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涉鴨寮街實體電子 Maker Shop

電創坊

WEWALAB「電創坊」終於誕生! 電子創客必到的社區平台。


位於深水涉鴨寮街的實體電子 Maker Shop

http://www.wecl.com.hk/tchi/promotion/EDM/20160825_thankyou/index.html

一連四日 (19/8-22/8) 於灣仔會展舉行的 Maker World Inno Expo 2016 已圓滿結束,特此感謝各位參與人士對華輝及 WEWALAB「電創坊」之鼎力支持。

華輝客戶的基因

華輝在過去三十載,以代理商的身份一直在香港向各界提供各式各樣的電子科技產品,如電子零件、電子工程 ELV 弱電產品及手工具等,深入民心。多年來,華輝累積了不少電子工程及電子愛好者,他們有著對科技的熱誠,喜愛 DIY,有創意,懂砌,懂裝,懂拆。因此今時今日,於創意科技發展的大氣候下,華輝有本地線上線下(O-to-O)電子 Maker Shop 的美譽。

位於深水涉鴨寮街的華輝零售店,既可提供創客一個實體購物平台,又可給創客一個空間體驗新的智能科技。


MagPi49

Issue 49

Begin your journey with Raspberry Pi in The MagPi 49


Development & Education India’s Kerala embraces Fab Labs and an ‘Internet of Things’ future August 25, 2016 · 1:30 PM EDT By Mary Kay Magistad

http://www.pri.org/stories/2016-08-25/indias-kerala-embraces-fab-labs-and-internet-things-future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Thai Parents Selling Daughters – empowernetwork

Poor Thai Parents Selling Daughters to Pimps as Sex Workers, Teachers Try to Intervene – David Kaiser on March 12, 2013

http://richstudentcom.empowernetwork.com/blog/poor-thai-parents-selling-daughters-to-pimps-as-sex-workers-teachers-try-to-intervene-sex-trade-in-
thailand

SEANJAI PATTANA, Thailand – The snapshots of his prostitute granddaughters at work are pasted prominently on the entrance to the previous villager’s wood
shack.

The women, in heavy makeup and miniskirts, strike suggestive poses for the camera: lying seductively on a mattress in one and overtly kissing older, apparently
overseas, males in others.

Only a few years in the past, in shut-knit traditional villages like Seanjai Pattana, mother and father would have been ashamed that their daughters had been off
in the massive cities sleeping with strangers to support their families. Read about: Prostitution in Thailand – A Young Thai Prostitute Shares Her Story – Working
Girls in Thailand

However sixty five-year-old Acha’s proud display of the photographs reveals how occasions have modified in his distant mountain village 460 miles north of
Bangkok, the capital.

Child Prostitution Atrocity in Thailand

Now when ladies finish sixth grade, the last mandatory grade in Thailand, lecturers exit to try to persuade parents not to promote them into prostitution–at age
11. Authorities ship monks into the mountains of the north, the place the follow is most common, to counsel mother and father it is improper to sell their very
own flesh and blood.

However Chakrapand Wongburanavart, dean of the faculty of social sciences at Chiang Mai College in northern Thailand, said the as soon as isolated villagers
are more and more

sacrificing their daughters to pay for the luxuries of the fashionable world.

“This is the shortest option to upgrade their social status,” he said. “It’s fashionable.”

Acha’s granddaughters helped pay for the family’s new ceramic tile roof with the $1,200 they’ve despatched dwelling for the reason that pair was offered for
the equal of $200 seven years ago at ages 15 and 16.

That is a enormous sum to impoverished farmers in a single-room shacks, forced for years to stay on what they grew. Now, Acha mentioned, 10 different ladies
within the village of about a dozen families are working as prostitutes.

Acha has no concept if

his granddaughters endure in the brothel, as a result of the family doesn’t ask. “No one talks to them about this,”

he said.

There are an estimated 2 million prostitutes in Thailand, a nation of about 60 million people. However it’s unclear how many had been sold by their parents to
ork in brothels, which are described after police raids as horrifying.

child sex worker thailand, child sex trade thailand, thai sex trade

Sex Trade in Thailand – Parents Selling Their Own Daughters!

Women are sometimes chained, beaten, drugged, denied food and raped by pimps earlier than being forced to cater to the lowest rungs of society. Clients rarely
use condoms and expose the ladies to the AIDS virus.

Some mother and father are ashamed to confess they sold their daughters to work as sex slaves and insist they thought the girls had been going to work as
waitresses or maids.

However in a shelter in Chiang Rai, the provincial capital 35 miles to the south, women rescued from the flesh commerce say they imagine their mother and
father knew they were headed for the seedy and often harmful brothels.

The girls aren’t allowed to speak to journalists. However a shelter worker, Pannipa Phansomboon, quoted some as saying their parents lied about where they
had been going.

“They trusted their dad and mom, and so they sold their very own daughters,”

Pannipa stated quietly as the girls sang in the peaceful dwelling of the shelter.

“They don’t trust their dad and mom anymore.”

Help staff and women from the villages say the mother and father are motivated by sheer greed.

“They wish to get rich fast. They want all of the luxuries, and they want to improve their social status,” Nidda Puangmang, 18, mentioned bitterly of the dad
and mom who bought her many mates into prostitution. “They don’t really feel anything as a result of it has become so common.”

One of her pals, bought at age 11, told her parents on a go to house how a lot she suffered in the brothel. “They didn’t hear,” Nidda said. “They only wanted
the money.”

Nidda is in a U.S.-financed program aimed toward yearly giving about 1,000 girls abilities in well being care, gem-reducing, trend design or computers so they
won’t be compelled into prostitution to assist their families.

Chakrapand, who is the director, mentioned counselors have to influence parents to let their daughters be taught skills that will earn them about $200 a month.

That’s about one-tenth what some prostitutes make.

child sex industry, child prostitution, thailand sex trade

Rape, Torture, Control in the Child Forced Sex Industry in Thailand – Sold by Own Parents

The advisors first attraction to the parents’ morality by showing them a video on the horrors of Thai brothels.

Then they attraction to the dad and mom’ pocketbooks, noting the girls would possibly contract AIDS in the brothels and die earlier than securing their
parents’ future.

Many villagers stay unconvinced.

Leo G. M. Alting Von Geusau, a Dutch anthropologist who has studied Akha villagers for 17 years, stated they started promoting their daughters for a lot-needed
cash to offset the lack of farmland and to finance the rise in heroin addiction.

“Now, some parents do not care,” stated Von Geusau.

Aju Jupoh, director of the Assn. for Akha Schooling and Tradition in Thailand, stated selling daughters has change into so much a part of life in some villages that
mothers now not hope for boys when they get pregnant.

“They’re very happy if they get a lady as a result of they’ll sell it,” he said.

A 23-12 months-previous former prostitute, who spoke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is sickened by what happens to the area’s girls.

Hiding in her picket hut, where other villagers can not hear her, she recounted how a woman gained her mother and father’ belief after which invited her to visit a nearby city when she was 11 years old.

There, the girl bought her to a brothel, the place she was crushed into having intercourse with numerous males and barred from leaving. “I practically died,”
she said. Her father lastly rescued her.

Twelve years later, the trauma of these seven months as a prostitute are nonetheless with her. She can’t comprehend why different dad and mom would topic
their daughters to such cruelty.

“If they knew how unhealthy it was, they would not promote their daughters.”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Circuit board testing learning notes

TOOLS OF THE TRADE (with respect to circuit board assembly) – TEST AND PROGRAMMING – Bob Baddeley

Tools of the Trade – Test and Programming

Tools of the Trade – Solder Paste Dispensing

Tools of the Trade – Component Placing

Tools of the Trade – Reflow

Tools of the Trade – Inspection

In our final installment of Tools of the Trade (with respect to circuit board assembly), we’ll look at how the circuit board is tested and programmed. At this point in the process, the board has been fully assembled with both through hole and surface mount components, and it needs to be verified before shipping or putting it inside an enclosure. We may have already handled some of the verification step in an earlier episode on inspection of the board, but this step is testing the final PCB. Depending on scale, budget, and complexity, there are all kinds of ways to skin this cat.

HOPE

This is the least reliable method for PCB testing and verification, but basically it means once the board is done assembling, you do no testing and just assume it will work. Granted, some circuits are simple enough, and their assembly reliable enough, that this might work for a while, and the failure rate is acceptable enough without spending money on testing.

Or maybe the product is cheap and you’re selling from China so if it arrives and it doesn’t work the consumer is going to be annoyed but not demand their money back.

How many times have you bought something off Alibaba or eBay only to discover it didn’t work when it arrived? Yep, they probably used the “Hope” method of PCB testing.

PLUG IT IN

Apply a power source. Does it turn on and blink? You’re good to go. This is the simplest form of functional testing and works on a simple circuit. Functional testing means applying an input and verifying the output. It may be great if the board has an easy power source and only one or two functions and no microcontroller or code that needs to be uploaded.

TEST JIG

This is more complex than just plugging it in; in this case

a special piece of hardware is designed that mates to the circuit board somehow and runs through some tests.

If there is some kind of sensor on board, it may test that sensor and verify the output. As an example, a test jig for a smoke alarm could be a box filled with smoke. You put the battery in, drop it in the box, and see if it buzzes. A more complex jig might have pogo pins or servos that actuate switches or other ways of interacting with the board to verify that it works.

PROGRAMMING

The methods described above are useful for cheap circuits and may be adequate. But many PCBs have microcontrollers, and that adds a whole level of difficulty because the microcontroller needs to be programmed, and the circuit will behave differently in different states. The test and programming jigs get a lot more interesting quickly.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part of the complexity can be avoided entirely by having the chip manufacturer ship the chips with the firmware already on them. Most of the major manufacturers offer this service. This can be great for a couple reasons: it reduces assembly line complexity, it ensures that the chips are coming from a single trusted vendor and that there are no extra units being made in ghost shifts, and it prevents the factory from stealing the design or selling it to someone else, since they never get access to the firmware. There is a cost associated with this method, though, and it’s generally accepted that you don’t do this unless you’re in pretty substantial volumes and your firmware is locked down and won’t change. This is how the big boys do it. Below that, you have to program them yourself!

So how do you program your device? Well, it depends on the chip manufacturer. Atmel, Microchip, TI, Freescale; they all have their own preferred methods of programming, whether it’s the AVRISP, CC-Debugger, JTAG, or whatever. Most times there will be some kind of header interface, sometimes populated with a connector. It’s best if you can avoid the connector, as it will likely only be used once, is an extra component to populate, and takes up lots of board space. The better option is an edge connector or a pogo pin arrangement. The handy part about the pogo pin option over regular connectors is that you can just leave some bare pads on your PCB and use a special device with some spring pins that press against the PCB and upload the code.

The hardware for doing the programming is usually handled on a device by device basis. In some cases it’s possible to have a panel of PCBs (maybe 2×2) pressed down onto a large pogo pin bed and all of the PCBs are programmed at once, making this step quick. In other cases a jig for a single PCB handles the job. Often there is no record of firmware programming, and the programmer just blindly dumps the code onto the chip every time it is plugged in.

In my experience, I’ve built jigs that are pretty smart, and cost roughly $100. A raspberry pi or cheap android tablet runs it, a python script acts as the UI, and a custom 3D printed jig with pogo pins is the interface to the PCB, connecting through a CC-Debugger or AVRISP programmer.

One feature that has been extremely helpful is logging; each device has a MAC address or unique ID, and in the course of programming the Python script grabs that ID and creates a record of what time, firmware version, and any other useful information. This record then gets added to our main device database, so that we can track and support a PCB from the moment it is first programmed.

The device is automatically detected and programming starts immediately. Once complete, the LED changes to Red or Green, and the display updates the success counter.

It’s important to look at cycle time for this step. Every second adds up quickly, so the faster this step can be executed, the better. That means not compiling it every time (like programming from an Arduino). Programmers often have a verify step that is optional and makes sure the microcontroller gets the code, but takes 20 or more seconds. If you are successfully programming every device, do you really need to do the verify step? Later functional testing will show whether the code failed. Look for a cycle time on programming in the 10 seconds or less range. That’s why simultaneous programming can be appealing. Though it increases the cost of the programmer, it can significantly reduce the amount of time needed.

FUNCTIONAL TESTING

Once the device is programmed, it is good to do additional testing on it. Generally, you can assume that the software doesn’t need to be tested on every device; it’s already been thoroughly tested in the lab and should work just fine (right? RIGHT?). What you want is to make sure that all of the features of the hardware execute the software correctly.

Go through the PCB and develop a test that checks every block. First, check that the device powers up. If it doesn’t, there’s no need to test the rest of the PCB.

Alert failure and why to the operator, and let them throw it in a rework bin for later.

Next test that the microcontroller is functioning. Then have it communicate over the different ports it will be expected to use, like UART, USB, I2C, or others.

Then have it interact with the sensors and verify that the sensors are returning values as expected.

Flip all the outputs and verify that they work, and apply inputs and make sure that they are read correctly. Have it turn on whatever wireless components are on board and communicate with a device over wireless, and verify that it works. For every part of the circuit, there should be some test you can do to verify that it works, and you can get creative with your test jigs. If you can’t test it, you should question long and hard why it’s on the board in the first place.

The calibrator runs all the functional tests once the device is placed in the container; calibrating a microphone, verifying sensors and communication over Zigbee and USB.
The calibrator runs all the functional tests once the device is placed in the container; testing a microphone, verifying sensors and communication over Zigbee and USB. The cycle time is about 3 minutes, but two devices go in the box at a time.

In one project I had a sensor that had an LED and a photoresistor. During the testing, we put the device inside the test jig, which was a dark box, and measured the value of the photoresistor with the LED on and off. This way we verified that both components were working. While we could have put an LED and photoresistor on our test jig to verify the two components independently, this was an easy solution that reduced the hardware requirements and

narrowed down any potential problems to one of two components that were both easy to debug if the test failed.

This same box also played tones of various volumes to test and calibrate the microphone, checked the temperature and humidity sensor over I2C for reasonable values, connected to a ZigBee network, and did all this while talking to the tester over USB, effectively verifying every component of the hardware, and storing all the calibration values to a database, again tied to the MAC address of the device.

BOUNDARY SCAN INSPECTION, JTAG

Some of your fancier chips will have fancier capabilities for testing. BGA devices can be very difficult to test successfully. Boundary Scan Inspection is one of the ways to test these small chips through a single JTAG interface. It allows you to run tests which control at a much lower level the values of each pin. Only chips that are compatible with JTAG (IEEE 1149.1 compliant device) can be part of a boundary scan, because these chips have special pins which, when connected to JTAG override the core logic and expose their pins to the JTAG tests. By measuring the value on the other end of the trace, the Boundary Scan Inspection allows measurement of whether there are shorts, opens, testing some board components that aren’t 1149.1 compliant, and even verifying the existence of passives connected to the pins. If you are doing high megahertz processors, FPGAs, or expensive chips, or your board already uses JTAG for programming, then this method of testing might be for you.

OTHER TYPES

We won’t cover X-Ray, AOI, or flying probe testing right now. These are all completely normal testing types for this stage of the process, but we already talked about them in the previous Tools of the Trade article on inspection. Manufacturers will handle the various testing methods at different points in the process based on the complexity of the board and specifications of the client.

TIPS TO MAKE TESTING/PROGRAMMING EASIER

Know how you are going to program the device and expose the connections you need so it’s easy to do. This could be a board edge connector, .1″ header, or bare pads for pogo pins, but plan for it during board layout.

Have a plan for testing each component of the circuit.

Collect data during the testing phase. You may need this down the line.

Put your test points on one side of the board. Doing both sides is really difficult for a jig.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非禮女友女兒 係梁振英嘅問題 – 大狀

技工於劏房兩度非禮女友女兒 大狀求情指:係梁振英嘅問題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技工兩次趁同居女友的16歲女兒睡覺時,撫摸她的手臂、胸、背和大腿內側,事後向對方道歉及稱「瞓到矇查查」和「呢啲係男人潛意識」。技工經審訊後,今被裁定兩項非禮罪成,辯方大律師梁思豪求情指,事件的根源是劏房問題被告與X母女同住100呎劏房達180天,睡於兩母女中間,是把持不住下犯案,梁又引述報章專題,指梁振英任內劏房數目和租金均上升,可見「係梁振英嘅問題」。

暫委裁判官梁禮賢聞言即指「呢度唔係選舉論壇」,反問港鐵繁忙時間「迫到好似沙甸魚咁」,是否因此便可非禮別人,繼而推說是交通政策和政府問題。惟辯方續稱,

著裁判官設身處地,想想睡在兩女性中間180天,

耶穌就話40日喺曠野受過魔鬼試探……每日瞓喺中間,

一個男人可以抵擋得幾耐?」裁判官聞言搖頭輕嘆。

辯方在求情時亦指,被告有悔意,在被捕後便向警方招認,而他已向X道歉,並且不會再返回案發的劏房居住。辯方又呈上7封求情信,其中事主X親撰信件,指父親在她幼時拋棄家庭,後來與母親來港後苦無依靠,幸得被告援助,並指「人無完人」,被告已誠懇道歉,不想他被嚴苛的法律「冤枉」X母則指事件源於居住空間不足。被告的分居妻子及兒子撰信,指被告是好父親和好丈夫,分居後有供養兩母子,而他為人單純,應該非存心非禮。

裁判官鑑於被告違反事主母女的信任,而且事主只有16歲,故判被告入獄3個月,但現准許被告以2萬元保釋外出,等候上訴。

案發於今年5月14和15日。辯方於審訊時辯稱,X被摸時沒反抗或表達不舒服,被告以為X同意。裁判官今則指,沒有因素可讓被告真誠地誤會,而且X不反抗可有很多原因,例如她對被告的照顧心存感激等,但X事後確實感嘔心和不欲歸家。


營運網上援交論壇被控 三被告指只設平台不犯法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825/55554359

警方於網上發現「香港大人網」在招攬男女會員後,透過網上論壇經營色情活動,遂派出男女卧底登記為會員,並於去年初拘捕兩男一女,控以依靠妓女維生罪名。三人今於區域法院否認控罪,代表大律師指,被告只提供平台予男女會員交流,就如網站「openrice」,被告未有操控妓女接客,亦沒有就性交易收費,故不算犯法

被告馮家俊(32歲)、司徒嘉暉(29歲)及蔡嘉怡(24歲)。據雙方同意案情透露,「香港大人網」設有會員制度,會員分三級,女會員免費入會,男會員則須按級數繳付不同金額的年費,其中級數越高的會員,可於論壇上看到越多女會員提供的個人資料、性交喜好及交易條件等等。

警方於首被告的家中,搜出電腦、手機等,調查下發現首被告租用「香港大人網」的伺服器,並於其銀行戶口中發現存有逾180萬元的現金。而次被告在警誡下承認,他於2013年登記成為「香港大人網」的會員,並曾透過論壇認識女會員以進行性交易。後來因他發現論壇運作混亂,於是在2014年6月起義務管理有關論壇,他並沒有收取任何費用

至於第三被告,則於警誡下承認,曾於論壇上載個人資料及性交易的條件等資訊,亦有招攬其他女性入會成為會員,但她強調從未收錢

控方則指,三人的行為是協助賣淫,控罪並非指他們操控妓女。案件明天續審。


【立會選戰】【更新影片】 何君堯寸爆回應虛報學歷:唔好理邊度出處 總之唔係野雞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60825/55551864

立法會選舉新界西候選人何君堯近日被網民質疑虛報學歷,指他在個人網站上稱1984年畢業於英國州瑪高等教育學院(現為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榮譽法律學士學位,但網民指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在1992年才成立,英國州瑪高等教育學院在合併前只是專上學院,質疑何當年所獲的學位不是學士學位,而是專上教育文憑。

何君堯昨晚在 facebook 進行直播,反駁有網民指他虛報學歷,批評香港多「低層次政治」,專門「摷舊料」,「因為佢有心理上嘅缺憾,好鍾意搵人哋啲弱點嚟攻擊,但係佢唔會喺人哋好處裡面諗好嘅嘢,只不過會喺屎坑裡面,專諗埋晒啲屎橋」。他斥對方攻擊其學歷,形容是無必要亦毋須浪費時間。

他指自己是 LLB(法學學士學位) 畢業,但他未有說明自己學歷出處,「你唔好理我出處係邊度,總之就唔係野雞,OK?」何君堯又「寸爆」說:「如果你批評我嘅,你望吓你自己個學歷喺邊度先……你對社會建樹係邊度先……唔好係度挑機啦,早啲抖啦好冇……你挑戰我學歷係多鬼餘,返去讀下書,唔好雞蛋挑骨頭。」更批評對方,「呢啲人好嘢唔去做,專係做埋啲無建樹,諗住爆陰毒,最後爆死自己」。


How many developers does it take to complete a project? August 24, 2016 Gabriela Motroc

How many developers does it take to complete a project?

Answer: It depends who you ask …


ARM: micro:bit kids will redefine what is impossible – 24th Aug 2016

http://www.businesscloud.co.uk/news/arm-microbit-kids-will-redefine-what-is-impossible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選戰中的港獨議題 – 李怡

選戰中的港獨議題 – 李怡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滾動民調顯示,傳統泛民政黨在這次立會選舉中,選情走低。原因之一可能同他們對港獨持反對或飄忽立場有關。

因6名參選者被褫奪參選資格,民陣發起遊行,人數遠少於8月5日晚香港民族黨在添馬公園集會的人數,氣氛也差很遠。民陣召集人岑子杰估計出席人數達1,300人,他不評論對人數是否滿意或是否具說服力,但對一些「打着民主派旗號」的候選人或政黨沒有支持遊行,感到失望。

不止參加人數少,而且被褫奪參選的6人中,也有3人沒有出席。這同組織者及其口號有關。組織者民陣的背景是泛民政黨,參與遊行的也有部分泛民政黨的立法會候選人。口號是「反對政治篩選,還我公平選舉」。組織者及其口號,顯示遊行目的絕非支持港獨,而是「反對政治篩選」。在蘋果網「立會選戰」中,對每一個參選者都提出幾個「政策立場」的問題,

幾乎所有的傳統泛民參選者,都擺明反對「港獨立場」,只有公民黨表示由香港人自決

而8.5添馬公園的集會,則在台上標明、主持者也帶頭叫喊「香港獨立」。

泛民政治人物過去被問到有關港獨問題時,通常都會先聲明「我反對港獨」,然後才講要維護言論自由或反對政治篩選這些意見。

但甚麼叫「反對港獨」?是反對港獨這種理念?是因為港獨違反《基本法》或牴觸法律?還是因為港獨不可行?或者直白說吧,是因為中共絕不容許?

