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堂堂為國盡忠 – 小熊謙二

仲有一星期,你今日諗咗未? – 明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距離立法會投票日剩下七天,四年一度,香港人難得為了

恆生指數以外的一組數字上落抓狂疾呼,全城盯着候選人的民調指數費煞思量,日日諗諗諗諗諗,這次用不着陳百祥的「專業旁述」,也可看到「跑馬仔」新聞中,候選人之間的支持度往往叮噹馬頭,相差只在那一兩個百分點,是龍是蛇,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身邊有朋友眼看心儀候選人的民調支持度不爭氣,積極考慮在最後關頭「下海」助選;也有朋友開始對政治冷感的雙親「落藥」,於家中當眼處貼上候選人嘜頭,自設家居掌心雷;也有人眼見自己支持的坐定粒六,開始和身邊人商議,如何利用手上幾票運籌帷握。能夠「一屋七姓十三票」固之然好,但當彈藥不足之際,如何配票就是關鍵,關鍵,就是民調。

「大家也在估,比如你說楊岳橋,大家都認為他好穩陣,但結果如果個個也這樣想,到頭來都可能『唔掂』」蘇鑰機說。

選舉跑馬仔,即使有民調經驗的教授學者也沒有內幕,大家一齊估估下。

2012年的特首選戰中,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和其傳播研究中心的團隊,受媒體委託,進行了連串的選舉民意調查,結果民意成了致命武器,將大熱唐英年拉下馬,送了梁振英入禮賓府,一切彷如昨天

「特首選舉,好清楚得兩三個候選人,變相真的表達到民意,對候選人或中央政府本身有一定參考作用或壓力,但放到立法會選舉,民意調查的作用不同了,變成清晰地影響市民的投票意向。」

看着民調來投票或告急,本來也不是新鮮事,香港社會好歹也累積了多屆經驗。然而隨着名單愈變愈多,選情愈見混亂,今屆的選舉民調也鬧出個軒然大波,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滾動民調,

近日的結果顯示多名候選人的支持度上落幅度變化過大,部分名單更「不合理地」於低處徘徊,有政黨聯盟甚至舉行記招,呼籲選民「民調不可靠,投票信自己」。

政治學者馬嶽日前便撰文,質疑每天去看誰上榜,誰出局的「跑馬仔新聞」,以民調來配票到底有沒有意義。蘇鑰機對此不無認同

「問題是樣本少,變相五日加起來得幾百人,我當你有一千人,分開五個大區,每個區又有十幾廿張名單,最後每張名單得幾十人」,樣本愈小,抽樣誤差愈大,最後和選情脫節,他解釋﹕「假如你個數是70%,上下浮動10個%也有個譜,但你現在每張名單只有5個%支持度,但又有10% 誤差,變相參考價值就好低。」

排頭包尾有譜 邊界徘徊未必準

「但我又認為循另一個角度睇,民調不是完全沒有用」。回看上一屆選舉,港大民研計劃同樣有做民調,最終數字和選舉結果相去不遠,即使當中偶有「高開低收」,或「低開高收」的例子,但整體也能反映出約八成賽果,只「錯估」約兩成

、即約10名參選人最後能否入局的預測不準確,例如在九龍東選區,原本在民調中排第4的黃洋達,最終排名第6,未能晉身立法會。蘇鑰機估計,今屆港大的民調去到最後也應該可以反映結果的七八成,尤其港大指樣本會在及後階段逐漸增加樣本,最後數天,每天樣本會增加至600個以上,是初期的三倍﹕「所以選民應該打個折扣,

經常領先排頭的幾位基本上一定可信,有些民調上成日都唔得的就應該沒機會了,而至於那些在邊界徘徊,就未必真的如數字反映般準確。」

然而即使最終結果近榜,過程中前後個多月的數字上落,早已悄悄地蠱惑人心,發揮了「左右大局」的作用,蘇鑰機認為這樣是理想當然。

制度逼策略投票 唯有看民調

「講得嚴重一點,是個制度迫我去進行策略性投票

,比如新界東有成廿張名單,我可能有三至四個心儀候選人,但假如民調顯示我最鍾情的一個真的沒有機會,我還應不應該投給他呢?還是應該留機會給其他幾個呢?」除了選舉制度,現實政治也是一種考量﹕「尤其是非建制陣營無一些統籌中心,只可以自己估來估去,有民調看,起碼還可以有一些『渣拿』嘛。」

這一種傾向,在他身邊相對教育程度比較高,也對時事比較關投入的人身上更顯著﹕「今次更加多名單,形勢更混亂,理論上民意調查所發揮的角色更重要;從前民調反映民意,現在變成一個策略性投票的工具,大家即使覺得結果未必準繩,但又會給佢影響到你的想法,當中產生一個互動,變咗了選舉的一部分。」

民調成為了選擇的一部分,你不做,自然有政黨組織搶着做,那敢情是留給相對中立和專業的學術機構來得好,然而隨着名單愈變愈多,

在緊拙資源下,高等學府也見困窘﹕「比例代表制之下,當選和落選只是一個百分比,幾千票之差,變相民意調查的重要提高了,但準確度亦都跟唔上,就變成今天這個局面」

那應該如何是好?「如果下一屆,最理想就是做大個sample, 箍埋資源,全香港幾間大學一齊做,比如去年三間大學聯手做的政改民調便是一個很成功的例子,當時形勢變化好快,又好關鍵,一間大學做不來;當一齊做時,市民看着,大家又會好緊張不想做壞招牌,自然會互相監察,個模式便會 work 一點。」

學懂閱讀數字 放下純粹喜好

不過遠水救不了近火,在民調大整合之前,他呼籲大家要做個聰明的選民﹕「做 poll,大家要知道作用和限制在哪,即是 Polling 的 literacy ,對民意調查有一定識別能力,如何去判斷和理解數字,比如這個人有3.1%支持度,那個2.9%,不代表第一人一定嬴,因為在誤差之下,其實3.1同2.9是沒有分別的。」除了要提升閱讀數字能力,還要配合基本的邏輯思考,理性選擇,將「選一個你自己喜歡」的簡單、純粹輕輕放下,

蘇鑰機也有自己的投票錦囊︰「可能廿張名單入面,其中五張我可能會投的,那我便針對這五張的poll去進行配票;支持度最高那位,就用不着我那一票啦,最弱那兩個,應該都不行了,無謂『嘥』,剩返那兩位,屆時便看着poll看他的排名,自己一票是否真的幫到他入局,再考慮如果撇開排名,自己鍾情哪一位多一點。」

近日,中大新傳學院C研中心主辦的研究峰會,也趁着立法會選舉期間探討媒體與選舉之關係,邀得來自阿姆斯特丹,專門研究新媒體及數文位化的 Professor Richard Rogers 來港交流,帶領一班博士生分析候選人的臉書專頁的動態。

「許多人視網絡空間或社交媒體為 Anticipatory space」研究工作坊接近尾聲,Rogers 抽出時間與筆者略談新媒體﹕「一個永遠比其他手段更快知道世界下一步走向的Space。」網絡能知天下事,但放置到選舉的脈絡上,它又能夠走得多前去反映一場未可知的選舉結果會是如何?臨近投票,候選人在自己臉書上的拉票集氣行動也愈見頻繁,早已有媒體樂此不彼地以數據統計在臉書上最受歡迎的候選人,若然將臉書上的活躍程度與現實中民意兩者拉在一起,又會得出一幅怎樣的圖像,這是是次Rogers團隊的詰問。

臉書互動佳 現實支持度高

研究結果發現,整體上,候選人於臉書專頁上的活躍與其民調支持度有一定正面關係,一般來說,候選人的 facebook engagement 愈強,其現實中的支持度也愈高。

總體上,泛民背景候選人在社交媒體上與支持者的互動,比起建制派候選人來得出色,但建制派中亦不乏臉書紅人,如港島的葉劉淑儀,臉書專頁便受到熱烈關注,Rogers 指當中有不少有趣例子﹕「例如當我們嘗試分析不同陣營在臉書上的聯繫時,其中一個

親商界富豪,他臉書上的興趣意外地貼近本土派,單循這方面看,他無論如何不應被劃分為親建派陣營。

筆者隨即意會﹕「是Ricky Wong?」Rogers﹕「對,就是他!」

不過 Rogers 提醒,不要急着將候選人的民調支持度視為社交媒體動員的結果,更多時候臉書上的likes 數不過是現實支持度的相應反映;而且也可以有例外﹕例如以社交媒體起家的德國海盜黨,擅長在互聯網上吸引眼球的他們,即使在剛過去的選舉中取得不俗的9%的得票率,但相對於其網上的聲勢如洪,依然失色不少。今次的研究中也有類似的個案,例如新東的李偲嫣,社交媒體表現不錯,民調卻未見出色。「但假如沒有網上的熱烈動員,他們在現實中又會不會有這樣的表現呢?」他補充。

不少人將香港社會意見愈趨兩極化歸咎於社交媒體,而隨着後者在選舉工程上扮演的角度愈發重要,投票意向是否也將愈趨極端?Rogers認為,相較以往由內容提供者(content provider)牽領輿論導向,在社交媒體的國度,資訊來源由一份報紙一間電視台,由「人」取而代之,理論上應該是由「兩極」走向「碎片化」,每個資訊單位為尋找和鞏固自己的小眾市場(market niche),將自己定位得更窄更清晰,情况有點像我們經常批評的「圍爐效應」,少數人圍在爐邊互相取爐,沐浴在共同的言語當中,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

這種情况在社交平台的過濾氣泡(Filter bubbles)的出現之下更見嚴重 ,即網站透過演算法給予使用者提供想要的或是觀點一致的結果,讓我們只看到類近的立場。但正如不少傳播學者指出,社交平台既以「人」作資訊來源的單位,來自人際網絡資訊和觀點,無論如何也不一定會完全缺乏多元性,Rogers 也樂觀地相信,除了政治立場,品味、興趣等因素也某程度上主宰了我們交友的傾向,因此人們通過社交媒體接觸到不同意見,應該還是普遍。

社交媒體的「原子化」傾向是無可置疑的,整個網絡生態也為不斷分裂的小眾基礎(Niches basis )提供養分空間,簡單的後果孕育是造就了大量相對激進、次主流和小眾的單位,以及於極短時間內為他們培育追隨者。Rogers 認為,近年歐洲的激進右翼的冒起便是一例;再放置到選舉的框架上,便是

網絡文化催生了各式各樣標奇立異的出位候選人,「聲夠大」、「夠惡」便能引起關注。「負面作用是輿論質素下降,以及更業餘、也更個人的文化的冒起。」

Rogers 以他的家鄉美國為例,幾乎所有媒體記者也如宗教狂熱般緊貼政治人物的推特(Twitter)動向,如此媒體生態也造就特朗普這一種「natural for twitter」的候選人,他的對手希拉莉早前便嘲笑特朗普是 A man you can bait with a tweet ,隨便發一帖「推文」,他便無法抗拒、幾乎即時地,以極不專業,最嘩眾取寵的方式反擊。「是社交媒體的文化製造了特朗普」,Rogers如是說。

再看香港,近日不少記者同行表示,舉論壇實在是看不下去。搜索枯腸,也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去形容某些候選人的質素差劣,當中又有多少個是媒體自作自受?

梁仲禮


數據新聞﹕跑過5000場選舉,誰是最後贏家? 預測模型縮小民調誤差

(2016立法會選舉結果預測系列二之二)

上回講到我們建立了一套結合統合分析、機器學習和電腦模擬的立法會結果預測模型,我們並以上屆的預測證明這個系統準確度近九成。其實今次我沒有甚麼好寫,只需更新結果就好,但又想再借此講講民調預測立法會選舉的問題,因為民間對此的討論相當激烈。

傳媒報道無視抽樣誤差

馬嶽教授的《用民調配票,聰明嗎?》基本上總結了傳媒在引用今次滾動民調為選舉預測的問題。跑馬仔式報道當天誰人上榜誰人不上,無視民調因為隨機抽樣數較少引致的7%抽樣誤差,是相當危險的。因為今屆參選名單眾多,部分選區尾席可能只需獲得少於一成選票當選,故此7%誤差根本無法排除絕大部分侯選人當選的可能性。

上期的文章沒有清楚說明,其實預測結果要用統合分析的原因,就是想組合民調,令抽樣誤差縮細,減少其影響,作更精準的預測。

滾動民調已進行了多天,理論上統合分析會將抽樣誤差減得更多,走勢也較貼市。但上期也說過,今屆選舉變數太多。

執筆的一天,又發生了兩件史無前例的事件,

分別是有候選人棄選,以及

兩家電視以「傳媒機構不適宜與政治組織,共同贊助民調作選舉工程」為由,停止公布港大滾動民調結果。

這些事件,都進一步增加預測的難度。今屆選舉,將會非常不簡單、非常的不確定,我已無太大信心可以全部估中,如果今次的準確度與上屆預測時的水平差不多,我已經覺得好準。

鄭松泰、梁頌恆、陳云根冒起

最新結果與兩周前的結果作比較,九西九東是沒有任何轉變。其他選區,可以找出以下冒起速度極快的候選人,分別是新西鄭松泰、新東梁頌恆和陳云根。此外,現任泛民的勝算普遍下降,建制派無論是否現任,勝算都無太大轉變,獨是新西田北辰「起孖」的機會已減低。

最新預測﹕

利用統合分析 (整合多次港大滾動民調結果)、機器學習(以過往兩屆數據,修正民調預測與現實)和電腦模擬(創造「選民」模擬投票行為,進行5000場「選舉」)建立模型,最新預測結果見圖。

候選人後面的數字,代表5000次模擬選舉當中,有幾多次該候選人勝出。當然,勝出次數愈高,代表該候選人的勝算亦高。

詳細分析方法見系列之一:

goo.gl/Z1elTx

每天更新

選舉已進入最後直路的階段,我會天天根據民調更新預測結果,於以下網址公布:

chainsawriot.github.io/legco2016/

陳電鋸


【網民hot talk】感動萬民! 無票投中學生親筆信吶喊籲勿建制派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立法會選舉投票在即,手握一票的選民可憑投票權改變議會組成,但一班關心社會的中學生卻因未夠年齡投票而苦無對策。一名就讀觀塘官立中學的學生選擇寫親筆信,不單呼籲大家投票,更希望選票不要流入建制陣營,「今年若果連反對的關鍵一席也守不住,我會考慮『自殺』了,因我沒有能力移民,政黨也不代表我的利益,真的人生沒有希望。」

信中人自稱尚有3年才能登記做選民,呼籲收信者若覺得「政治好醜惡、連白票也不投」的話,想想他們這班想投票卻不能投的青少年,「你手上一票代表住我的未來,我在此希望你必需投票,也需要你投給『非』建制派的候選人。」

學生解釋,讀通識科了解到政治如何影響到自己的未來,「建制派不斷背棄香港市民,一個例子,高鐵是有一個400億的方案,為何建制派要支持一個超過1,000億的方案?為何他們支持『一帶一路』要我們到中東讀大學?中東也是戰亂的地區,我真的不明白,老師也解答不了我的問題,600億你知道可以起多少『公營』房屋嗎?我說的是『公』『營』房屋,不是福利主義的『公屋』。」

學生自言沒有能力移民,日後在建制派壟斷議會的香港生活,感到人生沒有希望,所以希望憑自制的傳單推動成年人代他們發聲,「我只有27元買一疊A4紙,要到下星期才有零用錢,我也擔心Printer(列印機)會沒有墨了,若果你識得其他街坊可以代我把單張交給他,這樣很環保。」學生又稱下周若有錢有時間,會將把民調結果貼在每一層,「我有很多暑期補習班要去,不知何時才有時間」,呼籲收信人將信件傳出去,「影響你身邊5個人,whatsapp 也可以,5x5x5x5…是很多人」信件並無署名,只稚氣地寫下「喵喵」和畫有一個貓頭公仔。

收到這封信的網民將學生的吶喊打寫文字,連同信件的相片貼上facebook,一夜間就吸引逾1.5萬人畀Like,更有過萬人轉載,不少人留言欣賞學生是真誠為香港,甚至有人稱公司願意提供「紙筆墨硯,甚至電腦printer」。

【網民咁講】

Clive Fan:真誠為香港!

Steven So:一個學生都有骨氣過不小港人。

筱曦:令人太感動,香港嘅未來棟樑。

Joe Ching:有種,社會的未來是靠你…我公司在觀塘我願意提供你紙筆墨硯,甚至電腦printer。

April Leung:我都想過咁做,但驚人話犯選舉宣傳例。佩服。

Chiu Yuen Ngan:唔好死!千萬唔好死!!你連死都敢,點解唔留返有用之軀,在有需要時一起革命!

