便是觸犯法律。將兩者的角色、權力和責任混為一談,明顯是偷換概念。再者,鑑於當時的情勢,警方朝天開槍以示警告亦無可厚非。事實上,相比起歐美國家警察對付暴徒的方法,例如1992年洛杉機暴亂涉及執法人員射殺8名滋事份子,香港警察的做法已經相當克制。加上朝天開槍並未造成任何傷亡,以此指責警方實在是誇大其詞。既然警方的職責是保護市民,維持社會安寧,將事件的焦點放在沒有越界的行為,而不是關注和評論暴亂的本身只不過是轉移視線的說法。

此外,部分暴徒支持者認為訴諸暴力是要求政府重視民意,解決香港問題的手段。他們認為過去的遊行、示威、佔領行動都未能改變政府在各項社會議題的取態,因此需要將行動升級,逼使政府接納他們的訴求。不過,這種說法同樣是不成立的。首先,訴諸暴力的後果,只是導致普遍市民對激進行為更為反感,對喚起政府與公眾對暴亂者訴求的關注毫無幫助。其次,從邏輯上而言,既然向來將行動升級也無助於逼使政府讓步,暴徒們和暴徒支持者又何以認為將行動無止境地升級會有所作為呢?假如政府面對暴亂便輕易退讓,豈非鼓勵更多市民「有樣學樣」,令社會更加不安和混亂?而最重要的是,社會是由不同階層、年紀、思想、政治取向、價值觀的人士組成,激進份子不應該以自己的意見為尊,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的想法就是真理,繼而強加於其他人士和政府之上,並以各種暴力手段踐踏和傷害不接受其意見的個體與群體。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15年巴爾的摩暴亂後表示:「對於昨天發生在巴爾的摩的一切不應有任何藉口……暴亂者正在破壞自己的社區與家園。」即使在一個民主、自由、法治的國家裡,任何暴亂都是不能被容忍的。錯就是錯,任何人都不應該為錯誤的行為開脫,企圖文過飾非、曚混過關。假如我們接受並認同暴亂,我們憑什麼說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呢?假如我們扭曲建立良久的社會價值觀,我們又憑何修補社會的種種裂痕呢?假如我們容許暴亂的思緒在社會蔓延,我們又憑何維持香港的安定和繁榮呢?

黃遠康


如果我們都只是棋子 – 林夕 蘋果日報 2016年2月14日

初一凌晨,梁振英收受了一封大利是,這新年最快樂的人,非他莫屬。如果他睡着,應該會在他的春秋大夢中笑醒,但,像這樣的人,又怎麼會睡得着呢?

旺角之亂,形勢不斷變化,直到天亮,光是看直播、看沒剪輯過的片段、看身在現場者在網上親述見聞,要搞清楚來龍去脈,鳴槍擲磚先後次序,打記者又是怎麼回事,已經看得雙眼滿佈血絲。倒是我們的政府,耳聰目明,效率奇高,比處理七警打人高、比查證良景邨無牌管理員打人高、比抓保護良景小販小麗老師高。

這招高,一反過去專門在深夜發稿習俗,晨早七點急不及待,定性騷亂。沒錯那夜很亂,來不及清醒,又沒耐性追根究柢的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但梁振英不甘心,唯恐天下亂得不夠恐怖,要再定性,是暴亂。當然,大台比特首有主見,新聞部已經偷步定性暴徒,暴徒在騷亂,等於暴動。

暴動來了,怎麼還不果斷宣布戒嚴?時代荒謬,莫過於暴亂之下,初二晚煙花燦爛依舊,就不怕暴徒鬧事;莫過於做了初一,不做十五,初二三四晚小販照常非法營業,說好了的依法治理呢?選擇性執法之多元之靈活,好一雙翻雲覆雨手。

好不容易,其實,在這盤棋局之下,應該說,很容易就爆發出來的暴亂,催生隻眼開隻眼閉的反暴力行動。民建聯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日,時間啱啱好,簽名檔攤擺滿大街,非違法小販所能比擬,而且興奮多於心疼,宣布會反暴力反到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為止。

民建聯身為馬前卒,這步棋下的格局太小,小家得太出面,我以為,我希望,一碼歸一碼,會思考的人是不會被迷惑,被混淆的。而政府也太心急了,怎麼可以走在中央前頭呢?現在最官方的定性,是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在搞暴動。政府與市民都應該收到了,眾所周知,一如預期,分離主義來了,路都鋪好了,23條還會遠嗎?我們既然早已識穿這個局,乖乖的,能忍則忍,就不會出現操盤人籌劃的亂局了嗎?別天真了,如果我們還有血有肉,即使有勇有謀,他們有心有權有勢,早晚會逼出這一步。

如果這是一局棋,我們都只是棋子,勇武的、和理非的、打份工執法的、帶着仇恨執法的、忍無可忍被激怒的、選擇性譴責的、一貫沈默的、不斷發聲的、在迷惘中不敢絕望,不捨得放棄,繼續爭取的,所有人都活在棋局裏。然而棋還未下完,面對大棋手,我只能悲憫本意為香港好,不受擺佈的棋子,哪怕有哪一步,走得不如理想,包括我自己。

林夕


旺角被捕者阻差控罪變暴動 稱旁觀遭警推撞 對峙片段網上熱傳 – 明報 2016年2月14日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214/s00002/1455385480999

拍門找被告暴動罪名的人士王世杰(右二、背向鏡頭者)表示,事發當日身處亞皆老街的他正觀看旺角現場情况,橫過馬路時,有警員持盾推撞他,其後有警方扯其衣領,把他捉到水務署對面位置附近,王稱當時因不滿而回罵數句。

圖為他與警方對峙時場面,過程被林先生拍成短片。(讀者林先生提供)

本月11日被解往法庭提堂並控以暴動罪的被告王世杰,聲稱事發當日只打算觀看事件發展,未曾參與任何襲擊警方的行動,對被控暴動罪感到無辜,「你無理由告我暴動」。(鄧宗弘攝)

旺角年初二(9日)凌晨發生大衝突,事件持續至翌日清晨,36人於11日被送往法庭提堂並控以暴動罪。

當中一名被告、32歲任職廚師的王世杰是旺角居民,清晨時分只想觀看事件發展,在街頭遇到警方時,「左邊的警察又喝我,拿盾撞我;前面的警察又喝我,拿盾撞我」,他氣憤之下責罵數句,一度與警方對峙,警方以阻差辦公為由拘捕他,但後來卻控以暴動罪,他說感到「無辜」。