魁北克是加拿大一部分,但魁北克一直有強大組織謀求獨立,並不違法。

蘇格蘭是聯合王國一部分,聯合王國也容許蘇格蘭進行獨立公投。

《基本法》講香港是中國一部分,

不能說主張港獨就是違法,

更何況談論甚而宣傳港獨均屬言論自由的範圍。

因此,說違法,除非訂立一條清晰表述「港獨」的定義,並列明連談論港獨的言論自由都不准的法律,否則宣傳、主張、甚而你把它說成是鼓吹港獨,均不違法。

至於港獨的理念,在眼看中共國不斷踐踏《基本法》,香港越來越傾向一國一制,香港人有獨立的意念是很自然的。

許多人不贊成港獨的原因,不是理念上反對而是覺得不可行,而不可行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中共不允許。

因此不是對與錯的問題而是行不行得通的問題。港獨絕非原罪。

倘若香港的主權國家不是專制的中共國,倘若如蘇格蘭那樣面對的是一個民主國家,那麼提出獨立就不是禁忌。

許多泛民人士說「我反對港獨」,很可能不是從自己內心出發「反對港獨」,而是認為這牴觸中共強權的底線,或牴觸在民族主義洗腦下大陸人民的禁忌。

在年輕人心中,口口聲聲「反對港獨」的人士,若不是懾於強權而要違背自己內心的呼聲,就是大一統觀念已在他們腦子裏凝固了,意底牢結使人昧於事實。在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趨於破滅,獨立自主意識在社會廣佈的潮流中,選民尤其是年輕一代最重視政治人物的真誠,他們會選擇投票給忠於自己的參選人。

李怡


何亦文﹕習近平的「中國能量」與G20峰會 – 明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2009年習近平以「王儲」身分出訪美洲時說:「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劃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7年過去,習近平對於中國在世界角色的看法明顯改變。去年10月他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提出「推動全球治理體制向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發展」;7月他在寧夏考察時說:「中華民族積蓄的能量太久了,要爆發出來去實現偉大的中國夢。」

這種判斷的改變,將會在即將召開的杭州G20(20國集團)峰會上有所體現。新華社近日的評論說:「杭州峰會將為G20打上中國烙印。」文章稱,中國將在今次會議上就連續3年的世界經濟低迷提出中國方案。

除了雄心勃勃的言論,習近平將「一帶一路」作為付諸行動的具體方案。不久前中共最高層在北京高規格召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會議沒有透露推動這項涉及60多個國家龐大計劃的具體方案,但顯示搭建這兩條貫通亞洲、非洲、歐洲經濟通道中,中國將扮演「行動帶路人」的角色。

中國的發展與G20的軌迹

從G20產生、發展的過程,看到中國近年的發展軌迹。

G20產生於1999年,背景是防止亞洲金融風暴重演。

2008年,G20從央行行長、財政部長會議,過渡到20國領袖峰會,此時美國成為世界金融危機的發源地。

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中國作為穩定力量為亞洲經濟作出貢獻,確定了她在亞洲的大國地位。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國與其他國家一起提出改革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終結美元獨霸時代。在此過程中,中國逐漸改變了弱國心態和弱國思維,確立了大國心態和強國思維。

今天的中國的確沒有輸出革命和貧困,但是開始輸出金錢和產能。

G20峰會前夕,曾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的林毅夫在新華網發表文章,稱「中國將是帶動全球發展的下一個領頭人」。他的觀點可以視為「中華民族爆發積蓄能量」的經濟說。

林毅夫指出,諾貝爾獎獲得者羅伯特.盧卡斯(Robert E. Lucas, Jr.)曾經提到,國際資本由低收入國家流向高收入國家,這種趨勢將發展中國家僅有的資本都榨乾,將全球收入差距進一步拉大;不過,在過去的10年裏,發展中國家在全球對外直接投資(ODI)中所佔的份額已愈來愈大,某些新興市場經濟體自身正在變成資本的來源,這個新興經濟體就是中國。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中國在2013年已成為其他國家FDI(對外直接投資)的第三大來源國,並預計將在2016年首次成為資本淨出口國。考慮到中國的『走出去戰略』(刺激本土企業對外投資)和『一帶一路』理念(建立洲際貿易基礎設施)所帶來的雙重影響,這種趨勢只會愈演愈烈。」

這位經濟學家用文學家的語言描述說:「這幾十年的蛻變終於讓中國以完美的姿態站在了G20全球發展議題的最前沿。」

國企壟斷低效 成經濟發展拖累

時下中國的經濟問題難以迴避。今年上半年6.7%的增長率令人感到不安,第一季度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從去年10.1%降到5.2%,愈來愈多的外資公司離開中國。人力成本上升、地價高昂,都是內外投資減少的原因。在杭州、上海、北京、深圳,甚至香港新「地王」都有國企的身影。

中國中車近日也傳來壞消息,今年上半年在其全部7家貨車廠中,有6家陷入虧損境地

當前中國中車九成以上的利潤由動車貢獻。一年前習近平視察中國南車和北車合併後的中國中車,提出「把國企做大做強做優」的口號。

時至今日,被習近平寄予厚望的國企好似自身難保。中車發出的警報一方面是中國修建鐵路的高峰期已經過去;另一方面,經濟低迷造成鐵路貨運需求的下降。

出於政治需要,當局對國企的依賴不會改變。推動「一帶一路」發展,國企將扮演主要角色。但是國企的壟斷、低效正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拖累。

「構建創新、活力、聯動、包容的世界經濟」是本次峰會的主題,不同的制度背景對這4個目標的理解和實現有相當大的差距。最終,G20峰會「杭州宣言」如何體現全球治理的中國主張、20國領導人能否就全球經濟走出衰退達成共識並得以實施,都是尚待解決的問號。


港獨小雞雞撥弄大了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梁特在施政報告替港獨點起輿論之火,港獨思想蔓延,現在卻要香港的中小學校長教師來滅火。

明眼人包括香港的傳統愛國派都看得出來,這是投習大共產黨的恐懼心理,知道那條「脆弱神經」何在,故意借力來觸動。此力本來微弱,但像小孩子的小雞雞,伸出一隻手來故意狎撥它,小雞雞就膨大了,大成一口炮,對準中國那條脆弱的神經。習大一緊張,就會讓最強硬的梁特連任,捍衛主權了。

我不持立場,所以平心而論,梁特這一手,確實藝高人膽大,綁架主人心理,為我連任所用,比諸葛亮的借東風更高,董伯和曾蔭權都玩不來

傳統老左看在眼裏,雖然也恨得牙癢癢,但人家梁特敢這樣表忠,這套路數,自從一九六七年之後,你已經不敢了,所以即使老左內心咒罵CY,有苦說不出來,而我終於盼到了香港特區第一位華裔政治家的誕生。

現在將反港獨的火棒一下扔給中學教師,也很高明。可憐教師平時因什麼普教中、國民教育、通識,還有什麼獨立思考啦,以人為本啦的口號,批改功課、課外活動、防止性濫交,還有家長投訴,折騰剩下四分之一條人命,再加上課室嚴捉港獨、校園清查叛國,未來新學年,會有幾多教師迫得跳樓燒炭,倒令人拭目以待。

根據英美西方的心理學,禁學生談港獨,否則會開除出校,屬於 Negative Persuasion 這一科。

Negative Persuasion(對不起,我中文不好,這個 Term 不知如何譯),要有唬嚇力,譬如:吸煙導致肺癌、孕婦酗酒會導致流產、醉酒駕車可判入獄三年。肺癌、流產、入獄,就是犯禁的後果。

中學生講港獨,梁特說,有如講粗口,必須開除。然而,粗口的詞彙,來去兩個性器官,一個動作,很清晰明確(Precise),抓住了就開除,沒有問題。

港獨卻不是生殖器的詞彙四五,可以很廣大,也很抽象,譬如:「蘇格蘭獨立的訴求可否適用於亞洲文化社會」、「青年毛澤東主席成立湖南共和國之論述研究」,或沒有主詞,但「建國所須之國際關係知識」,或「由次主權說起」之類,純粹學術,全無「港獨」二字,教師天天豎起耳朵,怎樣開除?這等學生那麼上進,還隨時是DSE狀元。

校園外也一樣。先立法了廿三條,你講港獨,就可以抓人了。這就是阻嚇,但是,梁特兩年前既然施政報告棒打港獨,廿三條事態緊急,為何不即立法?現在大火了,沒有滅火筒,要教師去打棉胎。這件事,習大如何判斷,就是智商的挑戰了。


蔡熾昌﹕鴕鳥政策行不通 – 明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中聯辦法律部王振民部長認為,討論港獨要有底線,不能進入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及中小學。特首認為,若在校園內談及港獨,學校有責任引導學生正確討論;教育局對學校發出「可討論、不可鼓吹」的指引。中央駐港官員與特區高層言論有牴觸,令學校無所適從,更予人一個中央干預香港教育事務的印象,有違領導人在佔中之後重新強調堅持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政策,令人擔憂。

王部長發言,是緊貼習近平主席「七不講」政策。王部長可能沒有時間讀好「香港」這本書,以為任何課題,不談就不存在,不了解香港的教育理念和核心價值,忘記了中央領導人要求特首「依法治港」,反以政治目的為主,漠視法律依據,令人遺憾。

共產黨以槍桿子出政權,篤信實力,近年經濟發達,認為金錢代表權力,重視展示肌肉,忽視軟實力。當年共產黨打敗腐敗的國民黨,其中最有效的策略就是贏取民心。大禹治水遠勝其父乃在於懂得疏導的原理。鴕鳥政策和高壓手段恐怕都不能有效處理港獨問題。試想想,禁止學生不在校內看色情刊物就可以成功達到目的嗎?

中央應對港人有信心

港獨本來不是一個議題,2015年《施政報告》發表前,港人根本不留意。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說,消除港獨的最好方法就是搞好一國兩制,可謂一針見血。中央應該要對絕大部分港人有信心,從感性和理性的角度出發,絕大部分港人都是愛國家、反對港獨的。

目前的年輕人已經不大理會成年人的話,有心的老師在這方面的工作已經舉步維艱。假如不提供條件讓老師可以在正常的環境下發揮應有的功能,將是香港的大不幸!懇請當局三思。


旦夕寵辱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中國新聞報導,莊則棟太太為丈夫掃墓,到了墓前發現墓碑被人用黑漆噴污,估計又是缺德的「抗日愛國份子」所為,因為莊太太佐佐木是日本人。莊太太沒有大吵大鬧,只是自己用金粉又把碑上的字描了出來,事情傳到網上,缺德者遭到普遍責罵。

莊則棟是六十年代中國連續三屆的乒乓球世界冠軍,當時被視為國家英雄,他也是七十年代初中美「乒乓外交」的啟發者,若說功勞,真的立過不少,只是「文革」期間受「四人幫」重用,「文革」後遭清算,坐過牢,受過罰,妻離子散,沒人再念他立過的功勞。在最失意的時候,他的日本球迷佐佐木來到中國,歷盡艱辛嫁了給他。

莊則棟之後的際遇一直不好,在九十年代初期,新加坡乒乓球隊有意請他去做教練,到了新加坡之後卻又受到比他先到一步的同胞教練排擠,混不下去,弄得很是尷尬,手頭又十分拮据,幸好新加坡報界朋友知道他會書法,幫他開了個書法展,以前世界冠軍的名氣賣了些字,才不算空手而回。那時我正好在新加坡,朋友拿出莊則棟的書法給我看,很是唏噓。

二○○一年我在北京跟郎平有一面之緣,說起她接受老教練袁偉民的召喚,放下美國日子不過,回國執教中國女排,差劣的條件和人事傾軋,弄得她很是頭痛,捱了幾年,終於辭職。郎平後來又去了美國,為美國女排當教練,在08年北京奧運會上贏了中國女排,引起國人一片指罵,昔日的「國家英雄」頓時淪為「叛徒」。今年里約奧運中國女排奪冠,舉國歡呼,興奮地狂捧郎平,她重新變回了「國家英雄」,捧她的人都忘了八年前痛罵她是叛徒。

在中國做個名人,旦夕寵辱,寵的時候是「國家英雄」,轉頭被辱,就是王八蛋。非英雄即王八蛋,所以必須「寵辱不驚」,驚,就不知死多少回了。


香港人好巴閉咩? – 林忌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近年中港矛盾不斷,更有組織發起抵制內地旅客遊行。資料圖片

一宗非常典型的中港矛盾案件又在法庭審理,大陸女被告涉嫌於5月在沙田襲擊兩名港婦,雖然仍未定罪,但這件看似「小事」的市民間衝突,相關新聞點擊數達幾十萬,可知市民對這類一再發生的矛盾感到非常憤怒,絕非部份人嘗試說的「個別事件」。

近年香港被激起「港獨」,有很多人把「功勞」歸於梁振英政府。事實上,在大陸人與香港人之間,不但是文化的差異,而且是質素的高與低。面對這些衝突,很多香港政治人物有如鴕鳥一樣,拒絕承認或面對,或學政府的手法,把憤怒的市民打為「歧視」或者「法西斯」,然後問題就會自行結束般,這當然只會激起更多憤怒。

這些中港矛盾有幾類,由遊客的衝突,到移民的衝突,本質不完全一樣,但其源頭是中國人經歷了共產黨這幾十年的洗腦,特別是由於開放改革令「一部份人富起來」之後,這些能夠分享中國經濟成果者,和上世紀「投奔大海」以及走難般來香港的移民大為不同。上世紀的中國人居於經濟劣勢,因此會自我檢討與重新定位,相對容易同化入香港社會,遊客來香港也會小心翼翼;如今則變成財大氣粗的暴發戶,反過來要香港「學習」中國大陸的陋習,「香港人好巴閉咩?」就是這堆人的心底話,這些因自卑而要自我保護,變成自大的「中國玻璃心」,居然連小小的衝突也要大打出手,由飛機遲到打機場地勤、購物衝突打導遊、街上衝突打途人的多宗案件即可得知,這絕非「個別事件」,而是必須正視的普遍現象。

學者方志恒在臉書上分享,香港三位政治學者馬嶽、林蔚文和黃鶴回於學術期刊發表的研究成果《Migrants and Democratization: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Chinese Immigrants in Hong Kong》,以著名的亞洲民主動態調查於

2012年的數據分析,

發現大陸來港的移民,有56%支持建制派,

而香港出生者則有66%支持民主派;

大陸移民對中國政府的信任,以及所謂「中國人的驕傲」,都明顯比本地出生者高;

而對「中國政府信任度」的數據顯示,大陸移民約需要40年才與本地出生者相近,證明其同化過程非常緩慢。

中港融合忽視兩制差異

幾位學者得出的結論是,基於「自我選擇」的過程,移民明顯較支持保守的建制,支持維持香港的現狀,較不同情「反對派」以及所要求的改革,會傾向支持親共的保皇政黨。

學者更大膽推論,輸出移民可能成為中國藉此「影響」其他鄰近政權的戰略工具。用另一個簡單的字眼來說,即「殖民清洗」。

這些結論,其實早有很多人已觀察得到,甚至譏諷「終於證明阿媽係女人」,但如今有堅實的學術研究為基礎,來屆立法會的民主派,將不能再繼續扮鴕鳥,不肯面對這明顯不過的事實──中國殖民帶來的衝突。

中港矛盾在制度上最大的衝突,在於很多人幻想中港融合卻忽視兩制的差異。例如遊客犯了法,如果性質輕微往往得以保釋,有如兩年前的「旺角街頭小便衝突」,事主打了人就潛逃大陸;另一方面由申請綜援以至將來的全民退保的討論,有關資產審查的問題,真相就是中國大陸的資產根本無法審查;香港人一方面明知中國大陸官方大量作假,但官方卻要當大陸官方的文件是真,對無法審查的資料當作全部真確,這些衝突不去解決,只會令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越來越反對中國,化作港獨。

林忌


利用兩派矛盾全力倒梁 – 黎則奮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今屆立法會選舉,無論建制或非建制候選人,部份都以反梁振英作為口號或政綱。資料圖片

以曾鈺成為首的傳統左派對梁振英不滿已是公開的秘密,四年前特首選舉唐梁相爭幾乎流選,曾鈺成便率先表態會出來參加補選,其後在689以黑材料威嚇和中共因爆發王立軍事件決定維穩一切不變的勸阻下,無功而還,但雙方種下的嫌隙,至今沒有消減。明年特首選舉,狼英連任之心昭然若揭,曾鈺成的一言一行也惹起公眾和輿論的聯想。

可是,曾鈺成近期言行相當反覆。作為資歷相信比梁振英還要高的地下黨員,曾鈺成有關特首選舉的言行,顯然不是個人自由意志的產物,而是至少受到黨內對港政策極具影響力的人物的默許或認可,代表其中一派的看法。

在梁振英以確認書祭起港獨議題為今屆立法會選舉定調,以壓倒部份民主派和建制派擬定的倒梁議題後,曾鈺成和曾俊華同日明示參選意圖,有傳媒即指是王光亞授意。可是,未幾曾鈺成改變口風,表示參選並非自己意願,恐力有未逮,還說倘若梁振英成功連任,自己願意出任閒職。親梁傳媒指曾鈺成改口風,是受京官指摘的結果。

不旋踵曾鈺成又接受大陸網媒「界面」訪問,表明不同意689的施政、對反對派的態度和對香港政治形勢的判斷。儘管有關訪問刊登後很快便刪除,表面上受到中共高層壓制,實際上在國內更廣泛流傳,造成聲勢。最重要的是,反對梁振英連任的聲音已經登堂入室,內外呼應,再不能視作為政壇八卦的蜚短流長了。

中共要搞鬥爭,例必輿論先行。近期已有被視為習系的多維新聞網刊文狠批中聯辦狐假虎威,干預港政。有說「界面」是習系媒體,有說是上海幫喉舌,局外的香港人當然無法清楚知道箇中關係,但有關689的去留和中共的對港政策,中共內部存在兩種不同的路線和意見,互相爭鬥,卻殆無疑問,路人皆見。

爭取成選委會關鍵少數

站在香港社會整體利益和港人的立場,梁振英治港四年,禍國殃民,有目共睹,香港已是水深火熱,再任由他胡作妄為,勢必加速滅亡。因此,不管中共內部撐梁反梁的派系誰屬,只要存在矛盾,便有機可乘。

我們一定要死馬當活馬騎,充份利用兩派的矛盾,拉一派又打一派,全力倒梁,並且要擅於把握機會,製造聲勢,擴大兩派的矛盾,讓本港的反對派和廣大群眾,有更大的迴旋餘地。

在立法會選舉中,固然要全力針對689政權的腐敗無能,大事討伐,矛頭真指保皇黨建制派,喚起廣大民眾煼與選舉,用選票踢走建制派,削減梁振英的連任本錢;在未來的選舉委員會選舉,更要不怕趟渾水,悉力以赴,盡量爭取最多席位,成為關鍵少數,退可參與ABC計劃,投票支持689的對手,進則體制內提名、體制外投票,利用選委的名義合法提名民主派的候選人,卻在選委會外用電子公投決定民意所屬的人選,全面顛覆小圈子選舉的合法性。

與其空喊獨立,在與當前絕大部份港人無關的所謂2047年第二次前途問題大做文章,捨近圖遠,畫餅充飢,不如切切實實打好兩場選戰,為港人充權,為自主自治奠定實際基礎。

黎則奮


陳茂波給選民一個投票理由 – 李慧玲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有傳聞指梁振英若成功連任會由陳茂波和張建宗分別出任財政司及政務司司長。資料圖片

陳茂波接受傳媒訪問,眼泛淚光,引朋友的說話稱,能夠做得完5年任期是奇蹟。

所謂奇蹟,即是正常情況下不應該發生。從這個角度,他的朋友講得再對也沒有,但我不會用「奇蹟」這兩個字,太正面,我用三個字:「無天理」。眼泛淚光的不應該是陳茂波,而是香港市民。

試想主管土地發展的高官,上任後先是牽涉經營劏房,然後又被揭在新界東北發展區囤地,還用語言偽術想掩飾真相,利益衝突明顯兼誠信有問題,放在任何民主國家都不可能繼續保住官位。以香港為例,當日梁錦松被揭加稅前買車,即使後來把慳得的稅款捐作慈善,亦要躬身下台。反而,陳茂波袋袋平安,完成5年任期,享數千萬公帑俸祿,天理何在?叫香港人如何甘心?

陳茂波這個訪問實在太合時宜。香港人9月4日立法會選舉投票,請重新搜索記憶,好好記住梁振英及其班子的每一筆欠賬,然後作精明選擇。這一票,究竟投不停為政府護航、不敢表態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的保皇黨,抑或投向梁政府說不的民主派?今次選舉結果,就是對梁政府表現、對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的公投。

記者問陳茂波會否考慮留任下屆政府,他說,他會繼續做好眼前工作,明年7月之後去向,相信上帝會引領。這個答案,也不夠老實。有多位商界和建制中人告訴我,梁粉們近期已四出私下游說,爭取他們支持梁振英連任;當問及梁連任下屆班子人選,梁粉就提了兩個名字:由陳茂波擔任財政司司長、張建宗擔任政務司司長。換言之,陳茂波何止考慮留任,而且相當積極。

9月4日,如果選民仍有猶豫,想一想陳茂波、想一想吳克儉……想一想梁振英。

李慧玲


法律界人士莫再干預檢控 – 任建峰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上星期,裁判法院就黃之鋒、羅冠聰與周永康在2014年雨傘運動前夕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判刑,當中黃與羅被判社會服務令,而周永康就被判緩刑。

我能理解社會就司法的判決總會有不同的看法。裁決本身並不是不能被評論甚至被批評。簡單來說,《基本法》賦予的言論自由,包括可以評論及批評裁決或法官處事手法,只要措辭不過份到構成藐視法庭就可以了。所以,當我起初見到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在有關判刑頒佈後發表意見說覺得判刑太輕,我縱使不同意但仍會尊重。

不過,上周五,何君堯加發了一封公開信給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何對袁說:「你有責任確保每個被定罪案件的判刑是恰當的。然而,如果有關裁判官在案內的決定不被覆核,這就不會恰當了。在這情況下,我會熱切請求你即時就被判罪的三位的判刑申請覆核。我希望向裁判官申請覆核判刑是在被急切考慮中。」(原文是英文,這是我的繙譯。)

就此,《基本法》第六十三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作為一名法律界人士(還要是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是知道《基本法》有關指定的。可惜,他偏偏選擇違憲、違法理原則,向律政司指指點點。

何君堯明知故犯

另外,何在書信中左一句「Dear Rimsky」(即袁國強的洋名)、右一句較俗語式英文的「it doesn’t happen」,更給人一種恃熟賣熟、視律政司司長要聽何的說法為「老奉」的觀感。而何這種處事方式亦令律政司陷入尷尬:就算律政司最終是獨立地因法律而非政治依據決定申請覆核,都難免令外界猜測究竟一位律師會前會長的影響力有那麼大(特別是如果何君堯以「成功爭取」姿態就覆核決定到處張揚)。

再者,何君堯難以這次是無心之失來作藉口。今年2月,何與一群由律師會前理事及律師會榮譽名冊成員簡家驄帶領的律師,就年初一旺角事件去會見律政司司長。會面後,多家傳媒都報道,這群律師在會議上促律政司就事件加控罪名。當時,這群律師的舉動亦受外界批評為無視《基本法》。何君堯與我更曾就這事在電台節目上辯論。但事隔半年,何君堯竟然未有吸取2月的教訓,繼續對律政司有關檢控的決定指指點點,實屬明知故犯!

當然,何君堯有他的「言論自由」(我亦不會就此呼籲要怎樣左右他的基本權利),他更可以說他只是為民請命。但作為一名資深及有知名度的法律界人士及法院人員(Officer of the Court),他這樣就律政司的檢控決定是恰當及負責任的行為嗎?無視法治機制是真正的為民請命嗎?

請何君堯能好好反思,不要再三干預刑事檢控有關的決定。

任建峰


恨仇籠罩論壇內外 兩代靈童數臭黃毓民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被追隨者稱為「教主」的黃毓民,先後成為社民連主席及人民力量精神領袖,

在位時曾力捧過三大門生,惜最終全部反目,部份如今更成為落力反對黃毓民陣營的主力

任亮憲昨晚爆發衝突後再接受訪問,強調批評黃非為私怨,只因黃過去幾年「立場好飄移,龍門任佢搬,一時做一樣,一時講一套做一套」。他指由「愛徒」變「苦主」,相信歷史會循環,提醒黃的「信徒」認清黃的招數、伎倆,「兩個佢創辦政黨、佢參與團體,都令身邊戰友、黨友被出賣」。

陶君行亦狠批黃毓民:「宣揚勇武抗爭,但只係撥火,又唔帶頭,唔身先士卒……呼籲人唔好去六四集會,7.1又話係左膠和理非,只會破壞香港民主運動,呢啲所謂偽本土派搞到我哋連同保皇黨格劍嘅時間都冇。」同樣曾被黃毓民力捧的社民連前秘書長季詩傑昨亦在 facebook 明言不支持黃毓民。

任亮憲

「熱普城集團成日講港獨、建國……點知一嚟到提名期就轉軚,

簽晒確認書,仲話要永續《基本法》

一個月內咁大政治議題同立場180度大轉彎;佔中一開始話要維護學生,突然又抨擊學生唔啱,話佔中無用,又話人係佔中三恥,立場短短數日、數星期,最多一個月就轉。」

季詩傑

至於黄毓民,佢個仔到社記分裂到家住某人嘅豪宅,仲使問咩,梗唔支持。支持佢不如食屎!只係一,我唔再喺政壇,二,都已經被標籤係靈童,再出嚟講佢咪即係幫佢拉票。」

陶君行

「(黃毓民)呼籲人唔好去六四集會,七一又話係左膠和理非,只會破壞香港民主運動,呢啲偽本土派搞到我哋連同保皇黨格劍嘅時間都冇。」


何君堯fb直播反駁被指虛報學歷:唔好理邊度出處 總之唔係野雞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立法會選舉新界西候選人何君堯近日被網民質疑虛報學歷,指他在個人網站上稱

1984年畢業於英國州瑪高等教育學院(現為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榮譽法律學士學位,但網民指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在1992年才成立,英國州瑪高等教育學院在合併前只是專上學院,質疑何當年所獲的學位不是學士學位,而是專上教育文憑。

何君堯昨晚在 facebook 進行直播,反駁有網民指他虛報學歷,批評香港多「低層次政治」,專門「摷舊料」,「因為佢有心理上嘅缺憾,好鍾意搵人哋啲弱點嚟攻擊,但係佢唔會喺人哋好處裡面諗好嘅嘢,只不過會喺屎坑裡面,專諗埋晒啲屎橋」。他斥對方攻擊其學歷,形容是無必要亦毋須浪費時間。

他指自己是LLB (法學學士學位) 畢業,但他未有說明自己學歷出處,「你唔好理我出處係邊度,總之就唔係野雞,OK?」

何君堯又「寸爆」說:「如果你批評我嘅,你望吓你自己個學歷喺邊度先……你對社會建樹係邊度先……唔好係度挑機啦,早啲抖啦好冇……

你挑戰我學歷係多鬼餘,返去讀下書,唔好雞蛋挑骨頭。」更批評對方,

「呢啲人好嘢唔去做,專係做埋啲無建樹,諗住爆陰毒,最後爆死自己」。


何君堯向自己友開火 新西硝煙四起 – 李先知 pentoy 2016年08月25日

立法會選舉踏入直路階段,建制派當然想在新界西9席中保住5席的優勢,而在之前的選戰中,建制陣營有默契,槍口一致對外,甚少互相批評,但在昨晨(8月22日)商台主辦的選舉論壇,報稱獨立的何君堯點名質問民建聯、工聯會及新民黨,向民建聯開火,問對方是否要做保皇黨盲目地支持政府在石鼓洲建焚化爐。筆者聞說,此舉惹起一些建制中人不滿,質疑何是想撬自己友的票。

新西選區今屆有20隊名單爭9席,而上屆因為泛民陣營分票不勻,建制派民建聯取3席、工聯會及新民黨各取1席。民建聯今屆打穩陣波,派梁志祥及陳恒鑌競逐連任,工聯會及新民黨亦繼續分別由麥美娟及田北辰出戰。被視為獲「西環」祝福的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就獨擔大旗出選。

有建制派中人分析,按新西的票源,民建聯減派隊伍後,建制派要爭取4席有一定把握,但要保住第5席則有一定風險,按道理是由何君堯爭取建制第5席。選舉中大家有摩擦在所難免,而建制派大概有默契,甚少會公開批評對方,所以何君堯昨晨(8月22日)在論壇突然勇武挑戰4名現任建制派議員,建制陣營中人也感愕然。