Sing Leung:一個有教養、良知嘅小朋友,我唔會令你失望。


「紫禁之癲」、「人鬼現形」-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年年中國奧運代表團訪港、澳,有人媚主,有人表忠,有人領賞……過往全是金牌得主,今年有例外,除銅牌傅園慧外,所向無敵的羽毛球王子林丹屈居第四也可隨團訪港。

今年中國戰績未能超英趕美,而是被英超遭美趕。還有「紫禁之癲」:紫尿之恥,禁藥醜聞,加上癲癲 dut dut 誇張傻大姐,「洪荒之力」令銅牌人氣KO金牌,以後賣萌身價高漲。

過門都是客,定得熱烈歡迎款待,小市民就旁觀一下吧,不會如強國玻璃心,人人崇尚「體育精神」,網民則「體育精神病」。

昨日來明日走,也就曲終人散。

香港的立法會選舉,一週後亦有結果。今年選戰比過去都矛盾、骯髒,尤其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打壓、轉移視線、催谷鷹犬。

競爭激烈,種票𠝹票配票買票呃票事件層出不窮。粗暴篩走的港獨主張者被跟蹤起底挑釁,還有人被抹黑、襲擊……

忽見一候選者表示「不想身邊人惹上麻煩,甚至付出代價」,即時退選,還落淚痛哭,事態嚴重。選舉而已,安全受威脅?陰陰嘴偷笑的,是人是鬼便現形了,相當詭異。

還陸續有來。

希望大家出來投心水一票,把牛鬼蛇神踢走。這是最後機會。

李碧華


周永勤怕什麼?- 林夕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周永勤在選舉論壇爆喊,聲稱被逼變相退選,因感受嚴重威脅,不想身邊人惹上「較高層次的麻煩」,更說到死並不可怕,最可怕是無法保護身邊的人──其實最可怕就是這句:死並不可怕。

選個議員,會怕什麼?又不是鬧革命,牽涉到生死,且會禍及家人,這不是周先生一個人的問題,而是全港人的恐懼。競選對手何律師助選團的錄音帶公開後,何律師成為眾矢之的之後,立時粗暴轉身成為「受害者」,反「狙擊」,追擊周永勤是在自導自演,用眼淚博同情兼抹黑他。兩個都是受害者,誰說法可信?周梁淑怡說市民自有判斷。可惜目前資料不詳,我們只能憑常理猜度。

周永勤在新西鄉事派這個江湖遊走多年,又當過新界王劉皇發助理以及區議員,有什麼「黑」風「惡」浪沒見過,本身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會嚇到即時離開香港這是非之地,

如果那麻煩並非「較高層次」,非走不可,那就是灑淚抹黑博同情。

凡做一件事,總有動機,必有目的。博同情目的只能是博人含淚投票給這被逼迫的雞蛋。

按民調以及常識推論,周即使加上含淚票,翻盤機會也近乎零。

另一點,眼淚未必是催票武器,正如田北俊所言,我們體諒但不同意他的決定,雖然那麻煩層次極深,但此時此刻,我們不需要一個會被嚇走的議員,經此一鬧,眼淚頂多只會催出本來沒打算投票的人,博到的真只有同情而不是選票。

萬一居然因此意外當選,「深層次麻煩」的製造者會放過他麼?

那麼,餘下的合理的動機就只有一個:保平安。

現在最耐人尋味的是「比較深層次的麻煩」,究竟是有幾麻煩,有幾恐怖。

據田北俊轉述,周永勤在電話裏的語氣的確依然極度恐慌,慌什麼?之前什麼500萬引誘退選、對家競選義工的「狙擊」都不至於離港避禍。

周永勤有沒有誇張這恐慌?

按常理,如果無中生有,或是用苦肉計嫁禍於神秘的麻煩製造者,豈不是比繼續競選更大罪?

可見那麻煩是來自深層次的黑洞,連講都不敢講的。

在眾多報警報廉署的單位當中,最敢講最具膽識的首推新民黨

田北辰,聲稱報案是要還中聯辦一個清白,誰也沒哼一聲,就他越權幫人家對號入座,我是中聯辦中人,也不知會感激你護主心切,抑或怪你鞋擦得不夠深層次,在適當時候懲罰你

林夕


更高層次壓力 – 曾偉強 pentoy 2016年08月28日

選舉從來都是爾虞我詐,不會是公平的。至於是否如選管會所言,「香港一直有良好的選舉文化」,大家心中有數。今屆立法會選舉,可能是九七以來,至關重要的一場混戰。但本來內外交困,形勢不利的非建制陣營,或會因為有候選人突然宣布棄選,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新西候選人,自由黨的周永勤八月二十五日晚在直播的選舉論壇上,突然宣布棄選,並且一度情緒崩潰。雖然沒有明言背後原因,只說不想身邊重要的人「惹上更高層次的麻煩」。但亦公開了一段聲帶,矛頭指向同區另一候選人何君堯。

故勿論事實為何,此刻何君堯甚至建制陣營均已受創。

何君堯和自由黨翌日先後回應事件。何君堯否認狙擊周永勤,並聲稱自己也是「受害者」。自由黨表示事前不知情。該黨榮譽主席、新東候選人田北俊表示,雖然周永勤拒絕具體交代,亦沒有解釋「更高層次麻煩」所指為何,但卻感受到周永勤「真係好驚」

選管會同日發表聲明,表示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任何人不得施用或威脅施用武力或脅迫手段以誘使任何人參選或不參選,或退出競選。舞弊行為最高可判處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七年。

聲明指出,「香港一直有良好的選舉文化,選管會絕不容忍選舉中出現任何欺詐、威嚇或暴力的情況。任何人士若於選舉中遇到上述情況,應立即向執法機關舉報。」事實是,充斥着「蛇齋餅粽」的選舉文化,如何看也不是良好的。而選管會「應向執法機關舉報」一語,與何君堯之言如出一轍,卻又有點耐人尋味。

弔詭的是,梁特八月二十六日傍晚出席了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的里約奧運會香港代表團返港歡迎儀式,並且致了辭。不過,卻沒有回應這次退選事件。梁特不久前曾經說過,無論這次立法會選舉結果為何,均有利於他競逐連任。也許,正是如此,所以對事件亦不以為然。

然而,這次立法會選舉與明年特首選舉已是命運共同體,卻又是不言而喻的。梁特的不回應,也正正是一種回應。至於「更高層次的麻煩」一語,說明事件已超乎何君堯與金鐘的管轄範圍。

早前有傳媒披露了中聯辧名單,何君堯恰好榜上有名。因此,不難令人將事件與中聯辧拉上關係。事實是,中聯辦已明目張膽地干預香港事務,甚至代入境處直接告知當事人不可入境香港。

弔詭的是,中聯辦干預港事非但已無所不用其極,甚至近乎非理性。大有藥石亂投,狗急跳牆之勢。被視為親習的《多維新聞網》,近來對中聯辦甚至梁特似有微言。早於二○一四年十月十七日,《多維新聞網》便曾發表題為《越位擅權焉能穩定香港 中聯辦地位亟須檢討》的文章。中聯辦又是否受到了「更高層次的壓力」,亦殊堪細味。

問題是,為何是自由黨?也許因為配票不成。也許因為有人要懲戒壞孩子。也許因為傳統泛民已繞過中聯辦,直接與中央建立了溝通渠道。也許,是自由黨最會「捕風捉影」。

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二○○四年五月,曾因接獲「午夜凶鈴」,因一句「(你)太太很賢淑,女兒很漂亮。」辭去商台節目《風波裡的茶杯》主持人職位,並宣告封咪。

事件閙大之後,卻又峰迴路轉,一個名為成綬三的前外交部港澳辦官員,承認電話是他撥出的。

事件高調爆發,低調落幕。《環球時報》當年六月四日,還發表題為《香港「名嘴」出走真相》的文章,表示「所謂中央政府打壓香港新聞自由的說法更是莫須有,整個事件不過是一場『名嘴』自編自演的政治鬧劇。」雖然事件告一段落,但「真‧真相」卻又永遠成謎。

周永勤事件會否峰迴路轉,又是「一場誤會」,真的不好說。然而,在投票前席,讓事件繼續發酵,對建制陣營實大為不利。而對非建制陣營來說,卻是上天掉下來的餡餅。又一次證明,中共的打壓,永遠只會適得其反。


【動畫●立會選戰】東莞版雷動計劃曝光 統戰辦上門逼港人投建制派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本報取得內地統戰辦的催票名單,清楚列明各區的選民要如何配票。

立法會選舉臨近,中共的選舉機器全開。《蘋果》發現有港人的內地親戚遭統戰辦上門催票,不但出示白紙黑字的配票指引,更稱若成功說服居港親人於立法會選舉投票予建制派,便可獲取禮物。有遭催票的港人表示,統戰辦人員掌握親人的詳細資料,即使不受禮物引誘投票,家人亦可能因壓力而屈服,「我哋就好似飛唔出佢手指罅咁。」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認為事件是內地政府介入香港選舉的強力證據,批評中共千方百計干預選舉。

港人陳先生(化名)向《蘋果》透露,岳父母約30年前由東莞莞城區移居香港,上星期回鄉探親時,內地親人透露早前有統戰辦人員上門,該人員手執其岳父母的詳細資料,包括姓名丶電話丶詳細住址等;並向該內地親人指現時香港政治環境紛亂,不可再選出滋事份子,知悉他們有親戚居港,希望他們「幫幫手」,替香港選出做實事的人。

該統戰辦人員同時手執一份指引,上面詳列立法會選舉各區及超級區議會的配票名單,以及投票當日的配票安排(見另稿)。

配票名單全是建制派及獲中聯辦「加持」的候選人,如港島區指定投新民黨葉劉淑儀,九龍東就指定有「西環契仔」之稱的謝偉俊,而超區名單就力推工聯會王國興及民建聯李慧琼,指定九西及新東的選民投王國興,港島及九東的選民投李慧琼。另外,於年初新東補選落敗而轉戰超區的民建聯周浩鼎,則獲分配新界西一區。

陳先生指,該統戰辦人員更提出以禮物交換選票,要求其岳父母於票站拍照傳回內地,以讓內地親人作為憑證換取禮物,但沒有說明「禮物」是甚麼。陳認為內地人員或不清楚香港票站內不可拍照,他指岳父母以往雖不熱衷政治,但今次內地親戚遭上門催票後,他們都抱着「俾個交代人」的心態,很大機會按指引投票。

陳又表示,雖然該統戰辦人員言語間並無威脅,他亦無意干預家人的投票意向,但他對事件十分反感,指中央對港「一直冇放過手」,由去年的李波丶林榮基事件,以至早前本民前梁天琦被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中央一直都要掌控香港,「我哋就好似飛唔出佢手指罅咁。」

翻查資料,東莞莞城區統戰辦推薦的候選人之一、民建聯梁志祥於今年4月就曾與東莞市委統戰部副部長丁群好一同出席為東莞同鄉總會元朗分會創會70周年活動,同場亦有不少中聯辦及港府官員,包括中聯辦新界工作部副部長張肖及教育局副局長楊潤雄。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指,任何當地人移居香港均需向派出所報備,因此內地政府可掌握移居香港的人的資料。呂秉權認為,香港的立法會選舉「早已唔只係香港嘅事」,而是次統戰辦詳列配票安排,可見為了協助建制派的選舉工程,做法比起以往更肆無忌憚,反映中央希望建制派選情萬無一失,「佢要百份之二百嘅肯定。」

工聯會及梁美芬都回應指,對內地統戰部配票行為並不知情;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葉劉淑儀、謝偉俊都未有回覆。選舉事務處在截稿前仍未回覆。


【統戰辦催票】以禮物利誘投票 涉違選舉無弊條例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上屆立會選舉,本報曾揭發有人為長者貼上「掌心雷」指示他們投票。

內地統戰辦干預本港立法會選舉,疑以「禮物」利誘居港選民投票給建制派候選人。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任何人無合理辯解,提供利益予另一人作為投票予某候選人的誘因或報酬等,即屬舞弊行為。惟條例沒列明適用於「境外」賄選行為,但選民收受利益或觸犯法例,最高可判罰5萬元及監禁1年。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指出,若有大陸人在內地給錢或提供利益予香港人,要求在本港立法會選舉中投票予指定候選人,「所有行為都喺國內做,香港法律的確鞭長莫及,唔可以追究得到」;但收受利益的香港選民則可能觸犯選舉舞弊條例,「如果佢因為收取利益之下去投票某一個人,香港法例就有機會處理得到」。

張達明認為,即使本港法例未能規管境外賄選行為,執法受限制,「但唔表示呢個行為係可以接受」。他指若內地部門干預本港立法會選舉,明顯已破壞一國兩制,「真係好唔尊重香港法律」;特區政府責無旁貸,應跟內地部門交涉,甚至公開譴責,「要喺政治層面阻止上面嘅人破壞選舉嘅廉潔」。

此外,內地統戰辦要求港人選民在票站拍照投票紀錄,作為換取「禮物」的憑證。收受利益的選民除可能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更違反《立法會選舉程序規例》,因任何人士如無選管會成員或票站主任准許,而在票站內拍照、錄影或錄音,均屬違法,可被判罰款5,000元及監禁6個月。


陳日君籲選泛民為港把關 「盡量維持仲可維持嘅嘢」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陳日君(左一)昨與鄭家富(左二)及其助選團祈禱。黃耀興攝

距離立法會選舉投票不足7日,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昨日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希望今年投票人數比上屆選舉多,強調當日市民也是靠民主派議員否決不民主政改方案,未來很多議程亦要靠民主派把關,希望選民今屆投票時更聰明地投泛民候選人,改變民主派得票多、議席少的局面,令更多真正代表香港多數人的議員「盡量維持香港仲可以維持嘅嘢」。

記者:林俊謙

陳日君樞機早前因病入院,昨日應參選新界東的獨立候選人鄭家富邀請,出席鄭家富選前聚會,為鄭和其助選團代禱和打氣。

不過,陳日君表示今次不是為鄭家富助選,因為教會有嚴謹的規矩,神職人員不方便為某一個候選人助選,他只是十分欣賞鄭家富有誠意為社會服務,又與鄭家富及其助選團一起祈禱,並且為鄭家富所佩戴的十字架祝聖。

「每人盡力去爭取」

陳日君在選前聚會時發言指出,《聖經》指信徒要「做鹽做光」,說的是要有犧牲和服務的精神,而不是為了自己。陳日君指出,現時很多人的心態,都只追求眼前利益,連人生意義都不記得。

陳日君希望所有信徒參加社會服務時,都要保持信仰,要以「為人着想」的精神充實制度。

對於不少市民關注一旦建制派在今次立法會選舉大勝,對香港會有何影響時,陳日君直言「大家可以想像到結果」,認為目前最重要「係每個人盡自己的力量去爭取」,強調投票是重要公民責任,希望今屆投票人數比上屆選舉多。

陳日君又特別提到,早前立法會否決假普選政改方案,主要是靠泛民主派議員堅持立場去否決,下屆立法會將會有更多議程要靠泛民主派把關,希望選民今屆投票時更聰明,可以令到更多泛民候選人進入立法會,改變上屆泛民民主派議員票數多、議席少的局面,令更多真正代表香港多數人的議員「盡量維持香港仲可以維持嘅嘢」。

鄭家富稱選情凶險

對於自由黨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近日聲稱受威嚇而在選舉論壇上宣佈棄選,陳日君則指自己不清楚事件細節,但是希望香港能夠在平安情形下選舉。

鄭家富昨日表示,明白陳日君不能表態支持個別候選人,指陳日君是教友十分尊敬人物,亦是他的偶像,故特別邀請陳日君昨日到場為自己打氣。鄭家富形容目前自己選情凶險,難以評估勝算。


出院個半月表現精神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有教友早前在 fb上載陳日君掃樹葉的照片。

早前因氣管炎和哮喘入院3周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昨日出席鄭家富選前聚會時表現精神,除了面色紅潤,亦行動自如。他又笑言早前有教友在 facebook 上載他掃樹葉的照片,形容看到時「嚇死我」,怕家人罵他

掃樹葉被發現 怕家人罵

陳日君稱,他當日入院時因床位不足,被安排住進隔離病房,引述醫生曾笑言,若連隔離病房床位也不夠,「就要送我去ICU(深切治療部)」,他指當日入院因為有細菌攻擊肺部,幸好及時發現,入院3周後,目前身體「已好返七七八八」,出院至今也一個半月,半個月後會再到醫院檢查肺功能。

對於早前有教友到筲箕灣慈幼修院探望朋友時,拍到他親自「掃樹葉」的照片,更上載到fb,陳日君昨坦言:「我睇到時嚇死我!」怕家人看到照片後責罵他,強調「我只係掃樹葉,唔係掃垃圾,樹葉好乾淨,我想運動吖嘛」。

陳日君活動後接受本報訪問時再補充,強調醫生指他身體情況「唔錯、有進步」,但由於他年紀大,要完全康復仍需時間,現時覺得說話時,聲音不及以前響亮,行路亦較易感到疲累,但他相信情況慢慢可以改善。

記者林俊謙


練乙錚:非建制大勝 梁難連任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練乙錚出席港台節目指反港獨的高壓政策不會成功。

一直有意見認為,今屆立法會選舉結果將會影響梁振英連任特首機會。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認為,若在立法會選舉中非建制派大勝,相信特首梁振英將連任失敗,北京將以採取懷柔路線的人士任特首。相反,若建制派取得較多議席,梁振英任期極有可能延續。

斥政府用殖民手段

練乙錚昨出席港台節目《政壇新秀訓練班》,談及本港言論自由、港獨等問題。他指,9月的立法會選舉結果,可以讓北京知道對港採取的強硬路線是否成功,並直接影響梁振英是否能連任特首。若建制派取得較多議席,梁振英任期極有可能延續。

近日政府大力打擊港獨,練乙錚指,政府行徑令他想起1967年因六七暴動而坐牢的曾德成。他稱,曾德成當時仍是中學生,因一腔熱血被趕出校,當時港英政府對付港人的手段,在今天竟然再度發生,「政府採取嘅係內殖民、新殖民手段」。

他認為高壓政策不會成功,當局拒絕倡港獨的候選人參選、排除年輕人的聲音,不但嚴重衝擊法治,亦只會令港獨用其他方法蔓延,例如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被篩走後,隨即影響20多間中學學生成立本土關注組。

練乙錚解釋,西方的吸納政治讓不同聲音進入議會,穩定社會,港府將重要的社會力量排斥在外,最終只會「搞死自己」。

節目主持人指港人務實,認為港獨無可能成功。練乙錚回應指,孔子在極權高壓的春秋時代推崇儒家思想,本身就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故用務實推斷港獨無前途,在歷史上本身不能成立。

他又稱,市民宜通過選舉,讓新生代、傘運世代的立會候選人進入議會。

記者廖梓霖


有病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所謂的「港人港地」終於有樓上市,之前朋友想給女兒買樓,很期待這個港人港地,以為既然用得上這個名稱,樓價會為香港人着想,會相宜一些。不料樓盤一開,樓價一報,跟市價一樣。

信錯了!朋友說。

你信誰信錯了?我問。

梁振英呀!朋友說。

活該!我大笑。

今時今日,相信梁振英的,都活該。

港人港地這一攤事,說是不給外地人買,只供應香港人。但現在的價錢,想買的香港人買不起,買得起的外地人又不給買。這樓起來做什麼?做擺設?

