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那些事 – Victor Lam

台灣那些事 – Victor Lam 主場新聞 2014-3-28 11:45:08

第一次來台灣,是 2008 年。記得一切來得很突然,跟一位小學朋友晚上吃飯聊著聊著,隔天就去了買機票,一星期後就去了台灣。那時候不會聽也不會講國語,只記得台灣人很 nice,阿里山民宿老闆因為答應了我們,堅持不理醫生的忠告,從台中的醫院走出來,一拐一拐的帶我們遊遍阿里山。(我一定找機會再回去再住他的民宿!!!)

再去台灣,已經是 2011 年。那年因工作關係(對,就是在北京那些事中提及的公司),去了幾次台灣,認識了很多朋友,甚至為我帶來現在的工作機會。

很多 Programmer

首先,台灣美女多,這點不用我多說。但我是技術出身的,總會留意到身邊的 programmer。台灣早年其中一個重要的產業是科技產品 OEM 代工,大企業如 ASUS 和 HTC 都是以代工起家的。科技業發展造就大量的勞動力需求,投身科技業的畢業生很多,結果選修科技有關學科的學生,不論是比例上或是人數上,都比香港多很多

當然,programmer 都有高低之分。但當基數夠大,好的 programmer 自然夠多。這類 programmer 願意學習新知識,樂於分享所見所聞,感染身邊的人去學習,造成一個良性循環。

相反我們香港金融地產(炒賣)業為主,科技相關大學生,畢業後大半都會轉行。「寫程式」這種宅得可憐的玩意,根本成不了氣候。

很多大學生、很多研究生

台灣的大學學額佔適齡學生人數的比例,是超過 100% 的,也就是說,基本上人人都可以讀大學。大學學位貶值,令大學生會去追求很高的學歷,以更加競爭力。結果是,很多大學生畢業沒多久就跑去讀研究所。更甚者,直接跑去外國進修。

我深信學歷跟能力並沒有必然關係的。「高分低能」香港有很多,這類學生總覺得自己很厲害,不屑由低做起。但台灣有這麼多大學生和研究生,他們為有更好的出路,很多還在大學的時候就去當實習生。實習生工資當然低一點(有人說這導致很多公司為省錢,只聘請實習生而不請正識員工),但我不止一次聽到有朋友說,是因為實習時的經歷,讓他們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業發展。

我每次去跟大學生演講,都叫他們爭取機會去實習。我深信不試過,你不會知道自己是不是適合這個行業的。再者,實習其實是一個踏腳石,讓你可以走遠一點。

RubyConf

說我在台灣的經歷,不能不說 RubyConf Taiwan。2011 年第一次去台灣,就是參加這個會議。當時接觸 Ruby 沒多久,一直努力吸收相關知識。因緣際會下知道台灣有 RubyConf,就報名參加。

當年的會議非常地道,不論是講者或與會者,都以台灣人為主,而我是當時候極少數非本地參加者。縱使如此,整個會議的內容卻很充實。至少對我來說,每個題目都令我大開眼界。這次去台灣,除了參加會議外,最重要的,是認識了台灣 startup 界的朋友,甚至是現在公司的老闆。

還記得那時候「膽生毛」的亂發電郵,想去認識新朋友,結果在互相介紹下,真的認識了台灣 Ruby 圈子和 startup 圈子裏名字響噹噹的大人物,獲益良多。到現在,有朋友說我是 connector,其實是那時候學回來的。

2012 年再去了一次。這次參加者變得國際化了,甚至有 Ruby 的發明人 Matz 親臨台灣。內容依舊充實、精彩,又繼續認識了更多勁人。我記得經過兩天密集式會議後,收集到資料花了我整整一個月去消化。這種吸收新知識的感覺,實在很棒。

參加這個會議,更重要的是看到人家是怎樣辦一個國際性會議。老實說,辦這種會議,要找嘉賓、又要確保質素,錢賺不到,更吃力不討好。(但當然,有很多人辦會議是賺錢的,這個要另文討論)我很敬佩這些搞手,不計成本、不辭勞苦,成就這個會議讓我見識見識。

Startup @ Taiwan

台灣的 startup 氣氛比香港的好,因為創業的機會成本,不會比去打工高很多。試想一下,就算你讀完碩士博士,工資也不會有太大增長。但身邊都都很多高手,總常去討論技術,再加上現在創業本身的成本很低,很多年青人都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去創業。