何君堯昨日(8月22日)在「主場」時段提出政府有意在大嶼山以南石鼓洲附近造人工島建大型焚化爐,並已做研究,指這會破壞美麗的島嶼。他首先點名要求梁志祥作答,如梁重返議會,會否做保皇黨盲目地支持政府。梁志祥冷不防何會開火,但本身他對環保及工程也有認識,於是提醒何,現時政府仍在做前期研究,指政府如做大型項目,先要得到大多數市民支持,而他也要先看政府的研究結果才能決定會否支持。何隨即轉而追問陳恒鑌、麥美娟及田北辰。

有建制派人士相信,何之前在選舉場合甚少招惹其他建制派,昨日(8月22日)明顯是想突顯自己與別人不同,想搶其他建制派的票。該建制中人指出,就算何要批評民建聯,也應找一些更具殺傷力的議題,形容追問環保問題效用有限,而梁志祥在地區工作多年,如想搶梁的票,民建聯的支持者未必會支持。

建制陣營一直盛傳何君堯獲祝福,其鄉事背景除了得到一些鄉紳支持,也有社團力撐,有建制派中人稱,民建聯也被要求撥出部分地區樁腳支援何,在區內已惹起一些民建聯成員不滿。有建制派稱,梁志祥及陳恒鑌採分區拉票策略,梁留守屯門及元朗,陳負責荃葵,何就沒有政黨包袱,可以自由游走拉票,並常到梁、陳的「地盤」嗌咪。當然,拉票無分對錯,但就足以令到民建聯地區中人感到不是味兒。

據傳媒贊助的港大滾動民調,何君堯昨日(8月22日)的支持率有4%,暫列第9,如按以往的選舉經驗,這支持度仍未足夠取得一席。有建制派中人分析,民調數據不能作準,因為未計未表態者,現時各建制名單支持度合共超過50%,多於非建制陣營,這數據與過往的票數不成比例。因此,建制中人分析,民建聯雖然只派兩隊出選,但看不透情况,所以民建聯未來兩周會宣傳梁、陳選情嚴峻的信息,呼籲支持者歸隊。

談起建制派內鬥,參選超級區議會議席的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近日跟新民黨走得頗近,包括昨日(8月22日)在網上播出跟新民黨田北辰一齊拍的「田+鼎」宣傳片。有建制派人士分析,周並非不撐地區的黨友改而支持新民黨,相反,他是去向新民黨新東及新西求票,因為他單靠民建聯,在超區並不夠票,故獲准伙拍新民黨在新界區宣傳。


教協否認將會員過檔IT界 斥報道無中生有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教協出聲明(左)否認《頭條》和《星島》報道指該會將會員「過檔」成為資訊科技界選民。(互聯網)

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選民人數今屆大幅飈升5,399人,懷疑出現種票。《星島日報》及旗下免費報章《頭條日報》報道就將矛頭指向教協,稱資訊科技界有1,500名新選民是來自教協,又指教協內部要求會長馮偉華、副會長張銳輝及葉建源辭職。但教協早上發出嚴正聲明,澄清從無討論將會員或選民「過檔」到資訊科技界,否認有參與任何種票行為,並對無中生有的指控感到「非常遺憾。」

教協副主席張銳輝早上在電台節目中澄清,教協從無開會討論否要將會議「過檔」到資訊科技界,連非正式討論都沒有,亦沒有會員反映不滿,他亦不清楚有沒有教協會員加入成為I.T界會員。張銳輝又指,《頭條》記者向他查詢時並無向他引證報道容。

《頭條》報道以《千五教協會員加入IEEE挺莫乃光 教協擴勢力踩過I.T.界》為題,引述消息指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今屆來自電機暨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香港分會的選民人數急升7.25倍,部份人是來自教育界,指是教協涉嫌將1,500名在大專院校從事資訊科技工作的會員透過網上「過檔」加入IEEE,質疑教協涉嫌為屬泛民陣營的候選人莫乃光種票。
對於有傳媒大篇幅報道,引用消息指本會與多個資訊科技組織達成協議,將本會會員「過檔」成為資訊科技界選民云云。本會特此嚴正聲明,本會從沒討論把會員或選民轉往其他界別的事情,更沒有參與任何所謂「種票」行為。


專訪立法會候選人黃琛喻﹕不能不戰而逃 – 胡世君 主場博客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引起我訪問新界東16號立法會候選人黃琛喻的原因,除了她在電視辯論中的清新感覺外,更因為我覺得她就像不少香港人 —— 在佔領運動後感到迷失、無力,不知可以做甚麼,但又不甘心香港就此死去。黃琛喻,就是關心這小島的平凡香港人。

分別是,很多人只在花時間慨歎香港沉淪。而她,卻選擇當一個無黨無派的政治素人,參選立法會。至於參選原因,首先和三個男人有關。

黃琛喻﹕「在新界東補選中,楊岳橋和梁天琦高質素的發言,令我看到希望,年輕人其實可以做到更多。尤其梁天琦,一位年輕人、學生,原來也有機會進入議會。後來楊岳橋勝出了,卻在抗議陳鑑林粗暴通過高鐵追加196億撥款時,被趕出立法會。當時楊岳橋拿著「大聲公」抗議所說的話,正是我給他的留言。那刻我很感動,雖然我身在澳洲,但也可替香港做點事。」

黃琛喻不止是個鍵盤戰士,她同時用不同方法實踐理念,如寫信給中大師生,建議做民調、遊說議員、和學者討論方法等等。她相信「聰明是一種天賦,善良是一種選擇」。後來她更出了書,推廣她的「本土」理念。

黃琛喻﹕「本土派把『本土』變得政治化,我認為本土是一份情、文化概念、歸屬感、捍衛香港價值觀……現在卻變得極端。但同時我又感謝本土派,就如激進側翼效應所說,其實本土派所做的,過程上已給香港政壇帶來很寶貴的東西。儘管我不太認同六四時踩大台、七一不遊行卻擺街站……」

黃琛喻熱愛本土,因此她每天穿上「老土」的紅白藍格仔衫,拿著代表本土的紅白藍袋。本土,本是老土。她把對香港的想法和感情,付諸行動參選立法會。問題是,她只是個名不經傳的小妹妹,憑甚麼認為自己可以勝出?或她參選根本另有目的?

黃琛喻﹕「其實兩年半前我已離開了香港,我在香港看不到希望,很不開心,甚至有點抑鬱。

但澳洲可說是治療了我,我在那邊重新得到力量。

回看當年我在香港其實被一些意識形態圍困,

如一定要買樓嗎?一定要有穩定工作?

但在澳洲我學到這不一定,卻感到內疚,我未試過為香港做點事便離開。

所以我休學回來,嘗試盡公民責任為香港出分力。」

近年愈來愈多香港人想移民,黃琛喻偏偏從澳洲回來「博一博」。也許有人會笑她天真,但她卻認為自己「知其不可而為之」﹕「雖然當選希望不高,但我仍然站出來,我認為這也算是一種『勇武』,但我這種『勇武』並沒有傷害其他人。有些事值得做的,不應該太功利只看結果。如果值得做的,即使機會率低也應該出來一試。」

我跟黃琛喻一樣,曾經到澳洲工作假期,那確是一個樂土,生活簡單、節奏輕鬆、優哉游哉。如果可以,我亦樂於移民該地。雖然她仍在讀書中還未入國籍,但也可以專心學業,放下香港塵俗之事,尤其煩人的政治。她,何以這麼多事?

黃琛喻﹕「邪惡可以流行,因為有一班善良的大眾選擇沉默,他們察覺不到政治和生活適適相關。雖然我認為『本土』不要太政治化,但同時重視獨立的批判精神。」

雖然黃琛喻勝算不大,但她仍抱有希望,或就如她所說﹕「知其不可而為之」。香港人自小被教導凡事「計算」、功利主義、賺錢至上。當然,為生活有時總需忍耐,但退一步難道真的海闊天空?你不搞政治,政治也會來搞你。國教事件、網絡廿三條、假普選、港獨風波……一次又一次,就是有人想摧毀香港核心價值,逼香港人順從做隻「港豬」。也許這就如黃琛喻在香港電台的論壇中所說的「陰謀論」,事情由「一男子」弄出來,目的只為自利。

無獨有偶,今時今日的香港,市民學歷愈來愈高,但工資卻沒有合理地增長。想逛街拍拖,但世界將我包圍,數千萬「自由行」逼得水洩不通。準備結婚成家,卻被土地問題折騰,「高級劏房」動輒也要二、三百萬。生孩子?訂好了奶粉沒有?即使簡簡單單吃頓飯,也怕地溝油、哮喘豬……不如一槍打死我﹗有時候並不想事事政治化,但梁振英治下的香港,想吃一頓「安樂茶飯」也並不容易。既然如此,為了自保,我們只能站出來,重新去追尋理想的生活。何謂理想?黃琛喻有自己的理念、我有我的想法、你也有你的一套……但你會否為了捍衛這片土地,又或最少保護自己的安穩生活,用自己的方法去關心香港?

黃琛喻選擇參選,你呢?


除了黑絲女神以外,游蕙禎還有什麼好支持? – 2016年8月25日 vjmedia別橋

的確,收看九西的選舉論壇會教人口吐白沫反白眼。

邏輯謬誤、詭辯連篇;誰又問毛孟靜會否跟楊岳橋道歉(醫改投票),誰又要求游蕙禎為黃台仰被捕的事情解話,那些提問的候選人就像失心瘋一樣,一味見到與對手路線相近的人,就將其他人的所有行為想法主張向其對手問責。這世上的個人獨立思想和意志仿佛一下子消失,所有主張、所有行為都是綑綁式加在一群人身上,那些惡意狙擊、只為抹黑對手的提問,簡直白痴得令筆者不忍卒睹。

在一片污濁之中,「小麗老師」倒是表現亮眼;觀其對付「鼠王芬」之利落,叫不少人拍案叫絕,反而一直說要狙擊「鼠王芬」的游蕙禎之表現差強人意。朋友在小麗與「游主」之間舉旗不定,特來詢問筆者意見。除了不堪入目的選戰外,筆者提供了以下觀點予朋友參考︰

本土與左翼之別

雖然小麗與青政(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同樣主張香港前途自決,即港人有權利決定香港的前途;但在立場上,主張「香港本位」的青政,與左翼大愛的劉小麗有著根本的不同。青政主張港人利益優先,小麗則本著大愛精神,主張幫助新移民;小麗冠名倡議不設審查的全民退保學者方案,青政則提倡其方案免對青年及壯年勞動力造成沉重的經濟負擔。

對前線抗爭者的支持度

老實說,關乎前線抗爭者,筆者對小麗的態度成疑。回顧年初一晚的旺角事件(有稱為「魚蛋革命」或「旺角騷亂」),劉小麗曾在事件發生前在場卻提早離場,初期亦對抗爭者並不支持,筆者記憶所及,未曾見過小麗幫助事件中的任何抗爭者。在2月劉小麗親筆撰文中提到,

『在這種困境下,以科學化的分析而言,社會上其實已存在激進行為的土壤。即使我未能認同,亦不能做這些行動也好,這些行動也不會消失,除非政府從民主民生上解決社會問題。』

但在數個月後的報導中,則稱事件為「可以有更另類的抗爭方法」。

『對於初一騷亂事件中扔磚行為,就是形造給市民一種想像,可以有更另類的抗爭方法,她解釋:「其實單一行為收效唔大,係要議會非暴力抗爭或者民間教育,再加上多種比較激烈的行為,然後幾條路一齊推,事情先會變得立體。」正如扔磚事件,市民應了解背後的用意。』

在以上的報導中,小麗自稱「非暴力本土派」,那麼如果抗爭者真的使用了暴力了呢?是否就超出了她的底線,她又會否幫助抗爭者;還是她會與前線抗爭者切割、予以譴責?社會上很多人咎病梁天琦的「無底線」時,令我更存疑的是「有底線」的抗爭,如果過了底線,這些人是否就會離棄抗爭者而撒手不管?

筆者並非說人的想法不能改變,但對於在本土勢力極速坐大期間同時改變態度的劉小麗老師,更安全的做法是請她澄清對前線抗爭者的立場。

反觀青政既與本民前合作,而本民前的定位為行動組織,則青政對行動者的支持絕對比起小麗的後來支持來得穩妥得多。青政的定位在議會和民生議題,對於前線抗爭雖不落場參與,也不代表他們不能用議會力量支援前線抗爭者,青政的梁頌恆也公開贊同梁天琦的「抗爭無底線」言論。

本民前作為行動組織,雖然獲得的支持度日增,但其中的抗爭者很多時候要背負很重刑責,也會有「把柄」扼在政權的手中,政府的濫權致使他們更難走進既有的體制之中。而青政的成員留個「清白之身」,則可與本民前戰略合作,一個主內一個主外。唇齒相依的合作關係之中,給予前線抗爭者的支援當然不可與旁人同日而語。

思辯能力與良心立場

誠然,游蕙禎在一系列的論壇中表現差強人意,就算慢慢改善中也不及小麗老師般亮眼。游主任的能力確實有待加強,思辯能力和辯才都是可以用時間訓練,但青政以致「游主」的香港人本位立場、對抗爭者的良心,又是否可以訓練回來呢?尤其小麗的左翼立場由來已久。

筆者奉勸朋友細心思考。

在香港電台主辦的九龍西選舉論壇上,青政游蕙禎被林依麗狙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P2R7w9hbYk,51:50)。

姑勿論林依麗的發言是否有侮辱成分,但這類發言在選舉論壇上司空見慣。候選人如何應對,十分影響大眾對自己在論壇表現的觀感。

林依麗:「咁我想問,嗰100粒偉哥係咪同你用,你無答我!」

游蕙禎:「關我咩事?」

林依麗:「哦,唔關你事?你無份用?」

游蕙禎:「我梗係無份用啦!」

林依麗:「咁你唔覺得你同埋呢咁嘅組織一齊,如果啲選民再選你入去,立法會咪真係不知所謂!」

游蕙禎:「有咩咁不知所謂?」

林依麗:「嘩選你入去,你睇吓你,矮我起碼個幾兩個頭,你手無揸雞之力,我想問你入去點抗爭?」

游蕙禎:「所以話你入到去就會勇武抗爭,係咪呀林依麗?」

林依麗:「起碼好過你!」

游蕙禎:「哦,咁幾好吖……」

讀者或許留意到,游蕙禎的回應十分短促,往往一句起,兩句止,當中「哦,咁幾好吖」甚至令人覺得有點小朋友鬥嘴。

這樣的回應,當然十分差劣,因為短句子留給對手不斷再攻擊的空間。其實,候選人準備論壇時,應該有心理準備面對抹黑,所以一早應就各對手的背景準備「罐頭發言」。例如林依麗是前民建聯成員,2010年曾被判虛報非禮罪成,這些都可以作為「罐頭發言」的內容。例如游蕙禎可以這樣還擊:

「林依麗你是前民建聯成員,民建聯是建制的一部分,你是否受民建聯指使來選舉論壇抺黑非建制陣營的人?還有,在2010年,你曾致電999報案中心,投訴油麻地富裕臺保安員非禮,最終被裁定虛報非禮罪成。你如此沒有誠信,怎樣叫人相信你?你憑甚麼叫人投票給你?」
以上的「罐頭發言」起碼長度足夠,可以充撐發言時間,阻礙對手繼續抹黑。


英培安之言 – 左丁山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昨日講及在德己立街大聲評論新加坡之獨立,估唔到引起馬來西亞女遊客嘅回應,左丁山與兩位朋友港大名醫大感意外。名醫C話:「嗱,說話不可亂講,你喺香港街頭講就冇事啫,在吉隆坡咁樣講,可能會引起密探跟蹤,喺烏節路更加唔好出聲呀!」

大家都為之啞然失笑。事實上,馬來西亞女遊客羨慕新加坡之言,左丁山在吉隆坡坐的士亦聽司機(華裔)講過,不少馬來西亞華人都認為1963年睇死新加坡唔掂,但40幾年後就欣賞/妒忌新加坡不已,馬來土著巫統管治大馬幾十年後,處處落後於新加坡,兼且實施土著優先政策,令華人更加不是味兒。

講新加坡在1963年不願獨立,而係被馬來西亞踢出嚟,並非隨口噏,8月7日明報星期日特刊有一篇詳細訪問,英培安講自由在一個城市很重要,文章寫得好(作者趙曉彤),係一篇非常值得細讀嘅訪問。英培安咁樣講:「香港真是不容易。香港人唯有影響大陸人的價值觀……但怎樣令大陸人改變呢?你要獨立嗎?如何獨立?人道立場,中國不可以攻打香港,但中國會不會鎮壓?我不知道。不少人把香港與新加坡比較,認為新加坡面積比香港小,也可以獨立,可是當年新加坡的經濟很差,它是被馬來西亞踢走的,馬來西亞覺得你死定了,一定會回來求我,沒料新加坡會愈來愈好……可是,中國不會踢走香港」。

英培安何許人也?佢係2003年新加坡文化獎得主,2004/2005年獲新加坡文學獎,所著小說「畫室」已有英文及意大利文譯本,將來獲提名競逐諾貝爾文學獎都唔奇,英培安讀書時,寫過文章批評政府,參加過學生會運動,畢業後辦「草根書室」,1976年來港渡蜜月,發覺香港充滿「顏色」,言論與創作多姿多采,唔似得新加坡咁「一種聲音」,回去不久就被捕,受監禁五個月,冇charge,冇上庭,冇定罪,獲釋後不能出境,搬家要通知警局,直至80年代先至恢復行動自由,於是每三個月就來港一次,

1994年索性到港居住一年,投稿星島日報與香港聯合報,靠稿費糊口,

住在屯門一個三百呎單位。後來回新加坡專心寫小說成名。

我地睇英培安幾十年來經歷,就知道自由之重要,政府儘可由選票產生(如新加坡),但政府一旦以國家安全為理由,訂立「內部安全法(ISA)」,就可以一紙秘密命令就將一個異見者秘密囚禁無限期咁耐,唔需要審訊。林鄭月娥最近講幾年內要討論基本法23條,香港人不可掉以輕心,到時一定要逐條細節討論,不能令新加坡ISA在香港出現。


北京全方位操控 港人投奔怒海 – 錢志健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中央重點針對非建制派功能組別議席搶票,更有媒體抹黑候選人梁繼昌(右三)有婚外情。資料圖片

有周刊指有立法會候選人「暗交」玩婚外情。要抹黑對手,有一套方程式,橋唔怕舊。離開選舉日還有約10天,上面要玩黑材料,都要找「高水準」些少的故事。上面落order,就有人賣命,因為「愛國」是大生意,奈何故事空洞,除了賣紙,我的感覺是上面總動員要操控選舉結果。

低水準的維穩政權,令更多的被壓迫者想投奔自由。做官的用官位不斷攞着數,卻不相信現今的政制,香港如是,內地更明顯,教育都是外國的好。香港機會並不是均等,努力也沒有上游力,普通人的出路變得渺茫,有能的選擇投奔怒海。低水準的梁振英,出發點從來不是為港人發聲,摧毀大部份港人的希望,劇情慘不忍睹。至於梁振英究竟為香港做過些甚麼好事,我真的說不出來。

2014年6月的「一國兩制」白皮書講到明中央畀幾多權力港人就有幾多。《基本法》在現屆政府中的不同人演繹,也說條文「有分輕重」,N個改良版,令人極度驚訝,甚麼「港人治港」變成謊話。

現在香港是非黑白不分,共產黨「長臂」無限延伸損害「兩制」中的獨立性,是否香港人真的太天真,以為黨的繼承者會遵隨鄧小平一國兩制的偉大構思?懇請中共領導人尊重香港之獨特性,不要用家長式或用管治內地的心態去對待香港,更不應把內地的文化及處事手法強加於香港。香港之價值,就是在於與內地之不同。

現在的香港處境,內地勢力提前湧現,香港的管治者Hea住做,「一國兩制」變了空頭支票。就算大部份香港人不支持港獨,更大的問題是「被港獨」;這種扣帽子手法,最終的結果是香港「被換血」。我認識在港活躍的共產黨泛泛之交也急於尋出路,香港對他們來說只是中途站。「舊香港人」在2047前餘下的31年只可減慢香港的崩壞,以及教育下一代對抗不公義的入侵。

與此同時,希望內地有改變,不要把任何批判聲音也視為「顛覆國家政權」,擴大社會上的深層次矛盾。香港人只要求在《基本法》框架下的公平選舉活動,說到參選人支持「港獨」這偽題目,很清晰地這是玩弄政治篩選。今屆的立法會選舉,除一般的蛇齋餅糭,共產黨發功,在一小撮「有得揀」的功能界別加強干預,要「驗屍咁驗」愛國愛黨,香港進入白色恐怖。9月4日的立法會選舉,一定不能讓建制的勢力版圖坐大。

最後,日前看了一套首映電影《絕地戰場》,重心圍繞着英兵陷入一個地雷陣。不懂得「避險」隨時粉身碎骨。生命原來這樣脆弱,這場阿富汗戰爭,更是反映人生。英兵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無了期苦等,並與全部人都可能犧牲的恐懼對抗求存,香港人正在「被港獨」,我們更要有獨立思考!

錢志健


視線焦點快回歸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半年後,警方才低調銷案,無條件釋放4名被捕人士,因為他們高調破獲的所謂「武器庫」,只是個存放環保舊物的小貨倉。

年初一旺角風波,上綱上線定性為「暴亂」,佔領行動的濫捕濫控和濫毆片段,都有「推手」。

近日立會選舉和特首跑馬仔展開,「港獨」議題被炒熱。其實這「港獨」只停留在「講獨」階段,別說萌芽,候選人辯論理念理據都不成熟。學生組織的人數少又欠經費,社交網絡群組討論,如何「入侵校園」?大部份市民雖不關心什麼港獨,但尊重言論結社及發表的自由,可自生也可自滅。

「不成氣候」也令689為爭連任而弄權?只有他和爪牙加上收錢做嘢的奴才打手才那麼煞有介事,煽風點火,暗力推送再打壓,要脅有份討論的教師會失去飯碗,學生「如同講粗口屢勸不改」會被踢出校……學校竟成罪犯集中營了?白色恐怖!