這就是梁振英的政績。

在電視新聞看「港人港地」,一連串的「規定」,不准這樣限制那樣,煞有介事,就像四年前梁振英一支筆一本簿一張摺凳那麼作狀。上一次當,還算天真,再上當,就是蠢蛋。既然價錢跟市價,不去買私樓,還要貼錢買限制,是你有病,還是你以為我有病?

梁振英「執政」四年,弄出的這個「港人港地」,不尷不尬,不上不下,不三不四,不知所謂,實實在在就是香港人香港地今天的處境。

李純恩


子虛烏有 – 陳惜姿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星島集團旗下的《頭條日報》報道,今屆立法會選舉裏,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選民急增5400人,掀起種票疑雲。該報引述消息稱,部份新選民來自教育界,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涉將1500名在大專院校從事資訊科技的會員,過檔成為資訊科技界選民,以確保莫乃光奪得議席。

報道還言之鑿鑿,指教協內部意見分歧,還有人促請會長馮偉華、副會長張銳輝及葉建源辭職云云。

新聞報道裏,有些消息難以核實,有些則可以。如此重大的指控,記者應盡力實證消息真偽才報道,但《頭條》沒有。

《明報》記者看到消息,急忙翻查IT界選民登記冊,與上屆名單以名字和地址逐一比對,發現從

其他界別轉到IT界的有42人,

從教育界過檔IT界的只有19人。

兩個數字,「秒殺」《頭條》的報道。

《明報》前一天已揭發,

IT界選民急增五千,九成來自電機暨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

該報調查所得,新選民有從事地產、運輸,也有三至五人報住同一地址,這是追查和報道種票的正確方向。

誰料《頭條》竟來個子虛烏有的報道,誣衊教協,客觀效果是轉移視線,令人忘記追問:這五千多個新選民從何而來?

《明報》和《星島》皆為入學校的報紙,學生以之來做功課、學通識。近年來星島集團立場明顯親建制,未能做到不偏不倚。

陳惜姿


不合時宜的思想 – 林道群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說起來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俄國1918年十月革命前後,高爾基在他編輯的《新生活報》寫專欄,專欄名叫「不合時宜思想」,後來雖結集成書,可能太不合時宜,據知未被收錄入三十卷本的俄文版的高爾基文集,二十卷本的中文版高爾基文集也不見。我看過的中文單行本,是後來九十年代才出版的。一百年前高爾基說的是,我們爭取言論自由,是為了能夠說出和寫出真情。當然,說出真實情況是所有藝術中最困難的一門藝術。

這麼古老的話題,舊話重提,因為有感而發。中國女排勇奪奧運金牌、國人興奮忘情的一刻,人在巴黎的趙越勝兄,卻寫了一篇文章〈中國第一個世界冠軍之死與文革中的賀龍〉,在微信轉發時,太不合時宜,朋友圈沒幾個理睬。

趙越勝直接傳我文章,相信是因為他寫的中國體育第一個世界冠軍容國團是香港人。其實我們在香港的是記得容國團的,張五常多次寫到他這位童年經常一起玩的好友。趙越勝舊話重提也是有感而發,他說有感於內地禁制討論文革的惡果已經顯現,青年一代不知道容國團是誰。

容國團是香港人,1957年被當時當中國體委主任的賀龍召回大陸。1959年在第二十五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奪得男子單打冠軍。這是大陸在國際比賽中獲得的第一個世界冠軍。聽說當時舉國歡慶,全國的乒乓球熱就是這樣興起的,甚至可以說現在中國乒乓球打敗天下無敵手,容國團居功至偉。

趙越勝不合時宜的是,他的文章落墨在於1968年6月20日,容國團在北京龍潭湖畔自殺了。

死時留下遺囑:

「我歷史清白,不要懷疑我是敵人」

容國團在文革中被侮辱毒打,其一原因是,他是從香港回來的,有特務嫌疑。

我知道趙越勝想說的是,比傅雷老舍鄧拓等更悲涼的是,在舉國一片金牌熱中,容國團卻被人遺忘了。

林道群


「我以後不洗手了!」-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里約奧運結束後,中國奧運代表團返回中國,受到領導人接見,紅慌女被習總握完手後興奮不已,宣佈她以後不再洗手了。

粉絲跟偶像握手後不捨得洗手的,她不是第一個。但是中國男人摸完蒼井空隻手三日三夜不洗手不沖涼,或者小球迷被碧咸摸過頭之後一個星期不洗頭跟上述事件性質不同。男人瘋狂迷戀AV女優,或者粉絲瘋狂迷戀歌星、影星、球星是受荷爾蒙驅動,戀戀美色、異性相吸,乃人性本能。

崇拜極權國家最大權力者,則是另一回事。小小年紀,如此圓滑世故,倒叫人刮目相看。不少香港人視之為女神,甚諷刺。不知她還游不游泳呢?一跳入泳池,手上殘存的領導人的氣味將消失殆盡,豈不是可惜?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也有不洗手的粉絲,不久前杜魯多去菲律賓馬尼拉出席APEC會議,令眾多女記者瘋狂,她們忘掉專業形象,由記者變粉絲,要求合影,興奮得尖叫。也有女義工跟杜魯多握完手之後興奮表示,以後不洗手了。

被杜魯多握手後不洗手的女人,崇拜的是他的年輕英俊,與他的權力無關。民主國家,權力受選民監督,跟極權國家的權力擁有者是兩回事。更何況那些對杜魯多着迷的女人,根本不是加國人。

同場出現的,還有美國總統奧巴馬及中國的習總,崇拜權力者,會有更好選擇。

高慧然


「日之丸」浴巾 – 梁文道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日本戰敗,留在中國東北的軍隊要向蘇聯投降,這些軍人不只是戰俘,更是日本賠償蘇聯的物資。

在「關東軍」交給蘇方的陳情書裏便有非常客氣的這麼一句話:「(受俘日軍)返回日本之前的時間,將盡力協助貴軍之經營,敬請盡情調度使用」。於是才到滿洲沒多久的小熊謙二就得跟着大伙前往西伯利亞,與當時全蘇境內那一千多萬奴隸勞工一樣,成為蘇聯惡名昭彰的勞改體系的一員。在物資短缺,天候嚴寒的情況下勞動,有不少日本戰俘病倒,其中一位是謙二的同袍好友京坂:

「他開始患有夜盲,清晨整隊出發作業,沿着雪埋的道路走向工地時,他必須牽着我的手前進。不這麼做的話,在天轉大亮之前他什麼都看不清楚,必然會滑倒。那段期間他的腳開始水腫,每每悲傷地對我說,他的腳套不進鞋子,我總是努力幫他把腳塞進鞋子,打理整齊。到了十二月中旬,他終於開始出現失禁症狀……」。京坂死前幾天,正是日本在過正月的時候,虛弱的京坂喃喃自語:「好想吃麻糬啊」。但他究竟是哪一天死的,死的狀況又是怎樣,謙二全都不記得了。「那就像一則傳聞而已。所有人都失去了關心他人的能力,失去了人類該有的情感。當然,沒有守靈儀式也沒有葬禮,畢竟當時我們度過的,並不是人類該有的生活方式」。

是誰令他墮入這種境地?是誰在戰敗早已注定的時刻還要把這些年輕人無謂地投到前線?那些決定這些事的人用了一套很了不起的語言和信仰來迫使這些青年在告別家人時必須高喊「我將堂堂為國盡忠」,讓無數家庭支離破碎,剝奪了人們正常思考和行動的能力。經歷了這一切的謙二不像那些學歷比較高的軍官,會因為某些「抽象的問題」而陷入不可自拔的憂鬱苦境,他只是每天都在努力地活下去,想辦法吃,想辦法睡。他是一個很平凡的人,一個活得很具體的人;唯有一個活得這麼具體的人,才會在沒有毛巾的時候把「『日之丸』國旗當做洗浴時的浴巾來使用」。又唯有一個會把國旗當成浴巾的人,才會在事後醒悟:「所謂的國家,與人心不同,只是一種無機的物質」。

看起來這是一個很合理的結論,從自己的體驗開始便好,不需要針對「皇國」思想展開縝密的分析,也不需要什麼高深的教育來裝備自己;

你看見自己的家庭因為戰爭而破敗,而國家依舊要求大家繼續犧牲;你發現柴米油鹽的供應一天比一天緊張,而報紙和電台卻依舊頻傳捷報;你到底還需要些什麼來證明自己生活在一個名字叫做「國家」的神話底下呢?這難道不擺明了是個謊言嗎?

不要以為苦難必定會使一個人清醒,也不要以為最實際的生活經驗就必然會產生最起碼的常識。

有些和小熊謙二一樣上過戰場,像他一樣遭受過戰爭打擊的日本兵在後來會變得特別「對青春無悔」,特別懷念那段全國上下「都很有信仰」的軍國主義歲月。這大概就像好些文革過來人,明明被運動荒廢了青春,明明遭逢過家庭的淪陷,但後來卻居然懷念起那段「有信仰」的年代,甚至覺得那個時代要比今天更加美好。

信仰應該是自主的抉擇,當你只有一種信仰可以追隨,並且必須追隨的時候,這還能叫做「有信仰」嗎?同樣道理,你的青春不由自主,沒有半分選擇餘地,它根本就不是你的,你又憑什麼對它感到「無悔」呢?

《活着回來的男人》裏頭還有一則更加可笑的故事。話說謙二的二姨美登里在一九三○年代移民巴西,初時尚與家裏來往書信,但自戰爭爆發就沒了音信,此後一直失聯。後來他們才曉得原來二戰結束之後,「巴西的日裔移民們分成不承認日本戰敗的『戰勝組』,以及承認戰敗的『戰敗組』,彼此之間相互對立。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之一,是戰前的『神國日本』教育深深浸透,加上不懂葡萄牙語,導致情報來源有限。在巴西兩者之間的對立逐漸激化,甚至發生互相暗殺、襲擊的事件。」美登里的丈夫正是「戰勝組」的領袖之一,「對於日本寄來的信件,都認為是美國的謀略,根本不閱讀就直接燒掉。『戰勝組』的人們好像對日本寄來說明戰爭已經結束的信件,皆採取不足採信的態度。」

回到日本之後,小熊謙二打過好幾份工,載浮載沉,許久才在一家體育用品店紮紮實實地幹了下去,乘着日本經濟起飛,自己也當上了個小老闆,始終是個平凡而具體的人。大部份時間,他都在為生活忙碌,不算關心政治;可是只要有空,他就會看一點書,為的只是更加瞭解自己活過的時代,於是他看其他士兵的回憶錄,也看索仁尼辛的《古拉格群島》。由於做過戰俘營奴工,所以他成了「國際特赦組織」的會員,關心世界上其他處境和他相似的人。由於他覺得當年戰俘營的情形和納粹的集中營有點像,所以在他退休能夠出國旅行之後,就跑去了波蘭看看。他吃過戰爭和國家主義的苦,認為裕仁天皇和當年一批戰犯都沒有負上該負的責任,所以他一直不喜歡對往事含含糊糊的保守派政黨,長年是左翼政黨的選民。就是這樣子的人,才會在知道吳雄根的消息之後,決定陪他一起起訴日本政府。

我在《活着回來的男人》裏面看到的小熊謙二,他的每一個行動,每一個想法,都是來得這麼自然,彷彿一切合該如此,盡皆常理而已。在他兒子小熊英二的筆下,這個老人就只不過是個最凡常的普通人罷了。不過我們全都曉得,一個普通人的常識是不容易的,就連許多學養深厚的知識份子都不一定能夠擁有;

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你能把一塊叫做國旗的布只當成是條布嗎?

(一個普通人的常識之三)

梁文道


英國生活不大不小的瑣碎事 – 後花院廢老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年年如是,又一次見到暑假進入尾聲。最近幾年來,每逢到這些日子都有不少朋友找我查問許多英國這邊生活的瑣事,背後的原因都是因為要送子女過來唸書,有些是為了清楚情況,安排子女的各式各樣事務,更有不少是親身陪伴孩子來安頓一切。

對父母愛錫子女的心情,固然不會有怎麼意見,不過由於兩地的生活習慣又確實有點不同,而且花費不少心思和金錢送子女到外地上學,多多少少都希望這些年輕人見多一點、接觸多一點周遭的事物,開開眼界。

整體來說,英國的民風很純樸,一般平民百姓都樂於助人,從經驗接觸,只要你肯開口,總有人熱心幫忙(當然在倫敦市中心會困難一些,但都曾經有愉快的經驗)。反正英國的學業壓力總不會如香港般可怕,尤其若子女都已經是高中或大學生的年齡了,倒不如放開手腳,讓這些初生之犢開始學習處理生活上的點點滴滴。

最近在報章讀到某保險達人寫如何為自己即將留英的兒子買百萬醫療保險,讀了後算是開眼界,對我這個一向在此間生活的英燦來說,這真是匪夷所思,甚至恐怕他的保費是白花了!

假如大家還記得2012倫敦奧運開幕禮的話,當中就花了點篇幅讚揚英國社會又愛又恨的國民保健服務NHS,就是我們的公費的醫療服務。在英國,除了是最富有的極少數人(自問對他們的生活確是門外漢),大家日常都依賴NHS,只要大家在居住地點附近醫務所的醫生做好登記,除了急症以外,以後有怎麼不適都可以電話登記,然後看醫生接受診斷治療。私家醫生並不常見,除非你是住在倫敦幾個頂尖富人區,私家醫生都是專科為主,以前有同事要找私家醫生都要由原來的家庭醫生轉介,通常都是不幸遇上特別的病患,英國近年的確也有這類較特別的私家醫療保險,但絕對不是一般人的經驗。

至於外地留學生,英國這幾年在緊縮政策下,來自非歐盟國家的留學生入學時要付一個NHS surcharge 來使用服務,每學年150英鎊。換言之,留學生已經包括了在公共醫療之內,而實際上,處理日常的小毛病,根本不容易找私家醫生。

儘管不時都有人對公費醫療抱懷疑態度,但我一家人的經驗則是非常正面,由孩子還年幼到今時今日,我們遇上過種種狀況,無論門診、小手術、牙科、通宵診症,甚至急症室,救護車、住院、跟進料理服務都經歷過了。

太太也協助過社區護士支援服務,我們對英國的公共醫療服務非常讚賞,由於這邊著重社區化服務,通常都不會出現排長龍的情況,等待醫生的時間還較香港方便。在這情況下,除非個人有特殊的健康狀況,否則只要遵從學校輔導處的意見,到就近的家庭醫生登記好就可以安心了,況且近年不少大醫院也有讓其他病人walk in 的服務,故此只要學生肯開口跟學校或醫生求助,通常都能化險為夷。

又一個港孩父母的寫照。有位香港友人突然緊張地問我可否盡快替他帶一副眼鏡回英國?因為他在西部Swansea讀大學的兒子求助,說眼鏡打碎了,沒有後備,十分困苦!父母愛子之心固然迫切,但看見朋友焦急苦惱無助的樣子,我反而感到有點兒失笑,惟有坦誠說出我的看法。

也許在二、三十年前,當地的配眼鏡服務確是十分昂貴,但現在生意的競爭大了,也有不少較平價的眼鏡店,甚至是遍佈全國連鎖集團經營的,學生眼鏡可以買一送一。我跟朋友說;兒子都已是大學生了!與其等待我將眼鏡帶回我英國南部的家,再寄往Swansea。不如著他放下電話,立即出街到某家連鎖店驗眼配鏡來得實際且方便,隨時一兩天就解決這個讓他們一家人越洋苦惱的難題。我還補充說;香港的物價不斷升,樣樣貴!這幾年來,我的子女早已不在香港配眼鏡,還大讚當地的買一送一服務呢!