當然,創業也不是說兩句「我有一個很棒的 idea」「我覺得這樣做一定會成功」這麼簡單,還好台灣也有一些比較像樣的 incubator。有人材有技術再加上整體圍境配合,造就台灣出了好幾家很不錯的 startup。

更重要的還是生活態度

其實每次去台北,總會找一些有特色的咖啡店。台灣有很多咖啡店,通常都是幾位創辦人自己開店、買咖啡豆、烘豆、混豆,再做出有自家特色的咖啡。

香港其實也有這類的咖啡店,但總比不上台灣的。主要是因為香港的咖啡店全部非常細小,顧客要背靠背,旁邊的人說什麼也聽得一清二楚,而且座椅和桌子都異常奇怪,總而言之,整個感覺就是想你們快點喝完快點離開。

但在台灣,就算是在台北,在繁華大街旁邊,總會有很多小巷子,走進去不難找到很多這類的小店。老闆都不求賺大錢,更不想有大量遊客蜂擁而至,只想將最好的產品賣給客人,自己足夠生活就好。很喜歡這些小店,喜歡那種鬆容不逼的感覺,走進去就可以坐一整天,讓人可以在一星期的繁忙工作後,充充電抖抖氣。

有人說這是沒上進心,但我反而欣賞他們沒有「賺到盡」的心態。

移民台灣?

有朋友問我會不會移民台灣,我反過來問他們為什麼要移民台灣。聽到的不外乎是「台灣有民主」「台灣物價低」「台灣沒那麼多人很舒服」之類的。有沒有想過,在你享受低廉物價時,你受得了減人工?在你覺得台灣的生活很悠閒時,你受得了晚上九點大部份食肆都關門嗎?你受得了要去買專用垃圾袋,在家將所有垃圾分好類,再每晚準時等垃圾車來收垃圾嗎?

移民一個地方,是需要融入當地的生活的。二十年前香港有移民潮,結果很多人說受不了,「那邊的唐餐這麼貴,又買不到菜」,回來香港;又有很多人拿了外國護照,就回來賺錢。我不怪責這些人,香港人嘛,「賺到盡」是應份的。但其實,有沒有想過,這種做法跟那些來香港生小朋友和搶奶粉的孕婦根本沒差嗎?

三言兩語,很難說清楚我對台灣的感覺。主觀的感受,是令我一次又一次走去台灣,甚至加入了現在的公司的主要原因。

執筆之際,台灣正發生太陽花學運。我只寄望,十年後的寶島,還是跟現在一樣,可以在小街小巷中,找到不同的小店,跟朋友呷一口咖啡,聊聊週末可以去哪裏郊遊。

Victor Lam

來自香港的 full stack developer。會寫 web 會寫 app,這幾年來遊走於香港、台北、北京、美國等地,加入過不同團隊,又開過公司,跌過痛過失敗過。閒時寫文,記一下所見所聞,娛己娛人。


我不相信政府了,我不相信未來了 – 呂秋遠 主場新聞 2014-3-28 11:45:08

3月24日凌晨的台灣立法院(王子豪攝)

我不相信政府了

親愛的,政府本來就不可信,所有的政府都一樣。天使馬只是比較不可信而已,但是要說以前的政府很美好,那也就太胡說八道。一般政府最常做的事情,是美化;美化有道德上的瑕疵,但是無傷大雅。

然而,這次學運,讓我們體會到的是欺騙。

政府對於兩岸關係的危險性,存而不論,並且欺騙我們,世道安穩。政府對於服貿協定的利與弊,只提利,不提弊。政府對於行政院的「損害」情況,只有抹黑沒有真相。政府對於武力鎮壓,只有警員受傷,只有暴民抵抗,跟六四天安門北京市長的嘴臉越來越像。政府的檢察官,只憑風聞,就能聲押學運領導人,不用調查不在場證明,而真兇到現在還不知道是誰。

所以,我願意支持這場學生運動。

我不相信朋友了

臉書上,不是一片黑,就是被抹黑。所有的朋友分類,只剩下服貿與反服貿。

朋友反服貿,unfriend、朋友支持鎮壓,unfriend、朋友認同統一,unfriend、朋友贊成獨立,unfriend、朋友支持學生,unfriend。

我們的生活裡,撕裂得只剩下兩個陣營,一個是學生派,一個是反學生派。每天臉書所見,就是抗議政府、反對學生、支持學運、弘揚法治。

政治可以讓我們的感情撕裂嗎?親愛的,朋友對你來說,只剩下這些價值嗎?