這骯髒鬧劇由一人促成,製造「平亂」藉口,媚主領功。大陸作曲家曹火星(1924~1999)的代表作《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放諸今日,《沒有689就沒有新港獨》──港人別讓卑劣政棍轉移視線,記得UGL五千萬、廉署風波、行李門、僭建、撕裂社會、浪擲公帑之孽,回歸ABC焦點。

李碧華


寄望曾鈺成拆穿梁振英計謀 – 梁慕嫻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曾鈺成公開表明不同意梁振英的施政、對反對派的態度和對香港政治形勢的判斷。資料圖片

這一陣子,香港立法會選舉好像已經不重要,那些所謂港獨派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勞煩梁政府、教育局、中聯辦官員、各級梁粉,甚至許多評論員煞有介事地天天發聲,好像真有一股強大港獨勢力正在入侵香港。

我同意香港政治版圖應分為四板塊,即泛民主派、本土派、港獨派和親共派。其中的港獨派實在只是為數極少的雜牌軍,有明獨、暗獨、假獨,也有心獨口不獨的、前獨後不獨的,五花八門,不一而足。

有些人只知道騎在泛民黨派頭上擴大自己的勢力,不會關心梁振英是否連任。他們只有口號,哪有一點氣概能與台灣林義雄、施明德、鄭南榕等響噹噹的台獨英雄相比?他們甚至無法與當年推動反殖反獨裁港獨運動的馬文輝相比。以目前政情來看,這批雜牌軍之所以能夠坐大,完全是因為梁振英三番四次製造話題,不惜破壞法治程序,藉機打壓所致。

梁振英盡得階級鬥爭真傳

面對不成器的港獨派,梁振英為甚麼如獲至寶,鍥而不捨地抓着不放,以打壓方式催促其壯大?曾鈺成在「界面」訪問中表示不同意梁振英對政治環境的判斷,大概是包括港獨問題。我認為梁振英不是判斷錯誤,而是這個議題有利用價值。那混賬的「確認書」沒有準則地選擇性執行,證明「確認書」本身並不重要,繼續議題,掀起輿論才是真正的目的。
這符合共產黨人的本質。共產黨最初的理論尚有點理想主義,認為階級鬥爭是促進社會發展的動力,有階級鬥爭才有進步,後來卻僵化成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然後再發展成尋找階級鬥爭、尋找階級敵人,進而變成製造階級鬥爭、製造階級敵人。有了敵人可以鬥爭才能顯出自己的正確性和存在的價值,用以凝聚群眾、才可安心。梁振英可以說是得到真傳,早知中央們對藏獨、疆獨和台獨的「獨」字極為敏感,如今遇上港獨,正中下懷,豈不像發現敵情一樣欣喜若狂。於是激發矛盾,發動鬥爭,竟然揮灑自如,得心應手,不知不覺中把個港獨養大。

梁振英能否連任關鍵是中央是否欽點。梁振英正在困獸猶鬥,利用港獨派向中央邀功:只有我梁振英才能抗敵,以此爭取中央欽點。正是:我要利用你,便要你壯大,你壯大了,我的功勞更大,更有利於欽點。恰恰是曾鈺成所說的惡性循環是也。

曾鈺成也不怠慢,多次受訪都表達了對梁振英的不滿,讓我感到他承受的壓力非常大,卻沒有退縮,仍然堅決阻止梁振英連任,從「界面」的訪問和刪除可以說明一切。種種迹象顯示,這一次中央不會指揮選委會成員投票,不會欽點任何人,大概是對雙方的爭持的中間取態。

曾鈺成除了是民建聯創黨主席、立法會主席外,更是地下黨的元老,在黨內應有一定的威望。加上葉國華的黨內實力,相信有足夠能量去拆穿梁振英謊報軍情、邀功自保的計謀,讓中央對香港政情和施政方式有正確的判斷,而不至於單方面誤聽梁振英的謊言。

梁慕嫻


那些年,我們都曾愛上女排 – 蔡子強 明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相隔12年,中國女排再次於奧運奪得金牌,讓她們的新聞,再次進佔本港報章頭版。

女排:港人的集體回憶

小時候,曾經迷上一系列以日本女排作為劇情主題的電視劇集,例如1970年播映的《青春火花》,以及1981年播映的《排球女將》。記得這些劇集每次播映時,我都會乖乖在家裏坐在電視機前追看。片中最吸引人之處,除了如「鬼影變幻球」、「離心獨劈」等神奇必殺技之外,還有主角接受艱苦鍛煉,努力奮鬥,最終排除萬難,在排球場修成正果的成長路。這些劇情今天看來或許稍嫌老套,但在七八十年代,也是一個純真、滿懷希望和理想的年代,卻真的滋潤和鼓勵了無數心靈,成了一種大眾文化的熱潮。

說到底,我們都曾年輕過。在那些青春無悔的日子,大家都喜歡看這些充滿鬥志的故事,以及主角老是「奔向太陽」的那一個畫面。因為它們就像一面鏡子,在這面鏡子中,我們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自己的心理投射、看到自己的將來……

後來才發現,原來,這些不單是我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也是國內同胞的集體回憶。

影響了整整一代中國人的劇集《排球女將》

有次讀到,原來阿里巴巴的主席馬雲這位怪人,年輕時也有偶像,而她就是小鹿純子。馬雲說自己是受到她故事的激勵,才走上成功之路,之後他曾6次到過日本,訪尋心目中這位女神。究竟小鹿純子是誰?竟有這麼大的魔力?其實她就是《排球女將》這套電視劇集裏的女主角,由荒木由美子飾演。當年這名清純可人、笑容燦爛的美少女,以及她的絕技「離心獨劈」,風靡了萬千少男,包括我在內。那時,我正準備考公開試,也是讀書讀得最苦悶的時候。

但想不到,小鹿純子在內地更受歡迎,因為1983年,片集在大陸播映時,正是大陸剛開始改革開放的年代,也是國民最需要刻苦拼搏之時。劇中排球女將在訓練、比賽以至生活中所遇挫折,以及表現出的頑強鬥志,正好填補了文革後意識形態幻滅,國民的精神空白。不說大家可能不知,這部是當年改革開放,中國第一部引進的外國電視劇集,讓多年看慣「樣板戲」的國內同胞,霎時驚艷,旋即風靡全國,被形容為影響了整整一代的中國人。荒木由美子在日本已經息影多年,但想不到對她最不離不棄的,卻是內地觀眾。2007年,馬雲更親自邀請她首次來中國訪問,昔日影迷至今仍表現出的熱情,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劇集背後:「東洋魔女」的崛起

近日讀安裕在《蘋果日報》所寫的奧運系列文章,對這些劇集的背景才有進一步了解。

日本在1964年主辦東京奧運,其中一個里程碑,就是其女排首次奪金。當時女排教練是人稱「魔鬼教練」的大松博文。日本女排無論在身高和體能都有局限,但在大松的魔鬼式訓練之下,卻能克服先天不足,憑後天努力和信念,終能成材,擊敗蘇聯稱冠;之後在世界球壇續領風騷,從此「東洋魔女」之名不脛而走。而更重要的是,大松的理念「意志排球」,啟發了無數人的信念。

而《青春火花》一劇裏嚴厲的馬志教練,就是以大松博文來作為藍本。大松後來更有份幫助寂寂無聞的中國女排,建立其訓練體系,中國女排的「三從一大」,即從難、從嚴、從實戰出發,以及大運動量訓練,就是脫胎自大松的哲學。

七八十年代的時代面貌與精神

長江後浪推前浪,中國女排在1979年,在剛巧於香港舉行的亞洲錦標賽決賽中,在萬千港人的眼前,以盤數3:1擊敗長勝軍日本,最後奪冠,一鳴驚人,從此步上青雲路,不單成了舉國的英雄,也旋即成了港人的寵兒。

1981年,中國女排在日本主辦的世界盃中,以盤數3:2再次險勝東道主日本,以7戰全勝佳績奪冠;

1982年,又在秘魯主辦的世界排球錦標賽中奪冠;

最後更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擊敗東道主美國,首次奪金,登上世界之巔

無論是大陸同胞,還是港人,對中國女排的鍾愛和熱情,也同時推上頂峰。

七八十年代,是香港經濟起飛的年代。那時香港朝氣蓬勃,社會充滿向上流動的機會,大家對未來都充滿希望和憧憬。至於中國大陸,則是文革剛結束、「四人幫」等極左勢力被肅清、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胡耀邦撥亂反正平反冤假錯案而大得人心的年代。不錯,當時國家是窮、國家是百廢待興,但國民卻反而重燃信心,因為已經擱下政治鬥爭,彼此為經濟發展和建設而努力打拼,大家同樣對未來充滿希望和憧憬。雖然物質享受遠不如今天的豐盛,但那卻是一個美好的年代。

中國女排成了劇集的現實版

女排精神,尤其是那種以頑強鬥志去克服困難、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信念,是配合當時港人的世界觀,以及社會現實;而在中國大陸,它更填補了文革後意識形態幻滅所遺留下的精神空白,甚至成了時代精神。

再加上,當時中港矛盾仍未浮現,我們甚至曾經相信過,改革開放,除了經濟發展之外,還會為中國帶來自由和民主,於是對中國的未來,也是充滿了希望和憧憬。而這份關愛,部分也轉移和投射在中國女排身上,於是大家也愛上了中國女排,彷彿找到了《青春火花》、《排球女將》的現實版;而郎平、周曉蘭、梁豔等女將,也成了蘇由美、小鹿純子等劇中角色的真人版。

此情不再

30年過去,其間發生了很多事,例如六四事件、國內人權紀錄劣迹斑斑、北京打壓香港民主發展、硬挺港人深痛惡絕民望低殘的梁振英當特首、人大常委 8.31決議、中港矛盾全面浮現……很多港人對祖國之情已經愈來愈淡薄,部分港人甚至走上本土/自決/港獨之路。

在中國經濟發展出現阻滯的今天,或許在中國官方的刻意宣傳和鼓動下,中國女排還會再度成為輿論吹捧、呼籲大家去學習的對象,去忍耐和克服當前的困難。但在香港,要大家重拾昔日對女排之情,如1980年代般全城為之瘋狂,實在不易。那不僅因為中港兩地衝突頻生、感情不再,也因為本地發展已進入樽頸,社會矛盾尖銳;大家,尤其是年輕人,再不信「努力耕耘必有收穫」那一套,變得更加犬儒,更遑論相信那種簡單純真的所謂「女排精神」。

蔡子強


梁美儀﹕傅園慧、林丹訪港的智慧 – 明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里約奧運落幕,縱然中國代表隊今次摘金成績為近5屆奧運最差,但內地奧運金牌得主仍按慣常的做法,將於後天抵港訪問3天。在內地與本港關係轉趨緊張、港人普遍對中國隊支持度和熱情轉淡,加上200米自由式金牌得主孫楊因與澳洲泳手賀頓的口水戰令不少港人反感下,今次訪港活動會否被港人「冷對待」,是大會面對的一大難題。

幸好,在奧運尾段的賽事中,上演了中國羽毛球名將林丹與馬來西亞宿敵李宗偉在準決賽中扣人心弦的世紀決戰。兩名在羽壇決鬥多年的老對手,在最後一次奧運場上奮力對決,賽後兩位名將相擁惺惺相惜的一幕,不知感動了多少球迷的心。即使是李宗偉的支持者,也會對林丹當晚表現出來的風度產生好感。還有,由「鐵榔頭」郎平率領的中國女排,在外界一致看淡的情况下,一班沒有奧運經驗的年輕運動員,竟在淘汰賽階段,先擊敗勁敵巴西,再在決賽力壓塞爾維亞摘金。那種打不死的拼勁,總算重燃了不少昔日港人對中國女排的熱情。

內地今回總算是考慮了香港的民情,雖然有郎平的女排代表隊打底,但仍打破過往只安排金牌運動員訪港澳的做法,

特別安排未能摘金的林丹,以及紅遍網絡的「洪荒少女」泳手傅園慧一同來港,這兩名「人氣王」絕對可以成為點燃港人對代表團熱度的救命劑,總算是聰明的做法。

如果在下任特首人選問題上,北京也能如制定今次訪港代表團名單一事上,考慮到香港的民情民意,容許一些獲港人支持和各界接受的人士入閘,勿一味硬撐早已失民心、只會刺激市民反動情緒的人物,相信中央會有這種選角的智慧。


頑固 – 曾志豪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知道對,然後去做,是理性,是頑強。

知道錯,仍然去做,是任性,是頑固。

「如果你能預知這條路的陷阱/我想你依然錯得很過癮」,這就是「五月天」為頑固下的定義。

我喜歡這種「頑固」,那不是通過計算,知道自己再向前行便能看到美好風光,而是一種純粹的本性,我就是要向前行。今天的抗爭多了太多計算,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腳印便是改變命運的關鍵一步,於是大家都等終點近在眼前才願意行動,結果坐着反而終點離自己愈來愈遠。行冤枉路又如何?頑固向前走便對了。

《頑固》MV被網民以淚水在網絡洗版,我也無法倖免,朋友說,你也感到中年男人的無奈嗎?

這首歌的確是寫給有經歷的人聽,那不是單純喚醒熱血,更多是安慰每個受傷的軀體。

現實中,誰亦滿身傷勢,誰亦背上一身的苦困後悔與唏噓,又有誰能明白他們為五斗米而彎折的腰椎也會疼痛難當?

《頑固》明白我們的痛苦,「我想說謝謝你/謝謝你/一路陪我到這裡」,謝謝你,即使在委屈求全的過程中,現實的「你」其實仍然和理想中的「自己」,一路並肩戰鬥。

謝謝你,沒有誰比你更痛苦,每天在生存中奮鬥,何嘗不是「頑固」的一種?

成長了,你的身邊出現和理想同樣重要的家人和責任。你可以任性對待自己,但無法要求別人的命運和你同樣顛沛流離。於是飄浮半空的太空人不能繼續離地,有一天他也要降落地面,除下面罩,換上面具,努力在充滿氧氣但欠缺理想的外太空探索。

MV 最後,火箭升空,然後墜落,不是每個理想都有圓滿的結局。頒獎台最高處永遠只有一個位置。但人生每個階段都應該有不同的夢想,少年時希望像火箭衝天飛航,來到今天,或許也要追求一個不再飄浮的太空站了。


五月天 頑固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一味靠滾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一九六零年代,有一齣電影,名《一味靠滾》,男女主角是張英才、雪妮。有人寫了一篇《「一味靠滾」之香港舊話》,說「滾」字:「老公對老婆不忠,不守本分,出去找女人鬼混,叫做『滾』,屬動詞。」好滾者曰「滾友」,特別「爛滾」者則曰「大滾友」。不過,這個「滾」其實不是香港土產。

明朝田汝成《西湖遊覽志餘》卷二十五談到浙江、江蘇一帶的民歌:「吳歌惟蘇州為佳。杭人近有作者,往往得詩人之體,如云:『畫裏看人假當真,攀桃接李強為親。郎做了三月楊花隨處,奴空想隔年桃核舊時仁。』」楊柳春天開花,花如白絮,隨風四散,所以又稱「柳絮」。女人不安於室,自然是「楊花水性」;男人隨處去「滾」,也和楊花無異。那首《畫裏看人》吳歌,無疑就是「滾」的出處。

「奴空想隔年桃核舊時仁」一語,那「舊時仁」語帶雙關。而這樣的雙關語,常見於民謠,例如有一首《子夜歌》,歎負心郎對舊時人無復關心:「郎為傍人取,負儂(我)非一事。摛門不安橫(打開門,不上門閂),無復相關意。」又如有一首《子夜四時歌》,寫相思之苦:「自從別歡後,歎音不絕響。黃檗向春生,苦心隨日長(黃檗樹皮可供藥用,味苦)。」這樣語帶雙關的民歌,純樸自然,堪稱天籟。今天,香港處處都見所謂雙關語,例如電視節目,教授烹飪者,叫《煮角》;介紹廣東歌曲者,叫《粵詞越愛》。這是以

別字當作「雙關」,以下流當作有趣


諷刺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不知是不是錯覺,日常消費,比如外出吃個快餐醫肚的話,東京的消費比香港低。在香港吃個雲吞麵、咖喱飯,不大容易找得到三、四十元的。東京要用四、五百日圓醫肚,選擇則很多。比如一間24小時營業的蕎麥麵店,最便宜的那碗麵僅售三百多日圓。

我問我的日本朋友安野,為甚麼可以便宜到這地步?是否用了來自中國的蕎麥。安野說日本的蕎麥麵通常選用加拿大蕎麥,再混入小麥粉。若標榜「國產」的,則通常是不摻雜小麥粉的全蕎麥製作,麥香濃郁,顏色非常深,價格起碼超過1000日圓。「但是,」安野補充一句,「一千多日圓一碗蕎麥麵不是一般打工仔捨得吃的。」

蕎麥麵雖非中國產品,但除非標榜「國產」,否則,太廉價的食肆,很多食物原材料的確來自中國。過去多年,日本經濟不景氣,日本人樣樣都只求便宜。廉價中國產品對他們來說有一定吸引力,「只有較有錢的人,或者孕婦,才會堅持吃國產食物。」說到這兒,安野問我,「你不覺得很諷刺嗎?日本人吃中國食物用中國產品,中國人卻來日本買日本貨。」

這個,大約就是日本人暗地裏對中國人側目,卻始終無法拒絕中國遊客的原因了。


[飛人偷食]「我還以為會很快…」 保特偷食女角大爆床事 – apple 2016-08-24 

牙買加「飛人」保特在奧運場上所向披靡,被認為是世上跑得最快的人,不過原來在床上「行事」卻慢得多。早前保特在里約奧運期間偷食的床照曝光,床照女主角、20歲的杜瓦蒂(Jady Duarte)接受英媒訪問,形容當天她與保特回選手村展開的,是「馬拉松式」性愛。

杜瓦蒂接受英國《每日郵報》訪問時指出,當日保特剛剛在里約熱內盧奧運中奪得4X100接力金牌,完成3X3霸業,而那時他剛剛30歲生日,於是周日凌晨到夜店慶祝。當時杜瓦蒂和朋友正在現場,她們見到保特時,只見他與女郎一起激吻熱舞。

後來保特突然走到她們面前,拿起衣服展示他的六塊腹肌,而且結實得像石頭一樣,但當時她還未認出對方就是保特,本身也沒太想理他。後來在她離開時,保特派保鑣多次接近杜瓦蒂,誠邀她跟他一起回選手村,並表露身份。一開始她也不太願意,不過後來保特再走到她面前,展示他的招牌勝利姿勢,她感到「無法抵抗」,方才同意。

本身有女友的保特,及後帶杜瓦蒂進入選手村,兩人沒有被查問。杜瓦蒂憶述,保特房間有兩張很小的單人床,由於語言不通,他們要通過Google翻譯程式打字溝通,但她根本不用言語就知道對方想跟她做愛。

其後兩人洗完澡後開始做愛。杜瓦蒂指當時保特和她一共做了兩次,每次持續近一小時,中間只休息了幾分鐘,出乎她意料之外,她說:「我還以為他會很快(完事)但這是我最持久的性愛。」在過程中,保特一直用手機播著美國女歌手Rihanna的歌曲《Work》。

他們後來在床上親熱和自拍,直至早上9時,再送了她100歐元(約880港元)乘車離開。她臨走前,保特還答應過會再約會她。及後杜瓦蒂和保特的自拍照通過WhatsApp流出,事件才曝光。而他到夜店當晚與另外兩名女子親熱的照片,亦在媒體上公開,約會的承諾相信也「走數」居多。

杜瓦蒂有兩名孩子,曾和當地一名已故毒梟約會過,她現時是要重讀高中的單親媽媽,而保特又那麼富有,身份懸殊,所以她不預計保特會再找她。杜瓦蒂認為保特是名巨星,其母親也是保特的粉絲,但對他的人品不予置評,她形容:「他(保特)玩女人的速度就和拿金牌一樣快。」

英國《每日郵報》


创投人热议“直播的格局与陷阱”- 新京报· 2016-08-25

8月24日,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8月峰会在北京举行,聚焦“直播的格局与陷阱”。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欢聚时代执行副总裁、YY联合创始人董荣杰,香港演员向佐,BAI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主管合伙人周炜等知名投资人和创业者齐聚现场,围绕直播展开讨论。

8月24日,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直播的格局与陷阱”主题峰会上,新京报社长戴自更致辞。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

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举办8月峰会,周鸿祎、董荣杰等投资人和创业者围绕直播展开讨论

  直播正在风口之上。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

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达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

这一规模还在继续上涨。

8月24日,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8月峰会在北京举行,聚焦“直播的格局与陷阱”。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欢聚时代执行副总裁、YY联合创始人董荣杰,香港演员向佐,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主管合伙人周炜等知名投资人和创业者齐聚现场,围绕直播展开讨论。

直播是被过度吹捧的风口?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在线直播平台已超200家。在直播行业,中国的互联网巨头无一缺席。

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在致辞中表示,直播之所以火,是因为它为普通人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只要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账号,人人都能实现和世界的零时差互动,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此时此刻,而不再是那时那刻。

戴自更说,民间有个玩笑,以前总说“互联网+”,互联网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今天,这个玩笑变成了直播一切。

直播为什么被用来加上“一切”?戴自更解释道,因为从商业角度看,直播是目前盈利模式最清晰的流量变现模式,在刚刚发布的很多公司财报中我们看到,不只是直播平台获得了利润增长,一些赶上了直播浪潮的传统互联网公司,也借助直播业务在逐渐扭转颓势。

直播虽然被一致看好,也存在很多争议。戴自更提到,一些主播频频违规,直播平台的数据造假丑闻也不绝于耳,直播行业的泛娱乐化也饱受诟病。正是这些问题的存在,让很多人对现在的“百播大战”产生了怀疑。有人怀疑,直播只是又一个被过度吹捧的风口。

更有价值的信息、功能亟待开发

“当一个行业被认为可以连接一切的时候,恰恰说明行业的岔路口已经近在眼前。在这个岔路口,我们应该思考的是,直播的下一步会是什么?”戴自更提到,泛娱乐是人性浅层需求,而更有价值的信息、功能需求仍然亟待开发。

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是一个狂热的直播爱好者,在花椒直播赚了五万元,甚至曾经直播“烧车”。周鸿祎认为,直播就如同以往的论坛,是各个网站都需要的表达自我的地方。未来直播会嵌入各个网站、各个行业,成为标配。他举例,新京报可以用直播做新闻,金融理财产品可以用直播促进销售,直播将成为一种普遍的表达方式。

欢聚时代执行副总裁、YY联合创始人董荣杰认为直播的现状过热。“目前直播APP超过200款,未来绝大多数的直播APP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中途倒下,能活下来的可能就前三。”

凯鹏华盈中国基金主管合伙人周炜认为,直播不会成为垂直频道,“直播会是非常有利的一个短视频内容渠道,它是未来的一个标配的功能,在任何一个视频平台都有,并且它不太会成为独立存在的一个垂直渠道。”

发言

戴自更

直播让“观看时代”变成“参与时代”

“直播可能不只是观看这么简单,它还蕴藏着参与以及改变。”8月24日,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直播的格局与陷阱”主题峰会上,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在致辞中表示。

直播正成为新京报媒体平台标配产品

戴自更说,媒体技术的进步,缩短了公众与世界之间的信息时差。从网站时代的一两个小时,到后来微博时代的几分钟,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快。

他举例道,104年前,泰坦尼克号在大西洋撞上了冰山。首发报道的《纽约时报》在次日清晨出现在公众面前,公众与信息之间的距离是8个小时。

  去年8月,天津港发生大爆炸事件。1小时15分钟后,新京报发出了第一篇报道,公众与信息的距离是1小时15分钟。3个月前,李易峰凌晨发生车祸,新京报记者在33分钟后抵达现场,公众与信息的距离是33分钟。两周前,北京市丰台区出现明火,新京报15分钟后开启了直播,燃烧的大火在镜头前扑面而来,从这个时候开始,公众与信息的距离变成了零时差。

戴自更表示,新京报在新闻报道等方面也开始更多地借助直播。8月23日晚上,新京报记者在首都机场直播女排归来,最高在线人数有380多万。从2016年全国两会至今,新京报已经做了将近200场新闻直播。接下来的一年,这个数字会变成1000场。直播与深度报道、评论一样,正在成为新京报媒体平台的标配产品。

“对受众来说,时差的消除给了他们更多参与感,从远距离的观看到实时参与,这小小的一次技术革新,却由‘我们观看这个时代’,变成了‘我们在参与这个时代’。因此,直播可能不只是观看这么简单,它还蕴藏着参与以及改变。”戴自更表示。

“寻找中国创客”报名项目已超2000个

戴自更在发言中表示,新京报要寻找中国创客,是要寻找影响未来的伟大公司。在第二季,邀请了15位企业家和投资家作为创客导师来共同寻找,他们是著名企业家柳传志、王健林、马云、俞敏洪、张近东、雷军、郭为、周鸿祎,以及著名投资人李开复、沈南鹏、徐小平、熊晓鸽、阎焱、汪潮涌、毛大庆。

新京报和包括红杉资本、IDG资本、真格基金、创新工场等100多家最优秀投资机构合作,也成立了专项的投资基金,希望能对活动中脱颖而出的优秀项目进行投资。

截至8月15日,“寻找中国创客”已经收到了超过2000家创业项目的报名,累计报道了超100个创客项目。“寻找中国创客”也先后就VR、内容创业、网红、直播、移动出海、互联网金融等行业话题进行了深度的讨论。

对受众来说,时差的消除给了他们更多参与感,从远距离的观看到实时参与,这小小的一次技术革新,却由“我们观看这个时代”,变成了“我们在参与这个时代”。——戴自更

直播就如同以往的论坛,是各个网站都需要的表达自我的地方。未来直播会嵌入各个网站、各个行业,成为标配。

——周鸿祎

目前直播APP超过200款,未来绝大多数的直播APP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中途倒下,能活下来的可能就前三。——董荣杰

采写/新京报记者 曾庆雪

编辑:倪雪莹


資金只肥國企 恐拖垮內地經濟 – 賀軍 香港經濟日報 2016年08月25日 星期四

中國經濟走在L形的軌道上,在宏觀上可以輕鬆地稱之為新常態,而在微觀上則是非常痛苦和艱難的——全行業不景氣、企業倒閉、高額債務、銀行壞帳等加劇,這都是經濟下行的微觀經濟代價。

經濟下行 資源投放須考量

日前公布的7月份經濟數據很不理想,工業增長、社會消費、投資等多個數據出現增速放緩或下滑。數據顯示,7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10.2%,均不及預期。1至7月,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8.1%,不及預期的8.9%和前值9%,並創下1999年12月以來的最低。尤其值得關注的是,1至7月民間投資同比增長2.1%,增速較前6月進一步下滑,再創歷史新低。7月單月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去年增長-1.2%,連續第二個月出現同比下滑。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會有效轉化成政府執政的壓力。如果感到穩增長受威脅,政府將會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拿出各種政策資源、財政資源和金融資源,盡力扛住經濟,不使之滑出政策目標底綫。

要刺激經濟,既需要有刺激的手段,還需要有刺激的載體,因為政府不可能捲起袖子親自來搞市場。這就涉及到資源分配和投放的問題,說白了,政府要把錢投給誰、投向哪裏,才能夠有效地刺激起經濟的活力?才能更好地促進社會的穩定?

從選擇來看,中國政府有兩類選擇:一是以國有企業為代表的國有經濟,二是以民營企業為代表的民營經濟和社會領域。說白了,政府要把錢投給國企,還是投給民企和社會?

一帶一路 未惠及民營企業

近兩年來,中國政府穩增長的投入其實不少,雖然沒有提再出台「4萬億」,但各種刺激政策加起來,規模恐怕要大大超過「4萬億」時期,之所以沒有出現明顯的刺激效果,則是因為當前市場環境有變化,資本過剩再加上資金難以進入實體經濟,新增投資或貨幣投放的邊際效應要大大低於從前。

可以肯定的是,近兩年穩增長的資源投放,國有企業還是最大受益者。去年以來,國家發改委批覆了多個重大基建項目,涉及公路、鐵路、機場、城軌、航道和航電、港口、碼頭、公路橋和隧道等項目,項目投資規模保持在數萬億元的水平。

截至2015年底,國家發改委批覆的11大類重大工程包,包括信息電網油氣網絡、清潔能源、糧食水利、交通運輸、健康養老服務、能源礦產資源保障、現代物流、城市軌道交通、新興產業以及增強製造業核心競爭力等重大工程,累計完成投資超過5萬億元,開工48個專項、326個項目。進入2016年,相關項目還在不斷加碼。

除了內地投資,以「一帶一路」為代表的海外重大投資項目,也投入了不少的資源。據我們的跟蹤研究,僅在「一帶一路」的互聯互通領域,中國就同時推動了7大對外經濟走廊,如中蒙俄經濟走廊、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中巴經濟走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等,每個經濟走廊都涉及到如公路、鐵路、港口碼頭、隧道、橋樑、電站等重大基建項目。

國企虧損欠債 卻先獲補貼

而在內地國際領域的上述重大投資領域,基本上都是國有企業的天下。國企拿走了絕大多數資源,極少有資源流向民營企業。在「一帶一路」海外項目包的設計中,相關部門就根本沒有考慮過給民營企業。如果民營企業來牽頭申請相關的項目,根本不可能獲批。

我們在南亞地區的實地調研中也看到,來自中國在國外的大型投資項目,基本上都是由國有企業領銜。雖然民營企業在海外發展存在很多問題,但從獲得政府資源來看,它們無疑是可有可無的一類,或者蹭着鍋邊喝點湯的那一類角色。

除了投資領域,在其他領域的資源分配,國有企業也佔有了很多特殊的資源。比如過去石油領域的大型國企巨頭,每年在獲得高額盈利的同時,由於國際油價變化導致煉油環節虧損,居然還能拿到財政部給的數十億甚至上百億元的補貼!它們在享受着寡頭壟斷的同時,還能得到巨額財政補貼的好處,真是不可思議!