貪 – 馬傑偉 pentoy 2016年08月28日

相隔多年,近日回廣州花都鄉下,一條老舊的小村,人面全非,只依稀記得村前的一片魚塘。我在香港出生,兒時回鄉探親,那年頭人氣旺盛,雞犬相聞,如今十室九空,只零星看見幾個老頭,坐在瓦頂屋的蔭下,懶洋洋的搖着竹扇。

農村的城市化催生了光怪陸離的現象。公路與鐵道伸延之處,華廈破土而立,商舖、食肆、酒店,撐起繁華生活。公路不到的小鎮小鄉,破落的速度驚人。年輕力壯的,都往外跑。老人家跑不動了,留下來,最詭異的是在發展藍圖邊緣的地帶,出現不少只有四面牆的空洞樓房,用便宜的泥磚圍出一個框框,裏面什麼也沒有,沒水沒電沒傢俬,一個人影也沒有,晚上黑不見鬼。

村民爭相霸佔土地,等候政府收地時索取賠償。此際傳聞滿天,什麼動車車站將會建於村前的什麼位置,什麼大商家在什麼地點興建娛樂城……這些傳聞不一定實現,圍起來的空心屋過十年八載就倒下來化作頹垣敗瓦。但成功「落釘」、等到收地而發達的傳聞也特別吸引。

於是利欲熏心而兄弟鄉里反目成仇的案例也不少。我走過小園子,牆上掛了「文明、法治、和諧」的標語,但現實距離文明尚遠。親友霸地霸得興起,在空心屋門前,豪氣的舉手比劃:「在巷邊再圍,呢條巷,話就話要五米闊,我圍佢老母多兩米。」

我問沒文件沒人理嗎?對方說:「大家都圍,邊有文件?有人投訴先再拆,要冒險先有得搏……」在法治社會,這都是匪夷所思的想法。但這一帶的居民,浸淫於急速的社會步伐之中,又沒有什麼道德規範約束人性貪婪,結果孕育出一代貪民,錢字掛帥的、目無法紀。

馬傑偉


一個人的性事 – 陳頌紅 post852 2016aug28

很奇怪,有些藝人之所以忽然成名,未必是因為演藝事業上有特別值得留意的成就,反而是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奇聞。例如我認識陳柏宇這名字,是因為他在公開演唱時,懷疑生理反應以致「一舉成名」;例如知道高皓正是因為他一篇教人如何戒掉自瀆的文章,叫人大開眼界。根據高皓正的說法,自瀆是滿足魔鬼的行為,因為一邊自瀆,「魔鬼便在我身旁吃我的罪,這是多麼可怕啊」,所以必須「奉耶穌的名拒絕淫念」。

根據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歷史系教授托馬斯.拉科爾的《孤獨的性:手淫文化史》,自瀆、自慰,或者手淫,在中世紀基督教神學家眼中,的確是罪惡,但也未至於是「特別重視的罪惡」,因為當時「修道院將焦慮集中在雞姦,而不是手淫上;而世俗社會則更關心通姦和亂倫……神學家不贊成手淫,但他們並不高度聚焦在這個問題上,因為性本身,不僅是無生殖目的之性,都在應該克服之列」。

當然,手淫並沒有因此而得到「諒解」,它不僅是性的禁區,也曾背負不少污名──損害身體、導致不育、容易上癮、引致精神錯亂等。在十七、十八世紀,反對手淫的人甚至認為,「其他所有性行為都是社會性,而手淫在它高潮時總是無可救藥地私密」,加上「手淫的性對象不是有血有肉的軀體,而是一個幻象」,所以有違自然。在道德上,手淫時所幻想的對象,只是「被迫」跟自己「性交」,是極不負責任的愉悅,是最邪惡的秘密。

在委曲求全了二百多年後,性學家終於給予手淫肯定的地位,並認為是青少年性發展的自然行為,「如果一定要說手淫會給身心健康帶來什麼危害的話,這種危害只來自手淫者自身觀念,如果他相信它影響健康,或者是不體面的事,那麼手淫就會令他焦慮、困擾、緊張、自責,那就必然影響他的健康。

金賽博士也指出,對於性發展中的青少年,性慾必須找到出口,一天一次自瀆,也不算是「熱中」。對於一些從沒獲得過高潮的女性,教導她們自慰更是治療方法之一,所以對身心沒有害處。


神州爛片賣一萬 – 沈西城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每遇影圈朋友,談及影事,必然聽到如下之言:「拍戲賺錢,一定要北上,香港完蛋了!」似乎浮誇,卻是事實。近年香港幾乎無戲可開,相熟的影界中人,一窩蜂跑到內地,東陽橫店成為了他們棲身的家。北上拍戲,真能賺?當然賺,若非如此,誰願去?

舉個例吧!周星馳,咱們的星爺,今年憑一齣《美人魚》,腰包大進賬,票房33.9億,破了紀錄,名利雙收,圈中人焉能不眼紅!喂!打鐵趁熱啊,涼了,油水沒得揩,北上之風更熾。

星爺這部戲沒作幕前演出,只掛個監製名銜,這樣就撈了三十三個億

媽的!這還了得?香港電影人盡是密底算盤,拍喇一打:即便咱無星爺天分,靈巧亦不如,打個五折,也有十五億,咱不貪,知足,嘻嘻!樂從心起。

且說《美人魚》,真的完美無瑕、那麼好看嗎?不不不!在香港,毀譽參半,票房賣不過《寒戰2》,說明香港觀眾眼睛雪亮,並不盲目。好了!退而其次,不與星爺比,跟別的導演爭長短,香港「大導演」王晶的《澳門風雲3》,咱的朋友影評家給的評語是——「有史以來最佳爛片」,也有朋友稱之為「爛片之最」,可它賣了十一個億,懂戲的諸君,能不氣炸肺?

我在網上看,看了十分鐘,眼花撩亂,不知要表達啥,只好關掉,好好讀書。

電影在香港上映,票房慘淡,可這沒相干,神州大賣,血本有歸,你們罵吧,關阿晶屁事!此片香港不賣,足證香港觀眾目光如炬,不盲從,不亂捧。可我的

上海朋友看了《澳門風雲3》,頻說過癮,why?因為過去內地少有如此胡鬧亂套的電影。我終於明白近日鬧離婚的王寶強那部《人在冏途》也能大收的原因了,純然是內地觀眾自身也夠冏,遇上冏片,遂趨之若鶩。

這現象,按目前冏種觀眾的心智水平當會持續,因而兩位王先生未來錢途必然一片光明,人民幣仍會像雪球那樣滾滾來!

人賣幾十億,咱們不必羨,神州也有不濟時。不妨看看「爛片」票房,

一六年上半年爛片冠軍《斷片兒》,周藝華導演,鞏漢林、金珠主演,導、演名不經傳,票房不佳當可料,那麼到底賣了多少銅板,

你猜?

朋友甲說「五千萬」,他以中國地大人多,十三億人口,百分之一人觀看,也有一千三百萬,賣個五千萬,小兒科。朋友乙道「至少二千萬,現在電影賣幾千萬,已是下下乘!」接下來的答案,都環繞在一兩千萬上,只有一個人說五百萬,在他心中,五百萬乃是最低紀錄。

我嘿嘿冷笑,揭謎——「一萬人民幣」,看清楚,是一萬,所有的人臉都刷青了!

天哪!那怎有可能?絕對同意,說實話,如今若然沈西城處男下海導一部電影,僅在香港放,相信票房也不止一萬吧!

內地有明文規定,凡賣座不逾一百萬的都統稱「爛片」(註:此跟水準無涉),於是今年上半年便有三十四部片子「光榮」入圍。別以為爛片無卡士,

像排第十八名的《燈塔下的戀人》,演員便有劉心悠、薛凱琪、鄧麗欣,雖非「大卡」,也屬「中卡」,票房僅二十萬,放在昔日,那是要贖「拷貝」了。還有秦沛、姜文杰父子合演的《我的一百萬》,苦心費盡,戮力競演,票房僅十九萬,名登第十六名。又如鮑起靜、夏雨、邵美琪等老戲骨主演的《提款機》也好不到哪裏,甚而比前兩部更差,只收十六萬。這些「爛片」真的爛嗎?

我沒看過,無法月旦,只看故事大綱,像《斷片兒》,寫古鎮酒友圍檯話家常,道出不少啼笑皆非事,風格居然有點像莫拉維亞的小說,不說別的,

意識遠勝《澳門風雲3》,前者一萬,後者十一億,那說明什麼?

你們自家想一想,只看花開,不知花落,宜乎賠本。正是:「鈔票拋光贏不了,爛片知多少!」

沈西城


【頭獎魔咒】新婚贏巨獎致富 妻搭上億萬富豪離婚收場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過往有不少例子,夫婦一起贏得頭獎後就會離婚,被視為「頭獎魔咒」,而最近這個魔咒又再次成真。

英國威爾特郡(Wiltshire)結婚12年的瓊斯(Victoria and Jason Jones)夫婦,2004年結婚一個月時,買彩票中了230萬英鎊(約2,340萬港元),之後住豪宅揸跑車,但一切的奢華生活背後,是妻子維多利亞(Victoria)眼中的壓力來源。

「這(中獎)可能是其中一件發生在我身上最差的事……這十二年來仍一直冠以『中獎者』的名銜,這種壓力毀了我們的人生。」維多利亞更在去年聖誕節後向丈夫提出離婚,但瓊斯卻發現離婚的原因,並不是獎金壓力這麼簡單。

瓊斯在維多利亞的手機發現妻子與一名61歲億萬富豪克萊爾(Mike Clare)的短訊,懷疑兩人有不可告人的關係,雖然妻子及克萊爾堅稱兩人只是朋友,但瓊斯仍為離婚一事感到沮喪,「離婚對我影響極大,我已因此沒有工作八個月。」

其實瓊斯夫婦並非第一個「頭獎魔咒」成真的夫婦,斯卡丁夫婦(Les and Samantha Scadding)在2009年贏得4,500萬英鎊(約4.6億),卻在2013年離婚;而在2012年贏得1.48億英鎊(約15億港元)的貝福德夫婦(Adrian and Gillian Bayford)亦在一年後離婚。

英國《每日郵報》


[動畫‧戀愛大過天] 衰仔瘟女辭職借百萬 盲父還債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戀愛大過天,難道可以連家人也不顧?遼寧張姓失明男子經濟一直拮据,甚至曾靠政府津貼生活。多年來,

張男唯一的兒子小兵被家人寵愛,變得有點嬌生慣養,但張先生一直等待兒子長大,變得懂事。

可惜自從兒子談戀愛,不單讓張男希望幻滅,甚至將家人推向更艱難的環境。張男日前提及事件,亦不禁哽咽。

張男表示,兒子女友原在大慶一保險公司做營業員,後來其懷孕後,小兵便辭掉遼寧大連船廠工作,返回大慶。二人隨即搬屋離家同居。當時兒子只有23歲,而女友亦只得25歲。

張男指,兒子回到大慶後,鮮與家人聯絡。他只知道兒子一直照顧懷孕女友,並未外出工作。後來,兒子女友墮胎,隨即亦辭掉保險公司的工作。張男一直未有干預二人生活,但有一天,有人拿着兒子與其女友簽下,合共90萬元(人民幣‧下同)(約104萬港元)欠單來向張男討債。張男才知道兒子過去近一年來,一直靠借錢度日。

小兵當日是向高利貸借錢,債主得知張先生家的情況,明白其無力償還時,雙方協商小兵及女友每人償還5萬元。兒子女友的家人後來找到張先生,坦言亦無力還債,希望張家代其墊支5萬元,聲言會寫下欠單,他日再再想辦法還錢。

考慮女孩或是自己未來的兒媳婦,張先生無奈接受對方提議,然後好不容易向親友借款6萬元作還款,豈料,兒子與女友未幾分手,女孩從此人間蒸發。張男只好透過法律途徑追討,但女孩仍撒賴拒絕還款。後來法院發現女孩原來擁有一輛汽車,但由於未知車輛去向,張男亦未能取回分毫。

張男後來責備了小兵一頓,兒子一氣之下竟離家出走失蹤。小兵的債主,不停地向張先生討債剩餘的4萬元。張男不敢將事情告知8旬老母,由於家中已無錢,張男看病的錢也欠奉,連面對目前困境,張男和妻子如今亦前路茫茫。

東北網


女科学家赵永芳 步履匆忙从未慢过 – nbn 2016aug28

8月14日晚,39岁的女科学家赵永芳从楼梯上摔倒,昏迷。送医抢救两个多小时后,她的生命于15日0时20分戛然而止。她是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组组长。多位同事描述,赵永芳天生就是做科研的料。科研工作繁琐又枯燥,她却做得得心应手。

赵永芳在学术会议上做演讲。她是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组组长。受访者供图

姓名:赵永芳

性别:女

终年:39岁

去世时间:8月15日

去世原因:意外

生前职业: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组组长,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创新课题组组长

8月14日晚,赵永芳一家四口回到林翠路10号院。

半年前,这位女科学家刚搬到这个距工作单位(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很近的小区,房间还未装修完毕。

她带着两个孩子先上楼,爱人在楼下停车——这本是个愉快的周末的结尾。

几分钟后,赵永芳从楼梯上摔倒,昏迷。送医抢救两个多小时后,她的生命于15日0时20分戛然而止。

一个39岁的女科学家,就这样猝然离世。

天生做科研的料

  1995年,曹书德还在湖北省枝江一中教语文。他记得,赵永芳是3班最拔尖的学生。“有许多男生暗自和她较劲,却常考不过她”。

  那届毕业生中,赵永芳以639分的高分,居全校女生第一名,被武汉大学生物化学专业录取。

大学四年里,赵永芳各科成绩依旧“领跑”。

在室友冯晓君记忆里,赵永芳最拿手的是数学。“大一期末的高数考试,班上27人,大多是六七十分,她考了九十多。按现在的说法,是真正的学霸”。

当时的武大,学风自由,男生流行看录像带,女生读小说,各类集会也很多。赵永芳却喜欢安静,周末都待在图书馆,读专业书是她的爱好。

大四时,赵永芳被保送到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之后,她又申请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后,还在国际顶尖学术杂志《自然》上发表了三篇文章

“购物、看show、旅游,不属于她的生活范围”。赵永芳好友熊盛说,在美国时,自己曾硬拽着她逛过一次第五大道,但她并没有表现出购买的欲望。“她的服装风格只固定为两种:有小碎花的衬衫和运动服,淡雅清新。”

  在赵永芳看来,专研学术才是有趣的事。每当遇到新问题,她都会兴奋地与同学们讨论,并主动学习新知识。

尽管朋友和导师多次挽留,且11个同班女生全留在了国外,但赵永芳最终选择回国

在她看来,三十五六岁,正是回国做科研的年纪。

赵永芳入选“青年千人计划”,并被聘为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组组长。2013年她回到研究所,研究室也很快成立。

多位同事描述,赵永芳天生就是做科研的料。科研工作繁琐又枯燥,她却做得得心应手。“天赋之外,若没有一颗对科研的赤子之心,出不了这么出色成果”。

工作占据了全部

在武大的樱花大道上,赵永芳步履匆忙,走得很快,风风火火的。二十年过去,这步伐,从没有减慢过。

她做事和走路一样快,目标明确,从不浪费时间”。同学们评价。

同在北京工作的校友张耀红回忆,去年是武大95届毕业生20年的周年庆典,以往赵永芳都以工作忙为理由推辞,结果去年聚会,还是没来。

熊盛的感觉也是如此,赵永芳在哥大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实验室。“我们在一个城市都不常见面,更多时候是邮件往来。”

杨艺华最后一次见到老乡,是在赵永芳去世两个星期前的周末。她说,二人在聊天期间,赵永芳还在给学生解答专业问题。

一年多没见,杨艺华注意到老乡鬓角的多根白发,“回国后操心的事情多了,白发忽然就多起来。”赵永芳轻描淡写地解释。

由于回国后开展的研究项目与国外不同,在接到国家拨付的科研基金后,从组建工作室、购买器材设备、招募人员到做实验,赵永芳都是亲力亲为。

她和其他研究员一样,每天八点多到办公室。通常情况下,下午五点下班后,会待到七点左右回家。

博士后张磊2014年进项目组,他回忆,常在晚上十点多接到赵永芳谈论工作的电话周末,她也经常会带着两个孩子来所里加班。“她总说,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少,把他们带来,也是为了增加相处的时间”。

对于赵永芳的突然离开,其秘书吴岩很感慨:“科研工作有它的特殊性,有时需要加班,因为要求你一直看护观察细胞,必须守在实验室到深夜,所以对科研人员的身体素质也有严苛的要求。”

工作和家庭的压力

出生在枝江市七星台镇的赵永芳,排行老二,有个哥哥和妹妹。高中时,一家人还靠父母种田的收益过活。

虽然家境普通,但身边人从未听她抱怨过生活。她的微笑一直挂在嘴边。

在中科院读书期间,赵永芳遇到了从北大生物系本科毕业的初恋。硕博连读期间,她成了同学中最早结婚的人。

到美国第一年,大儿子出生。如今,五岁的女儿也与她有几分相像。

生活中,赵永芳没有对待学术那般敏锐。在美国时,她和先生一起下厨招待好友熊盛,为做西红柿汤该不该放酱油“争执”起来。“她一脸认真与困惑,让我仿佛觉得她还是个孩子。”

当时的邻居刘星吟时常遇见赵永芳带着孩子参加亲子活动。“她父母来这边帮忙带孩子,总是一大家子一起去公园。”