如果你反服貿,憑藉著就是多元主義,為什麼會把你的朋友束諸高閣?如果你愛服貿,憑藉的是支持臺灣,為什麼會把你的朋友棄如敝屣?

我不相信媒體了

曾幾何時,我們的媒體,從黨營媒體,「改革」為黨營媒體?只是前面的黨,是國民黨,後面的黨,是共產黨。

是的,媒體已經讓我們懷疑,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你看到的媒體,許多會造假,所以你不再相信你所看到的一切;你看到的新聞,許多其實是偽聞,所以你寧願相信Ptt的爆卦。

親愛的,你本來就不應該相信媒體,就像不相信政府一樣。你應該相信的,是自己的眼睛與耳朵,還有,你的良心。

我不相信家長了

我們的家長告訴我們,政治很齷齪,所以我們敬而遠之。我們的家長告訴我們,政治很危險,所以我們避而不談。我們的家長告訴我們,政客都不能相信,所以我們麻木投票。我們的家長告訴我們,學生的本分是唸書,所以我們對社會漠不關心。

我們的家長騙了我們二十年,所以我們現在正在想辦法改變政治。

親愛的,你或許關心你的孩子;但是,如果你認為孩子不用管政治,那麼,你為什麼要管孩子?

我不相信孩子了

我要去補習了,但是我往立法院的方向前進。

我要去上課了,但是我的教室在青島東路。

我要去唸書了,但是我在鐵絲網下準備期中考。

我要去約會了,但是我的電影院在議場。

我要去打工了,但是我的工作是靜坐。

親愛的,你為什麼要讓你的孩子欺騙你,拒絕讓他參加一場公民運動?即便這是違法的行為,但是如果能讓他學到人生的現實面,學會如何抵抗政府,難道這會比考上研究所、找份好工作要不重要嗎?

在未來,真正能成大器的人,不是靠學歷,而是靠思想。沒有自己獨立的思考能力,就算念到博士,也只會謝謝指教。

耶魯與哈佛的博士,正把我們推向一條未知的道路。他們不告訴往哪走,只告訴我們,往那邊走,就會有小確幸。

而我們在星月無光中,如履薄冰,深怕跌入萬丈深淵。你覺得,寧願孩子騙你,也不願意給他一聲叮嚀,「小心點」,然後為他被國家暴力攻擊時,在旁邊說,「暴民就是該打!」

親愛的,相信孩子的判斷力,他們是永遠的反對黨。

我不相信真理了

我們對於大埔,無動於衷;我們對於核四,輕描淡寫;我們對於統一,不置可否;我們對於中國,置若罔聞;我們對於臺灣,手足無措。我們對於暴力,喝采叫好。

我們相信,人生而平等,但某些人更平等。於是,住在帝寶的人,會告訴我們,他的一生充滿挫折;通過甲等特考的人,會說他一生顛沛流離;忽而成為閣揆的人,會忘記自由主義。

我們處在一個「戰爭即和平、奴役即自由、無知即力量」的年代,就像喬治歐威爾筆下的1984。所以,「服貿即幸福、統一即獨立、媒體即真相」。

你願意活在這樣的時代嗎?如果不願意,你為什麼沈默不語,相信「法治即真理」?

我不相信中國了

小時候,我們要念長江黃河、大興安嶺、薩彥嶺脊,外蒙是我們的國土,我們住在秋海棠裡,中國是我們魂牽夢縈的祖國。背著不再使用的地理,唸著沒人記得的歷史。

中國,曾經是兩千三百萬人的祖國。而我們不知道大安溪的發源在哪?濁水溪的水是不是濁的?蔣渭水不是一條河流;福爾摩沙原來是美麗島。

當我們有錢的時候,我們瞧不起窮鄰居,以為他們都是一窮二白吃香蕉皮;當我們窮的時候,又看不起暴發戶,鄙棄他們七零八落喝魚翅湯。

對於中國,我們起初是太熟悉,現在卻是太陌生。我們從來沒有正面的了解中國,不是醜化,就是神化。

所以,當我們生病了,要喝服貿熱飲,我們嚴重的懷疑這是包著糖衣的毒藥。而政府,始終不願意讓我們了解中國。

而中國,則是始終如一的告訴我們,我們是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不相信台灣了

臺灣好亂。

你看到無能的政府、抗議的亂黨、無知的群眾、違法的青年、虛假的媒體、惡霸的中國。

請問你,做了什麼?