明報記者 王丹麟

對被捕改控罪感無辜

王世杰的遭遇原來已被人拍了短片放上網,至今已有逾48萬人次看過。

現場是洗衣街水務署對面位置,片段顯示王世杰與10多名警方的特別戰術小隊(速龍小隊)對峙,警員向王大叫「𠵱家請你向後退」,王顯得憤憤不平,向警方反駁﹕「你個女警鬧我喎……攞警盾撞我。」

警員多次大叫王離開,雙方一度僵持。其後速龍小隊換成軍裝警員,警告王「唔走就拉你」,又開始數數字,預備拘捕,王向後退作勢離開,並說「行緊啦」,軍裝警一直推前,突然一名警員衝向王,其餘警員尾隨,王遂拔足跑,多名軍裝將他包圍並說「阻差辦公」,將他拘捕。

拍攝者林先生說,自己只是普通市民,當時只想拍攝現場情况。他指事發時本在拍攝另一方向的場景,忽聽到身後有叫囂聲,便轉身拍攝,現場見到約有30名警員,氣氛已處於緊張狀態,他不清楚事發原因。

已保釋回家的王世杰昨日在旺角住所接受記者訪問,他強調自己只是在本月10日清晨前往事發地點「睇下佢哋(警方與示威者)做乜」,從沒光顧過旺角流動熟食小販,衝突當晚亦不在現場,又數度說感到「無辜」。王世杰稱,事件對其工作暫未有大影響,但擔心在案件進入審訊後會失去工作。

指衝突凌晨不在場 無政治立場

王憶述當日清晨警方未有封路,身處亞皆老街位置的他在觀看現場情况後正橫過馬路,「左邊的警察又喝我,拿盾撞我;前面的警察又喝我,拿盾撞我」,接着有警員扯其衣領,把他捉到水務署位置附近。王世杰說,當時感到「有點不滿」,因此回罵數句,他說,在警察警告其離開後,打算走時便被警員衝前拘捕。

王世杰聲稱,自己沒有任何政治立場,又說當時警方以阻差辦公為由拘捕他,但後來將控罪轉為暴動罪,「你無理由告我暴動」。他說,自事件發生後,對警察「更加失去信心」。


祝福香港 – 陳惜姿 蘋果日報 2016年2月14日

今天才年初七,香港竟已發生這麼多事。年初二凌晨旺角發生騷亂,屯門小販問題生衝突,油麻地和花墟有人燒圾垃桶,長沙灣又有連環爆炸,整個城市躁動不安。

本來的身體狀態,應是過年吃得太多蘿蔔糕芋頭糕飽飽滯滯,耳畔還是賀年歌聲和麻雀噼啪聲,經過這些事後,都提早醒來了。

年初一晚,馬鞍山戲院放映《十年》,只此一場,全院滿座。過年流流大家不去看《賭城風雲》喪笑一輪,竟然看這套沉重的,叫人納悶。從電影院踏出來沒多久,旺角便發生罕見的騷亂,很多難以置信的事都發生了。

眼前景象,讓人想到《十年》裏面第一個故事《浮瓜》。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事情如何發生,為何如此發生,或者不是想像般簡單。

假期裏最高興的事,是狠狠地行了一次山。由大潭水塘走到鰂魚涌,卻不是循輕易的港島徑第六段的石屎路走,而是從水塘繞到陽明山莊,再入港島徑第五段,經過渣甸山、小馬山、畢拿山,再到大風坳才下鰂魚涌。

自1888年興建的大潭水塘,最漂亮的是水壩,當時市區位於西面中環灣仔,此水塘位於東面,英國人還要興建地下水道才能把食水傳到市區。

走在群山之中,能看到許多風景,由南丫島的煙囪、將軍澳的日出康城,以至舊機場跑道、高聳入雲的ICC。香港基業百多年,底子雄厚,不會輕易敗壞淨盡。但願如此。

陳惜姿


再談簡體字 – 陳惜姿 評台 2016年02月13日

孩子小時,我常到深圳書城買書,內地出版的書印刷精美,價錢比香港便宜一大截,書種五花八門,常有驚喜。

若沒有簡體字的考慮,我會一直到書城給孩子買書。但自從他們會認字,我便停止了。學中文,認字是第一步,繁簡兩個系統不能混淆。

有次買了一本圖畫書,念幼稚園的女兒愛不釋手。書後有小畫家介紹,包括他們幾「岁」。女兒問我那是什麼字,我說是歲字。

她如獲至寶,原來「岁」如此容易,她一學就會。孩子常要回答自己幾多歲的問題,所以這個字對她頗重要,她塗鴉時也會寫。

沒想到她已開始認字,我沒阻止,也沒鼓勵,只說那是簡體字,不是我們常用的。直至她升上小學,慢慢學習「歲」字的寫法,才把記憶洗去。

繁體字筆畫多,一個字裡有幾個部分,不容易學,默書也很痛苦,但學會後終生受用。若學校把簡體字納入課程,學生捨難取易,繁體字很快被忘掉。中國幾千年累積的文化結晶,再不能在香港好好保存。

從來只有新移民來港學繁體字,沒聽過香港學生學會繁體後,還要學簡體的。有需要用簡體字的本地學生,自然會懂。若要幫助新移民融入香港文化,更要教他們繁體字、說廣東話,不能本末倒置。

教育局人員回覆記者查詢,輕描淡寫地說學「簡化字」是高中階段的事,學校按情况斟酌教一點,有利閱讀。聽其口吻,學簡體字似乎悉隨尊便,若是如此自由,何以煞有介事寫在諮詢文件上?

官員「離地」,不了解中港矛盾如何尖銳,抗拒大陸文化入侵,已是生活中的主調。教育局在此時此刻提出學簡體字,無異於引火自焚。


簡體字要識,但唔駛學 – 簡兆明 主場博客 2016年2月14日

雖然,有時我都會恥笑簡體字嘅造字章法九唔搭八,實則我對簡體字冇偏見,攞起本大陸書一樣照睇。我唔會笑簡體字係文盲用嘅,因為大陸好多知識分子、文學家以至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都係用簡體字寫作。劉曉波、張祖樺等人嘅零八憲章咁正義,都冇得唔用簡體字。中共為掃盲而草創簡體字,有佢嘅歷史因果,唔到我理咁多。但香港開埠以來都用繁體字廣東話,教育局突然開倒車,要全港學生學簡體字,用普通話辭彙,咁就係盲從。中共最新、最迫切嘅掃盲任務,應該係掃香港教育局。

教育局咁講:「學生在掌握繁體字後,亦應具備認讀簡化字的能力,以擴大學生的閱讀面,及加強與內地、海外各地的溝通。」

呢番好意,多謝夾盛惠。既然識得講要掌握繁體字先,唔該唔好搞咁多野,一切中文課程照舊用繁體字廣東話。要識簡體字,到時自然會識,唔駛強廹教學咁野蠻。

我自己嘅經驗就係咁。當年喺港大讀中文中史,有啲參考書係簡體字,成班同學都係要買本《简化字总表检字》,花費五毫子,不出一兩個月,睇大陸書全無難度,邊有話特登改用簡體字教學咁無聊?而家我亦有唔少「內地、海外各地」嘅朋友,溝通得唔知幾好。繁體字廣東話教學有乜野問題?