當國有企業在市場中出現虧損、累積了高額債務的時候,又能獲得政府支持的優先處理,比如政府正在推動的第二輪大規模債轉股,其救助的主體就是國有企業。在東北特鋼違約事件中,當債權人表示不接受債轉股方案時,出面為其擺平事端的又是中央和地方政府。不論是中央國企還是地方國企,國有體制就像遺傳基因一樣,為其爭取到各種各樣的資源。

不過,在新一輪前所未有的經濟轉型中,如果國家控制的財政資源和金融資源還像過去一樣流向國有企業,為國有經濟繼續輸血,將有可能產生一種危險的結果——低效的國有經濟佔用大量資源後,將在L形走勢的軌道上拖垮中國經濟!

經濟拉動力 民企料更有效

這並非危言聳聽,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國有企業低效的缺陷會被放大,賺錢的可能性與能力急劇下降,它們會像上一輪國企改革時一樣嚴重缺錢,要吸收大量資源來償還債務,來維持經營,來搞投資。但這類投資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很小,仍然高度集中在國有經濟這個小集團的內部,很難轉化為中國當前極需的活躍市場、增加收入、刺激消費等效果,也無法增加整個社會的福利保障水平。許多在東北振興中投到當地國有企業的資金,其效果還遠不如把這些錢平均分配給東北的老百姓。

中國要在經濟下行壓力穩增長,面臨如何投放資源、如何分配經濟資源的選擇:是繼續投向低效且只佔經濟規模少數的國有企業,還是投向包括民營企業在內的全社會?正如哈姆雷特所面臨的生存還是死亡的問題,這也是中國經濟政策所面臨的生死攸關的大問題。

賀軍


“红通5号”闫永明上缴新西兰2亿元 – 新京报· 2016-08-25

据《新西兰先驱报》8月23日报道称,新西兰高等法院日前批准警方与中国“红通5号”闫永明就一起洗钱调查达成和解,闫永明须向警方上缴4285万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2.08亿元)的财产。昨日,中国外交部表示,新方此次罚没闫永明的资产是双方合作的阶段性成果。

闫永明

新方称将与中方商讨如何分配上缴款项;中方称将与新方继续推进执法合作

新京报讯 据《新西兰先驱报》8月23日报道称,新西兰高等法院日前批准警方与中国“红通5号”闫永明就一起洗钱调查达成和解,闫永明须向警方上缴4285万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2.08亿元)的财产。昨日,中国外交部表示,新方此次罚没闫永明的资产是双方合作的阶段性成果。

新西兰金额最高的一次财产充公

新西兰警方官员称,这是该国历来金额最高的一次财产充公,也是中新合作侦办长达两年多的成果。据报道,中方向新方通报的涉案金额达1.29亿新元。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表示,乐见高等法院的裁决,并称目前未知中方打算如何跟进此案。当地媒体正观望中方会否要求引渡已取得新西兰公民身份的闫永明。

新西兰警察署的声明说,一旦收到闫永明上缴款项,他与其他涉案人员此前被冻结的财产将获解封,洗钱调查也将结案,下一步将与中国商讨如何分配上缴款项。

在昨天外交部的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据向有关部门了解,近年来,中国警方与新西兰警方就追捕经济犯罪嫌疑人闫永明并追缴其犯罪所得一直在进行密切合作。针对下一步的行动,陆慷称,中国警方将同新西兰警方继续共同推进闫永明案相关执法合作。

2亿充公 中国能拿回来多少钱?

此次的报道中还提到,新西兰警方表示要与中国商讨如何分配2亿多款项。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解释,根据新西兰追缴法的规定,外国为新西兰在追缴过程中提供了帮助的,财产没收之后会与相关国家分享,“分享的比例要视中国提供帮助的程度等情况而定。”

■ 背景

“中国伟哥之父”外逃用3个护照

闫永明位列“百名红通”第五位。外逃人员信息显示,闫永明别名刘阳,原为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与多数被通缉人员不同,他有3个身份证号码及3个护照信息,闫永明名下2个,刘阳名下1个。

闫永明于2001年11月外逃新西兰,后由吉林省通化市公安局立案,所涉罪名为职务侵占。除了新西兰,澳大利亚也曾是闫永明的外逃地。据此前报道,2007年6月7日,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将闫永明的部分赃款约2125万人民币移交给中国警方。

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是1993年2月由多家公司组建的股份公司,在股改时,闫永明所在的三利化工出资1000万元入股,后成为第一大股东。此后,闫永明被推举为董事长。

2000年,也就是闫永明在任董事长时,通化金马斥巨资买下当时号称中国“伟哥”的奇圣胶囊及其生产技术,他也因此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同年11月,通化金马宣称靠着这一胶囊利润达到2.42亿元。

然而不过1年之后,金马亏损额达到5.84亿元,2001年10月,闫永明辞去董事长一职,后携款潜逃出国。

■ 追问

闫永明是否会被引渡回国?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表示,目前各国在资产追缴方面一般采用民事诉讼中的证据标准,也就是对证据的要求没有那么高,现在闫永明能够跟新西兰警方达成和解,说明新西兰对闫永明洗钱掌握了一定的证据,而闫永明要证明其资产的合法性有一定困难。

财物问题解决了是否意味不再追究刑责?黄风表示,这取决于新西兰执法机关,从目前媒体提供的信息中还不能判断新西兰方面的态度和决定,尚不清楚“结束对闫永明的洗钱调查”是否意味着结束所有的调查。

闫永明为“百名红通”之一,他是否能被追捕回国也受到不少关注。黄风告诉记者,闫永明已经取得了新西兰公民身份,目前司法程序中对于闫永明的调查只提到了洗钱,如果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新西兰方面发现更多的犯罪问题,尤其是闫在取得新西兰公民身份存在犯罪行为,在吊销他的公民身份后,有可能将其遣返回国。

“百名红通”人员被追回还有一种方式为引渡。具体到本案中,就是应中国的要求,新西兰将在其境内的闫永明送交回国,这种方式的好处是可以不管被引渡人是什么身份。

目前中国和新西兰没有签订引渡协议。不过记者注意到,今年4月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称,在中国访问的新西兰总理表示,新西兰正在考虑与中国签署引渡协议,目前在新西兰因涉嫌欺诈和挪用公款被通缉的中国人有30人到60人。

■ 盘点

“百名红通”嫌犯超三成已归案

闫永明的红通嫌犯身份再次引发了人们“百名红通人员”的关注。近日中纪委发布消息称,今年以来截至7月15日,“百名红通人员”有15人归案,今年1至6月我国共追回赃款12.4亿元。去年4月,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公布了涉及100人的红色通缉令,截至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已有33人到案,占总数三分之一。

付耀波和张清曌是归案的第22、23名红通嫌犯,今年2月6日,辽宁工作组在加勒比海岛国“圣格”首都郊区的大山里将二人抓获。7月10日,中纪委官网刊发了两人的忏悔录,其中显示,在畏罪潜逃路上,两人经过13天的路程辗转5个国家,在潜逃途中面临害怕被抓、病痛折磨和想念家人的折磨。和上述两人一样已经被追捕回国的犯罪嫌疑人,他们以什么方式回国?回国后是否已获刑?

藏身之处

12人曾藏身美国加拿大

记者梳理33名红通嫌犯的资料发现,外逃目的地主要集中在几个地区,一是东南亚国家,如孙新的外逃地就是泰国、柬埔寨,顾震芳的外逃地为泰国,詹再生的外逃地为马来西亚,外逃近17年的张丽萍也曾到过泰国。

除此之外,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也是这些外逃者们的“热门选择”,共有12人曾藏身美国、加拿大。单是今年以来回国的15个人中,潜逃到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就有8人。

在“百名红通人员”中,受关注度较高的人要属“头号嫌疑犯”杨秀珠,此前新华社消息称,杨秀珠的律师在接受美国媒体电话采访时表示,杨秀珠正在考虑放弃申请政治庇护。出逃前,杨秀珠曾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已查清涉案金额达2.5亿元。

对于这几个潜逃地点,中纪委曾刊文表示,这牵涉到我们与美国、加拿大之间引渡条约缺位的问题。

今年6月,中纪委官网一篇文章显示,目前中国对外缔结44项引渡条约,但已经缔结引渡条约的主要集中在亚洲及发展中国家,而外逃贪官相对集中的美国、加拿大等国尚不在此列。因此,西方国家是追逃工作的重点,同时也是难点。

回国路径

18人被劝返 11人被缉捕

对于已经回国到案的33个人,记者统计发现,有18人被劝返、缉捕11人、遣返2人,另有2人死亡。

记者了解到,对于潜逃的嫌犯来说,劝返是一种相对主动的方式。中纪委曾对此作出解释,在逃犯发现地国家司法执法机关的配合下,通过发挥法律的震慑力和政策的感召力,促使外逃人员主动回国接受处理。

盘点发现,近期回国的唐东玫、云健、朱海平和郭廖武等人均是回国投案自首,其中朱海平自1998年6月逃往美国,至今年7月回国,在外潜逃时间达18年,为“百名红通”中潜逃时间最长的。

对潜逃国外的嫌犯进行缉捕则通常需要外交部、公安部和驻外使馆的协调配合。2015年,孙新、钱增德、李远寿、詹再生和赵汝恒等5人分别从柬埔寨、肯尼亚、韩国、马来西亚和加纳被抓获归案。

在闫永明一案中,专家向新京报记者解释了其被回国的几种途径。除了遣返,引渡和异地追诉也是重要的追逃方式。

2009年,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前任行长许超凡和许国俊因洗钱、跨州转运盗窃资金、护照和签证欺诈等罪名在美国接受审判,分别获刑25年和22年,二人上诉后法院依然维持原判。

处理情况

33人归案目前1人被判刑

记者盘点发现,33个已回国的“红通嫌犯”涉嫌罪名较为集中,主要为贪污、受贿、虚开增值税发票等。此外,龙岩市天成房地产开发公司原董事长黄水木、中国民航湖北省管理局财务处原副处长朱海平等人涉嫌诈骗。

在回国之后,这些犯罪嫌疑人是否已受到刑罚?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只有孙新1人获刑。

百名红色通缉令发布之后,孙新是第3名回国的嫌犯,他曾任北京市新闻出版局计划财务处出纳,于2008年10月外逃泰国、柬埔寨,归案时间为2015年6月8日。

今年7月26日下午,北京市二中院对外逃7年的孙新所涉案件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孙新犯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2001年7月至2008年1月,孙新利用职务便利,将单位公款共计2332.5万元转入其个人控制的证券、期货账户,用于营利活动。2008年1月,因被免去出纳职务,孙新伪造银行存款合同、对账单等交接材料,完成工作交接。同年10月,孙新从其控制的用于证券、期货交易的银行卡中取出公款57.3万余元,并携款潜逃至东南亚地区。

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梦遥

编辑:倪雪莹


夺命4小时:电信诈骗致死的准大学生 – 新京报· 2016-08-25

8月19日,18岁的临沂罗庄女孩徐玉玉,接到了诈骗电话。即将踏入大学的她被骗走上大学费用。在报警回家路上,她突然心脏骤停,经医院抢救无效,不幸于21日离世。记者调查发现,同一时期,接到类似诈骗电话的学生并非徐玉玉一人,徐玉玉的多位同学表示,他们和家人都曾接到过推销或诈骗电话。

骗子提供给蔡芹的“通缉令”。本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高考前,徐玉玉在教室学习。

8月24日,“女孩被骗光学费离世”的消息引发逾千万阅读。女儿徐玉玉去世3天后,徐连彬全家被悲伤和热议包围。

徐玉玉的母亲李自云想起女儿就哭,徐连彬忍着悲伤接受一波又一波的媒体采访,“我们孩子太老实了,希望其他家庭不要再受骗。”

8月19日,18岁的临沂罗庄女孩徐玉玉,接到了一通诈骗电话。即将踏入大学的她被骗走上大学的费用9900元。在报警回家的路上,她突然心脏骤停,经医院抢救无效,不幸于21日离世。

新京报调查发现,同一时期,接到类似诈骗电话的学生并非徐玉玉一人。与徐玉玉同一乡镇的校友也险遭诈骗;而在临沂市河东区的一个村庄,一名学生被骗走6800元学费。徐玉玉的多位同学表示,他们和家人都曾接到过推销或诈骗电话。

徐玉玉的去世引发了同学对个人信息泄露和电话诈骗的讨论。全国人大代表、南京邮电大学校长杨震,曾在两会上建议尽早启动个人信息保护法立法。而徐玉玉,今年考上的正是南京邮电大学。

等待开学的“大学生”

刚满18岁的徐玉玉出生在临沂市罗庄区高都街道中坦社区。姐姐徐林于中国海洋大学本科毕业后,几经努力,去了新加坡的化工厂工作。

在中坦社区,徐玉玉是徐家第二个有出息的孩子。她入读的是临沂第十九中学的文科实验班,成绩常年保持在班级前五名。

今年高考,发挥不算如意的徐玉玉以568分的成绩,被南京邮电大学英语专业录取。

入校报到的时间定在9月1日。父亲徐连彬从半年前就开始为女儿上大学的学费操持。妻子李自云腿部残疾,全家开销都靠他一人。

临近开学,徐连彬凑了半年,8000多的学费“还是没攒够”。

8月17日,他带着女儿到区教育局办理了针对贫困学生的助学金申请。隔天,接到教育局电话,“说钱过几天就能发下来。”

19日下午4点半,骗子的电话直接打到了徐玉玉母亲李自云的手机上。听说是要“发放什么助学金”,她喊了女儿来接电话。

入秋后的临沂,午后天边挂着乌云。徐玉玉说,快下雨了明天再去领。

“19日是发放助学金的最后一天,晚了就拿不到了。”电话里说,20分钟内赶到ATM机旁,通过ATM机就能领到2600元助学金。

李自云记得,为了拿到2600元助学金,“给爸爸减轻负担”,徐玉玉没有犹疑,“抓起家里的雨披,骑着车就去了银行。”

被欺诈电话包围

离家3里之外就是建设银行的ATM机。按照电话里的要求,徐玉玉插了3次卡,没有取到助学金。

乌云在天边聚集,天黑了下来。对方问她身上是否有其他银行卡。徐玉玉提到了刚刚存入1万元学费的银行卡。

“那张交学费的银行卡还未激活,”对方要求她通过ATM机取出9900元,把钱汇入指定的账号,以“激活银行卡”。因为声称半小时内,会把9900元连同2600元助学金一起汇回来,徐玉玉没有怀疑就转出了9900元。

钱刚汇出,密集的雨点落了下来。徐玉玉开始等待。半小时过去,钱没有回来。她再回拨过去,“电话已经关机”。

徐玉玉接受不了本就贫困的家庭横遭骗局。她拉着父亲去了派出所。

几乎同时,家住临沂市河东区汤头镇的蔡芹也被骗走了6800元学费。

“没有人会觉得我可怜,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怪就怪自己笨。”8月19日晚,从派出所回到家的蔡芹在微博上发泄心里的自责。

一名自称“上海市嘉定分局刑侦队”的警官称,蔡芹涉及一起非法洗钱案,正在被通缉,“如果没证据证明合法的资金流动,要在监狱里度过后半生。”

同样,对方称,30分钟彻查结束后会把钱退回。被吓慌的蔡芹通过支付宝汇出了银行卡里的6800元学费。

多方信源显示,接到诈骗电话的,并非个例。

“徐玉玉接到诈骗电话的那几天,也有其他班级的学生的爸爸接到类似电话。”潘宝建说,对方自称是临沂市财政局,通知他们领取2680块的补助。幸运的是,这位同学的爸爸联系了班主任,发现“根本没有这回事”。

幸运没有降临在徐玉玉身上。

从派出所走出来,她迈上了父亲的灰色金鹏电动三轮车。徐连彬发动车,走了三分钟,他想起刚下过雨,怕女儿着凉,“想叮嘱她穿上外套”。

一回头,发现坐在马扎上的徐玉玉,已经歪倒在车里。徐连彬停车去抱女儿,“身子都软了。”120赶到时,“人都快不行了。”

“我们的信息是怎么泄露的?”

19日晚,在临沂市矿务局医院,徐连彬被告知,女儿“已经开始脑死亡”。经过抢救,徐玉玉心跳恢复,“但心脏已经供不上血,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在班级QQ群里,跟在医院的学生随时报告徐玉玉的状况。学校也紧急给全校学生发了短信,“警惕类似的骗局”。

学生的不安并没有减少。“我们的信息是怎么泄露的?”“为什么她需要助学金,骗子就找来了”“很多推销电话,知道的(信息)还不少”……

8月21日晚,同学们的疑惑未及解答,QQ群里传来语音:“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玉玉心跳停止了。”

此后,“女孩被骗光学费离世”的消息经转发,引发逾千万阅读。信息泄露之外,与之相关的电信诈骗再次被关注。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电信诈骗的方式越来越多,“防不胜防”。以经济活动的浙江省为例,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一年,浙江警方受理通讯网络诈骗案件10.71万多起,损失高达15.43亿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工业和信息化部下发的《关于贯彻落实等法律规定进一步做好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工作的通知》,要求电信企业从严落实对入网用户实名登记工作。

与此同时,工信部网安局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仍有不少虚拟运营商为了开拓市场,在贯彻执行政策实名制时存在违规行为,这一定程度上为骚扰信息、垃圾信息、诈骗信息泛滥提供了土壤。

“它涉及警方、电信运营商和银行系统”,通信行业门户网站飞象网总裁项立刚称,目前电信诈骗破案难,“诈骗犯效率高,成本低,而破案的效率偏低,没有形成超出区域管理的平台,我认为是大问题。”

开学季警惕诈骗信息

徐玉玉去世后,徐连彬一家从她的衣物中找到了她攒的压岁钱,“有一千多块。”

按照计划,8月31日,徐连彬和妻子带着徐玉玉将从临沂出发到南京。那将是徐玉玉到过的第一个临沂之外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将与从新加坡赶来的大女儿徐林会合,送徐玉玉迈入大学。

8月22日,徐玉玉收拾好的行囊被带进了火葬场。原来两姐妹挤着睡觉的屋子“完全变了模样”。

“20日我局立案侦查此案,目前,省厅和市局派出专人指挥、督导该案,刑警大队也参与其中。”8月24日,临沂市公安局罗庄分局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透露,该案“非常令人痛恨,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破案”。

新京报梳理发现,根据今年2月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的部署,公安部刑侦局依托“电信诈骗案件侦办平台”,对全国电信诈骗涉案账户实行快速接警止付。

公安、通信运营商、银行系统的联合成为各地成立反诈骗中心的一致做法。电信诈骗频发的温州市,请了包括资金分析、通信分析,以及大数据分析的十多位专家,试图拦截诈骗。

“中心成立后的一个月,成功截留了475万余元。”浙江公安官网显示,温州同期总报警金额为1400万元,这等于挽回了超过三分之一的损失。

8月24日上午,另一名被骗学生蔡芹接到了派出所所长打来的两通电话。“前一通说案子很受重视。后一通说,我可以申请贫困补助。”但是被骗的钱是否能追回,没有答复。

同日,临沂公安官方微博也公布了具有针对性的提醒:“当前,各大院校陆续开学,诈骗分子蠢蠢欲动。”

提醒称,作案分子在电话里通知受害人按照规定可以向其发放助学金,再以需先存钱激活银行卡等为由诱骗当事人通过银行转账汇款,从而实施诈骗。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人大代表、南京邮电大学校长杨震,曾在两会上建议尽早启动个人信息保护法立法。而徐玉玉,今年考上的正是南京邮电大学。(文中徐林、蔡芹均为化名)

采写/新京报记者李兴丽 张维 王煜 实习生 张笛扬 曹慧茹 龚晨霞

编辑:倪雪莹


陕西全省实施13年免费义务教育 – 新京报· 2016-08-25

近日,“陕西今秋正式实施13年免费教育”的消息引发关注。8月19日,陕西省物价局、财政厅和教育厅联合下发了《2016年秋季各级各类学校收费项目及标准》并予以公示,公告显示,自2016年秋季学期起,陕西省正式实施13年免费教育。

公办普通高中免除学费;部分地区已实施15年免费教育

新京报讯 (记者沙璐)近日,“陕西今秋正式实施13年免费教育”的消息引发关注。据陕西当地媒体报道,8月19日,陕西省物价局、财政厅和教育厅联合下发了《2016年秋季各级各类学校收费项目及标准》并予以公示,公告显示,自2016年秋季学期起,陕西省正式实施13年免费教育。

这13年免费教育除9年义务教育之外,还包括1年幼儿教育,和对公办普通高中免收学费。由于此前陕西已经实施学前一年免费和小学初中义务教育,所以今年陕西13年免费教育最大的变化就是高中免学费。

根据公告,对公办普通高中学生按照省级价格主管部门批准的现行分类收费标准免除学费,其中省级标准化高中800元、城市普通高中350元、农村普通高中200元。对于在民办普通高中就读的学生,按照公办同类学校收费标准免除学费,高出免除标准部分由学生家庭负担。

2011年,陕西已实现九年义务教育免学费和学前一年免保教费。此外,陕西省内多个地区也早已开始实施13年甚至15年免费教育,如榆林市2013年开始实施15年免费教育,覆盖幼儿园、小学、初中、普通高中四个学段15年级。

■ 焦点

多地已推行12年免费教育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推行延长免费教育的并不只有陕西一个省份,不过各省份在延长时间和方向上略有不同。

内蒙古是全国首个在全区范围内实现12年免费教育的省份,2012年全面实现自治区高中阶段免费教育。

今年3月份,青海省政府也宣布,从2016年春季开学起,青海省对六州所有学生和西宁、海东两市贫困家庭学生学前三年、义务教育九年、普通高中和中职三年实施15年免费教育,“十三五”末基本覆盖全省,首批惠及学生86.1万名。

此外,还有部分省份的个别市县也在推行12年或以上免费教育。2015年12月份,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宣布省委、省政府决定:在怒江州全面推行12年免费义务教育和2年学前免费教育。江西省芦溪县也将从今年秋季学期开始试行高中免费教育。2010年以来,江西省德兴市、湖口县等地已陆续实施高中免费教育。

贫困残疾儿童享12年免费

近日,国务院连续出台“免费教育”方面的政策。8月17日,国务院公布了《“十三五”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纲要》提出,提升残疾人基本公共服务水平,依法保障残疾人受教育权利。为家庭经济困难的残疾儿童、青少年提供包括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在内的12年免费教育。

就在前一天,8月16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作出一项决定,即从2016年秋季学期起,免除公办普通高中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包括非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残疾学生的学杂费。对民办学校符合条件的学生,按照当地同类型公办学校标准给予补助。

不过,对于社会上“义务教育是否要拓展到12年”的疑问,去年年底,教育部部长助理陈舜曾明确表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不是指高中也实行义务教育,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不带有强制性,在我们国家发展的现阶段,普及普通高中阶段教育是一个合适的目标。

■ 分析

学前一年教育纳入免费有何意义?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表示,“这对于老百姓来说是一个好事情,不用或少交钱了。但也应该注意到,每个幼儿园的质量和基础不同,比如北京,有各种各样的幼儿园,生均成本不同,免费不能解决教育公平等问题。”

她认为,质量与生均成本有关,免费应该以质量改善为前提,让每个孩子享受同样质量的免费教育。

华东师范大学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副院长郅庭瑾表示,免费延伸的方向有学前阶段和高中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意义,而从一个人接受教育的意义来看,学前阶段是人生更重要的早期打基础的阶段;同时,还可以让女性从家庭中解脱,减轻家庭负担等。不论对个人还是群体都有比较重要的影响。

延长免费教育为何多为中西部省份?

从全国来看,陕西并不是第一个延长免费教育的省份,内蒙古、青海、江西等省份也在不同范围、不同程度上实施了延长免费教育的措施。为何目前延长免费教育的地区多为经济相对不发达的中西部省份?

对此,有关专家表示,是否实行免费教育、实行多长时间的免费教育确实要看地方财力,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推行这一政策对于地方财政来说也不是特别困难。

该专家认为,中西部地区实行这项措施,可能显示出了政府对教育的重视;东部地区由于经济较为发达,对很多人来说这部分钱(学前或高中阶段学杂费)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再考虑到当地其他的实际情况,可能就不是特别急于推出这项政策,最主要还是和政府意愿有关。该专家介绍说,广东省多个市已经开始试行12年免费教育。

北上广为何未推行13年免费教育?