回国后,她带着两个孩子和父母住进了所里提供的周转房,其爱人则因研究领域不同,留在了上海。即便如此,周末时,夫妻俩会抽时间带孩子们看场电影。

半年前,赵永芳住进了林翠路10号院,一个距研究所步行十分钟路程的小区。

14日晚,他们正要回到新家。赵永芳心脏骤停,猝然离世。

让赵永芳操心的不止是工作。回国后,丈夫不在身边;两个孩子还不会说汉语,11岁的儿子还因此留级;家中患有糖尿病的母亲需要照顾;还有一百多万元的房贷要还……

工作和家庭的压力,同时作用于一个女科学家身上。她白了头,却分身乏术。

科研成果等于生命

一个月前,赵永芳研究课题工作室重新规划装修。吴岩说,今年正是收获科研成果的时候,赵永芳投稿的文章还在审核中,实验室的同学也在抓紧课题。一切刚步入正轨。

吴岩介绍,赵永芳研究的技术是国际先进的单分子荧光影响检测技术,在很多领域都有应用前景。“她在所里研究的蛋白结构与功能这一块,可以帮助解惑糖尿病和老年痴呆的病理,从而开发出新药”。

一切都在她从楼梯上摔倒后,戛然而止。

得知赵永芳去世的消息,恍惚着走到生物物理研究所的吴岩,把赵永芳课题研究室的其他3名工作人员都叫了过来。

大家很久说不出一个字。沉默,除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多名采访对象表示,科研领域的生存压力很大。

研究所的工会副主席栾贵波介绍,许多引进回国的科研人员,身上带着国家级别的荣誉,自律性很强。在他们看来,科研成果等于科研生命,越是优秀的人才,越会与国外同行较劲,攀比最新研究成果。“尤其赵永芳从事的基础研究,其特殊性要求科学发现只有第一,没有第二。这种压力带来的紧迫感,都会让人不自觉地快马加鞭”。而赵永芳作为一名课题组长,压力会更大。

16日,BioArt(中科院生命科学领域的公号)发布了赵永芳逝世的消息。

“她还这么年轻。”有人看着讣告反复念叨。

有人留言:赵永芳是众多北漂青年的优秀代表,褪去“科研人员”几个字的光环,依旧是个柔弱的女子。一个人承受这么多,太累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蕾 实习生金江歆

编辑:艾峥


深圳一位78岁独居老人遭遇电信诈骗被骗1156万元 – 新华社 新民网 2016-08-27

新华社深圳8月27日专电(记者毛思倩)电信诈骗从“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发展成线上线下联合作案,不法分子先是打电话诱骗,然后派人上门操作,欺骗性更强。记者从深圳市公安局刑事犯罪侦查局获悉,深圳警方26日下午接报一重大诈骗警情,深圳一位78岁独居老人遭遇这种新型电信诈骗,被骗1156万元。

据通报,8月20日,受害人在自己手机上接到电话,对方告知老人说“你有一个包裹涉嫌走私”。随即,另外一个电话打进来,自称“上海市公安局”,要求受害人立即将其名下的银行卡开通网银,接受安全检查。

当天上午,老人前往银行柜台办理了网银转账功能,并通过手机拨打“上海市公安局”的电话,报告了银行卡号和网银转账密码。

当天下午,受害人回到独自居住的家中,一名年青女子上门给受害人送来了两部非智能手机,把老人原来的手机卡插入其中一部,另一部呼入和呼出均不显示号码。该女子还当面在老人的电脑上操作,植入了木马病毒。

从20日开始,老人的银行账户开始连续向诈骗分子指定的银行账户进行网上转账,共计63笔,一直持续到26日,共被转走了1156万元,直到受害人的银行卡所属的网点打电话告知,老人才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并于当天14时报警。

据介绍,接报后,深圳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从当天15时开始启动紧急止付,截至当天21时,中心资金链处置工作人员共在工商、农业、中国、建设、交通、民生、兴业、邮政储蓄、浦发、广发、中信、平安、北京、光大、华夏、宁波、招商、长沙、上海农商、哈尔滨、龙江、天津农商、河南农商、北京农商、南京、上海、青岛银行等27家银行和中国银联专家团队的协助下,追查了五级、593个账户(包括外地账户584个)。

据通报,启动止付时,受害人转出的

1156万元已全部分散到593个账户并被取款,

其中大部分取款点在境外

目前,深圳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案件侦查工作。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RPi programmer reading notes

Raspberry Pi Programmer – Interesting Opportunity – upwork

https://www.upwork.com/job/Raspberry-Programmer-Interesting-Opportunity_~010ae1fe218f7040a9/

Web, Mobile & Software Dev Other – Software Development Posted 1 day ago

Fixed Price $1,000

I am looking for a mix of experience and value

Details

We are looking to work with a Raspberry Pi programmer that can help develop a raspberry pi program that works with sensors such as photo-eyes, pressure sensors, servos, lights, mechanical interlocks, etc that are triggered by humans in sequence.

For the data portion of the project, we’d like to time stamp each sensor activation and hold an elapsed time for the completion of these sensor inputs within a one hour window and store the data. At the end of a month’s time, we’d like to be able to identify the fastest time to complete all sensor inputs within the hour time frame and have a user inputed name associated with times.

You will be working with Mechanical Engineer with the sensors and requirements and have somewhat of an open design constraint within a fixed budget to complete the project. This project may expand into others as this R&D project may develop into something larger.

Please contact David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setup a brief call with further details.

Similar Jobs on Upwork

  • Need help in programing a mechanism part to the Raspberry pi 3

    Need help in programing a mechanism part to the Raspberry pi 3

  • Looking for Raspberry Pi 3B programmer

    We want to use a pressure sensor 2 bar (5V or 4 – 20 mA) and 8 outputs for valve control. Additional we want to measure the ambient temperature. The Raspberry Pi 3B will be connect to a 5-inch touch screen (no keyboard required). The timing for the valves and the menu displays I will provide. In our company mostly employees from Pakistan, India or Philippines – a programmer from this region will make the communication with Skype very easy My Skype name: dieterarndt01

  • Controlling relays with arduino and sensors

    I’m trying to get an arduino to use a rtc to control a relay. I’m also trying to use a temp/humidity sensor as an override to also control the relay. I.e. I want the relay on between 12a-12p. However if the temp or humidity reach above a certain parameter while the relay is off the relay turns on. I’d also like a menu system where I can change the max temp/humidity and be able to change the on/off times. I’d also like another relay to work in the exact opposite manner of the first relay

  • arduino or raspberry pi developer required

    We are looking for an experienced developer who could develop software either on Raspberry Pi or Arduino as per his/her convenience. You have to read data from analog inputs, create datalog, send sms on alarms and download datalog as excel/ text file. A local display would be required to see real time values and configure settings.

  • sensor programming to Raspberry pi 3

    sensor programming to Raspberry pi 3


LMS servers and instances of Squeezelite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黃毓民鬧梁天琦政棍 – 蘋果日報

黃毓民鬧梁天琦「政棍」 籲九西選民勿配票 – 蘋果日報 2016年08月27日

新東補選曾為本民前梁天琦拉票的「熱普城」候選人黃毓民,今日到深水埗拉票並進行 facebook直播時批評梁天琦沒有政治倫理,另外亦點名批評同區候選人劉小麗和民主黨黃碧雲。

黃毓民指,其參選團隊在九龍西有實力取得兩席,呼籲選民不要配票支持任何同區候選人。他不點名批評青年新政九龍西候選人游蕙禎,指「唔係個樣生得靚、後生,就可以做議員既,你一定要識得議事規則,議事規則都唔識、議會運作都唔識,咁你投畀佢做乜呢? 不如去選香港小姐啦!」,接著再點名批評同區參選的獨立候選人劉小麗,指她在自己的宣傳單張上貼上選舉號碼,遮蓋其傳單。

黃毓民接著指,近日有人散播謠言,並透過「假民調」拉票,指自己最失望是新加入參選的年輕候選人,和建制都是用同一招,指「要教訓佢地」。他隨即點名批評梁天琦,指「你梁天琦喺港島區,無青政的人,你唔去幫(熱普城候選人)鄭錦滿助選,你來游蕙禎九龍西,有我選的地方去幫佢(游蕙禎)助選,我唔知呢啲係乜嘢政治倫理?點解未學行先學走?未做議員已先做政棍?所有呢啲人,老實講我覺得好失望」。

黃毓民其後出席熱普城造勢大會,他發言時解釋,新東補選後,梁天琦和黃台仰曾找他吃飯,飯局上解釋為何與青年新政合作,而他向二人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要梁天琦為鄭錦滿站台,惟二人並無答應。黃毓民在台上斥梁天琦做法「好X冇義氣」,但不會怪他,指「呢班年輕人要經過磨練」。

不少網民回應指梁天琦和熱普城的政治理念不同,故難以為熱普城站台,「點解梁天琦唔贊成永續基本法唔為熱普城站台就係政棍冇倫理?」、又指「說好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呢?」


[#國際關係會客室] 訪問「四眼哥哥」鄭錦滿:澳洲回流移民投入本土運動 17/6/2016

根據保安局資料,2015年香港約有7000人移民外國,數字比2014年增加100人。港人移民首選地為美國,約2100人,其次是澳洲2000人,以及加拿大800人。這三個移民熱門地點都是英語國家,相信語文是港人考慮移民的重要因素,以便融入當地的生活。隨着美國的投資移民個案增加,令批核時間平均要5年以上,而加拿大早前曾暫停投資移民,也大幅收緊移民名額,不少香港人便選擇移民澳洲,其中移民澳洲的人數比2014年就增加了100人。

除了投資移民外,近年不少人透過讀書和工作等方法到外地生活,並取得居留權,可是,當到外地生活後,卻要面對一大堆經濟、文化,以至思鄉問題,令不少人回流香港,鄭錦滿就是其中一位。

他2009年半工讀到澳洲升學,其後申請居留權,2014年,幾乎可取得居留權之際,卻毅然離開澳洲,回到香港全身投入社會運動。

他回流最大原因是希望守衞自己的家園,為香港未來出一分力,推動本土運動發展。相信他能分析部分港人移民和回流香港所面對的問題。

受訪者:鄭錦滿(Cheng Kam Mun, C)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整理:李志鵬

S: 當初,你為何選擇到澳洲生活呢?

C: 2008年,社民連參選立法會。我認為這是一個新的抗爭模式,因為他們採取有別於傳統泛民的抗爭方式。當時,我積極為社民連拉票,參與示威,也投入反高鐵運動。可是,家人怕我會感情用事,變得更激進,可能因而出事,於是安排我到澳洲升學。

S: 在澳洲升學生活和工作一段日子後,你有沒有考慮在當地定居?

C: 2009年7月,離開香港到澳洲升學。當時,只專注於升學,在澳洲生活的確令我眼界大開。我住在布里斯本,那是一個很平和及令人放鬆的地方,每個人的生活都無憂無慮。除了市中心幾座較高的建築物外,其他地方密度都相對較低。一年後,除了升學,也計劃在當地生活,申請居留權。可是,我對澳洲的新聞時事興趣不大,只知道基本的資訊,但卻一直留意香港的時事,總會上網看香港新聞和收聽網台,明顯地,我的心仍留在香港。

S: 澳洲是香港人留學的熱門地方,你在當地的留學生活如何?

C: 我在澳洲留學五、六年,一般留學生兼職是「賺錢買花戴」,但我則要負責學費和生活費,曾做過飲食、清潔和運輸的工作。起初每天早上先到麵包店工作,中午到酒樓,晚上則到餐館,每天做三份兼職。之後,結識了女朋友並結了婚,她也是香港人,但認為香港的文化再不適合她。

雨傘運動期間,我決意回港,於是離婚,之後再沒返回澳洲。因為我知道,即使我留在澳洲,我的心也只會留在香港,根本無法生活。我希望回到香港,為自己的家付出。

S: 在澳洲期間,你是如何關注香港的社運?

C: 由於家人在航空公司工作,因此,我享有廉價機票往返香港和澳洲。基本上六四晚會和七一遊行,我都會留在香港,而有大型的社運舉行時,也會返港參加。2012年五區公投舉行期間,我不斷傳短訊和打電話給家人和朋友,希望他們能投票,避免投票率太低,可是結果還是令人失望。

更令人失望的是,所謂同路人拖運動的後腿,民主黨元老司徒華曾同意舉行五區公投,

可是民主黨不但不參與,更批評運動,這也是運動失敗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S: 你曾參與六四晚會,但現時卻投入本土運動,當中的轉捩點是什麼?

C: 2012年立法會選舉期間,我聽了黃毓民議員一個演講,當中強調,我們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這說法和我當時心中所想一致。之後,便開始閱讀關於本土的書籍,陳雲老師的論述指出我心中所想和解釋我當時的心態,我的本土理念因而萌生。

S: 你決意由澳洲返港參與社運的最大原因是什麼?

C: 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可以當家作主。因為不少人考慮到現時情況,不敢生兒育女;另外,我希望活得有尊嚴,毋須擔驚受怕。在澳洲讀書和生活是逃避,不能解決問題,每個人的心態不同,有人選擇一走了之,我常思考,當我們的家受到騷擾時,應選擇逃避,還是捍衞呢?

我希望可以盡自己的能力幫助香港,我所理解的本土就是願意留港戰鬥的人,而不是留港出賣香港人。

除了黃毓民議員的演講和陳雲老師的書籍外,也關心香港的民生議題,我一些朋友生育下一代後,的的確確面對爭醫院床位、奶粉和學位等問題。我住在旺角,眼見金舖和化妝品店紛紛進駐彌敦道、西洋菜街,也見證本土特色商場不斷消失。

S: 你積極投入雨傘運動,這如何影響你其後的社運參與呢?

C: 在雨傘運動中,我看到希望,因為年輕人願意走出來為自己的未來奮鬥。不少人的抗爭成本很高,不惜辭職或暫停學業,他們並非要出名,只是為了香港的未來。

傘運後,香港社會病了,不少人被拘捕和關押,部分人更患上情緒病,對佔領區周邊地區有陰影,也有人強迫自己不問世事。我有幸得到政治工作崗位,因此必須全身投入,根治現時香港的問題。

建制派也重視本土

S: 在推動本土運動時,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C: 最大的阻力是來自一些無謂的標籤,在雨傘運動期間,「衝」和「蒙面」會被視為「鬼」

在過往十多年間,社會運動形成了基本的套路,當運動發展到某個階段後,組織者便和對家達成協議,這變成一場戲,只是為向公眾交代。但這套抗爭方法已證明無效,我們面對的政權再不是港英政府,

現時的政權並不理會這些抗爭,即使幾十萬人遊行,也無法動搖這個政權

 

S: 未來,你會如何投入本土派的運動?

C: 我希望將雨傘運動的失敗和悲憤化作力量,投入「五區公投,全民制憲運動」。這是最後一個和平演變的機會,非建制陣營也沒直接反對,其中部分人也認同公投,計劃在未來5至10年舉行,這當中有些迫切性,不能待香港建立民族意識後才進行。

因為時間緊迫,自九七年回歸至今,每天有150名大陸人移民香港,至今已逾百萬,到下屆2020立法會選舉,這累積的數字會更多。年初新東的立法會補選中,不少人為梁天琦有6萬多票而興奮,但必須留意建制派的得票也上升不少,如果再不推行本土運動,以後就更難推行。

我們不應因黨派原因放棄這件事情,而須凝聚民間力量迫使政府修改《基本法》,從而達致制憲目的。這運動已經迫使不同陣營改變和捨棄當初的立場,現在公民黨和民建聯也重視本土意識。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BLDC motor control testing notes

bldc_4wd_test_2016aug2701a.jpg

BLDC motor control testing notes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Jak On Estate map

jak_on_estate_2016aug2701

Jak On Estate map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本港現時天下大亂,猶如進入春秋初期、戰國時代 – 練乙錚

校外派港獨單張會被拉?練乙錚憶六七暴動:北京對港新殖民手段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前中策組前顧問、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出席港台節目《政壇新秀訓練班》時,談及港獨問題。對於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指學生在校外宣揚港獨,校方可報警,練乙錚指,近日的事件令他想起

1967年的曾德成,六七暴動時,曾是中學生,「佢當時一腔熱血,被趕出校,仲要坐監」,

當時港英政府對付港人的手段,在今天再度發生,是北京對港的內殖民、新殖民手段。

練認為,高壓的手段不會成功,首先篩選主張港獨候選人的做法是對法治的嚴重衝擊,亦只會令港獨用另一個方法蔓延,他舉例指,

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在被篩走後,隨即在學界發動組織,現時已有20幾間中學成立港獨組織。

練稱,西方的「吸納政治」正正因為讓不同聲音進入議會令社會穩定,而香港政府將重要的社會力量排斥在外,最終只會「搞死自己」。

主持人指,香港人慣來務實,質疑港獨無成功可能。練卻表示樂觀,舉例指

孔子在極權高壓的春秋時代推崇儒家思想,本身就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用務實呢個原因嚟推斷港獨無前途,喺歷史上本身就不能成立。」

練又提到反對派陣營已出現山雨欲來的現象,他指泛民若不調整路線,回應新世代,完成世代交替,

老一輩將被陰乾、消失,「已經出現緊,可能好快。

他支持市民通過選舉,讓新生代、傘運世代的立會候選人進入議會。談及言論自由,他相信就算有人打壓紙媒,市民只會轉移到電子或新媒體的平台發聲,相信在10至15年內,言論自由空間不會有太大收窄。