就算教育局真係咁有善意,都唔駛勞師動眾。最簡單嘅方法,就係中小學生每人派本《简化字总表检字》,可以簡體查繁體、繁體查簡體,港生陸生各識其識,慳水慳力。

繁體字係漢語文化根本。當年我有修讀文字學、音韻學,《說文解字》、《宋本廣韻》、《粵音韻彙》等必用工具書唔駛講都係繁體字。你夾硬用簡體字教學,即係要文字學、音韻學失傳,根絕漢語文化。咁樣同伊斯蘭國炸毀千年古蹟有乜分別?有!你罪大惡極好多!

教育局「假好意」為學生將來,其實係特區政府「真陰謀」為中共統戰,不惜清洗香港本土文化,連中國千年文化都一齊滅絕。一旦文字統一,特區政府就會大條道理將全港官府中文招牌、信封信箋名片,以至交通標誌、戶外戶內公共標示,任何眼見得到嘅中文字都劃一簡體化。到時億億聲開支,你估邊個埋單?講唔定,就算唔立例管制,私營機構都會被迫自動自覺,乖乖跟大隊,一切從簡,你話幾勞民傷財。

咪話我唔早響:有心創業嘅朋友,公司中文名要改個冇簡體字嘅,揀地址都要揀個冇簡體字嘅街名大廈名,咪到時盞益咗招牌佬、印刷佬。

[後記:本來好抗拒口語化寫文,不過教育局咁唔中意,我又 OK 喎。]


謹奉教育局諭:禁南北口語入文 – 薰華 輔仁媒體 2016年2月14日

香港教育局向無善政,唯丙申初有一德焉。

自民國八載,燕庠倡「新文化」,言華化非道,必革而廢之云云。

旬年之閒,國人恥文藻而好俗言、非詩書而尚西學;以西文拼音而成,言必俗白,利於興教,乃倡白話入文,以為利學。華人方音三千,遂引一方傖言為國語,取一方傖字為新文。殊不知泰西學校,皆尚拉丁古語,尊希臘古學,方言異音,俱末流耳。

九十年閒,胡周毀文於前、赤匪賤學於後,文教未興,文明已滅。今尺牘皆廢、言不及義,皆其過也。故教育局倡廢口語入文,理固而然也。

白話文毒流九十年,今人不察,以「的」、「地」、「是」、「了」、「們」為書面語,實皆諸傖口語,不堪入文。

當盡廢之,復教尺牘。略試正之,以示其鄙:

「的」

「的」本作「旳」,《說文》訓「明也」,復引伸作射的義。傖謂「日本的捕鯨人」,北方之外,皆不可解;實指「日本之捕鯨人」也。入文則作「日本捕鯨人」,萬里可通也

「地」

「地」者,萬物所由生,从土也,也者女子陰也,地以土生萬物,故从之。地亦傖言之的也,

時人以英文有「形容詞」、「副詞」之別,又可以「’s」示後者屬前,唯傖言皆同音而無字。乃以取「的」、「地」、「底」三字分指之。

明劉基《賣柑者言》有「予默然無以應」,以傖言書之作「我默默沒法回答」,與「地」義無涉,若非廣授傖言,不可解也。
「是」

「是」本作「昰」,从日正,天下之物莫正於日也故香港中文大學有「國是學會」,商國。古者,指甲為乙,作「甲者,乙也」,「者」復可省;又取「係」有系物義,作「甲係乙也」。

今諸傖獨取「是」字,竟以「係」為粵方白話。不識書也。

「了」

「了」本有畢義,傖取其義,置於句末,以表事成今傖凡言皆了,如新歲逢人皆道「給您拜年了」,實贅字也

「們」

「們」指眾數,本無其字。《元朝秘史》,每有「每」字不可解,若「你每」、「我每」、「兄弟每」、「塔塔兒每」、「軍每」等,皆今「們」字也。明初以傖文譯蒙古文,遇傖言此音無字,假「每」字以指之。然華言本無眾數變形,若必指其眾,則加「諸」、「眾」、「等」字,足知非一也。「們」亦贅字也,偏傖文之學,以無們為大錯,非是也。

今香港教育局倡廢口語入文,乃十九年之一德也。若傖人口語悉絕,何患粵字鄙文不絕乎?今謹奉教育局諭:當禁南北口語入文,以救華化也。

跋:如果睇唔明就睇呢度啦,教育局話咩要禁止「口語」書寫,原來北佬口語就可以寫,我哋自己嘅口語就唔寫得!係要禁止「口語」書寫嘅就禁埋北佬啲口語,全部教返文言文。

咪同我講唔可行呀,你阿爺個年代都係教緊文言文架乍,搵範文仲簡單過鬼添,一部《古文觀止》是但抽三十篇出嚟,任何一篇學到嘅語文用法同文化常識都好過你教《背影》嗰啲用口語寫嘅方言文章垃圾貨!我立場如下:

1、 華文傳統言文分離,書寫形式重字不重音,故無必要規定或否定任何一種語言、方言、發音去上中文堂;

2、 復教傳統尺牘,並研究教學中加入電子形式運用各種書信及文件格式等,以恢復學生運用正規語文之能力及切合時代之需要;

3、 應重視文言課程,由於華文傳統上書寫形式與口語形式差異極大,因此任何正規文書,文字必然傾向古雅,文言文訓練對提升學生中文能力有極大幫助;

4、 小學及初中課程屬學生認字時期,不應在此時期教授超過一套華文系統,由於大陸通行簡化字以本港通行正體字為基礎,因此必須先學正體,高中時再學認簡化字,便足以應付學生認簡化字之需要;

5、 承上,由於同時學習語言及思考能力之時期,不應在此時期教授超過一套方言系統。建議各學校應分班上課,凡粵語為母語之學生應上粵語中文堂,非粵語為母語之學生可擇上粵語中文堂或普通話中文堂,課間不得私自切換方言,以令學生在穩定之語言環境中學習,有助其思維發展。


果然流年不利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16年2月14日

轉眼年也過了,還是新正頭,原不該說晦氣話的,但想想羊年尾,猴年未到,海洋公園就死了一隻金絲猴,這兆頭也太不好了。

金絲猴死後一天,便有消息說香港教育局打算讓香港小學生認識簡體字,果然流年不利。

我雖然對香港教育局的吳姓局長情有獨鍾,卻也不會把「讓香港小學生認識簡體字」這筆賬算在他頭上的,

因為以他的智商,還不至於想得出這麼深層次的文化破壞,這必是有更深層次的人在策劃。

香港小學生為什麼要認識簡體字?除了以後讓他們貪簡忘繁,在香港消滅繁體字,還會有什麼原因?若還是一句「中港融合」,怕香港年青人不識簡體字,以後會吃虧,我則想起有一次聚會,一個香港知識分子煞有介事說:我看不懂簡體字。那語氣猶如一些假洋鬼子說「我不懂中文」一樣,十分作狀。當時鄰座的查先生扭頭跟我說,這人很笨,簡體字又豈是要學了才明白的!