对于大城市来说,免费教育带来的连锁反应会比较多,考虑的问题也可能更多。据郅庭瑾介绍,此前上海在做十三五规划时,也讨论过延长免费教育年限的问题。但作为一线城市,(延长免费教育)会产生较多的连锁效应,比如人口流入造成教育资源负担过重。

“再比如,这一政策覆盖面有多广,是否仅限本地户籍,是否会对学校布局、师资产生冲击等……这些都要考虑到。”

郅庭瑾称,总体上看,通过政府更多的投入这项政策确实可以让民众受益,但现实问题情况比较复杂。

有关专家也指出,在义务教育之外的部分,老百姓可以分担一部分以体现相应的责任。事实上,北京高中的生均成本已超过万元,而公立高中的收费可能只有这一成本的十分之一。因此,不建议所有地区都出台类似的政策,对于经济条件比较困难的家庭,可以有针对性地减免学费。

编辑:倪雪莹


北京被老虎咬伤女子面临多次整形手术 容貌难恢复 – 澎湃新闻 新民网 2016-08-25

图说:北京老虎咬人事件调查结果:赵某擅自下车,不属于责任事故

北京晨报8月25日消息,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老虎伤人事件调查结果8月24日公布:赵某(伤者)擅自下车被老虎攻击受伤,其母救女心切,施救措施不当,被老虎攻击死亡,不属于安全责任事故。

针对此结果,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回应,对逝者表示哀悼,对伤者表示慰问,积极落实调查组对园区安全管理的要求,暂时关闭东北虎园,对园区进行改造,提升完善安全防护措施。针对此前网友抨击的伤者丈夫刘某未对赵某进行施救,该通报中也给出明确答案。刘某在回到车内后再次进行了施救。

调查组通报,造成此次事件的原因,一是赵某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对园区相关管理人员和其他游客的警示未予理会,擅自下车,导致其被虎攻击受伤。二是周某见女儿被虎拖走后,救女心切,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施救措施不当,导致其被虎攻击死亡。

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在事发前进行了口头告知,发放“六严禁”告知单,签订《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猛兽区游览沿途设置了明显的警示牌和指示牌,事发后工作开展有序,及时进行了现场处置和救援。结合原因分析,调查组认定“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调查组在延伸调查中,发现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日常管理中员工培训考核制度未完全落实,存在有培训无考核、部分应急演练资料缺失的问题,并对此提出相关建议。

【事件追访】

伤者:难以恢复伤前容貌

报告显示赵某为右侧颌面部撕裂伤,深达下颌骨,头颈部皮肤浅表撕裂伤,背、胸、臀部浅表抓伤等,对于赵某的伤情,120急救刘医生表示,伤者虽已出院,但是还是面临着多次整形手术。

刘医生称,伤者右侧颌面部撕裂伤,深达下颌骨,这是很大的一个伤口,一般这种伤口都是猛兽撕咬造成的。人的面部血管十分丰富,一旦有撕裂伤,出血量很大。而且伤者面部撕裂,就算缝合之后,痊愈后也会留下缝合疤痕,整张脸基本容貌尽毁。因为撕裂伤口会造成面部肌肉组织和神经的损伤,痊愈后也会对咀嚼功能、表情功能等造成影响。要想能够恢复比较正常的容貌需要多次整容手术和非常痛苦的恢复性训练。刘医生称,伤者赵某的情况,很可能进行整容手术也无法恢复到受伤前的容貌。“伤口太大,很难完全恢复。”

园方:暂停猛兽区自驾

8月24日,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市场部负责人曹先生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未接到恢复开园的通知,暂时不知道具体日期。

园方在通报中称:事发后,园区将伤者送往医院救治,垫付医疗费,派专人全程陪护家属。马上成立了危机处理小组,第一全力救治伤员,照顾好家属,第二积极配合调查,第三进行内部整改。其间园区领导多次探望家属,对此次突发事件中的逝者表示哀悼,对伤者表示慰问。

针对调查组对园区安全管理提出的要求,园区表示将积极、认真落实,暂时关闭东北虎园,暂停猛兽区的自驾车游览,同时借鉴国内外同行业的经验,对园区进行改造,提升完善安全防护措施。同时,将继续积极主动与家属方保持沟通交流,协助做好逝者和伤者的善后工作,依法尽快达成协议。

律师:伤者可向园区主张道义补偿

北京康普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吴立宏表示,根据合同法规定,对于安全生产事故责任的认定,需要看在事故中园区是否尽到谨慎和高度注意义务。如果园方尽到前述义务,出现事故就可免责。在此案中,游客签订了《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该协议载有“严禁下车”等相关内容。在此次事故中,园方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吴律师称,目前伤者可对园方主张道义上的补偿,但是园方对此主张可以不予同意,因为园方不存在法律上的过错,没有赔偿义务。


上海结婚平均总花费超20万 结婚人口数呈下降趋势 – 新民网 新民网 2016-08-25

图说:上海消费者平均结婚花费超20万元。

【新民网讯】昨天,结婚行业高端峰会在上海举行,300余家结婚行业顶尖商家共同探讨了“新常态”下结婚行业发展趋势。《2016结婚行业蓝皮书》显示,上海消费者平均结婚花费超20万元,比全国平均数高出一倍以上。

三四线城市成新增长点

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姜跃平在会上指出,中国经济和互联网的发展已经进入下半场,人口红利带来的爆发式增长已经不再,结婚行业也不例外。

报告显示,根据中国出生人口数据和结婚年龄测算,在未来五年,结婚人口总体呈下降趋势。根据每年出生人口的数据和结婚年龄分布综合分析,2015年结婚人口在1200万对左右,至2020年时,这一数字会下滑至1000万对以下。在整体结婚人口中,北京、上海所在比例下降趋势明显,三四线用户比例有所上升。北京、上海城市结婚市场趋于饱和,平均每家商户仅覆盖20余目标用户。而河南、贵州、云南、广西发展潜力巨大,结婚人口较多而商户供应不足。此外,四川、河北、湖南、安徽、重庆等地区的市场规模也颇为可观。

上海婚宴平均桌数20桌

虽然结婚人口将持续下降,但结婚消费总量却在上升。蓝皮书显示,婚纱摄影、婚戒首饰和婚宴已经成为“结婚标配”,80%以上的结婚用户都会选择这三样,其次为婚庆和婚纱礼服,各有平均58%和42%的用户会选择。受中国传统的酒桌文化影响,婚宴消费成为结婚“最大头”,占到整体花费的65%以上,其余依次为婚庆、婚戒和婚纱摄影,婚纱礼服所占比例最低。

针对上海的情况,美团点评结婚事业部总经理杨锋告诉记者,上海消费者在结婚“一条龙”上的平均总花费已经超过了20万元,比全国平均数高出一倍以上,这一数字与三四线城市的差距就更为明显了。其中,上海消费者在婚庆公司的平均花费为2万元;花在婚戒首饰、婚纱礼服和婚纱摄影上的平均金额都约在5000元上下;婚宴所设的平均总桌数约为20桌,价格平均在7000-8000元间。

用户越来越看重品牌

另外,随着85后、90后成为结婚主流人群,结婚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也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用户由传统的租赁礼服改为量身定制;而在泛结婚行业,除了写真类和彩妆类搜索关键词保持上升趋势外,人们对日常照、证件照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在蓝皮书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在用户搜索的数据中,品牌词和商户词的搜索量已经占到总搜索量的49%,这说明用户受品牌影响越来越大;而美团点评App的分位置流量二八分布(前20排名商户覆盖75%以上用户)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

劳动报


A Platform independent Python GUI library for your applications

https://github.com/dddomodossola/remi

Join the chat at https://gitter.im/dddomodossola/remi Remi is a GUI library for Python applications which transpiles an application’s interface into HTML to be rendered in a web browser. This removes platform-specific dependencies and lets you easily develop cross-platform applications in Python!


Workshop on Arduino and Raspberry Pi at ADBU Submitted by Jesif Ahmed on Wed, 24/08/2016 – 08:55

http://www.assamtimes.org/node/17574

See more at: http://www.assamtimes.org/node/17574#sthash.wKMH2ale.dpuf


我的故事 ~ 23.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 Fan Hong & Liang Fen (Eds.)

http://rozenbergquarterly.com/%E6%88%91%E7%9A%84%E6%95%85%E4%BA%8B-23-%E4%B8%89%E7%99%BE%E5%85%AD%E5%8D%81%E8%A1%8C%EF%BC%8C%E8%A1%8C%E8%A1%8C%E5%87%BA%E7%8A%B6%E5%85%83/

“在澳大利亚皇家部队里有这么一句话:‘只要意志坚定,一切都不在话下’。”

1998年,听从母亲的选择,我只身一人来到澳洲留学,这一待,便是16年。那一年,我只有15岁。

从老家东北来到澳洲,啥也不懂,愣头青一个,硬是学习了半年语言,接着上了高中。刚到澳洲的时候,华人还不是很多。感觉是五六十年代,七八十年代老一批的华人,和89年大陆来的那一届的留学生。整体社会环境呢,跟现在相比,只能说是一般。因为可能那个时候联邦议员帕林瀚森刚刚下台,一族党的势力还很大。由于我一直对政治比较感兴趣,虽然那时候还小,但也还懂一些。

澳洲人还是比较淳朴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得做出成绩,人家就会认同你,把你当作他们其中的一员。毕竟澳洲是一个移民社会嘛。那时候,除了上学,还打过工。人家不都说嘛,要是没在餐馆打过工就不算打工,我也在餐馆里收过盘子,刷过盘子。在其中的一个店里做过后厨,前台服务;在一个搬家公司搬过家具;后来呢就在一个 Coles 超市打工。我觉得这些都很容易,不费脑子。

就读大学期间,一开始读的是法律和商业,第二年把商业转成了文学,文学的两个专业是政治和哲学。当时由于英文不好,所以特意选择一些相应的对英文要求高的课程,逼着自己把英文提高一些。接着,很幸运的找到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开始接触律师行业,大学期间在里面做文员的工作。

2003年12月某深夜,一个想法深深地在我脑海里扎下了根:“我要参军!”那一夜,南半球的星空格外的璀璨。第二天清晨,依旧带着前一夜的兴奋,我给远在中国的母亲打了个越洋电话。“妈,我打算参军,您觉得怎么样?”“参军?在澳大利亚?”母亲惊奇且带着疑惑地问道。“对!就是在澳洲参军!”我坚定地答道。母亲迟疑了一下:“为什么要当兵,你还在读书,而且还是在异国他乡。”“我既然在澳洲移民了,就要为这个社会做贡献,我不想单纯地以做生意、交税、创造就业这样的方式来做贡献。”我解释道。母亲似乎有所理解了:“所以你就想以参军这样比较特殊的贡献方式么?”我兴奋地答道:“对!对!”“好!儿子你尽管大胆地去做,妈妈支持你!” 似乎被我的兴奋所感染,母亲豪迈地肯定了我的想法。这一刻,我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就像是前一夜的星空印在了我的眼里。

人一旦想法坚定了,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地着手准备工作了。通过网络、朋友等一些途径做了一番研究之后,我就联系了军队。在跟军队接触的过程之中,对方了解到我的专业是法律,就建议我报考军校。多方考虑之后,我将申请从士兵改成了军官。之后等待我的是三轮紧张的面试。第一关,集体面试:几道简单基础的英语、数学、语文等题目,毫无悬念,基本上大家都会过。接着是医疗体检。志愿是士兵的话,过了第一关和体检之后就直接可以参军了。而我,迎来了第二关:一对一的面试。这一关对于来自大洋彼岸接受过层层面试在这片土地上移民扎根的我来说,并不太难,跨过去,就等于过了军队的第一道门槛。之后呢,由皇家军士学院的代表(在西澳是西澳大学军团),把这些选择去参加军官训练的候选人都集中在一起,进行集体选拔。这第三关,考察的是候选人之间的协同能力,自主能力和创造能力,检验我们是不是符合军队的标准。当然,这三关我都顺利地通过了。经过15个俯卧撑,45个仰卧起坐,1120米的长跑,这最后一道体能测试的小槛我也跨过去了。过五关斩六将,终于,我成为了军校学员。

而等我真正入伍的时候却是两年后的06年10月份,这其中还有段小插曲。我是近视眼,度数还不低,军队要求我上专科的诊所去做测试。体检报告下来了,我的视力刚过一点杠,不能进军队。辛苦准备了这么久,不能因为这近视就前功尽弃吧,于是我就写了一封信到堪培拉去,我要上诉!这上诉虽然成功了,时间却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好在,我在成为军人的这条路上成功地迈出了一大步。我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职业,但是,我把自己的业余时间贡献给了军队,成为了在职的预备役。

“起来!把你的屁股从地上挪起来!快跟上!”安营扎寨完,刚休息不到2分钟的我,被面红耳赤的教官怒吼着赶了起来,涨红着脸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到队伍的最前头。侧头余光微扫,暼到教官似乎满意地抬了下嘴角。这次周末的训练,我们周五就到了训练场安营。早就听说过,对士兵和人员的照顾和尊重在西方国家都是数一数二的澳大利亚,对于训练的要求,亦是严格之至。本着对教官的彻底服从力,背着大概40斤的装备,我就像一具布偶,被严厉的教官拎着,从日头高悬到满布星辰再到日出东方,超过24小时地,不停地在行军,在训练,在打仗。45度仰望星空,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加油!坚持!”

精疲力竭地回到家,接到母亲来自北半球的问候和打气:“儿子,军队很辛苦吧,和大家相处得怎么样?”听到母亲的声音,我麻木的双腿和大脑似乎渐渐恢复了知觉,夜以继日训练带来的劳累一扫而光,“还好,不辛苦,妈,您别担心。”“你这孩子,在妈面前还逞强呢!被教官骂了吧,我看电视上,那些教官都是揪着人的领子吼的,怪吓人的。”母亲的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担心和关怀,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像家乡三月里的迎春花,被春风拂过鼻尖,痒痒的,酸酸的。“真的没事,妈,您儿子我壮着呢!”“嗯,那就好,多吃点儿,早些休息……”母亲低低的嘱咐,如呢喃般在这夜里婉转。

面对挑战自己部分极限的体能上的苦,对我来说,真正具有挑战力的是我坐在领导之位的时候。在军队,应变和你分析问题的能力,处理问题的能力是一个军官必须的,是士官或者说一个中级士官所必须拥有的能力。作为排长,在没有上级军官的直接掌控时,同时失去了一点小小的依靠,我不光要客服体力上的不济,在脑力上,在分析问题上,随时都要保持清醒,准备应变一切突发状况,平复及调动下属的情绪。此时,不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要担起责任。“1班、2班、3班的班长集合!快!”面对刚刚攻下一个山头,敌人知道我们的所在位置,随时可能扔流弹攻击我们,以及对方特种部队时不时的骚扰,我快速且沉静地下达了命令,“随时准备撤退!”我向三个班的班长简洁地说明了遇到流弹时撤离的路线及后续的工作,就下令全体成员严肃待发,警惕对敌。不出所料,军令发出三分钟之后,流弹如期而至,我们排40名官兵整齐有序地按照1班最前,2班3班紧跟,排长、副排长和通信员在中间的阵势,以熟练的行军步法快速撤离。

穿上军装,戴上军衔之后,不看肤色,这个军衔就是任何人都要服从的军衔。正是作为军人的这种自觉和彼此间的信任感,我们顺利地完成了这次的考核。

军校学员从入伍到毕业,大概只有10%到20%的人能坚持下来。毕业之后,一年之内,还在军队服役的,大概只剩下百分之7点几,很多人来了就走了。中间经历了结婚、受伤、妻子怀孕等种种事宜,2013年2月,我,成为了西澳军区后勤部的排长,那7%里的一员。

最具戏剧性的故事可以说是最近的一个经历。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决定参选X市的市议员,总共有25个候选人,七个人可以成为市议员。之后有很多朋友帮助出主意,后来又举行了一个誓师宴会,集资去打这个选战。关于最终结果,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第一名是一名资深的市政议员,他的每届选举都是得票第一,共6000多票;第二名是一名自由党的候选人,有政党的支持,他呢,比我多了大概一百多票不到两百票;我呢排第三,总共是5358票。

有趣的是,在我所居住的有投票权的华人大概是3600 到3800人,还有大概三四百其他国家的亚洲人,比如说越南人、韩国人、日本人、印尼人。也就是说,我们亚洲人的人口大概是四千人左右。然而在竞选的过程中,还有许多不同背景的朋友支持我。举个例子,有很多原住民。记得我在拉选票的时候,有一位原住民女士说:“你会为我们做什么?”我说:“那你看这一点,有一条这个是专门为原住民服务的。”她说她会让他的家族来投我的票。于是,在我们华人亚洲人的大力支持下,再加上本地人的认同,作为一名华人,我得第三,我觉着这挺有戏剧性,和文化认同分不开

就我个人经历而言,只要你努力,在澳洲最基本的生存是没有问题的,我觉得这个绝大多数人会同意。也说是舍得这一把的力气,一定不会饿死。想要成功,那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一行都可能出顶尖的人物。也许我们华人在语言上,在文化上和他们本地人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认为这不是最关键的问题。而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你的意志。定好目标,不要过于在乎眼前的利益得失,将眼光放到未来的5年10年甚至是20年,在此过程中遇到的挫折,20年后回头一看都不算什么。在军队有一句话“只要意志坚定,一切都不在话下”“if the mind is strong, everything is easy”。

年轻的时候,大概在15到20岁这个阶段,一直在考虑自己是中国人还是澳大利亚人。然而,随着在澳洲生活的不断继续和深入,我认为,是哪里人不重要,关键在心里和头脑里,自己的定位在哪里,从哪些方面融入社会。如果说你从政治层面角度去考虑,我认为已经融入进去了。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毕竟存在着这么多的文化差异。如果说是从军队的角度,作为一个海外移民,成为人家这里预备役的军官,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说,我认为跟社会交流,在这些层面上如果你努力的话,不难。但是,如果你说,跟这些本地的年轻人去酒吧 ,周末去他们的娱乐场所,我认为对我来说太难了,我从来没有这种兴趣,所以说你要说融入他们中难不难,太难了。

时至今日,在母亲的谆谆教诲下,妻子的关怀备至中,我是一名律师,也是市议员,同时还是一位军官,每个月依然进行着训练,管理军队的行政事务和士兵的训练。不论身份如何转变,我依旧做好每一份工作,在每一个岗位上都尽上我的全力,努力成为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和一个好爸爸。


民国粤人留学澳洲档案(六九):香山邝华璋 2015-08-25

http://www.wenxuecity.com/blog/201508/25083/27934.html

邝华璋(Kwong Wah Jeong)是香山县小毫(濠)冲村人,一九0九年六月十三日出生。小濠冲村属于斗门,民国时期还是属于香山(后来是中山)县,只是后来一九六十年代斗门县成立,其后又成立珠海市,才最终从中山划了出去。邝华璋的父亲是George Ah Chu(邝亚珠?),此时在雪梨开有一间生果杂货铺,其商铺中英文名称具体叫什么,因没有说明,不得而知。一九二二年,邝华璋已经十三岁,作为他的父亲,应该为他未来有所规划了。于是,六月二十日,George Ah Chu向中国驻澳大利亚总领事馆提出申请,为其子邝华璋办理赴澳留学护照和签证。他以上述自己所经营的生果杂货铺作保,承诺每年供给儿子膏火银七十五澳镑,负担邝华璋前来雪梨留学念书的所有费用。当时,他为儿子选择的学校是库郎街公学(Crown Street Public School)。

位于墨尔本的中国总领事馆在接到上述申请后,并没有立即处理,而是不知何故拖了数月之久,直到这一年的十一月十六日,总领事魏子京才最终签发了编号为202/S/22的中国留学生护照,二天之后也获得了澳洲联邦政府内政部所签发的赴澳留学入境签证。拿到签证的次日,中国驻澳总领事馆便将邝华璋的护照和签证寄往他中国的家中。不过,接到护照之后,邝华璋并没有立刻摒挡一切马上出发,而是磨磨蹭蹭,前后几近二年,才最终乘坐“阿拉弗拉”(Arafura)号班轮,于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四日从香港抵达雪梨,开始其在澳留学生涯。此时,邝华璋已经十五岁了。从申请护照和留学签证到他最终入境澳洲,前后拖了近二年半的时间。

进入澳洲后,邝华璋并没有如期注册入读库郎街公学,而是等到当年的学年结束,直到次年新学期开始,才在一九二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正式注册入读库郎街公学。海关和校长的例行报告皆表明,邝华璋的在校表现还算令人满意。在这里,邝华璋读满了一个学年。

从一九二六年的新学年开始,邝华璋转学到了中西学校(Chinese School of English),其学业和表现皆与在库郎街公学时毫无二致。只是这一年上半年他缺课达十几天之久,引起内政部的关注。随后由其父解释说是因为他兄弟害眼病,无法自理,故那几天他都呆在家里照顾兄弟,因而导致缺课。除此之外,邝华璋都能按部就班。这样的状况一直延续了三年之久。到一九二九年十一月,他径自去布里斯本会朋友,旷课达二十天时间。为此,他受到了内政部的警告,但仍然获得了留学生签证的展签。但到了一九三0年上半年时,他又有二次旷课,共达十八天之久。为此,内政部要求他解释是怎么回事。他回答说,二次都因肠绞痛而导致他无法上学。这一解释最终也被内政部接受。由此,他一直在中西学校读到一九三0年底。

一九三一年三月二十五日,二十二岁的邝华璋离开雪梨,返回香港,转道回国了。算起来,他在澳洲留学时间也不算短,前后长达六年半。

而与邝华璋同时申请护照和签证并一起抵达澳洲的,还有他的兄弟Kwong Wah Jong(邝华琮?——此处只能根据邝华璋的名字来判断其兄弟的中文名),中国驻澳总领事馆发给他的护照号码则是201/S/22。因没有找到他的档案,无法提供有关邝华琮的更多信息。我们只是知道,邝氏两兄弟都是上的同一所学校,也一同转学。当邝华璋离开澳洲回国后,邝华琮仍然留在澳洲,继续在中西学校念书。只是到一九三一年底,因尚未接到有关邝华琮签证要求展签的申请,澳洲内政部致函雪梨海关询问,但此时已经没有了邝华琮的进一步消息。换言之,有关香山邝氏的档案到此为止,我们不知道日后邝华琮是否由此留在了澳洲,也不知道已经回国了的邝华璋最终是否有重返澳洲。

1922年6月22日,George Ah Chu向中国驻澳大利亚总领事馆申请邝华璋来澳留学护照和签证所填写的申请表。

1922年11月16日,中国驻澳大利亚总领事魏子京签发给邝华璋的中国留学生护照。


洗衣機愛情故事 – 楊靜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新搬來這城市的時候,諸事不順。好容易找到和人一起住的房子,同住的女孩告訴她,地方太小只夠擺一個迷你洗衣機。

所謂迷你就是一次洗兩件T恤,還需要手動注水。還好樓下不遠有個自助洗衣店,「也許會有艷遇也說不定。」她自我安慰。

週末背着一大包髒衣服興沖沖進到店裏,每台機器都在旋轉,卻一個人也沒有。房間熱氣逼人,又隆隆作響,她只好把衣服放在門邊。過一小時再來,人倒是有了,只是看上去有些瘋癲──八月裏穿着爛掉的羽絨服、嘴上不知嘟囔着什麼的男人。她看了半天才發現,那是個偷衣服的人,從甩幹機中風捲殘雲、不分男女的撈走幾件,揉成一團從她肩頭擠過,旁若無人。

沒用太久她就明白,沒人會端着咖啡在洗衣店和她偶遇然後一見如故。想通這道理後,洗衣服就變成又一件讓人心煩的瑣事。後來真的有了良伴,也會被它耽誤時間,有時約會到一半她化身就要變回原形的 Cinderella,支支吾吾有要緊事做──她模糊覺得去洗衣店是件丟臉的事情,暴露她的某種無能。

還是週日,到門口才發現店主人渡假去也,關門兩週。她洩氣坐在馬路邊,看車來車往,不明白為什麼要把自己連根拔起,然後栽種在這沒有洗衣機的地方。「艷遇」就在此時來臨,對象是本就在約會的男子,看着一臉被打敗的她和身旁的衣衫,他笑說:「總覺得我家洗衣機每天閒着偷懶,你要不要物盡其用?」

他的家不比她的大,洗衣機就在餐檯下,它不動聲色地轉着,他和她相對而坐,說到興起,他起身:「要不要煮杯咖啡?」

楊靜


野蠻女博士大鬧火車站 高呼:我有文化的!- 荔枝網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內地地鐵安檢升級,必須要人、證、票統一才能入站,不過,未必人人都會受規矩。江蘇網絡電視台前天報道指,近日浙江嘉興一名擁有博士學歷的女醫生,因身份證出問題,無法進入江蘇鎮江南站乘火車返浙,結果她情緒失控,大鬧火車站,不僅動手打人,其間高聲叫喊:「這不叫打人,我就這麼跟你說,我也是有文化的!」目前,她已被治安拘留。

報道指,女子在鎮江南站通過實名制驗證進站候車時,由於她所持的二代身份證消磁,識別不出信息,且她沒有提前取票,於是工作人員按照車站規定,拒絕讓她進站候車。女子為此與工作人員發生衝突,並用她的手袋擊打對方。由於女子情緒激動,一直糾纏,工作人員為免影響其他旅客,便報警處理,鐵路鎮江站派出所警員隨後到場。

「我這樣就就叫打人啊,這樣就叫打人啊,這不叫打人,我就這麼跟你說,我也是有文化的。」女子看到警員,不僅沒有配合,反而更激動,不斷指摘警員,甚至動手打他。女警楊薇表示,女子當時拉扯男警員的對講機,還撕扯其上衣領口,言語行為最激烈時,甚至一把奪下了警帽。 不少圍觀旅客試圖勸阻女子,但她卻越來越暴躁,使得車站的正常秩序受到嚴重影響,警員遂將她強制帶離現場。