練乙錚憂如下任特首仍強硬或出現殺戮局面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前中策組前顧問、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指,本港現時天下大亂,猶如進入春秋初期、戰國時代,政權越來越高壓,倘若下任特首仍採取強硬手法,有可能出現殺戮、用武力鎮壓社會運動的局面。

練乙錚出席港台節目《政壇新秀訓練班》,談及本港言論自由等問題。他指,

9月的立法會選舉結果,可讓北京知道對港採取的強硬路線是否成功,將直接影響梁振英是否能連任特首。

若建制派取得較多議席,梁振英任期極有可能延續,但若本土派、泛民大勝,相信中央將「換馬」,以採取懷柔路線的人任特首。

至於有人指9月選舉將是本港最後一次民主選舉,他認為有幾分道理,源於最重要的政改失敗後,立法會的角色比重降低,

「就算重啟政改,因為人大8.31係堅不可摧,(重啟政政改)都只會係一場騙局,立法會失去咗維穩、重要性。」


民主黨人嘆超區策略錯 研如何過票鄺俊宇爭末席 – 李先知 pentoy 2016年08月27日

https://tlfong01.com/2016/07/10/%E9%84%BA%E4%BF%8A%E5%AE%87%EF%BD%9C%E5%BE%AE%E9%9B%BB%E5%BD%B1%E3%80%8A%E4%B8%96%E4%BB%A3%E3%80%8B/

https://tlfong01.com/2016/06/19/%E4%B8%8D%E5%A6%82%E7%9C%8B%E9%84%BA%E6%96%87%EF%BC%8C%E9%A0%86%E6%89%8B%E5%AD%B8%E5%9F%8B%E9%84%BA%E9%AB%94-%E9%87%91%E9%AD%9A%E5%A4%A7%E5%8F%94/

立法會「超級區議會」界別今次由

6隊民主派、3隊建制派爭奪5個議席

泛民面對票源分散,有可能難保現有3席,特別是目前民主黨涂謹申支持度高達27%,反觀力爭泛民第三席的黨友

鄺俊宇,支持度僅得8%

也許未能「入局」。筆者聽聞,民主黨正研究將部分涂謹申的支持票過給鄺俊宇,確保泛民能保住3席。

涂謹申支持度一直高企,理論上有可能靠得票餘額取得兩席,但由於涂謹申參選的只是一人名單,故不少人都擔心他高票當選,浪費了部分選票,令其他泛民不夠票。有民主黨中人慨嘆民主黨在「超區」的選舉策略錯誤,並透露在報名前夕,有民調顯示涂謹申的支持度超過三成,當時他曾提出與鄺俊宇合組名單,以集中民主黨的支持票,評估約一張名單取得約35萬票,便可以一張名單取得兩席。

據了解,這建議亦獲部分民主黨高層同意,然而鄺俊宇卻並不同意,認為自己出選更有力爭奪議席。筆者聽聞,涂謹申亦曾私下接觸其他民主黨年輕區議員,希望邀請他們排在其名單後,最終各人均婉拒,涂謹申及鄺俊宇都以一人名單參選。

有民主黨中人慨嘆,當日一人名單的策略的確錯誤,雖然過去選舉經驗所見,在參選名單太多及比例代表制下,要一張名單取兩席的做法風險很大,更有可能連累其他同陣營人士,如2012年公民黨在新界西便出現有關情况;不過,今次部署參選名單時,卻未有評估不論泛民還是建制派,都有大批政治明星退下,因此知名度高的參選人,較易吸引更多支持者,以一張名單爭得兩席。

鄺俊宇向筆者表示,自己在過去兩周的支持度穩步上升,自己正與民建聯周浩鼎力爭取後一席,他說信任港人,泛民支持者會自行配票,有信心在選舉最後階段,特別是看到他在末席邊緣,選民會適當配票,希望涂謹申、街工梁耀忠及他自己能守住泛民3席。

對於是否曾拒絕加入涂謹申名單,鄺俊宇說認為合組名單參選取兩席的機會較低,相信市民會信任新世代。

目前民主黨有4名新人接棒參與直選及超區,支持度只屬一般,部分甚至已打出告急牌。

民主黨中委張文光指出,該黨餘下日子將全力支持鄺俊宇,認為他是民主黨世代傳承的象徵人物,在原則、立場上與民主黨相同,表達方法則新鮮,可代表年輕政治人。

張文光表明自己會落力為鄺助選,民主黨今日將召開記者會,由多名黨內資深成員如李永達、李華明、張賢登等人,一同呼籲該黨支持者投票給鄺俊宇,支持該黨交棒。

該黨又會期望支持者可配票,九龍東、九龍西及新界西的支持者都投給鄺俊宇

踏入選舉最後階段,民主黨亦計劃於投票前夕,於銷量最高的報章賣廣告,並已預留頭版廣告位,但具體內容目前未確定,需視乎最後各區選情,來決定如何告急等。

民主黨在5區直選,3隊領軍的皆屬新人,出選新界西的尹兆堅就指出,現時新西選舉氣氛淡靜,按民調他亦在當選與落選之間徘徊,現在能做的只能靠傳統方法,在地區擺街站做宣傳,包括去離島派單張宣傳,並會邀請明星級元老站台,希望能吸引選民留意。他指自己一早製作好選舉單張,應該一早入到住戶家中,期望未來幾日民意支持度能夠上升。

李先知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rpi3b hardware debugging notes

 

rpi3b hardware debugging notes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怕火燒 買笪地 – 梅媽媽

若港獨=粗口=炸彈 梁振英=689=? – 李平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梁振英、王振民、吳克儉、張志剛等人輪番上陣,試圖封殺校園討論港獨,本應為本港學術自由、校園自主典範的香港大學已有退縮迹象。校長馬斐森昨日向記者宣讀管理層聲明,主動提及港獨問題,聲稱港獨不切實際,亦不符合港大利益。看來,梁振英的鼓吹港獨傷害香港利益論頗有市場,宣揚港獨等於講粗口、討論港獨等於教學生製人肉炸彈,也會有親共人士、學校追捧,但是,市民應該問問校長們、問問立法會候選人,梁振英等於689、等於港獨之父,還等於甚麼?

低估港人捍衞天賦人權決心

梁振英政府遲遲未能從香港刑事法例中找到港獨言論違法的依據,只能靠恐嚇、靠抹黑,混淆違法行為與言論自由的界限。今年4月,梁振英曾公開恐嚇市民:「個人行為也好,一個社會的行為也好,不能夠說那件事、那種言論合法,我們就可以罔顧社會的利益、我們就可以罔顧政治或經濟的後果。」

令人遺憾的是,香港大學竟然接受了利益論。所幸,港大的聲明仍重申,院校自主、學術、思想、言論、集會自由是港大的基石,校園內可以辯論敏感、具爭議性的議題,總算沒有一下子把港大人的臉丟光。如果港大跟梁振英一樣,為了政經利益而拋棄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的原則,自然會被港人唾棄、被國際社會唾棄。

在利益威脅之外,梁振英及其黨羽最常用的手段就是

抹黑。梁振英以講粗口比喻在校園講港獨,指講粗口不犯法但會犯校規,可能被趕出校。辦學團體寶血女修會就港獨向轄下學校發放指引,還在回應傳媒查詢時把在學校談論港獨等同討論自殺、打劫銀行。

張志剛就撰文批評,

港獨進入中學「和中亞地區、恐怖分子進入學校,教學生製造人肉炸彈,是如出一轍」。

香港的主流民意是不贊成港獨,但中共也好,梁振英和其他親共人士也好,如果以為這類抹黑,把港獨言論等同講粗口,等同討論自殺和打劫銀行,等同教人製人肉炸彈,甚至像王振民那樣擺出一副不能「毒害我們的孩子」的悲天憫人之象,就能打響在校園封殺港獨討論、要學生們放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如意算盤,那就未免高估了自己的智商,低估了港人捍衞天賦人權的決心和勇氣,甚至會刺激更多的學生探索港獨歷史和思想。

打破惡性循環從梁下台開始

尤應指出的是,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光環破碎之際,越多青年學生去探索港獨問題,就會越多人傾向、支持港獨。最新一期《經濟學人》的評論指出,自2012年與北京關係密切的梁振英上任以來,香港的情況急速惡化。中共官員認為強硬路線與愛國教育,是對付被寵壞、不知感恩的香港人的良方,但他們就看不到,這正正是港獨思潮泛起的原因?

顯然,中共和梁振英不會如多數港人和國際媒體一樣,從體制、政策的角度去分析港獨思潮泛起的原因、尋找解決的途徑,只會歸咎於敵對勢力、歸咎於反對派。如果要從體制和政策的根源去反對港獨,豈不是要中共和梁振英去反自己?

俗語說,名字可能改錯,綽號是不會錯的。梁振英被譏為689、被譏為「港獨之父」,正正道出了香港政制的缺陷,道出了梁振英主政四年來政策的失敗和結果。他只是得到689票的特首,如何代表港人?怎麼會代表香港利益?他作為中共某些權貴家族、香港某些財團的代言人,越維護小圈子利益,引爆的中港衝突、香港內部衝突就越激烈,當局的打壓就越強硬,港獨的聲浪就越高漲。要打破由此形成的惡性循環,只有從梁振英下台開始。

李平


周永勤放彈 何君堯點拆 – 余錦賢 信報. 2016年08月27日

…..這枚炸彈對新西選情的影響有多大,仍有待消化評估。在周永勤宣布棄選當晚,社會普遍站在同情他的一邊,泛民亦在選舉論壇即時狙擊何君堯,質疑有「西環契仔」之稱的何君堯與事件的關係;另有泛民在網上論壇把事件與「政治篩選」相提並論,指強權已經來臨。

黑勢力干預選舉固然觸及港人的底線,而今次事件卻留下不少疑團。周永勤向傳媒交出的錄音,言語間未見有針對他口中的「身邊人」,若說威脅程度之大令他擔心保護不了「身邊人」,繼而棄選離港,似乎有欠證據。

周永勤多年前是「新界王」劉皇發的助理,與發叔和鄉事的關係非比尋常。有熟知鄉事者透露,周永勤外父屬北京副部級高幹,如果周永勤口中的「身邊人」是太太,又暗指事件涉及「強力部門」,這便有點難以置信了。

新界西建制派有4名議員角逐連任,分別是田北辰、梁志祥、陳恒鑌、麥美娟,西環的盤算是推何君堯力爭第五席。有民記中人評估,是次風波料不會影響建制4人選情,何君堯要自己拆招,坦言「自己做自己」,樁腳不能再分給他。據了解,民記曾考慮發個聲明,表達希望選舉公正云云;惟黨內有不同意見,所以按下不表。

至於泛民的尹兆堅、李卓人已先後報案。有泛民表示,周五錄影另一個電視選舉論壇時,泛民候選人以狙擊何君堯為主。白鴿黨中人分析,事件會牽動中間選民,流向哪邊,則較難預料,估計會有何君堯支持者流向新民黨或民記;中間支持者或會同情周永勤,令他的得票上升,也令溫和泛民包括白鴿跌票;亦可能有泛民支持者為阻何君堯入局,集中選票投向有勝算的泛民候選人。而熱血公民鄭松泰在周永勤宣布棄選後,在論壇即時力斥何君堯的片段亦在網上瘋傳。有政界笑言鄭松泰好似「執到寶」,相信他是事件得益者之一。


周永勤退選 – 曾志豪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我是新界西的選民,不過近日新西發生的周永勤受威脅退選事件,卻不應只看作是新界西的事,而是全香港選區都應該關心的議題。

因為空氣中的污染物是不會分地區而四散飄浮,同樣,政壇的烏煙瘴氣,又豈止在某一選區肆虐?

周永勤的指控,包括有人勸他退選,以金錢利誘,以官位交易,軟硬兼施,甚至以其家人安全作威脅。

而勸退的原因,便是要集中票源支持某一位候選人。

究竟周永勤的指控是否可信?還是自編自導的悲情退選苦肉計?

周永勤的民調一直只徘徊百分之一的低位,要博同情谷底反彈,似乎不太現實;而且退一萬步,即使他真的因而當選,他又如何自圓其說,突然又不怕家人受威脅,而繼續做議員呢?

狼來了的故事會徹底破壞他的形象。所以說周永勤苦肉計博同情,經不起推敲。

相反,在競爭激烈的比例代表制之下,百分之一的選票流向,足以左右議席花落誰家,有很大的戰略價值。

我們不知誰是幕後黑手,但有一個重要訊息,選民應該清醒,香港的選舉從來不是公平競爭的選舉。

非建制派,靠功績或個人魅力,爭取選民的支持;相反,建制派,特別是傳說中的西環契仔契女,他們是依靠配票過票倒票來選舉。一個是用隻腳跑數,一個是爹哋叫世叔伯過數。

周永勤事件告訴你,爹哋的世叔伯好惡,幫契哥契弟幫到出面,會叫你打假波

第二,世叔伯手上的票原來也不是無限量供應,他們也不夠貨分配給契哥契弟,唯有叫其他人退選借貨。

所以新界西,以及其他選區的選民,不要懼怕爹哋和世叔伯的力量,只要大家站出來用良心投票,真選票可以比配票過票的數目更多,別讓西環契哥契弟得逞。

曾志豪


健吾:我不是記仇 我只是有記性 – 明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每天都在忙,為的是什麼?都不過是想賺到錢,花點錢,買點快樂。

現在你發現,政府做的事情,愈來愈可怕。當有事的時候,你發現根本沒有人可以幫到你。

沒奶粉嗎?政棍叫港媽——對,在香港出生的港媽——用「買奶券」。「左膠」問你:「點解港媽唔餵母乳?」

沒大學宿舍嗎?港人就天天坐3小時車來回大學,自己搞掂,外出捱貴租;陸生留港做一年internship,宿位還是給他的。

沒大學學位嗎?港人要花錢出國,也不要給學位香港學生,因為他們覺得香港學生沒有「外國」學生質素好。

沒職位嗎?他們說香港學生不夠能力,所以要引入專才。誰叫你的父母不能供你到外國讀書?去外國買一個學位回來,見香港的工,白鴿眼的人力資源部同事一定會先見外國畢業的中國人,再見外國畢業的香港人,最後才見 local(本地)生。

你沒大學讀,你在打工,打一世的工。大學生月薪9000都要做,因為熱血的人不用肚餓,叫人免費供稿的網媒還是網絡清泉呢。早陣子有調查說,到40歲才有4萬元一個月。4萬元一個月夠供幾多錢的房子、可以付幾多的帳單?

這一切一切,都是香港的衰落、香港的問題。

然後,我們真的可以用選舉去解決問題嗎?支持民主的、「深黃」的支持者支持一個「袋住先」都OK的候選人,那當時79天你為什麼那麼笨去相信、去堅持?

支持民主的,主張用強積金調款做隨供隨款的養老金,想搶老人及中年人選票。這不正正是透支這一代人血汗錢的政策嗎?為什麼自稱「民主派」的人會支持?

然後,然後你說出來,你就會被老「YouTuber」鬧是「法西斯」,被左翼學者說你「打口水交」,說你「說的東西沒意義」,在 WhatsApp group 說你收共產黨錢。

可憐得可怕。

選什麼人其實改變不了什麼

一走了之倒是很簡單,問題是你留了一個怎麼樣的香港給下一代。我沒有子女,我可以說得輕鬆。但每次在街上看到有子女的香港人,我會替他們非常擔心:你們已沒有能力把孩子送出國了,你想你的孩子如何過活?你有想像嗎?你有想法嗎?你有擔心嗎?你有解決方法嗎?