會得看繁體字,想看明白簡體字是很容易的事情,反之則難。去年中國導演馮小剛等人已提出許多簡體字簡化得不合理,提議恢復繁體(其實應該叫「正體」)原貌,起碼要讓「爱」字有「心」。

可見連用慣簡體字的人都覺得不妥了,香港教育卻要逆流而上,這只能說如今

香港的主事者為表忠心,已慌不擇路,無所不用其極了

李純恩


文明豈可向愚昧屈服?-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16年2月14日

教育局以實用為理由,提倡香港小學生學習簡體字。此倡議設公眾諮詢期,但低調行事,許多人根本不知道有此諮詢,請各位關注香港教育的熱心人士積極提供意見,在今、明兩天內致函灣仔皇后大道東213號胡忠大廈12樓1201室教育局課程發展處總課程發展主任(中國語文教育)、傳真28347810或電郵ccdoc@edb.gov.hk

所謂簡體字,說得好聽一點,是簡化的漢字,其實是為掃盲而創造的文字,其簡化方式並不嚴謹,比如「僅」,簡化後變成「仅」,但「雞」,簡化後變成「鸡」,「難」變成「难」,「又」的用法令人混淆。又比如「實」,簡化後變成「实」,下面的「头」,其實「頭」的簡體字,「貫」卻不通「头」……類似例子比比皆是,毫無規律的簡化,令人無所適從。為小學生學習及掌握文字規律帶來困擾。而且簡化後的漢字,失去文字本來含有的寓意,「爱」無「心」、「亲」不「見」,空洞無物。與其說是「簡體字」,不如說是「殘體字」,殘缺不全的文字。

懂得正體字的人,要認識殘體字不難。但是,若小孩子從小開始學習殘體字,懶惰是人類天性,小學生一定會放棄寫筆劃較多、較難寫的正體字,從此,只會寫為掃盲而創造的簡陋文字,最終造成正體字的失傳,是文明倒退。

你,忍心見到文明的漸漸消失與沉淪嗎?

高慧然


愛上外星人 – 馮睎乾 蘋果日報 2016年2月14日

‘Tis better to have loved and lost than never to have loved at all.—Tennyson

認識史提芬近十年,無話不談,但每問及過往的羅曼史,他總是顧左右而言他。史提芬六十歲,未婚,在美國住了三十年,長春藤大學讀物理,畢業後當金融分析師,曾任職傳奇的「文藝復興公司」,退休後回港定居。第一次問他的戀愛史,他竟答:「你知道尋找外星人有多難嗎?」

這跟戀愛有什麼關係?他解釋:「一九六一年,天文學家德雷克博士想出一道方程式,計算在銀河系找到外星文明的機率。方法很簡單,就是把大問題細分成幾條小問題:銀河系中,類似太陽系的星系有多少?每個星系中像地球的行星有多少?有生命的佔多少?能發展出高科技跟人類通訊的又佔多少?綜合這些問題,科學家得出結論:銀河系大約有一萬個高智慧的外星文明。」

他就此打住。我於是問:「你這樣算解釋了?」

他懶洋洋地說:「只要用德雷克方程式計算,就知道找到意中人的機率有多渺茫。幾年前英國有個單身的學者,曾按照方程式計算找到女友的機率,方法跟我剛說的大同小異:同城有多少女人?多少年齡適合?多少單身?多少他會覺得吸引?他覺得吸引的人當中,多少也會覺得他吸引?其中能相處下去的又有多少?他的結論是:全城只有廿六個女人能成為他的女友,換句話說,銀河系的外星文明數量,比他要尋找的女神還多上四百倍。可見單身是很合邏輯的事。」

史提芬越不想答,我越想問,這也很合邏輯。隔了一段時間,我又再旁敲側擊:「你年輕時,一定遇過一見鍾情的人吧。台灣妹?鬼妹?黑人?」

「我又不是警察。」他連聊天也愛玩捉迷藏,答非所問,但轉幾個彎又可以回到正題。「我們先定義一下,『一見鍾情』是什麼意思?不妨這樣說:我們會一見鍾情的人,就是命中注定的靈魂伴侶;既然稱得上靈魂伴侶,那必然是世上唯一的──成千上萬的應該叫『炮友』,獨一無二的才是靈魂伴侶,對嗎?這樣的話,你跟靈魂伴侶相遇的機率其實近乎零。」

他又忽然打住了。我忍不住問:「為什麼?」

聽說你研究張愛玲,」他狡黠地笑,「大概是混飯吃吧?張愛玲在短文〈愛〉中說,『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這一段你記得嗎?於千萬年之中,遇見你要遇見的人,機率就是零。一般人以為努力找,就一定找得到,是基於錯誤的預設:靈魂伴侶必然跟自己同一時代。張愛玲不愧為祖師奶奶,她沒有這預設,才說『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這就意味着你幾乎不可能遇上那個人。古往今來合共有一千零八十億人,現存七十億,即是說,百分之九十三的人已經死了,你的夢中情人很可能是副枯骨。她不但可能是原始人,更可能是未來人;何況銀河系有一萬個外星文明,地球只是萬分之一,命運很可能安排你的心上人在外星出生。很絕望吧?假設上帝垂憐,讓她和你活在同一時空,怎樣才找到她呢?對,就是一見鍾情,但你們必需有眼神接觸。普通人平均一天跟幾十人有眼神接觸,一輩子不過幾萬,要提高找到 the one 的機率,就該找一份最易跟人有眼神接觸的工作,例如日日盤問疑犯的警察。」

後來我第三次問史提芬,他就大講「最佳停止理論」,解釋怎樣找到最理想伴侶:如果一個人十五歲初戀,打算四十歲結婚,就要拒絕廿四歲前(根據理論,即首百分之三十七的時間)遇到的所有人;廿四歲後,則選擇第一個比之前所有對象都好的人,這就是數學上的最佳擇偶策略。