據了解,女子是浙江嘉興一家醫院的醫生,擁有博士學歷,目前已經被治安拘留。楊薇指,《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五十條列明,妨礙警方執行公務者,可處5日至10日拘留,並處500元人民幣以下罰款。

荔枝網


飛天郵差話城寨 – 梁仲禮 2016 年08月25日

大台劇集出街後,有一天,林寶鎮給朱一心發短信:「喂你有無睇《城寨英雄》啊?不過入面好似有一點不對……」

「飛天郵差」林寶鎮(圖﹕鄧宗弘)

所謂不對,是指劇裏頭賣兩塊錢的那一雙鞋,不應如劇中所講般名貴,「後尾我見有一幕簽生死狀時,上面寫着一九五二年,一九五二年兩蚊一對鞋應該不是太貴啊,我師父五十
年代入行,那時一般收入應該有百多元吧」。

說時眉飛色舞,又滿懷眷戀。

林寶鎮是郵差,由一九七九年到一九八九年的十年間,和師父雷文生二人包辦起整個九龍城寨區的信件郵包,去年朱一心翻譯《黑暗之城︰九龍城寨的日與夜》一書時,嘗試為當年的英文版增長補短,希望找回九四年初版時曾經訪問過的城寨郵差雷文生,結果老郵差找不着,卻輾轉間聯絡到老郵差的唯一入室弟子——林寶鎮。

初入城寨 郵差也頭暈

圖中的九龍城寨模型,由文化葫蘆及香港知專學院師生共同製作,現正存放於天主教福德學校。(圖﹕鄧宗弘)

「嚴格來說我是城寨最後一個郵差。」

那年十八歲,林寶鎮剛入行,性格調皮跳脫,老闆們看中他腦筋靈活,於是選中了他到城寨跟師父學師。七八十年代間,城寨過度發展,僭建的閣樓平台相互交疊,愈堆愈高,終成了拆遷前那個肥腫難分的史前石屎巨獸模樣。林寶鎮初入城寨,環顧四周時也感到一陣暈眩,「因為門牌號碼之間沒有規則,隨時一號跳到九號,下一個又變回二號,跳來跳去 」。門牌不規則有兩個原因,有些因為起屋先後次序全無章法可言,有些則是因為純粹喜歡某個特定號碼。「比如我覺得28是luck number,同一條街便會出現很多28號。」那怎生是好?「不過那個年代,最惡就是公務員,我們是郵差, 你想收信咩?咁你明啦﹗哈哈哈。」林寶鎮笑得招積,「我畀個28A你囉,你要不要,否則你收不到信喇」。

難道ABC座的緣起由此而來?也不知孰真孰假,但假如將此習慣對比起地圖上的門牌規律,似乎隱約有迹可尋,但見豎立東頭村道24號上的聯興樓,沿着城寨一路如癌症失控般蔓延,一期、二期、三期……一路延伸開去,直到城寨中心位置不見天日的那一幢聯興八期,門牌號碼卻始終寫着東頭村道24號,林寶鎮解釋:「因為在外邊來說,它叫做東頭村道24號,而不是大井街幾多幾多巷,馨香一點,也比較值錢一點,比如成興二期,是31B來的,但你看他們和東頭村道的距離多遠﹗」

沒有電梯 天台自製派信捷徑

城寨的建築物一座挨着一座,樓宇天台樓層高低相差不大,在兩層樓之間架上梯子,阿寶和師父便可「飛天」送信。(圖﹕鄧宗弘)

阿寶自言天分高,所有徒弟去學,起碼花兩個月才上手的城寨,他用了兩個多星期對城寨的九曲十三彎摸出個所以然,但真正叫他頭痛的,卻是必須挨家挨戶叩門的掛號信。「成個城寨得兩座樓有升降機,一座是10A號合益樓,另一座就是22號合興樓;後尾我同師父覺得很累,就發現了利用天台,就走上合興或合益樓,看手頭上掛號信地址,﹃執』靚條路線,就在天台之間上來落去。」

穿梭天台派信?記者腦中出現關禮傑「叱」一聲玩命跳過大廈之間的經典一幕,但當年城寨居民卻只道是尋常。原來城寨的建築物是一座挨着一座,不同樓宇的天台樓層高低通常只在兩至三層之間,一把把架在兩層樓之間的梯子便成了阿寶和師父的表演舞台,自此二人在天台間高飛低竄,「飛天郵差」之名不脛而走。有一遭,阿寶穿過破窗往另一幢大廈的天台,給兩個便衣警察以為他是小偷並抓個正着,兩名警察得悉原委後忍不住讚道:「你派信都派得幾有型﹗」

當年的天台,除了是郵差師徒的派信捷徑,也是不少城寨小孩的玩樂場所。(City of Darkness revisited提供)

咦,不是三不管嗎?哪來的便衣警察?原來那是坊間以訛傳訛的謬誤,七八十年代,隨着大量人口移民香港,寨城內人口急速飈升,由起初的萬多人變成後來的三萬多人,良民的進駐大大中和了不法之徒的比例,加上自從廉政公署成立後,執法人員受賄包容非法勾當大大收斂,是以阿寶行走城寨的七八十年代已是另一番光景。「如果真是三不管,就不會有郵差派信啦﹗」

貧窮城寨 人情味濃

飛天郵差為居民派送家書,城寨街坊則回贈溫情。「有很多戶派到熟絡時,便索性交換電話,有時候派信之前,先打上去,看有沒有人,大家老友的,便十二層樓一人一走一半,中間交收。」那個年代,七十二家房客,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城寨盡然貧窮,卻不乏人情味。有一回城寨停電,一位母親帶着一對小兄妹不敢摸黑上樓,阿寶便陪他們一級級拾路回家。後來兩兄妹長大,搬出城寨,一個當了社工,一個做銀行。「有一天,我在郵局收到一個包裹,裏面有一個郵差公仔,留着兩撇鬍鬚,和我一模一樣,我的女兒見到大叫:『那是美國的郵差阿寶﹗』」郵差阿寶,便是林鎮寶,再看包裹下款,暖暖的一行細字:城寨十二樓的兄妹。

飛天郵差送信路線

(1)龍津道 送信入口

圖為林寶鎮的師父,另一城寨郵差雷文生,現已退休。(City of Darkness revisited提供)

每朝早阿寶和師父孭着一大袋信,由龍崗道的郵局出發,在西頭村的僭建鐵皮屋之間東竄西跑一輪之後來到龍津道,於中間位置進入城寨。

龍津道前身是城寨南邊城基遺址所在,後來城牆遭拆去,城內居民在原來城基兩邊建屋,才慢慢形成一條街道,五六十年代期間,街上的黃賭毒事業其門如市,經營者為求好意頭,仿效城內的另一條「龍津路」取名「龍津」,貪其「聚龍通津」之意。

「我記得那時候有間華聲戲院,入面跳艷舞的;那個年代更加亂啦,加埋外邊個西頭村,聽說有前輩同事走進去也會迷路,郵差喎,結果要給道友五毫子帶他們出來」。到後來阿寶出道的七十年代,不法事業早已式微,取而代之的是一間間門面光觧的牙醫診所︰「什麼鋪頭都有,牙醫也有,其實當時周圍也是牙醫,只不過東頭村道那邊生意比較好一點,所以你們才叫它『牙醫街』罷了。」

(2)龍津路 城寨心臟

進入城寨後,第一站是龍津路。「我們通常首先將信放在16號地下的米舖,因為貪那邊比較乾淨。」除了是郵差一天派信工作的起點,龍津路也是城寨的心臟地帶,屬於城寨之中最古老的街道。古時的城郭建築,於選址時都會找來堪輿術師看風水,以龍氣最旺的方位開城門,以收聚龍藏氣之效,城門和城門之間的津樑,合稱「聚龍通津」,故將這條由城門津樑直通心臟地帶的街路,命名為「龍津路」。

沿龍津路西行,仍然可見昔日為「九龍巡檢司衙門」的老人院和龍津義學大樓等地標,其中老人院是在一九九三年政府清拆城寨時唯一保留的建築,但來到阿寶的年代,附近已主要是食品加工工場,衛生情况惡劣,曾見過魚蛋工場員工撿回滾過腳邊的魚蛋。

(3)龍城路 流鶯之地

派完龍津路,來到城寨的最東面的龍城路,是昔日城寨東面城門口的所在地,外人從東門入城,沿城牆往北行,走的就是這條路,是以居民視之為城寨的代表街道,命名為「龍城」。可是阿寶的記憶之中,守着城寨入口的卻通常是三數流鶯野燕,「可能因為近東正道,外邊東頭村那些恩客,可以直接走進來,不用穿過複雜的城寨,所以比較多妓女」。

(4)光明街 道友「充電站」

沿龍城路上,盡頭處左轉折回城寨,便是城寨聞名的「光明街」。但光明街不光明,入夜後,這裏是吸毒者的聚集地,街道兩邊都是賣白粉的鐵皮寮屋,道友或就地,或揭開布幔走進攤檔內開壇。由於滿街都是點燃的蠟燭,為道友引路,久而久之人們叫這裏做光明街。但道友之間愛叫他「電台」,每日定時定候到這裏回魂上電,做個短命神仙。

後來鐵皮屋拆去,改建為多幢以「光」或「明」字命名的高樓,街上也少見了就地「追龍」的光景,但仍然可見道友身影,阿寶憶述:「只不過不會周街食,但你一看就知道他是道友。」光明街回復光明,只因黑暗收攏到更陰暗的角落。

(5)老人街、東頭村道 城寨市肺

於光明街南端盡頭回到龍津路,折返米舖執齊信件,阿寶與師父再度上路,這次是取旁邊的老人街北上,一路上光猛明亮。老人街就如「市肺」,是城寨中唯一不被高樓覆蓋,可以看到陽光的地方,從半空中鳥瞰,便如一個凹陷下去的鬧市盆地,給四周的高樓團團圍起成一個「口」字模樣。穿越老人街來到城寨北面的東頭村道,便是外人口中的「牙醫街」,阿寶會停低休息,除了和牙醫們打牙骱,還會順道醫肚。「東頭村道方便泊車,所以好多熟食,這邊三十二號,有兩三家潮州打冷,有時候我們會停低在這邊食晏,小菜不得了。」當年九龍城寨是潮州人聚居地,後來因城寨拆遷而各散東西,部分人仍然在今天的九龍城經營傳統的潮州食品。

(6)西城路、社公街、大井街 遇上陽光

「西城路就光猛好多,可能因為始終去到最尾,比較開揚,對住個空地。」這邊的建築物相對較矮,沿西城路向南走,一路上士多林立,停在舖頭前歇息,運氣好的話,抬頭可以看到城外邊灑進來的幾束陽光。接着經過以街上供奉的社稷之神命名的「社公街」,最後來到大井街。

大井街因為街上有一口大井而得名,從前該井是整個城寨最主要的食水來源,到了二三十年代,香港霍亂肆虐,而水井又是霍亂菌的溫牀,大井街這口老古井終在五十年代尾遭封掉,改為設置街喉供水。「所以我看《城寨英雄》那套劇,佈景算不錯,但以我們那麼認識城寨,當然覺得差一點,可能我們要求比較高吧,那些街道如此闊落,還有有一段戲中有一班人守護街喉,但那時候哪有什麼街喉,他們以前是用大井街的井水的嘛。」阿寶笑得得戚,劇集的故事背景設於五十年代初,相去不遠,也許有些吹毛求疵,但畢竟,那是郵差曾經走過十年的九龍城寨。

真實的城寨街道幽暗狹窄,與電視劇中的場景相去甚遠。(City of Darkness revisited提供)

四方城內的人和事

郵差阿寶沒有見過的,朱一心見過。

「那時候我念小學,街上面仍然有道友大排長龍,瘦骨嶙峋,蹲在地上排隊買白粉,阻到你無路行。」朱一心是《黑暗之城:九龍城寨的日與夜》的譯者,也有為譯本撰寫訪問,當初原作者 Ian Lambot 找上她時,並不知道她曾經和城寨有一段擦身而過的過去。

去年文化葫蘆和香港知專學院園境建築高級文憑課程的導師和學生,共同製作了一個1:100的城寨模型,該模型現正放在天主教福德學校,即朱一心的母校。(圖﹕梁仲禮)

六十年代尾,七十年代初,朱一心一家人住在西頭村近衙前圍道路口的鐵皮屋,她每天像玩迷宮大冒險,穿越城寨那些七橫八豎的窄巷棧道,到東頭村山上的天主教福德學校上學,沿路低竄躲開半空吊下來、一綑綑如肌肉上的纖維細絲般緊緊糾纏在一起的電線叢,「像電影《異形》中的巢穴」,朱一心說。

如果說郵差阿寶的故事代表城寨的「日」,朱一心就是「夜」的見證:「有天早上,我帶着我的狗 Lucky 走進城寨,入口站着一個男人,那時候我也沒有為意,誰不知他突然拿出一條繩子一箍一拉,就將 Lucky 一把拉走了,後來哥哥和他的朋友們帶我去到一個地方,我走到一半,低頭看到地上有個盆,盆中有一顆狗頭。」當下心頭涼了半截,知道不用再找了,至於哥哥,後來也像當時很多年輕人一樣,在城寨染上毒癮。

理應沉重的往事,今天嘴巴中卻道出輕盈,彷彿不帶一點恨,因為在朱一心眼中,九龍城寨不應該只是一件塵封不動的往事:「城寨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在不同的時間裝載了不同的東西。」城寨是活的,一個進行中的狀態,由七十年代之前的黃賭毒罪惡之城,到後來變得光潔企理,再慢慢因為過度發展變成拆遷前那種不見天日、幾近失控的狀態,四方城裏始終住着一群活生生的人,隨時間過去交織出不同的人和事。

裸命之人的安身之處

就如書的中文譯名:九龍城寨的日與夜,即使是黑暗之城,其實也有光明的一面。當年英文那一版,作者 Ian 從建築師的角度出發,為描繪城寨內暗無天日的狀態,取名 City of Darkness,後來到了中文譯本,編輯團隊希望多從居民的角度出發,故於「夜」旁邊添上「日」,中間的心意,後來朱一心在與受訪者傾談的過程中意會更深。

「有一篇訪問沒有出街,有一位鄭先生,一九四九年帶着中國證件來到香港,一家人在城寨買了一間鐵皮屋,後來有人出錢收買他們家,改建為一幢五層的石屎屋。」到了一九六二年,颱風溫黛來襲,敞大一棟石屎樓房給吹倒了半截,本來樓上的居民如鳥獸四散,只剩下鄭先生一家在光禿禿的半截樓,繼續咬緊牙關過他們的日子,朱一心問他:那時候不怕嗎?鄭先生說:「無其他地方去,只好繼續住下去。」

後來城寨有電了,鄭先生也輟學當上電工,居住的樓舍拆了又起,變成後來的高樓模樣,一家人卻始終住在原址,只是搬上了四樓。後來鄭先生自己也成家立室,湊大了三個仔女,各自也進了大學。「後來他每次回想往事,總是很感謝城寨,否則像他們這些身無分文的人,要住哪裏?可以到哪生存?」鄭先生的故事不是鄉愁式的單純懷古,也並非要刻意美化為獅子山下的奮鬥故事,朱一心說,事實上他們一家也會埋怨這裏的生活環境惡劣,尤其城寨內終日不見天日,每天早上起牀也要開燈照明,一家人非常渴望見到外邊的陽光。但,正正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為他們這一群裸命之人提供頭頂上的一片瓦,喘一口氣,活過來,走出去。

除了鄭先生,朱一心還採訪過城寨三兄弟。「當年他們三兄弟都是道友,一同吸毒,六十年代時的光明街流行的棚仔和布帳,除了白粉,還有汽水賣,那時候還未有蘭桂坊,他們成班人就在那裏蒲,覺得好威。」意想不到的是事隔多年,當年的迷途少年,今天仍懷念城寨那一段日子,「他們說,因為在裏面,你不會抬不起頭做人,大家都是整個香港社會最卑微的一群」。

不存在的文化符號

外間對於城寨的印象,始終離不開「三不管」、「黃賭毒」等關鍵字,整個九龍城寨彷彿是一個萬劫不復的罪惡輪迴,一場不願對外人提起的不堪往事。但三兄弟卻道:「你估城寨好好玩咩,黑麻麻,收尾我都去咗深水埗玩啦,李鄭屋仲多白粉。」這也是原作者 Ian 的反覆詰問:「那個年頭,這些問題香港一直都存在,為什麼獨獨只有城寨儼如一個毒瘤?」他曾這樣寫道:「當我初次向我的香港本地朋友提起,我曾在九龍城寨內逗留過一段時間拍攝照片……他們半開玩笑地喊:『我們可能永遠再見不到你。』不用說,他們從來沒有到過城寨。」

也許,在拼湊記憶圖像的過程中,我們總是傾向揀選最容易獲取,同時也最廉價的一塊。呂大樂為《黑》書作序,形容城寨是超載的文化符號:「傳說就是傳說,它不需要千真萬確;重要的是,傳說中的城寨為它建立了一道無形的牆壁,將它與『正常』的、『主流』的生活世界劃分開來……它只存在於香港某一個角落,但不是所謂常規中的香港……反而是在正式拆卸之後,當城寨不再真實地存在於我們可以接觸的環境時……它忽然被視為香港的一個文化符號。」

日本川崎市有一個以九龍城寨為主題遊樂場,門窗外牆上那些過了火位的斑斕鐵鏽,被霓虹燈熏出一片妖氣冲天,儼如人間煉獄

投身於傳說與想像之中,也許我們不比日本人好多少,分別只是我們是一群活在故土上的異鄉人,一段擦身而過的歷史的旁觀者。

梁仲禮


日式育兒記:「人生要讀三次書」- 椰菜媽 評台 2016年08月25日

日本媽媽有句說話﹕「人生總共要讀三次書:第一次是做小朋友的時候;第二次是做父母的時候;最後一次是做祖父母的時候。」

為答中謎底 媽媽讀遍謎語書

從來當父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稍微少一些頭腦,都很容易會失諸交臂,但如果父母能稍微花一點耐性,則可以成為子女的良師益友。我念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很沉迷看謎語書,坊間大大小小的謎語書我也差不多看過,每一次我看到任何有趣的謎語第一時間便會想起媽媽,大部分的謎語媽媽也能答對,自此我斷定媽媽是個非常聰明的人,更開始仰慕她,而在我們的話題當中也多談了很多謎語,關係也愈見親密,事無大小我也愛跟她交談。到我早前執拾房間,重遇一大堆謎語書,可是不見了我以前在謎語書上畫上的所有記號,我立刻問媽媽這是誰的謎語書?媽媽說是她的,可是為什麼她有齊所有的謎語書?「當你問我謎語的時候我已經全看過一遍了,不然我怎麼可以常常答中?要是每一條我也答錯你肯定覺得很無癮吧!」此時此刻,我恍然大悟。

然後我跟一個日本朋友分享這個小故事,她說她也有類似的經驗。普遍的日本人不太習慣跟孩子說「我愛你」,甚少用言語來表達愛,

朋友在三兄妹中排第二,她媽媽是個不苟言笑的人,當妹妹出生後,她覺得媽媽不再愛她,覺得自己被冷落,她媽媽也沒有特別跟她說有關什麼愛啊、關心啊之類的說話,所以她終日鬱鬱寡歡。朋友從小也十分熱愛動物,突然有一天當送畢哥哥回學校之後,媽媽帶她到一個動物園,自此每星期也總有一天帶她去動物園或水族館,家中也多了好幾本動物圖鑑。

她媽媽從來也沒有怎麼交代為什麼突然每一天帶她去看動物,朋友也沒特別的問媽媽,只知道媽媽多了跟她討論動物,她也漸漸發覺原來媽媽也是疼愛自己的,久而久之,她對動物的知識也日漸濃厚,活像一本動物百科全書,現在當上了一名獸醫。

發掘孩子興趣 父母角色重要

這兩個小故事對我做媽媽有一個很大的啟發,學習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這麼簡單。小朋友自幼其實已經有一股很強的求知慾,父母的角色就是要發掘小朋友的興趣,從而按照他們的興趣而協助他們進一步探求,當所有人都在不斷催谷小朋友的時候,父母更加不能人云亦云,朋友笑說誘發她成為獸醫的並不是任何 flash card,而是媽媽每年為她買的動物園/水族館年票,快樂學習遠比什麼起跑線來得更真更紮實。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 DIY 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http://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椰菜媽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親子版(2016年8月23日)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上市審批權爭奪戰之:實在爭甚麼? – 蕭少滔

上市審批權爭奪戰之:實在爭甚麼? – 2016年8月24日 蕭少滔

之前隨手寫過兩篇文章(1、2),指出了證監提出的所謂「改革」大有問題。也估不到事情有點峰迴路轉,立法會金融界議員張華峯先生隨後澄清了立場,原來業界代表也是反對現時證監提出的「改革」方案

剛從歐洲出差回港再看新聞,事情似乎還陸續有來,殊不簡單也。之不過到處打探過,原來一眾金融行家,真正知道詳細改革內容的,少得可憐! 更何況是一般普羅大眾小投資者。

業界之中即使所謂支持,實在大部份都只是原則上同意收緊監管,但至於如何收緊、收緊什麼… 根本也講不出一個方案出來,只是一句口號式的「嚴打造殼」,情況一如毛澤東當年1958年開展的「除四害運動」發動全國「嚴打麻雀」,當時的口號,其實也是同樣喊得超起勁的。

因此張華峯講得一點沒錯,現階段根本不宜操之過急、一意孤行。也很明白距離特首選舉的時間不多,但是否「時日無多」也是爭取擴權的好理由?不會吧?

至於何解一眾「金融專家」也一頭霧水?皆因上市審批所涉及的技術細節,何止隔行如隔山、簡直專門到有如隔住個火星。否則何解香港作為世界第一的上市集資市場,但擁有「上市保薦人」資格的人手竟然只有兩百人?寥寥可數得可怕嘛。

大家又可以看看交易所就有關「適合上市」的指引。

而這個所謂「適合上市」的概念,才是今次所謂改革的技術重點。

先回帶看看「老行尊」羅嘉瑞先生講什麼。按先前上市商會的說明如下:

「改革前」的流程是一條直線,分前後兩重把關。交易所的上市部門和上市委員會按上市規則審批申請;如有問題,申請人可以向交易所「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而最終把關的否決權在證監手上。換言之,除非前方把關不力或者有所不足,才由證監行使否決權來加以管束。這個概念上,和英國佬的法庭「逐級上訴」概念是同出一轍的,都是一條直線逐級處理。只有奉行「特事特辦」的強國,才會有所謂「限制上訴」的判決方式。那麼大家是否認為強國的法治觀念比較先進?還是金融管治方式更好?開玩笑吧。

先前都不止一次講過了,就是假如上市審批的權力越集中就越好,那麼中國的金融市場應該就是舉世無雙的金融天堂了,是嗎?不見得嘛,一熔就斷呀,嚇死寶寶的。

具體來講,「改革後」的流程,是由一條直線變成多了一條「平行線」;而「開叉」的地方,就是關於「上市合適事宜」的審批範圍。

表面上看起來,就是好像證監所講的「流程簡單了」,不過那只是把後方的把關監督工作向前兼併,那麼肯定就是把交易所的審批權接收了過去,否則就會出現一個很古怪的情況:難道上市委員會的審批決定,以後就不用證監保留否決權嗎?不會吧?那麼照道理,前後兩重把關的安排,根本不可能改變嘛。

好了,明白了雙重把關不會改變,那麼就只有一個邏輯後果,就是證監從後台走到前台,並且拿走了有關「合適性」部份的審批權。不論你用什麼字眼來形容,這個不是奪權又是什麼?至於這種「奪」法又算不算「濫」?這個會不會又回到「視乎是否合適」這般的迷離境界?

而在證監直接取代了交易所來行使上市審批的權力之後(也還說不清是擴權、是奪權還是濫權之後),本來設計的「監督制衡」又如何體現呢?是不是越少監督平衡就越好呢?這是第一個大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快」的假設。

在一個上市申請之中,其實總會包含不同種類的因素要考慮,因此原本由同一個上市委員會來統一審批,那就不會出現標準不一的情況,這是一很簡單的常識問題吧。但反過來看,如果人為地分割開「一般IPO」以及「上市合適事宜」來分頭審批,那麼到底是分開兩條隊來申請還是怎樣?這得要假設「一般上市並不包含合適事宜」以及「合適事宜不包括一般IPO事宜」,有這種組合嗎?不會吧?

既然不可能這樣,那麼肯定就是同一個申請、同時向兩個委員會提交,而兩個委員會各自挑出自己範圍內的事來審。於是又出現上面所提到的難題了:交易所上市委員會的決定,證監還會不會覆核和否決?而證監主導的「監管委員會」又是否最終決策機構、不再受到監督制衡呢?…. 還是由證監來監督自己的決定… ?有點無限輪迴了啊,又可以快得到那裡去?可見唯一的「快」,就是要假設單就「合適性事宜」的審批,是不會再設立上訴機制的!!!!