對,你什麼都沒做。你只能坐在電視機前面咒罵,然後四年一次投著固定的選票,說不定還數著剛剛收到的鈔票。你啊你,你除了說,臺灣好亂以外,你做了什麼?

親愛的,你憑什麼不相信臺灣?尤其是我們走過這麼長的一段殖民史。你為什麼不相信自己的人民,以及孕育我們的這塊土地?特別是,你除了納稅,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

我不相信未來了

你看到22K;你看到中國崛起;你看到政府無能;你看到世界崩壞;你看到房價飆漲;你看到正義不彰,所以你不再相信未來。

然而,有一群年輕人,他們正在以身試法,準備接受法律的制裁,換來我們可以仔細的考慮未來。

親愛的,你,憑什麼不相信未來?

Believe in you, believe in me, believe in love!

呂秋遠 台灣律師


古靈精怪政局 – 添馬男 主場新聞 2014-3-28 6:00:45

近兩年香港政局越嚟越古靈精怪,劣質管治手段明目張膽登場,九七回歸16年,管治嘅核心價值及規矩已蕩然無存。

英治時代一切權力行使都講求手腕,令香港人唔覺得有「政治」存在。但是梁振英政府空有「玩政治」之動機,卻無相關之手腕技術,結果變成第三世界水平。

以批鬥鍾庭耀為例,梁深知自己民望冇可能翻身,但又想角逐連任,為咗令中央首肯,於是來一招釜底抽薪,開動輿論機器,再由張志剛赤膊上陣圍毆鍾庭耀,手法之落伍,打爛仔交加維園阿伯式「勾結英國特務」謾罵,令人O晒嘴。

梁振英之所以要鬥垮鬥臭鍾庭耀個人及其民調計劃,始於3月初政協李家傑兩會時發炮,明顯係有組織及有計劃地否定民調,表面仲要係要大義凛然為北京中央,借關於台獨、身份認同民調發難,實際目的係要為梁振英民望低殘搵個藉口開脫。

在香港搞政治鬥爭,要出師有名,唔可以俾北京認為係有個人目的,𠵱家正係政改角力重要關頭,邊有人會諗到梁及其盟友的一番心思,已經放在連任之上。

警查劉進圖案 手法低調

第二個更古怪係劉進圖案,警務處長力排眾議,認為未有直接證據同新聞自由有關,𠵱家刀手已落網,邊個字頭社團亦清楚,按正常處理手法,警方已多次採取犁庭掃穴,掃蕩各大社團場所,將幕後主腦「焗」出來。當各社團被「熄燈」搵唔到食,自然會有人幫手刮出幕後黑手。現時警方之低調,好似調查到此為止,唔想焗出幕後主腦。

唔好忘記,特首選舉時曾爆出黑金飯局,之後又發生蠱惑仔派錢參加挺梁遊行,黑色鄉紳為特首落區助拳維持秩序事件,黑幫打破幾十年慣例,公然介入政治,案件之敏感性,大家應該明白。

但我哋見到係先有梁振英女兒所謂「回應信報」表態,認為有人借事件反政府,之後便是警務處長多次表態,一再強調未有直接證據顯示與新聞自由有關,咁是否代表咗警方辦案方向,係將事件定性為「私人事件」,與新聞自由脫鈎後,只需將刀手交律政司起訴,判刑便結案?

先有整頓《信報》、商台,然後《明報》空降馬拉老總,調走劉進圖,隨即發生斬人事件,跟手又輪到鍾庭耀遭受文革式批判,一連串事件加起來,大家總覺得好唔妥,但又說不出所以然,呢種狀態,實在令人十分不安!

添馬男

八十年代畢業於港大,八九年六四時身陷北京前門人潮,從此對政治興趣不能自拔,在傳媒及政圈浮沉多年。獲損友邀請在蘋果撰寫專欄《中門大開》,決心闖入總部,用一本iPad,一枝筆及一張摺凳,揭露政治圈內「膠人膠事」,寸嘴得嚟又有根有據,開本地政治評論新風格。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China News, Hong Kong News, Read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