問了三次也不得要領,我覺得要找到答案,似乎比找外星人更難。去年聖誕探訪他,偶然看到書架上有本奇怪的書,叫 The China Difference,跟旁邊書本格格不入。史提芬見我發現那本書,就翻到其中一章,若無其事地說,這是我初戀女友寫的。原來是某著名華裔科學家之女,美國長大,讀數學,一九七二年隨父訪華,見過鄧小平,更在北大留了年半,體驗中國教育。她畢業後去 Los Alamos 做研究,史提芬則住紐約,異地戀沒多久就無疾而終。

「她很飄忽,總不讓人找到她。」他忽然有感而發。之後他沒有再說什麼,只隨手將書插回架上,藏起那銀河系的愛。

馮睎乾


暴民情人 – 陳嘉銘 蘋果日報 2016年2月14日

原本,我想在二月十四日,好心跟你分手,來個矯情結局。之後,我會遠走台灣日本做個定居文青,或到歐美澳紐專心工作假期。總之要逃避你,為情療傷。

對你的愛,本就是如盲目經營,自求多福,豈料你越來越變臉走樣,性格異常!為了迎合你,我苦心過,賣力過;只想說,我受夠,要走!

直到,我見到毆鬥,知道原來愛,壯烈得來,根本SM,讓我重新考慮,去抑或留。

那是凌晨二時槍聲,由警察向天鳴響,宣示敵我。政府官員其後定性「暴民」「暴亂」,支持警方行動;連同泛民議員,也即時與「暴民」畫清界線。

然而,被圍警察面對擲石暴民,當然是鳴槍弱者;以至於權力機關面對積弱警察,卻反過來可以預演合理強勢。強弱成雙,其實就如強大臂彎輕摟小鳥伊人──氣力所花無幾,就可以摟得實抱得軟,纏綿綺麗。原來互相觸碰,似是大打出手,卻不外乎是SM情人,施虐被虐,只不過是欲望慣例。

如此慣例,就是為警鳴槍的,要有暴民;以至於為官專制的,更要有弱警證實力有不逮!是故任何新聞片段,任你營造強弱懸殊,實情是,僅有疑似對立,實質全民歸邊,SM痴纏──只不過手銬皮鞭,被換成磚頭火舌,燃燒垃圾,就像法式濕吻,欲死欲仙。

因此,警察需要暴民,極權政府更需要衰敗差人,一雙一對,就是親密愛神。以為施暴轟烈嗎?其實不無溫柔,共赴巫山。

嫌未夠矯情,同日除卻警民在旺角闊道毆鬥,更在屯門攔路調情,叫觀眾看着穿有「管理員」字樣外套的「真·金毛青年」,明是暴民行為,卻有警方攔路助紂,向平民小販為虐。那邊廂才見旺角黑夜,可這邊廂雖云普通屋邨,竟有良辰美景-一切只看官方如何定性,警方必要時就舉棍狂揮,再適時行埋傾偈,懶理你自稱外判管理,可又像內地城規!警方配合,就十足公安執法,人才濟濟。

愛人調情,打完巴掌,錫番兩啖,就是欲望慣例。床頭打交,床尾包抄,原來只不過都是床上溫飽!鳴槍可愛,是因為上至權力機關,下至警民金毛,都不介意公開交歡,配合劇本,分演強弱、受襲施虐,互相欣賞,打情罵俏──沒有你的倒地,我哪來原由高呼?可沒有我的高呼,你又哪來原由舉槍?

男性雄風,旗幟飄揚,高潮迭起。

隨後快感,是上午八、九時才有「暴亂」完結,晚上八、九時就有煙花匯演。廉價定性,警民配合,就是情人交合。

我想起和情人的種種,尤其曾在未變臉的橫街窄巷篤過魚蛋撈過腸粉,如膠似漆,可原來你的走樣,要人反感衝撞,莫不過都是要我配合你的橫蠻,到我罵得無力,還不是要倒在你的強壯臂彎,甘願壽終正寢。

或者臨寢前,我還想聽歌神與Eason情歌,甚至雙雙對唱:天地前往,生命發光,愛在舊城窄巷……因為我的情人,就是這個教我曾經愛回家的香港!
原來要逃避你,卻又期待可跟你做情人……有愛有恨,才會甘心;合理專制,才見升溫。

陳嘉銘


沈西城: 冒牌妓女 Post 852 2016-02-14

房間裏,在床沿上,坐着一個女人,公子大喜過望,連忙走過去,喊了一聲:「何小姐!」

那女人穿着淺藍套裙,配同色高踭鞋子,低低地應了一聲,用國語說:「先生!請不要開燈,行嗎?」

公子哪管三七二十一,但願何小姐在抱,自是唯命是從。一番風雨,公子通體舒泰,四肢百骸,有着說不出的快感。

事後,公子重重酬謝皮條客:「我從來沒嚐過這樣美妙的女人,下趟有好貨色,給我電話。」

公子一嘗夙願,自然四處誇耀。

某夜公子宴眾損友,不忘誇耀風流韻事。席中有一個著名玩家石公子,聽了後,問公子是哪一天嫖何小姐的?

公子告以日期,石公子大叫:「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公子忙問:「為什麼不可能?」

玩家說:「那天何莉莉去了台灣參加亞洲影展,又怎會在香港跟你温存!除非有兩個何莉莉!」公子一怔,隨即想到了一件事——自己被人作弄了。

他跑去找皮條客,大興問罪之師。皮條客知道瞞不過,答應「回水」,不過要公子合作,不可張揚。原來這位小姐本身是旅遊區的一位酒吧女郎,由於長相酷肖何莉莉,色情販子靈機一觸,就利用她來假冒何莉莉。正因為前車可鑒,所以我要看清楚。

我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艷星還道我是慾火焚了身,連忙拋了個媚眼,跟着「嗨」了一聲,聲音沙啞,充滿磁性。

我一聽聲音,就知道這絕不是冒牌貨,而是貨真價實。

那年代的電影,作興明星自己配音,艷星的聲音在銀幕上聽多了,十分稔熟,正是眼前的這把嗓音。

性學專家金賽博士說過,眼睛細小,聲音嘶啞的女性,在床笫間,表現驚人,是天生的尤物。

我在經歷過跟艷星的一段假情假意後,証實了這一點。

艷星在床上的表現十分狂放。事後,我問她是在做戲,還是真的?

艷星說:「是真的!我享受性愛,從來不跟我不喜歡的男人做愛。」 原來,艷星有三不賣。價錢不對,不賣;樣貌不順眼,不賣;將就時間,不賣。我聽了,有點受寵若驚,感到頭暈目眩,迷湯吃進,男人的弱點正在這裏。

直到今天,我仍舊回味這段經歷,同時也明白了,為什麼那些富商巨賈,去馬之際,千方百計要花錢包明星,藝員與香港小姐,她們真能滿足男人的虛榮。(XXX,我睡過了!)多威風!