大家現在清楚一點沒有?這個就是強國邏輯嘛:審什麼?直接拉去打靶就算啦。判什麼?黨中央說了算嘛。

快啊快,真的很快…..沒有車的公路一定最快,把司機都拉去打靶,那就一定沒有車會上公路,那就肯定快;正如上市商會所擔心的,到時都沒有人夠膽上市了,審批的工作清閒了,自然就快囉。

好了,講清楚了有關基本邏輯的問題,到了「戲肉」,講講何謂「合適性」的難題。

要能上市,當然要「適合」上市啦,這是阿媽是女人的問題吧?但原來不是這樣簡單的,這是一個很主觀的問題,而且越來越主觀。

如前面提到,交易所是有指引的,不止是客觀的條件要符合,例如最低盈利要求、現金流要求等等,最要命的,就是所謂「合適性」的問題。這個問題主觀到什麼程度?可以看看最新的「指引」。

例如:「勉強符合上市資格」。

何謂「勉強符合」?正如考試一樣,你一是合格、一是不合格。如果不及格,那當然是「不合適畢業」啦。之不過,何謂「勉強合格」?難道「勉強合格」就「不是合格」?這是什麼邏輯?假如100分是滿份,考到100分那肯定合格;如果講好了50分以下就為之不合格,但到了派成績的時候,明明有50分,但又要加多一句「只是勉強50分」,還是覺得你不夠高分, 分所以還是不合格…. 大家也做過學生,也明白,老師是得罪不得起的。不過總不成連合格不合格,也要看老師的心情吧?

又例如:集資額與上市開支不合比例。

OK, 邏輯好像很簡單,既然上市就是要籌錢,總不成籌來的錢比花出去的錢還要少吧?好像是買菜的阿嬸也明白呀….

是嗎?那麼想請問各位買菜的阿嬸,有沒有聽過什麼叫做「介紹上市」?Listing by introduction 呀?須知大英帝國也有買菜的阿嬸,要中英對照的,不能歧視嘛。

在這種情況下,所謂上市,其實是沒有集資籌錢的。但仍然有上市費用。例如2015年12月,信義玻璃(868.HK) 就以介紹方式,分拆做汽車玻璃的信義企業上創業板(8328.HK)。最終一個仙也沒有落袋噢,還要是上創業板,肯定不合適啦,罪大惡極了吧?

大家其實只要再看看香港證券市場的統計,就不難明白一個很顯淺的道理,就是首次上市集資的融資金額,是接近二千五百億,已經是世界第一了;不過相比起「二級市場」的集資金額,那是一萬億噢,IPO的集資又是否真的這樣重要?拿好了上市地位,再在二級市場融資,更加海闊天空才對呀。因此上市那一下能籌集多少資金,嚴格來講,是意義不大的。除非…. 又套用強國邏輯,除了第一次上市可以「圈錢」之外,往後都撈不到錢的了。那麼要監管的是強國、不是香港呀,各位買菜的阿嬏,請過主。

IPO 審批不應該是客觀科學地做技術審批的嗎?又憑什麼來猜測懷疑人家的「商業動機」呢?即使上市是為了安頓好家族成員日後的「分身家」部署,也不見得是立心不良吧!

假如要主觀猜測人家的上市動機,那麼絕大部份中資金融機構可以即時退市了。因為中國金融機構來港上市,主要動機不是印股票(反正不能低於浄資產定價,有違市場理性)反而是來香港以上市公司的地位來在國際市場發債的。這個動機,是否又要由買菜的阿嬸來定奪?

以上兩點略提出來,都可以踢爆所謂「合適性」是多麼主觀的一回事,與客觀科學的金融經濟是極度相違背,又如何教人安心?而引申出來的東西,就更加令人心寒(或心灰)。例如:絕大部份資產為流動資產的「輕資產」模式,也算一種「不合適」。

其實這也曲線說明了,為什麼香港的金融市場這麼發達,反而極之需要資金來支持發展的創新技術和科研企業會少如鳳毛麟角。請問這些以知識為主要資產的企業,又有那些不是「輕資產」的呢?其實甚至應該連「流動資產」也欠奉才正常吧,因為知識產權的價值,都只能是「估」出來的呀,何止輕資產,簡直是無資產噢。因此香港的股票市場,都只是一面倒的向金融和地產傾斜,不是沒有道理的呀,因為「把關」很嚴的呀。有這種思維方式,還講什麼創新?要創新?要上市,去美國啦。


中共買外資來保命? – 2016年8月24日 Terence Yun vjmedia

中國經濟低走已是不爭的事實,因為連人民日報都講到咁白,都沒有什麼好爭議,這長期低走相信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到,因為當中結構性問題仍然未解決之際,好難走出谷底,但是基於中國已成為一個龐大經濟體,不會是如想像般一瀉倒下來,只會長期低走,進入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陷阱,貧富差距嚴重、官商勾結因體制不善不能擺脫困局,經濟模式未能轉型。

但是 The show must go on,社會仍然會繼續,人民仍然要生活,意即中共仍然要生存。但是所指的中共其實是中共的黨員,當中各種的派系領導者、團派的、太子黨的,他們引領著全國最大的經濟命脈,由國企到大型企業,他們才是中國的真正主人,就有如古時的皇族一樣,只是昔日的皇族以同姓來區分,現在以黨來區分。

如果中國經濟下坡,其實對他們來說也不是好事,即他們的荷包也縮水,當然不可能,那如何保住他們的資產不會萎縮,離開中國國境購入海外資產便是最好的方法,所以為什麼中國國內近年經濟疲弱,但國企、中國大型企業紛紛提出大型收購,特別是收購歐洲企業。收購外資就是把資金走出國外,這樣便避了大陸的內部危機,但是留意這些行動只限於國企和大型企業的走資潮,中小型的、平民百姓的你別想了,看看香港近年保險業便是例子,近年香港保險很多都是大陸同胞買,但是近期為了限資,紛紛用不同政策限制將資金外流到海外,也使近期香港保險專門服待大陸同胞的銷售員叫苦連天。

或者會問國企關黨員什麼事,國企購入海外資產而已,那可以問問現今官二代、太子黨、團派各自在不同國企上有其山頭,他們統領經濟命脈,當中持有國企持有的股權多少呢?心中有數,平安保險和溫爺爺關係,電力系和李鵬家族等,都不用多說。特別是太子黨及紅二代的人頭股份模式安插於各大大型企業呢?或者巴拿馬文件可以給一個答案。透過俗稱「人頭」購大型民企股份,民企老闆有了官場關係,生意自然容易,何解要扶植中國新興的互聯網大型公司及大型地產商都是這個意思,官商結合有如古時巨賈為了討好權貴,紛紛與皇族建立聯盟合作,這樣便可以保持權力和經濟的實力得以鞏固,可謂當代中國特式的寡頭壟斷。

一些巨型科技公司為何要在海外上市?不是說大陸股市估值比海外高嗎?當時香港不給一些公司合伙制上市,大可以回到上海上呢?但硬要到紐約?因為資金轉移到海外,「人頭股份」便得以解決到,也不用擔心資金被限制啦。

而這一招購入海外資產轉移對中共來說是雙保險,一來對黨員自身利益得以保障,可以把資金名正言順地流出,二來避開大陸經濟下行風險,一舉兩得。

當然購入資產也不是盲目,也會對準項目才能夠保住自己家財,美國對中國企業有戒心是正常,所以歐洲便是他們首選,當中德國更是首選中首選,因為德國以工藝、科技見稱,購入這種無疑是既可以有利財產保本,亦有策略上的佈局。

所以中國化工購德國德國塑料和橡膠加工機械製造商克勞斯瑪菲集團(KraussMaffei Group),又以430億美元收購瑞士先正達公司等,美的以45億歐元收購庫卡,這是中國公司向德國公司發起的最大規模的收購,如能夠理解為何如此大手筆購入海外資產背後的理由,這些舉動都是很自然。

歐洲自08年金融風暴以來經濟長期不振,急需資金,這樣中國財閥一來無疑是一拍即合。而中共亦心知雙方的利益關係所在,自然落見其成。

甚至近日傳工銀以348億港元購入中環中心,都是這些理由,而香港作為一個資金自由港以及中國窗口,放資產在這兒更是最好不過,總好過放大陸危機處處。

資產在海外,賺了錢的話官們可以向國家交代,甚至升官也不定,蝕了也不怕,因為資產在外不用擔心被凍結,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回暖時,資金回去也不是問題,而經濟下滑也不用擔心,可謂站在不敗之地,官們實在想得周到呀。

而更加絕的方針是這些收購,其目的都是為了本身的中國的龐大市場,即是資金走資,但賺中國市場,有如昔日清朝白銀外流一樣,收購海外資產的資金已經是人民的本,但收購後這些企業又回到大陸大賣貨物,又再賺人民的錢,真正兩頭賺,公字都係你贏。

但國企資金外流,那國內也需要資金維持,那誰托起經濟,當然是平民百姓,所以限制資金外流只會對中小企業、普通百姓。

「讓領導走先」這句話在中共執政任何時期其實都是用得著。

百姓的血汗錢,係時候要救國家了。


林榮基:< 銅鑼灣書店事件 > 後續(小小說) – post852 2016aug24

沒跟你說?我大概忘記了,下次返大陸,要小心些,不然過關被截住,蒙眼戴手銬,坐十幾個鐘頭動車,不知押到哪裏監視居住。先生,我剛才暗示過,可是你不在意,還祝願我平安。

再見。

慢行。

看着你離開,我有點難過。

怎麼你會來?好久不見了。

你點頭,像過去那樣,找文學書看。我記得幾年前你離開報社,搞了個網台,反應一般,到處尋資助。可惜我無能力。以前你幫襯常講價,小店租金壓力大,只能折一些,

現在無所謂了,可以折上折。

謝謝。

怎麼愁眉不展?

你揀了一本書,打開銀包,得張五十蚊紙。然後說,網台越開越多,贊助越來越少,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了想,覺得不妨提意見。

真的嗎?你不大相信。

我只好再解釋,書店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反正我銷了案,跟其他同事一樣,沒事了。我大陸有個好朋友,姓史的,挺有錢,可以想辦法。

要不要考慮?我又問。

你顯得很費解。

事實上我搞了你的黑材料,檔案就放在柜枱下。你編的《香港民族論》宣揚港獨,史先生注意到,很想認識你。

不會無條件吧?你一向坦誠,難怪人家都喜歡你。

條件嘛,你跟史先生談,他下星期到香港。

怎樣了?我問。

史先生倒大方,二話沒說,給了大筆錢,說是贊助費。你一邊笑着說,一邊將書放柜枱上,打算結賬。

我看了看,差不多二十本,你現在好有錢。把書放進塑料袋,送你。

你又看着我,有些意外,不是太客氣了嗎?

算得了甚麼,這不過聊表心意。我越想越高興,將來可能變同黨。

一個女人走進來。

甚麼事?

我老公是不是上星期來過?

我點頭,是熟客,那個黃先生。

他失蹤了,黃太說,一臉驚慌。

有沒有報案?我關切地問。

她搖着頭,我老公跟你說過甚麼?

我記得他祝我平安,沒別的。

會不會有事返大陸?你也關心問。

不會的,他的回鄉證還在抽屜。

那快報案吧,我提議。

女人沒多想,一溜煙跑出去了。

隨後,送你出門口。

看着你離開,覺得有些難過;搞不好下一個到你。

林榮基 2016年8月24日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守齋的意義 – 陳日君

長沙灣天主教聖辣法厄爾墳場 – 維基百科

長沙灣天主教聖辣法厄爾墳場(英文:St. Raphael’s Catholic Cemetery (Cheung Sha Wan)),簡稱長沙灣天主教墳場,法定名稱為新九龍第2662號內地段墳場,是天主教香港教區屬下的私營墳場,位於香港九龍長沙灣,由天主教教區墳場委員會監督管理。場內有墓穴、骨庫及骨灰龕位等,用作安葬逝世的天主教教友。

聖辣法厄爾天主教墳場

聖辣法厄爾天主教墳場

聖辣法厄爾墳場小堂

天主教香港教區聖辣法厄爾墳場小堂

位置 香港九龍長沙灣 (長沙灣天主教墳場)

國家 香港

所屬宗派 天主教

官方網站 天主教香港教區

歷史

創建日期 1940年:建立

行政

教區 天主教香港教區

聖辣法厄爾墳場小堂(英語:St. Raphael’s Cemetery Chapel)是一座香港天主教小堂,由天主教香港教區管理。位於九龍長沙灣(長沙灣天主教墳場)。

於1940年建立。

1953年至1955年,由寶血堂司鐸統理,屬深水埗寶血堂;

1956年至1957年,屬於深水埗聖五傷方濟各堂區。

1958年至1960年,改屬青山道聖母諸寵中保堂區。

墳場主保

聖辣法厄爾

拉斐爾 (天使)

聖辣法厄爾或譯為拉斐爾(希伯來語:רָפָאֵל,Rāp̄āʾēl,阿拉伯語:رافائيل,Rāfāʾīl),名稱意為「神治癒了」,是猶太教、基督教及伊斯蘭教信仰中一位天使長的名字。據傳他行使一切治癒的神跡。

由於拉斐爾是操治癒術的天使,和蛇的形象便有了牽連。拉斐爾為第二天的支配天使、力天使的君主、伊甸園生命之樹的守護者、經常站之在神的御座前的七名天使之一。拉斐爾的傳說極其紛亂,他既是大天使,又是力天使,卻有熾天使的六翼,又同時屬於智天使、主天使、能天使三位階。拉斐爾的形象一直都是愉快的,除了治癒人的疾苦,還傳授諾亞建造方舟的知識與技巧。舊約記載與雅各摔角、解除亞伯拉罕老年行割禮的痛苦的天使亦相傳是拉斐爾。他治療的不僅是人的身體,還包括人的信仰。

下葬名人

伍晃榮(1940年5月24日-2008年4月17日)

蒙民偉(1927年11月7日-2010年7月21日),信興集團創辦人及董事長

李海泉(1901年2月4日-1965年2月7日),李小龍父親

林翠

樂蒂(1937年8月29日-1968年12月27日)

劉桂康(1918年 – 1955年4月24日),

徐仁壽(1889年-1980年)華仁書院創辦人

紅薇(原名羅珍, 1919年-2011年)

劉志榮(1951年11月9日-2008年5月15日)

馬笑英(1908年2月4日-1978年2月9日)

容小意(1919年-1974年3月17日)

其他天主教墳場

跑馬地天主教聖彌額爾墳場

柴灣哥連臣角天主教聖十字架墳場

西貢天主教墳場

外部參考

天主教香港教區

長沙灣天主教聖辣法厄爾墳場 – 管理規定

長沙灣天主教墳場 – 地圖


二零零九年四旬期牧函 – 陳日君

守齋的意義

四旬期也稱封齋期,是為準備慶祝禮儀年的高峰,巴斯卦奧跡,也為紀念救主開始傳道前四十天的退省和嚴齋

守齋就是在某時期內「不進用食物」或「不進用某些食物」或「有限制地進用食物」。

很多宗教的信徒都遵守齋期。大家都了解:克制肉體的慾求能提昇精神的力量

普世教會的法典定每星期五及四旬期為齋期

但法典也授權地方教會牧者可以另定細則。本教區天主教手冊528頁例出已故胡振中樞機主教定下的規則:

「逢星期五信友可免守小齋,但必須踐行一些愛德或克己善工

例如:節制飲食、煙酒、減少娛樂消遣 (看電視、打牌等) 的時間,獻出餘暇為窮人、病人、老人、孤獨及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服務。

此外,在四旬期內,他們宜作特別的善工,例如:每天參與彌撒。每天朝拜聖體或拜苦路。至於在聖灰瞻禮日和耶穌受難日這兩天則得保留傳統的大小齋」。看來,說本教區完全豁免了守齋的本份是一個誤會。

教宗提醒我們齋戒的意義。

當然現代的人也多會實踐齋戒,但為的是肉體的健康,那所謂戒口,為減肥或為避免營養過度或不當。

教宗提醒我們的是齋戒的宗教意義:克制食慾是為提昇精神力量,精神力量幫助我們皈依天主。

人是精神和肉體的融合體,我們不該將精神和肉體對立起來;但無可否認,我們如不管制肉身的追求,我們會為了捨不得放棄某些享受而犧牲精神價值。

教宗說「禁食能幫助人避免罪惡」,「罪惡及它的後果使人的精神不振,禁食幫助人與天主重修和好」。

禁食使人更容易清醒聆聽天主的聖言而不再渡自私的生活,反而為那為他犧牲了自己的天主而生活。

耶穌四十日禁食饑餓了,魔鬼誘惑祂,叫祂把石頭變成餅來充飢,

耶穌說:「人不祇靠餅而生活,更靠天主口中的說話而生活」。

天主在樂園裡已命令原祖禁食,也就是禁止他們吃「知善惡」樹的果子。「知善惡」也就是自己決定善惡。禁食卻就是服從,以天主的旨意為分辨善惡的準繩。

其實天主是愛,祇有愛才是真正的價值,祇有為了愛而做的事才有意義。

耶穌說:「

幾時你禁食,不要如同假善人一樣,面帶愁容;因為他們苦喪著臉,是為叫人看出他們禁食來。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獲得了他們的賞報。關於你,當你禁食時,要用油抹你的頭,洗你的臉,不要叫人看出你禁食來,但叫你那在暗中之父看見,你的父在暗中看見,必要報答你」(瑪6:16-18)。做來為給人看,為受讚美,是虛榮,不是出於愛。禁食要為了愛天主才有意義。

我們的禁食,克苦對天主有什麼益處?我們的任何行動都不會給天主什麼益處,祂是無窮美善的,也不需要我們給祂什麼,祂要的是我們的愛,祂要做我們的天主,祂要我們做祂的子民。禁食彌補我們過去對愛的缺失,表達我們的懺悔,禁食磨練我們的意志,準備為愛而作出犧牲。

為愛而做的事不計較大小,

祇要有愛心,寡婦的兩個小銅錢因愛心成了無價之寶

聖保祿宗徒說:「我若能說人間的語言和能說天使的語言;但我若沒有愛,我就成了個發聲的鑼或發響的鈸。我若有先知之恩,又明白一切奧秘和各種知識,我若有全備的信心,甚至能移山,但我若沒有愛,我什麼也不算。我若把我所有的財產全施捨了,我若捨身投火被焚;但我若沒有愛,為我毫無益處。」(格前13:1-3)

我的禁食與別人有何關係?本來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如果我不習慣克制自己,我沒有準備為任何人作出犧牲。人的心相當有限,如果填滿了自私,那麼愛就擠不進去。克己把我們心的大門敞開了,我們能收納所有需要我們愛的人。「嚴以待己」及「寬以待人」之間似乎有一條比例的定律。

越能捨棄一些物質的享受,越有準備關心別人。

體驗齋戒的辛苦,也使我們更同情那些被生活環境迫於忍受饑餓的兄弟姊妹。

禁食能助人愛主愛人。我們怎能說禁食已不合時代?

陳日君樞機

二○○九年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普教中癥結在師資 – 孫明揚

孫公唔撐「普教中」?專欄指普通話教師未必有專業能力教中文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社會對「普教中」成效存在爭議,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今日在《am730》專欄以題為「『普教中』癥結在師資」撰文,剖析「普教中」成效備受爭議最主要原因是相應的師資不足,但並非指本港欠缺中文教師或普通話教師,而是

欠缺「兩者兼識」的教師

令不少情況是由普通話教師普教中文,但普通話教師是否有專業能力教授中文備受質疑。

他指學生的普通話水平普遍不足,如果能推行「普教中」,無可否認是一個有效加強普通話教育的一個手段,不過前提是要有合適的師資配合,但時至今日師資問題仍未見改善。

孫明揚又指「普教中」可以繼續是中文科的「遠程目標」,但不能「求求其其」,找不懂得教中文的普通話教師去教,如學界年來聘請以英語為母語的外籍人士教授英文科,但這些外籍人士不少並非英語教師,甚至不是教育工作者,

「情況就如求其在香港找一個母語是粵語的人去教中文,可行嗎?

結果是成效不彰,本港學生的英語水平仍然是一般」。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講都不准講 會造成白色恐怖 – 練乙錚

選舉前獨家專訪 練乙錚:梁振英吹着港獨 大是大非先要討論 – 壹週刊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_420689_0&category_guid=nextplus&category=magazine

梁振英近日大力吹著港獨再作打壓,製造白色恐怖,今早(8月23日)更借講粗口為例,指校規比法律更嚴格,認為港獨「冇咩好討論」,講都不准人講。「香江健筆」練乙錚被《信報》封筆,長居加拿大的他,近日回港並接受本刊獨家訪問;

他認為梁振英不可能因挑起港獨而成功搏得連任,因為北京心水清知道,梁其實是搞事者。

問:記者  練:練乙錚

問:梁振英為何要在選舉前,不斷挑起港獨?

練:

我一早已講過,他不是很聰明的人,政治上很遲鈍。他以為說港獨是「大是大非」,香港人就會收聲?正正是因為他提出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香港人才意識到要討論,其實他是替港獨張目,令每個人都要討論、要關心

問:梁振英挑起港獨再打壓,可是他搏連任的一張牌?

練:他不會成功,他已衰過一次。

去年他在立法會讀施政報告時,批港大學生報《學苑》,令港獨思潮正式蒲頭、在立法會蒲頭,他在最重要的講壇上提出來,真的「功不可沒」。本來《學苑》的文章沒人看,你好衰唔衰同佢吹一下,結果吹着了,因為好多人已不鍾意你梁振英,你講一別人會講二,如果你有自知之明,就不要這樣吹啦,你在政府搵一個形象較正面的人出來講解,不要自己去,他沒有自知之明。

近日他又拿出來吹,吹到後生仔人人瑯瑯上口講港獨,全香港已氾濫了,係你梁振英搞出來,中央盲眼麼,唔知你搞禍呢鋪,點可能仲係連任王牌,我看不出道理。

問:會否是梁振英甘願做爛頭卒,向北京「交心」配合強硬路線?

練:上面的強硬路線,有諗過度過的,但你不是,只一輪嘴強硬,結果撩起成個思潮幫助推動。強硬,有精,也有蠢的。

你看今年兩會期間,中央官員的口風都比較溫和,未覺得事態嚴重。

但我想後來民調出來等等,中央的態度立即變了,我想他們都知道事態嚴重,而且他們也知,你梁振英不斷講港獨,幫助激進分離主義意識抬頭,這是非常不智

問:梁振英將港獨,推往「講都不准講」的方向有何問題?

練:會造成白色恐怖,這也反映梁振英和一般香港人價值上的分別。照一般香港人的理解,愈大的問題,就愈應該討論。其實,回歸前也有關於香港獨立的討論,但為何現在衰過以前,那兩個字一出口就變得十惡不赦,甚至離譜到,話做關於幾多人支持港獨的民調,都唔得,

問都有罪,這是掩耳盜鈴,埋個頭落沙堆做鴕鳥,反映很幼稚但非常極權的心態。

撰文:盧曼思

攝影:高仲明、葉漢華


秋葉原的阿叔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這次去東京,第一晚住秋葉原,只住一天,第二天搬酒店。因為酒店就在地鐵站附近,所以推了兩個行李喼就去搭地鐵。我們站在地鐵路線圖前查看的時候,車站內一位五、六十歲的職員主動走過來問我們去哪兒,他告訴我們應該去對面線乘坐相反方向的列車。去相反方向要搭電梯出地面、橫過馬路,再去到地下。「不過對面沒有電梯,要走樓梯呢!」職員阿叔告訴我們,他說着不由分說推了其中一個喼就送我們走過去。搭電梯到了地面,再過馬路,來到地下鐵入口位置,阿叔打橫拎起隻29吋大喼,開始行樓梯,日本的地鐵很深,樓梯分開三段,阿叔一直把我們送到閘口售票機前,這才跟我們說拜拜。如此友善體貼,我們感動得不知說甚麼才好。

有讀者盛讚日本地鐵公司的服務精神可嘉,我情願相信這是日本人普遍的善良、真誠,跟他們在甚麼公司任職無關,是整個國家的國民素養高人一等。

日本人的體貼在許多細節體現出來。

這次在銀座住的酒店,室內有洗衣乾衣機,check in 時,酒店主動送上一小包洗衣粉讓我們使用。前些日子去澳洲,住的酒店房同樣有洗衣機,但洗衣粉要跟酒店買。感覺就非常巿儈冷漠。老實說酒店把一小包洗衣粉錢計入房價中亦無不妥,顧客的感覺必定舒服得多。只能說日本人特別體貼,在乎他人感受。

高慧然


「據義行法」?-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去年七月,中共大舉拘捕民權運動者。包龍軍、王宇夫婦落入網羅之後,好朋友唐志順、幸清賢冒險助他們的十六歲兒子逃到緬甸,卻被緬甸政府拿住,送還中共,以為朝獻。過了八個月,唐、幸家屬才接到通知,知兩人將被控「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

《後漢書》卷二十九載:汝南有董子張者,父親為惡霸盛氏所害,未能報仇,而患病將死,口不能言,一雙淚眼望着好友郅惲。郅惲說:「吾知子不悲天命(不以短命為苦),而痛讎不復也(只以未能復仇為憾)。」他投袂而起,與助手襲擊盛氏,取其首級,以示董子張。董子張這才舒一口氣,溘然長逝。郅惲自投牢狴,縣令敬其高義,促請離去,見他不肯,慨然拔刀,指着自己說:「子不從我出,敢以死明心。」郅惲不得已,拜謝而去。這是我國司法史上一段佳話。

新中國司法,卻從來沒有捨法從義這回事,那當然不奇怪。從前,為患鄉里的,往往是惡霸;今天,全國惡霸,都由官家取代,法庭上那裏還能容一個「義」字。

「義」字不容之外,「法」字也不能容。所以,唐志順、幸清賢被捕,當局不必依法二十四小時之內通知他們家屬,二人也不得依法聘請律師代為辯護,更不得與家人通信甚至見面。

漢朝名臣董仲舒據義行法」的主張,今天看來,真是反動得厲害。

古德明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bldc motor 4wd tdd notes

bldc motor 4wd tdd notes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