這陣子,我聽到很多人說「入了議會,我會點點點」。講真,你可以做到幾多?我做時評節目,早就知道立法會議員什麼都做不到,《基本法》早就廢掉立法會議員的武功,從基本法第74條,你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凡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可由立法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

所有議員提出的議案,都不可涉及公共開支:沒有錢,可做什麼?錢又沒有,政治體制又改不了,政府運作又動不到。議員就只可以等政府發球,再回應。你選什麼人,都其實改變不了什麼。最壞最壞的狀况,就是議會碎片化、民主派四分五裂,然後為了在比例代表制繼續生存,就有人開始走「溫和溝通路線」(即現在年輕人說的「出賣選民」、「密室談判」路線),拉一派打一派,逐個瓦解。

這幾天,有好多人問我,在哪區應投哪一個,我的回應都很簡單:「投沒有做過的。」正如今年年頭,我投了一票支持吳業坤一樣。他成為了「我最喜愛男歌手」這8個月,雖然偶有糗事,但他還是給這個香港的娛樂圈,帶來一點新鮮感。

交棒的時候來到

新人可能不會做很多事。只是,我仍然記得,兩年前,雨傘運動之後我已經在電台說:建制甩轆,泛民也甩轆。運動爆發、出現,就是「90後」黃之鋒那一代看不到將來,乘勢而起的結果。建制和泛民,沒看穿經歷通識教育政策一代的香港人需要什麼,自以為自己很可以控制大勢。可惜,他們不能控制大勢,他們只是販賣恐懼、販賣「變」的恐懼。雨傘運動之時,我已清楚的說明,這次是世代之爭,而不是政見之爭。交棒的時候來到,如果這次選入去議會的,仍是雨傘運動前議會的那些人,我會理解,香港大部分選民都選擇不變,不變地繼續被殖民、不變地繼續被剝削、不變地覺得中國利益比香港利益重要。我不會天真的覺得新人進場,就會「一天都光晒」。我只是有記憶:兩年前,搞了79天「大龍鳳」,泛民代議士如何在金鐘東閘西閘天天想他們拆路障、建制集體「等埋發叔」甩轆、泛民一盤散沙外圍組織生怕代議士會出賣他們的日子。

所以,下星期,請給新人機會。這是我唯一一次,直白的說出我對選舉的感受。


建制派誓爭更高學歷 為證曾慶紅八字真言:內強素質 外樹形象? – 譚楚喬 post852 2016-08-27

立法會選舉新界西候選人、律師兼屯門區議員的何君堯近來爭議甚多,其中一項是被網民質疑他虛報學歷,指他在個人網頁自稱「於1984年畢業於英國州瑪高等教育學院(Chelmer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即現今的安格裡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in University)」,但此校在1992年才成立,質疑他當年應只取得文憑學位,而非大學學士學位。

建制派過往捲入多宗學歷爭議,包括民建聯新界東候選人葛珮帆、九龍東候選人柯創盛,以及港島區候選人鍾樹根。民建聯一向重視學歷,只因06年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發出的「溫馨提示」,「內強素質、外樹形象」這八字真言,令民建聯成員「急急發奮,努力向上」,誓要取得更高「學歷」。

先回顧最近被質疑的柯創盛,他的碩士學歷早前備受質疑,其後解釋自己於一間英國大學畢業,但《蘋果日報》今日報道,記者查詢該校後發現沒有他的學生記錄。

柯創盛向記者聲稱自己就讀遙距課程,但無法說出大學名字,其後曾經在自己 facebook 公佈片段展示證書,聲稱自己透過「Raffles Academy」入讀諾定咸特倫特大學(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 NTU),並與於2013年畢業。《蘋果日報》亦致電相關學校,但校方指並無「Or Chong Shing」、「Or Chong Shong Wilson」或「Wilson Or」的名字,又直言大學於「Raffles Academy」的協議在2013年底已完結。

葛珮帆的學歷同樣惹起爭議,雖然她在其個人網站主頁仍以「博士」自居,但在海報中只寫上自己擁有「婚姻與家庭治療碩士」學歷。另外,其網站中的學歷及資格一欄,只表示於1988-1996年間取得工商管理學學士、碩士及管理哲學博士學位,但沒說明頒授學位的學校名稱,有別於2010年表明是在「香港大學」取得「社會科學婚姻與家庭治療碩士學位」。同樣,她在2012年競選立法會時,亦只提及自己的港大學歷,故被懷疑今年競選海報中再度避重就輕,「自貶身價」。另外,獨立股評人 David Webb「踢爆」,她聲稱完成博士學位的大學「Greenwich University, Hawaii」與英國名校 Greenwich University(格林威治大學)完全無關,雖葛珮帆聲稱「用9年時間好辛苦讀返嚟,係捱返嚟嘅」,但 Webb 更發現該校1990年2月才於夏威夷州成立,與葛珮帆聲稱的報讀時間有出入,令外界質疑其學歷的真偽。

至於獲網民「賜名」「Dr. Tree Gun」的鍾樹根,語言造詣高深莫測,令人對他持有的兩個碩士學位甚有保留,包括英國蘇格蘭格拉斯哥卡利多尼亞大學理科碩士(Msc., Glasgow Caledonian University, UK)及英國威爾斯(紐波特)大學工商管理碩士(MBA, University of Wales, Newport, UK)。其中,據《泰晤士報》的最新大學排名,格拉斯哥克里多利亞大學在全英127間大學中最新排名94,另外有120多年歷史的威爾斯大學,於2011年被BBC揭發向海外連繫學校濫發學位,結果多間分校要合併才能挽回聲譽。

事實上,鍾樹根於2002年取得由港大專業進修學院及暨南大學合辦的社會科學文憑。但只是相隔兩年,他就突然「學有所成」,在04年獲上述的蘇格蘭碩士學位,5年後更是突飛猛進,再取得第二個碩士學位。

從以上「亮麗」的學歷可見,民建聯等建制派人人「學有所成」,或許他們深感學海無涯,誓要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博士學位看齊,務求「內強素質、外樹形象」。


周永勤「因利誘不遂,繼而被威脅」 香港正踏入「黑金時代」? – 王卓琳 post852 2016-08-27

立法會新界西自由黨參選人周永勤,昨晚出席有線選舉論壇時,突然宣布停止一切選舉活動,變相棄選,其後又在論壇結束後情緒崩潰,邊嚎哭邊指不想談論事件,但表明有人要求他退選。其舉動令人猜測,是否有人因他早前不接受「官位及500萬的利誘」,繼而作進一步的「威脅」行動,力保第五席落入建制派手上,集中選票流向何君堯。

這一連串的行動,難免令人聯想到當年臺灣解禁後的「黑金政治」。

「黑金政治」發生於臺灣的八、九十年代,當時解嚴後,各民眾、政治團體均可依法組黨結社、參加集會遊行及從事政治活動,因此,令不少臺灣地方流氓、政治人物利用暴力或賄選等手段威脅、利誘他人以圖控制地方政治勢力,及進一步取得政府官員職位。當時與「黑金」勢力有聯繫的政界人物,會涉嫌包庇、影響執法、甚至會委託「黑道中人」代為處理一些他們不便出面的事務。

「黑金政治」在李登輝繼任中國國民黨主席與中華民國總統後迅速發展,不少有黑道背景的人士為求「漂白」自己的身分,利用財力當選鄉長、里長等地方行政領袖。當他們在任後,又會利用職位為自己「護航」,令當時臺灣政治陷入混亂。最受矚目的例子則為多次在議會內外涉及暴力等相關案件的無黨籍立委羅福助。

羅福助被視為橫跨黑、白兩道的政治人物,他曾任中華民國第三、第四屆的立法委員。他於1996年2月的政改期間,因民進黨反對他參與政黨及質疑其「黑道」背景,在民進黨辦公室大樓前毆打時任民主黨秘書長邱義仁。之後,張晉城、趙永清等民進黨成員的亦因曾直指羅福助是「黑道中人」和發表「反黑宣言」,張晉城被羅福助慎重「警告」。目前,羅福助為一名通緝犯

另一例子則是擁有國民黨黨籍的屏東縣議長鄭太吉。他曾因於1984年「一清專案」,臺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掃黑行動中,涉及兩宗殺人案,送到綠島服刑,1990年出獄後,當選屏東縣議員,更前後連任兩屆的縣議員及議長。1994年鄭太吉因地方劃分問題,跟好友鍾源峰發生金錢糾葛,他當時把鍾源峰押出大宅更開了一槍,旁人隨即連開共16槍。事後,當時各大報紙亦都只報導出鍾源峰被殺的新聞,卻沒有任何一份提到有誰涉嫌

其後鍾母報案指控鄭太吉殺人,但鄭太吉向當時的司法人員施壓,以致沒有當地律師接受被害人鍾母委任,雖然後來輾轉下找到高雄市的知名律師湯金全願意接手案件,但每次開庭,鍾母及湯金全都是在滿場警察保護下進庭。

鄭太吉擔任議長期間,令屏東縣十多年充滿黑道的陰影,其殺人案更是突顯了當年自解嚴後,臺灣地方流氓為求「漂白」,大舉參選、滲入議會,導致社會治安及政治生態惡化。當然,香港暫時未如當年臺灣般混亂,但眼看周永勤被迫退選,又不肯透露更多詳情及交由警方處理,又有誰能保證將來不會好像臺灣「黑金政治」般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王卓琳


全國政協林雲峯出選建築測量界 透露曾遭中聯辦部長級官員「勸退」- post852 2016-08-27

自由黨新界西參選人周永勤昨日出席選舉論壇時突然宣布,為免身邊人受到傷害,決定停止一切選舉活動,有社會輿論認為事涉中聯辦。網上電台D100節目《左右大局》今日邀請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候選人接受訪問,身兼全國政協委員的候選人林雲峯表示,自己也曾收過中聯辦的「勸告」,希望他不要出選今屆選舉。

林雲峯表示,勸他「退選」的是中聯辦部長級官員,平時跟其業界學會亦有接觸。當對方得知他有意參選後,對方特意就此事與他聯絡,但林雲峯拒絕跟他們的「計劃」行事。被問到「計劃」所指的是麼,林雲峯回應道:「唔係支持我囉,你而家見到佢支持邊啲人㗎啦。」

除林雲峯外,另一候選人姚松炎亦有出席;尋求連任的謝偉銓則缺席。


上帝是公正的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英國在奧運勇奪佳績,金牌和獎牌總數,擊敗其他強國,名列第二,與美國一起領風騷。

梁振英即刻抓緊機遇,呼籲香港要向英國的體育政策和精神借鏡學習,這一點,值得點讚。

梁特提倡崇優,呼籲學習勝利者,而不是失敗者。英國人口五千餘萬,論人口的奧運獎牌比例代表制,平均每一百萬人口得一項奧運獎牌,相比之下人口全球最多的中國,每百萬人口僅得獎牌零點零五。奧運的成績,兌換成民族的質素,一清二楚,不是一味放開肚皮靠生殖,就能贏。

下屆奧運在東京舉行。希望

日本可以改革奧運金牌榜,每個國家採取人口比例代表制來排列成績,這就是與時俱進,科學公正,沒有得喧嘩嘈吵。

梁特說希望香港借鏡英國,其實,早在三年前,愛國愛港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已經高瞻遠矚,嚴正指出:香港大型體育場地,不能滿足國際標準。曾前局長主張建一座「啟德體育園」,耗資若干十個億,希望打造香港的體育夢。

但眾所周知,曾局長的撥款要求,得不到梁班子的積極支持,理由是「體育對促進經濟增長無幫助」,而且啟德那塊舊地,梁班子認為應該用來建造公屋,所以「啟德體育園」的撥款,被梁班子及時抽起了。

然後就是曾局長遭到梁振英的解聘。

現在眼見英國取得好成績,才想極力模仿,但如果那時梁特府對曾局長的體育視野有足夠的支持,下屆東京奧運,香港特區必有一金三兩銅,不讓新加坡游泳快速超前了。

這就證明:中國人的政治,真是落後而可怕。少數思想超前的,如預警中國人口膨脹必引致惡果的馬寅初,或警告建什麼長江三峽大壩、必危害水土生態、弊多於利的黃萬里,不是招致愚昧的中國人批鬥,就是「鬱鬱以終」。

曾德成前局長也無可避免,加入了這條冤情隊伍,但幸好還有點「一國兩制」的保障,曾前局長沒有受到梁粉批鬥,及早退隱到另一個比香港還安全的地方,至於阿哥要不要為弟報仇,是另一個故事了。

所以中國人要向英國人「借鏡學習」的地方太多,除了什麼議會民主,首先是學習英國人待人處事的胸襟,不要那麼小器。但小器,正是中華民族基因之本,如果借鏡得了,也能改正,中國人不是都能升級,變成準英國人了嗎?No way。上帝畢竟是公正的。

陶傑


土地經濟可撐多久? – 陳景祥 pentoy 2016年08月27日

大陸今年出現破紀錄的地王數目,地價不斷上升,意味着樓價未來看漲 ( 其實沒必然關係),這種資產膨脹的遊戲,是否符合目前政府要去槓桿、去庫存,希望經濟結構轉型的目標?

大陸地王的推手,是國企、央企,它們財雄勢大,容易向銀行取得低廉資金,投地財力無限;而地價屢創新高,最大受益者則是地方政府。換言之,地價攀升、房價高企,圍繞着收地、賣地、起樓到物業出售這條產業鏈,參與的主要都是政府,而過程中形成的地產經濟,則支持着政府稅收、地方財政、銀行借貸、私人資產等國家和人民的財富;對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來說,地產經濟到底可以撐多久?

在大陸,土地出讓金約佔地方一般預算收入的一半,加上與房地產相關的稅收收入,土地財政是地方政府財政的核心。

在土地財政制度的設計中,地方政府和發展商是房價上漲的受益者,也是地王的「造王者」。

撐起政府收入及銀行貸款

土地財政有積極的一面,可以緩和地方財政壓力,推動基礎建設和城市建設,有助促進經濟增長。

但是,土地財政也帶來不少負面影響,包括三四線城市房地產高庫存(即所謂鬼城),一線城市高房價,而房價不停上升,形成資產泡沫,會令地方政府債務累積違約風險增加。

此外,地價貴樓價高拉高了實體經濟的成本,搞實業不如炒樓,造成產業空洞化;而財富向房地產高度集中,令有產者財富暴漲,無產者分享不到經濟增長的好處,貧富懸殊的情况日益惡化(參考新浪專欄〈土地財政炒高地價為何還不廢除〉)。

財富高度集中房地產 加劇貧富懸殊

上面說的,香港人很容易就明白,但香港是彈丸之地,可發展的土地有限,而天然資源不足,搞「土地經濟」是迫於無奈;但大陸地方大,經濟結構一定要多元並進,不能讓房地產發展擠掉太多資源;香港的教訓,值得內地引以為鑑

中共起家,是靠土地革命戰爭,在革命根據地打土豪、分田地,奠定了中共在農村革命的基礎。現在搞土地經濟,也產生了一批土豪和一大批城市無產階級,成為社會不和諧的導火線。房地產表面上是經濟和民生問題,但其實是重大的政治問題。


梟雄更怕病來磨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世道是公平的,生老病死乃人人必經之路,只看是比較舒坦抑或比較痛苦。

時見名人虎將高官暴君,他們受牢獄之災一夜白頭,憔悴虛弱,遭病魔纏繞,暴瘦乾枯蒼老,有些舉步維艱,要拄杖緩行或輪椅代步,對比從前雄姿,不勝欷歔

「千金難買老來瘦」?但「英雄最怕病來磨」。三國時猛將張飛,驍勇善戰膽大如斗,還曾威到喝斷長板橋。他自詡拳打南山猛虎,腳踢北海蛟龍,槍不怕,刀不怕,天不怕,地不怕……連死也不怕。

諸葛亮着他伸出手來,在手心寫上一個字,是個「病」字,張飛想到受過的折磨,連聲大叫:「怕!怕!」還帶着寒顫,可見真是英雄最怕。

誰也怕生病,英雄狗熊怕,美女醜婦怕,凡夫俗子個個怕。其實梟雄更怕病來磨,更加唔輸得。叱咤風雲的英雄正面,而梟雄卻多一份霸氣歹氣,心狠手辣,恃勢弄權好鬥,甚至禍國殃民雙手染血,氣數將盡之際,那種淪落感更強。視死如歸是不能自主的,不死,纏綿病榻氣如游絲,連吃喝拉撒睡都無法如常,向來強烈,此刻痛苦呻吟尊嚴盡失,而且久病牀前無孝子,等着分遺產,情何以堪?

「健康」才是梟雄的終生綺夢。

李碧華


BAGISM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在上海K11購物藝術中心看一個手袋藝術歷史展,英文名叫「BAGISM」。

「BAGISM」這個名詞是由「披頭四樂隊」的約翰連儂和妻子小野洋子發明的,1969年3月他們在維也納開記者會,兩人躲在一塊代表包包的布裏面,記者看不見他們的模樣,只聽到他的語言。他們的意圖,是不想公眾只注重他們的模樣而忽略了他們所說的內容,於是,就產生了「BAGISM」這個名詞。

這是一個有趣的概念,大千世界之中,形形色色,表面的現象,常常令人忽略了真正的表達。聆聽本來是天性,但往往又成了疏忽之事。你有你講,他有他不聽,他不聽,未必是你語言有問題,而是他的注意力,被其他東西分散了。我們聽人爭執,常常會聽到一方說:你聽我說,你聽我說!這就是因為你費盡了口舌,對方卻不聽你說。

於是乎,「聆聽」成了一樣希罕之物,甚至可以拿來做廣告,一個人說了話,若是有人真心聆聽,可被視為幸運之事,這樣一來,說話成了耳旁風,倒變了常態。究其原由,如果不是存心不聽,那就是沒有專心去聽。

聽收音機往往比看電視更專心聽講的原因,是因為看不見,少了干擾,少了分心。約翰連儂夫婦之所以要躲進一個「袋子」裏才對記者侃侃而談,也是用心良苦。當然,到了今天,「BAGISM」也另有新意,尤其是女人,大多都是Bagism,只要新款手袋當前,你再說什麼都聽不見了。We are all in the same bag!

李純恩


一個港女在東京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一月份我去日本旅行,住在新宿一間酒店,check in 時櫃台職員見到我的 passport,忍不住興奮地「哇」了一聲,用廣東話說:「你是香港人!太好了!」

「你是香港人?」我問道。「是啊是啊!」她用力點頭,「我好想有人陪我說話啊!」

因為無其他人 check in,所以我站在櫃位前陪她閒聊了一陣,她說,說甚麼內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有人跟她說話,「我好長時間沒有真正說過話了!」

我失笑,「每天說日文,所以很想說廣東話?」她搖頭,「每天做啞巴,沒有人跟我說話,所以很想說話,說甚麼語言不重要,內容也不重要,總之想說話。」

原來,她來日本 working holiday 快一年了,但一個當地人朋友也沒有。「以前很喜歡日本,一儲夠錢就來日本旅行,覺得日本人非常友善,常常想,如果我可以在這個國家生活就好啦!但表面友善的日本人骨子裏非常排外,他們永遠客客氣氣,但從來不打算跟我這個外國人同事做朋友。除了公事對話外,無論我說甚麼,他們都只是禮貌地微笑、點頭,表面非常客氣,其實拒人千里,我覺得很無奈,很失落。」

做遊客和做同事畢竟不同,做遊客的,看到笑臉便覺得窩心。做同事,付出了感情則渴望收到回報,渴望交流和溝通,渴望了解和被了解,有更多要求。這個,算不算文化差異?