如今,艷星已香消玉殞,但願她能安息!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上海今早下起冰粒子 – 新民网

机器人快速崛起:5年内将消失510万工作岗位 – 中国经济网 新民网 2016-02-13

图说:机器人的崛起到底时好时坏?网络图

据美国无党派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估计,在2001至2013年间,美国因为将制造业务外包给中国而损失了240万岗位。

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一篇最新报告预计,今后5年,机器人将导致全球范围内的510万人失业,数量约为中国令美国丧失的制造业岗位的两倍,而时间却缩短了一半。

由此看来,机器人的效率的确更高。

世界经济论坛将这种机器人与人类争夺工作岗位的现象称作“第四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指的是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中叶期间机器工具的发明;第二次指的是规模化工厂的推出;第三次指的是1990年代至2000年代初期的科技工业革命。)

世界经济论坛共对13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的366家公司进行了调查,这些公司共聘用了1300万员工。结果显示,第四次工业革命由很多部分组成。

这其中包括具备“先进传感器、动作灵活且具有一定智能的新型机器人,它们在制造业中的实用性高于人类。”,还包括“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以及3D打印等“制造技术的进步”。从各种角度来看,这些因素都有望大幅降低人类劳动力在未来5年的需求。

媒体对机器人的兴起展开了大量报道,并将最新的工业革命称作“机器人革命”。但最令人意外的事情或许在于,世界经济论坛所描述的这些变化并不完全来自工业领域,甚至并非来自传统观念中的机器人。

中产阶级与机器人的战争

事实上,世界经济论坛所说的“机器人”并不完全是R2-D2这样的实体机器人。至少其中一部分是没有实体形态的智能机器。

据世界经济论坛预测,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趋势将融合称“一股完美的科技趋势风暴”。虽然这些趋势在很多重工业领域威胁着人们的工作——包括制造、建筑、采矿等——但白领工作也在面临类似的威胁。世界经济论坛提到了自动化这一重要趋势。与机器人融合后,便可称之为“自动化和机器人”。

先来看机器人。要了解这一领域,最好先了解一下亚马逊的变化。

在首度尝试在仓储中心里使用Kiva机器人之后,亚马逊发现机器人非常有用,于是收购了Kiva的开发商。之后,亚马逊又部署了1,000台 Kiva,在该公司的仓储中心里使用。之后,亚马逊将这种机器人的总数增加到1万台,接着是1.5万台。而最新的报道显示,这一数字已经达到3万台。

作为对比,亚马逊的仓储中心里约有9万名人类员工。截至目前,亚马逊仓储中心的全职员工约有四分之一为机器人。

由此可见,机器人正在快速接管亚马逊的仓储中心,并在丰田和其他重工业企业中负责组装工作。但纯粹的电脑自动化对人类工作岗位构成的威胁更大。如果医 疗保健等领域的所有数据输入、数据监测和数据分析工作都融入这种方式,再辅以电脑更快的数据处理速度,那就完全在情理之中。这不仅可以解释亚马逊为何在4 年前斥资7.75亿美元收购Kiva,也可以解释AWS云计算服务何以成为亚马逊利润最高的业务。

很多人原本以为,考上大学并从事白领工作后,可能就不会遭遇像蓝领工人一样的结构性失业。但这份报告显然令此类人感到失望。世界经济论坛预计,办公室和行政人员今后5年约有5%会失业。换句话说,全世界今后5年每年都会减少约1%的办公室和行政人员。

当然,世界经济论坛只预测了5年内的情况,所以失业趋势可能不会就此结束。

打破传统观念

这或许并不是最糟糕的部分。该报告最令人担忧的部分在于,它打破了很多人的传统观念:人们之前普遍认为,在颠覆许多“旧”工作的同时,还将创办许多“新”工作。但世界经济论坛认为这一次的革命并非如此。

该报告警告称,今后5年,全球就业并不会增长,反而会下滑0.5%。由于技术变革,全世界将会消失710万工作岗位,但科技进步只能创造2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并给人们创造新的工作机会。

二者相抵的结果是:人类将损失510万个工作岗位,而且不会有任何新的工作岗位来替代这些消失的岗位。


2015年中国人境外消费1.2万亿 买走全球46%奢侈品 – 新华网 新民网 2016-02-14

图说:中国人买走全球46%奢侈品。来源:网络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游客在境外消费约1.2万亿元,继续保持世界主要旅游消费群体称号。过去中国游客被称为“行走的钱包”,而随着电商的便利、代购的红火,不“行走”也能做“钱包”。专家称,解决消费外流问题要从供需两方面着手。

财富品质研究院根据品牌库中2万多个品牌的营业收入估算发现,2015年中国消费者全球奢侈品消费达到1168亿美元,全年中国人买走全球46%的奢侈品。这其中,910亿美元在国外发生,占到总额的78%。也就是说,中国人近八成的奢侈品消费是“海外淘货”的。

价格因素仍然是海淘最具吸引力的地方。数据显示,酒类产品平均价差高达64%,最高价差达85%;腕表平均价差33%,最高价差83%。而消费者常买的服装、香水、箱包、化妆品和皮鞋,价差都在30%以下。

洋码头的数据显示,海外购物主流人群集中在25岁至40岁,其中25岁至30岁的用户偏爱鞋服美妆,30岁至35岁的用户更钟爱箱包数码,35岁至40岁的用户除了珠宝轻奢外,还关注营养健康类的商品。

专家预计,未来中国消费者对中高端耐用消费品牌的需求将进一步增加,回流海外消费任重道远。“零售价中除了税之外还包括渠道、房租等运营成本,厂家追求的毛利率等。例如,在海南免税店中购买的商品依然比国外贵;即使新西兰进口奶粉到我国是免关税的,最终的奶粉价格仍偏高。”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税务教研组组长汪蔚青说。

此外,国内高端零售业发展滞后,也导致引领消费回流乏力。以免税店为代表的国内高端零售业对于吸引“高端购买力”回流尚未起到应有的作用,折射出我国高端零售行业在应对“消费升级”方面存在诸多不足。

“解决消费外流问题要从供需两方面着手。”财富品质研究院院长周婷说,在供给方面,提升品质监管和技术水平;在需求方面,推进国内商贸流通企业税费的减免、降低流通环节的直接税收和间接税负,从而降低终端售价。

最重要的是加强对民族工业的扶持,培育“精品消费”品牌。“日韩的免税店中除了销售一线品牌,还包括国内口碑好的特色商品。民族品牌的品质提升是
消费之本,也是消费真正回笼的‘压舱石’。”


下冰粒子啦!上海猴年首个工作日降温12度 – 新民网 2016年02月14日星期日 | 上海 晴转阴 4℃ ~ 7℃, PM2.5 26

http://shanghai.xinmin.cn/msrx/2016/02/14/29488479.html

图说:上海今日降温。来源:上海气象局

【新民网讯】猴年第一个工作日,冷空气也赶来上班,今天早上,上海部分地区还下起了冰粒子

据上海气象局消息,上海今天阴有小雨或雨夹雪,上午转阴到多云,傍晚前后局部地区有短时小雨夹雪,明天多云到晴。此外,上海虽然已正式宣布入春,但气温还是断崖式下跌——昨天最高15.8度,今天6度,一下子又回到羽绒服裹紧的模式;明天更冷,市区最低温零下1度,郊区县更低;后天0度;一直到2月17日才逐渐回暖,筒子们请务必留心。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Raspberry Pi learning notes

42 of the Most Useful Raspberry Pi Commands

42 of the Most Useful Raspberry Pi Commands

Sometimes it’s difficult to keep track of all the useful Raspberry Pi commands we use often, so I created a list of some of the most common and important ones that will make using Linux on the Raspberry Pi a lot easier.

There are two user “modes” you can work with in Linux. One is a user mode with basic access privileges, and the other is a mode with administrator access privileges (AKA super user, or root). Some tasks cannot be performed with basic privileges and you will need to enter into root mode to perform them. You will frequently see the prefix sudo before commands, which means that you are telling the computer to operate the command with super user privileges. Another way is to access the root command prompt, which operates all commands with super user privileges. Access root mode by entering sudo su at the command prompt. After entering sudo su, you will see the root@raspberrypi:/home/pi# command prompt, and all subsequent commands can be entered without the sudo prefix and still have super user privileges.

Most of the commands below have a lot of other useful options that I have not explained. To see a list of all the other available options for a command, enter the command, followed by –help.

42 of the Most Useful Raspberry Pi Commands:

General Commands

apt-get update: Updates your version of Raspbian.

apt-get upgrade: Upgrades all of the software packages you have installed.

clear: Clears the terminal screen of previously run commands and text.

date: Prints the current date.

find / -name example.txt: Searches the whole system for the file example.txt and outputs a list of all directories that contain the file.

nano example.txt: Opens the file example.txt in “Nano”, the Linux text editor.

poweroff: To shutdown immediately.

raspi-config: Opens the configuration settings menu.

reboot: To reboot immediately.

shutdown -h now: To shutdown immediately.

shutdown -h 01:22: To shutdown at 1:22 AM.

startx: Opens the GUI (Graphical User Interface).

File/Directory Commands

cat example.txt: Displays the contents of the file example.txt.

cd /abc/xyz: Changes the current directory to the /abc/xyz directory.

cp XXX: Copies the file or directory XXX and pastes it to a specified location; i.e. cp examplefile.txt /home/pi/office/ copies examplefile.txt in the current directory and pastes it into the /home/pi/ directory. If the file is not in the current directory, add the path of the file’s location (i.e. cp /home/pi/documents/examplefile.txt /home/pi/office/ copies the file from the documents directory to the office directory).

ls -l: Lists files in the current directory, along with file size, date modified, and permissions.

mkdir example_directory: Creates a new directory named example_directory inside the current directory.

mv XXX: Moves the file or directory named XXX to a specified location. For example, mv examplefile.txt /home/pi/office/ moves examplefile.txt in the current directory to the /home/pi/office directory. If the file is not in the current directory, add the path of the file’s location (i.e. cp /home/pi/documents/examplefile.txt /home/pi/office/ moves the file from the documents directory to the office directory). This command can also be used to rename files (but only within the same directory). For example, mv examplefile.txt newfile.txt renames examplefile.txt to newfile.txt, and keeps it in the same directory.

rm example.txt: Deletes the file example.txt.

rmdir example_directory: Deletes the directory example_directory (only if it is empty).

scp user@10.0.0.32:/some/path/file.txt: Copies a file over SSH. Can be used to download a file from a desktop/laptop to the Raspberry Pi. user@10.0.0.32 is the username and local IP address of the desktop/laptop and /some/path/file.txt is the path and file name of the file on the desktop/laptop.

touch: Creates a new, empty file in the current directory.

Networking/Internet Commands

ifconfig: To check the status of the wireless connection you are using (to see if wlan0 has acquired an IP address).

iwconfig: To check which network the wireless adapter is using.

iwlist wlan0 scan: Prints a list of the currently available wireless networks.

iwlist wlan0 scan | grep ESSID: Use grep along with the name of a field to list only the fields you need (for example to just list the ESSIDs).

nmap: Scans your network and lists connected devices, port number, protocol, state (open or closed) operating system, MAC addresses, and other information.

ping: Tests connectivity between two devices connected on a network. For example, ping 10.0.0.32 will send a packet to the device at IP 10.0.0.32 and wait for a response. It also works with website addresses.

wget http://www.website.com/example.txt: Downloads the file example.txt from the web and saves it to the current directory.

System Information Commands

cat /proc/meminfo: Shows details about your memory.

cat /proc/partitions: Shows the size and number of partitions on your SD card or hard drive.

cat /proc/version: Shows you which version of the Raspberry Pi you are using.

df -h: Shows information about the available disk space.

df /: Shows how much free disk space is available.

dpkg –get-selections | grep XXX: Shows all of the installed packages that are related to XXX.

dpkg –get-selections: Shows all of your installed packages.

free: Shows how much free memory is available.

hostname -I: Shows the IP address of your Raspberry Pi.

lsusb: Lists USB hardware connected to your Raspberry Pi.

UP key: Pressing the UP key will enter the last command entered into the command prompt. This is a quick way to correct commands that were made in error.

vcgencmd measure_temp: Shows the temperature of the CPU.

vcgencmd get_mem arm && vcgencmd get_mem gpu: Shows the memory split between the CPU and GPU.

Hopefully this list of commands will make navigating Linux on your Raspberry Pi more efficient and enjoyable. If you feel that I have left anything out, please leave a comment below and I’ll add it to the list.


An IoT development kit comparison BRANDON LEWIS, TECHNOLOGY EDITOR THIS POST WAS PUBLISHED ON FEBRUARY 12th, 2016.

http://embedded-computing.com/27279-an-iot-development-kit-comparison/#

Over the past couple of years, I have routinely hinted at the rise of development kits, the Internet of Things (IoT), and how the two go hand in hand. It’s a serendipitous relationship that facilitates quick development and prototyping in a large, fast-growing market – not to mention that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kits can be had on the cheap.

Furthermore, where early dev boards offered a basic processing unit, some assortment of I/O, limited memory, and the expectation that engineers would navigate the web for open-source software and tools, today’s often provide connectivity, cloud access, and ship with low-cost or no-cost development environments and debuggers for a truly out-of-the-box experience.

While Arduino, BeagleBoard, and Raspberry Pi still dominate the space, data from Embedded Computing Design’s 2015 Reader Study shows that more than 38 percent of engineers planning to adopt a development kit in their next design will use one from a specific manufacturer. With that in mind – and after returning from the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 where dev kits were at the heart of countless demos – I decided to start compiling a list of IoT-centric kits available on the market today. Though apples-to-apples comparisons are difficult because each manufacturer’s kit emphasizes different features based on their silicon and tools, I was able identify seven categories of interest to IoT developers that are common across most kits. Represented in Table 1 (next page), these are Wireless, Compute, Memory, I/O & Peripherals, Tools, Cloud, and Cost:

Wireless is essential to classification as an “IoT dev kit,” and as such includes information about on-board connectivity like Bluetooth, Wi-Fi, 6LoWPAN, etc.;

Compute attempts to isolate a board’s general-purpose/applications processor (or core in the case of systems-on-chip (SoCs))

Memory can include on-chip RAM or ROM as well as any additional storage provided on the board

I/O & Peripherals is defined loosely as physical access to any onboard resources for the purposes of low-level programming (expansion headers areassumed)

Tools highlights software made accessible to developers with the purchase of a particular kit

The Cloud section outlines compatibility with various backend services, either exclusive to the manufacturer or available through partnerships

Cost is the final measure, which is subject to change

Sensors are not included since many dev kit ecosystems rely on third-party or add-on sensors

The initial comparison includes five kits from Anaren, Atmel, Imagination Technologies, Marvell Semiconductor, and Texas Instrument, although the list will certainly grow as the price of electronic components drops and manufacturers look to eliminate barriers to entry. Over time, I hope this proves a valuable resource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of IoT app developers.

With that, I leave the evaluation to you.

[Figure 1 | Note that this list is being developed into a searchable index. For questions, or to submit an IoT development kit, contact the editor at blewis@opensystemsmedia.com]

  • Note that this list is being developed into a searchable index. For questions, or to submit an IoT development kit, contact the editor at blewis@opensystemsmedia.com.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韓國小販管理員 – 鍾樂偉

鍾樂偉: 韓國示威:惡霸管理服務員 – 852郵報 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要說韓國是示威之國也不為過,因為韓國民眾對政治、經濟與社會民生訴求的自我覺醒與關心意識一向強烈,他們往往學會透過舉行集會與示威活動,在不同議題上向政府發表他們的聲音。

有些場合,韓國政府會直接指派警察,來維持示威活動的秩序。但從獨裁年代開始,韓國警察往往被批評為擁有明顯的親政權的政治傾向,被民眾咎病為是受政府控制來阻礙他們合法地進行示威活動,因此每每在示威場合中,經常最終都會演變成了極大的警民衝突,推撞與大打出手是示威裡的平常事。

但當要處理一些私人空間使用權,或政府未有直接理據介入的民眾糾紛時,有一些企業,甚至與政府相關的部門,便會私人僱用一批專門協助他們執行暴力清場惡霸等不法服務的「管理員」,來透過武力驅散佔用該地方的市民或示威者,韓國社會稱那些人為「用役」 (Yongyeok 용역)。

這類執行暴力清場的「管理員」現象,最初在 90 年代尾於韓國社會冒出來。當時,韓國的首爾市政府為了更新城市形象,並建設更現代化的都市外觀,廣為推行市區重建的新城市計劃,開展了針對著多個地區中的舊城進行全面強行收購與清拆工程。

一些建築物,若屬於某一發展商的,它們為了加快推進重建計劃,往往使盡各式各樣的辦法,強制要求那裡的住戶立即遷走,如果面對一些不願意妥協的住戶,那些企業便會僱用一些「管理員」,強行破壞他們的家園,使他們於無家可歸下唯有選擇放棄堅守家園。

最初被韓國的《時事雜誌 2580》獨立媒體踢爆,擁有企業旗下專門執行暴力拆遷服務的公司,是韓國一大財閥「曉星企業」。根據該報導所指,

「曉星企業」與一間私人管理公司簽署合約,該公司聘用了一大批韓國的流氓與黑幫人士,並擁有大量私人武器,專門協助該企業鎮壓公司內工會的工人活動。

另外,當韓國政府需要清拆一些非法建築物,或是要遷走居於貧民窟的貧窮戶,作地區重建之用時,一來由於政府面對著大量的清拆工程,應接不暇之下,二來警察也未有法定權力可執行清拆違法建築物工作,三來當動用警察執行清場職務,與居民發生衝突時,所呈現的畫面更會影響警察形象,

因而政府不時也會另外僱用一些「管理員」,協助他們盡快清理場地

今天,韓國國內擁有超過 300 多間專門控制「管理員」的公司。

據《時事雜誌 2580》的追查報導,那些「管理員」大多不就是畢業於警護保安系、體育系,就是曾經於特種作戰司令部、海軍陸戰隊服刑的軍人,現在多是待業人士。

一般而言,一隊「管理員」擁有 20 多人。每一次接獲工作,執行清場時每天可獲取約5萬韓圜的薪金。

當然,這類「管理員」公司多會勸戒工人執行業務時,不要與市民發生衝突,只要把清拆工作完成便可以,但往往那些執行員在處理行動時,由於以獲得公權力為理由,情緒往往容易失控,結果因而經常造成與居民發生打鬥的情況。

另外,那些公司也因為多同時染指其他不法勾當行業,如高利貸、非法賭博與不良娛樂場所,多會直接招聘流氓為執行員,結果不少也會多加暴力清場的元素在內。

例如早年前首爾江南區一處舊城區,由於首爾政府宣佈要重建那一地帶,因而要求強制遷移居住在該區非法建築物內的市民。後來,因為一場大火,大部份生活在該舊城內的居民都忽然變成無家可歸,結果,該區居民決定自資重建家園,可是後來政府便透過僱用一批「管理員」,到那裡包圍著所有村民,把數間重建的房子都全都打破,強逼他們立即遷出。

另外,早前首爾市政府為了推動潔淨市容,於江南區一帶強行驅逐一班於那裡擺賣的小販攤檔,當中,政府也是僱用了一批「管理員」,一邊推開那些小販,另一邊則用斧頭、大錘與大剪刀,把那些小販檔車全都破壞。那些小販店主,卻只能坐在地上抱頭痛哭,大喊「你們究竟是誰﹗為什麼要破壞我的車子﹗」,可是,身旁的路人只是觀看,無人關心。

雖然他們可以就損傷,與那些「管理員公司」對簿公堂,但往往由於那些小販在從事非法擺賣工作,鮮會獲得法官支持,因而極少數可以得到合理賠償。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