高慧然


沒有身體的文字 – 楊靜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文愛,又叫文字愛,是大都會男女兩不相見,但在網絡彼端和有緣人通過鍵盤談情說愛的空間。當然不只說些好聽的話,不少人其實有些慾火焚身,會打出香艷的文字,你來我往,再虛空不過地造愛。

她沒有想到自己盡然會癡迷於此。婚前她有過幾個男朋友,但大家好像對那事都不感興趣,時間用在高雅的消遣上,聽古典音樂會,或是去學打高爾夫球——她努力經營自己,希望到中年時,仍然可以中產、健康。幾個女朋友,都是整日為愛情魂不守舍的類型。她常常充當她們的感情顧問,迷茫時提供意見,失戀後提供肩膀。人人都說她冷靜到冷血,她不做辯白,交往着一樣不會讓情慾上腦影響判斷的人。

其中一個不出意外和她結了婚,大家相敬如賓,像普通夫妻一樣吃飯、睡覺、看電視。因為暫時還沒有計劃生小朋友,性生活也按健康雜誌上推薦的那樣,每周或每月幾次,用手機 App 標註提醒。母親來探望新婚的她,住了幾日後也嘖嘖稱奇:「你們分明像同一屋簷下的兩個租客。」

她很為這樣的境界自豪,直到丈夫出去長期出差。大約一星期後,她覺得孤獨,雖然本也不會和他特別親熱,但屋子裏全灰的裝修吐出冷氣,空蕩蕩似乎喘息都有回聲。她也會打電話,但那種眼紅心跳的話面對面都擠不出來,更何況乾巴巴對着電話。

她忘記怎麼去到那個同城的文愛網站,一開始只是靜靜看別人寫過火的話徵集文愛對象。直到有天一個同樣沈默的人和她開啟私聊窗口。他發言並不猥瑣,但像用雞毛撢子撓她的心,幾段和風細雨的再忽然一句讓她措手不及赤裸裸的進攻,她有些驚,藉口有事下線。可閉上眼,那些挑人的詞語就在她肌膚上遊蕩,想要找個空隙鑽到她身體裏去。再上線,他還在,似乎知道她會回來。

先生回來後,她仍偷偷摸摸地在夜晚上線,黑暗中她變成自己認不出的樣子,像是要補償整個青春期的自持。

有幾夜睡前她心頭仍有小火苗,就委婉摩挲丈夫的背,他親她的額頭:

這周末應該來一次。

她轉身對着沒有光的窗,一邊撫摸自己一遍回想那些沒有身體的字。

楊靜


港尖子多讀醫 金融界旺內地生 – 香港經濟日報 2016年08月27日 星期六

文憑試(DSE)剛好經過了5屆,大家不難看到成績最好的學生一窩蜂湧往修讀醫科,雖然醫科生出路好像較有保證,但要成為一位專科醫生,畢業後要花上最少10年時間,相信尖子未必想到那麼長遠,而這條路也不容易走。

另一方面,近年金融界招聘優秀人才時出現困難,雖然金融界吸引力比不上在金融海嘯前,但仍比起大多數行業吸引。有畢業生批評金融機構聘請不少內地來港讀書的畢業生,但原來這趨勢有一定原因。

優秀海外生 入金融界增

近年本地公開試,有優秀成績的考生皆進了醫學院,兩間大學醫學院吸納470位學生(各235位),入學講座總是座無虛席。加上港大法律(98位)、中大法律(79位)、城大法律(60位),港大與法律有關的雙學位(140位)、港大牙醫(73位),及兩大的藥劑學(91位),總數已是1,011位,這未計算有個別優秀的學生會選讀新聞系、心理學、中醫、工程、理科等,令修讀與金融有關的優秀學生不多,影響將來畢業生時加入金融界時的水平。

你可以說人會有進步的,但中學時成績優秀,畢業時成績相信不會差得太多,這點亦反映在各大學互相競爭優秀的學生。當優秀的中學畢業生,不論是考文憑試的,或是考IB的,皆不會選商科、金融科時,這一定會影響行業的質素,於是不少金融機構、會計師行,會到非金融學系招聘新人,也會在本地學生以外尋找人才。

在香港讀書的海外生,包括內地生、台灣學生及其他海外生,他們進不了兩大醫學院,而修讀法律的學生也不多,令優秀的非本地學生進入金融界比率增加,這解釋為甚麼有不少金融界的好工像是被非本地學生拿去了,實質是香港最優秀的學生會當醫生,於是非本地學生便更容易拿到金融界的好工,除非那些是水平相當高的本地商科生及金融科學生。

海嘯後薪低裁員 金融吸引力減

若問一問內地優秀學生,他們會選科學、工程、金融等學科,不會如香港般只選醫科。

對於香港的學生來說,金融業的吸引力不如醫科,除了是金融海嘯後的後遺症外,行業裁員、個別如會計業入職薪酬低也是原因,這點又與市場結構有關。香港的市場不能容許大幅增加入職的薪酬。

當優秀人才大多去了醫科時,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長遠難免受到影響,因為此行業也極需要優秀人才,他們同樣要

抵住壓力,做事準確,反應迅速,留意最新行業發展等素質

優秀學生及其父母可以作較長遠的計劃,專科醫生的路相當漫長,而且不是每一個優秀學生也適合當醫生,而培訓的路也受政府資源所支配,從前也曾出現醫管局不能全數聘請醫科畢業生的例子。相反,優秀學生進入金融界、商界時,在今時今日渴求人才的今天,他們一定不難有突出的成就。

李兆波


你要日以繼夜的工作!Tesla創辦人Elon Musk 的11個創業秘訣 – 創新拿鐵 Start Up Latte August 26, 2016

閱讀了 Tren Griffin 在《25iq部落格》上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介紹了 Elon Musk 的創業經歷。Elon Musk先後創立了Paypal、Tesla和Space X,是本世代最傳奇的創業家之一。到底Elon Musk是如何辦到的?本文將探討我們能在Elon Musk身上學到11個創業秘訣。

由 Tren Griffin 的文整理出十一個重點:

  1. 找到具最多上漲空間、與最少下跌空間的創業機會。

2.成功的創業必須建立在優秀的產品上。

  1. 掌握主控權。
  2. 即使總是先苦後甘,但創業並不適合每個人。

  3. 深思熟慮後的批評是無價的,特別是當它來自你的朋友。

  4. 加倍努力,才會有加倍的成功機會。

7.創業要具備比賺大錢更崇高的目標。

  1. 設計絕佳的產品不需要說明書。
  • 創新總來自於不斷的犯錯。

  • 市場並不理智。

  • 人格比天分重要;與其專注流程,不如認真思考。

  • 找到具最多上漲空間、與最少下跌空間的創業機會

  • Elon Musk 認為創業家必須擁有的特質就是,要能找到幾乎沒有下跌空間,但是卻有很大上漲空間的創業機會。

    想要創業成功就應該

    專注於還不普及的技術或領域,而非那些大家熟知且競爭激烈的標的,這樣才有機會以小博大獲得巨大的成功

    Elon Musk的商業火箭 Space X 登陸火星構想,就是從相對非常冷門的領域中發想而來。雖然這樣的風險很高,但一旦成功,就能夠輕易建立起極高的門檻

    1. 成功的創業必須建立在優秀的產品上

    成功的創業當然要生產出「優秀的產品」,但是所謂的「優秀」產品並不能是只比對手「好一點」的產品,而是要完全超越對手。因為在成熟市場裡,原有的品牌有絕大的優勢,如果產品只有好一點,消費者仍然會選擇固有的品牌。

    Elon Musk 的商業火箭計畫 Space X 就是個很好的例子,航太產業向來都認為即便降低產品價錢不會提升需求,因此,他們從來都不考慮如何能夠減低火箭發射成本。但是 Elon Musk 卻從中看到了機會,開始研究可重複使用的火箭以及開發其他節省成本的方法,藉由成本的降低,讓他的產品至少在價格上可以明顯優於其他競爭者,也顛覆了航太產業

    3. 掌握主控權

    如果在你的公司裡只有一個獨家供應商,你的成敗都會決定在他的手上。因此,Elon Musk 傾向於自行生產他的產品所需要的各種元件,或者能同時有多家的供應商切記不要讓自己的命運掌握在他人手上

    Tesla 和日本松下合作,在美國新建一家電池工廠,正是因為 Elon Musk 要確保 Tesla 能夠穩定的得到電池供應。

    1. 即使總是先苦後甘,但創業並不適合每個人

    創業是痛苦的,如果要比喻的話,應該就像「一邊咬著玻璃一邊凝望深淵」。在開始創業時,創業家都會過度樂觀,接著會遇到很多的困難與挫折,逐步減低原本的幸福感。再來會遇到更多的失敗與打擊。最後如果幸運的成為極少數的成功者,才能漸漸的找回失去的幸福感。

    創業家不但要專注於創業,如果他想要成功,還需要面對公司裡的各種事情,每一件小事都是成功與否的關鍵。創業是極度困難的,只有熱愛挑戰又能夠堅持的人適合創業

    Elon Musk 本身的創業過程就充滿了波折。2007 年,Elon Musk 投資在 Tesla 的錢快燒光了,但是卻還沒明確的商業模式。他只好把之前賺到的錢全數投入 Tesla。

    2008 年,由於 Elon Musk 對於工作的投入,導致妻子的不滿而要求離婚。

    而 Tesla 也在同年被迫裁掉三分之一的員工並關掉底特律的分公司。

    同年,美國爆發了歷史性的金融危機,讓 Tesla 的經營更艱辛。

    Elon Musk回憶起那段歲月時說,「我經常在午夜醒來,發現眼淚淌在枕頭上。」

    1. 深思熟慮後的批評是無價的,特別是當它來自你的朋友

    唯有不斷的聽取回饋,我們才能從過往的成功或失敗中吸取教訓。承認我們的錯誤,才能夠避免繼續犯錯,創業家需要有接受批評的氣度才能適應源源不絕的新資訊和想法。

    1. 只有加倍努力,才會有加倍的成功機會

    Elon Musk 的工作態度跟他的成就一樣傳奇,

    他每天工作 15 小時,

    只休息 6 小時,

    他認為如果願意比別人付出多一倍的努力,就能比別人快一倍達成目標;

    用勤勞來改變事情的結果,而不是用運氣來造就成功。

    1. 創業要具備比賺大錢更崇高的目標

    有理想的創業家不會為了將公司賣掉而創業,他們創業是因為相信能夠改變世界,拿Elon Musk的Space X 來說,他的目標是把Space X打造成航太產業界的廉價航空,完全顛覆人們對於太空旅行的想法,這些創業家更可能捱過創業所帶來的煎熬以壓力,因為他們更渴望成功。

    有理想的創業家能夠不斷的由錯誤中學習,也擁有屢敗屢戰的勇氣

    1. 設計絕佳的產品不需要說明書

    說明書當然有存在的價值,但是大部分人都不喜歡閱讀說明書,產品設計者應該以不需要說明書為目標來開發產品,讓產品為自己發聲

    喬布斯也堅持著同樣的信念,因此,當你打開 iPhone 或 iPad 的盒子時,你不會見到任何的說明書。你只需要按下開關,整個系統就開始為你所用。

    1. 創新總來自於不斷的犯錯

    犯錯對於創業是非常重要的,股王 Buffett 也曾經說過:「我犯了很多的錯,而且還會犯下更多的錯,只要最後的對能夠彌補之前的錯就好了」,唯有從不斷的錯誤中,才能夠取得足夠的經驗用於創新。

    Space X 就是個屢敗屢戰的例子。2006 年「獵鷹1號」發射一秒後,因為燃料管破裂而失敗。2007 年,再次試射,火箭因為自旋穩定問題,導致傳感器關閉引擎又失敗。2008 年,第三次試射,「獵鷹1號」在升空兩分鐘後,火箭開始震顫,最終與地面失去聯繫。Elon Musk 沒有因為這些錯誤而退卻,終於在 2008 年 9 月 28 日成功的將「獵鷹1號」升空,並進入了預定軌道。

    1. 市場並不理智

    市場總是不理智、會犯錯,然而像是 Elon Musk 或 Buffett 這樣的創業家和投資者,總是在人們不斷犯錯的市場環境裡或不景氣的時刻,不斷尋找投資機會,以低廉的價格取得需要的資源,或者進行投資與創業。例如,在經濟低迷的時候,招募人才就會變得更容易

    1. 人格比天分重要;與其專注流程,不如認真思考

    Elon Musk 認為天分與人格相比,應當更強調人格這一面,心地是否良善比起這個人的工作能力如何更加重要;相對於很多人對於「流程」的過份注重,Elon Musk 也認為應該跳脫「大機器裡的小螺絲」思維,不要讓「流程」取代了「思考」,才能有更多想法創新,並擺脫既有流程與官僚主義。

    譯者:戴羽,莫名其妙的進入了軟體工程,又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專案經理。流浪多年,總算在寶島找到落腳之處。熱衷科技、歷史、電影、攝影。期望可以將自己所懂盡量回饋社會。


    BlockChain令中介消失? – Chan David 信報 2016年08月23日

    Block-chain能否真的如某些說法般,可以令銀行(和大量專業)消失呢?

    恐怕不會。

    且先用哩民(包括電腦盲如小弟)能理解的講法簡介一下Block-chain。這是一個數據記錄兼加密的技術。比方說,我去Uniqlo買casual wear,用EPS付款,現時的做法,其實整個transaction就是在我銀行和Uniqlo的銀行交換數據完成(即是由我的銀行賬戶扣錢,再在Uniqlo的銀行賬戶上加上同等的錢)。整個交易的電子記錄是存在這兩家的servers中,並且另有程式加密。可是,若果有人/集團「有心算無心」,想刪改記錄的話,最多只須hack入兩個銀行servers,破其密碼然後更改記錄即可。金額夠大的話,加上用電腦去hack兩個servers的成本亦不高昂,自然會有人去做。這某程度就是人們對電子交易的安全度有所懷疑的原因之一。

    Block-chain技術係將記錄散入所有發生關係的servers當中,而由於其編碼的方式,每一個記錄都同時有獨特的記錄和編碼,而且又散入在一個平台內的每一個servers中,要刪改記錄的成本就高得多。假設全球有1000個servers,又再假設監察記錄的系統用簡單多數(剛剛超過50%)的記錄來決定某交易之真偽,那麼,有心者要更改501個servers內的記錄,而不是2個servers的,才可以達到目的。此外,由於Block-chain係讓交易記錄像火車般一個串一個的記錄起來,是以假使你買完Uniqlo後又去天貓買東西,Amazon買書,卻又去淘寶賣舊傢俱,這麼一連串的記錄,備份又散去1000個servers,資料還要加密,則修改起來就很困難。

    咦咦咦,其實最興奮的,不是甚麼網絡商業平台,而是稅務局及各色治安機構喎!

    的確如此,據聞有已經採用此技術的機構借此詳盡數據作內部調查。事實上,只要越來越多機構運用此種技術,想利用一大堆複雜交易及偽造一大堆文件以逃避追查的人就難以得呈,至少必須要運用不記名的實物交易,還要避開天眼,麻煩和成本大增,對執法乃至情報機構則令追查容易了。

    當然,如果配合網上買賣及交易轉賬平台,尤其已經有網上錢包如支付寶,paypal,微信支付等等,網絡平台可以不用開銀行戶口而是可以直接接受存款,在該網絡上的公司同樣自己保管錢而毋須有銀行戶口,又通通只做網絡交易的話,那麼銀行負責transaction和settlement的功能某程度上的確可以被取代。除了實物的交易,各種不用實物交收的金融產品及服務當然就更加適合用block-chain,如此甚至連不少經紀行的transaction和settlement的功能也能被代替。配合big data和相關的分析,甚至可以替代部份的分析員;配合調查員,可以省卻不少back office(如compliance、IT、risk assessment)的人手和人為錯誤。

    甚至乎,如果每個戶口都安全,兼且都信得過,加上各種個人—個人、個人—公司、公司—公司間的直接借錢平台,以及crowd-funding之類的集資平台,那麼某程度上連銀行的存錢和借貸還有投資的功能也可以被取代。而由於每個人,或至少每個機構,自己都可以接收存款和借出貸款,實際上已經取代銀行的角色。「人人印銀紙」並非天荒夜談,中央銀行和銀行消失亦非妄想。

    聽落真係「似層層」,以致用同理相推,各種中間人被取代都不是夢想,人類將活在沒有中間剝削,沒有集權逼害,美好過無政府主義天堂的世界喎。

    世事哪有這麼「筍」。

    這就要討論中介/中層的意義。多得近幾十年的科技進步和商學院傳教式的hard sell和洗腦,總認為中介/中層是純屬「食資訊差價」的「吸血鬼」,只會增加交易成本和失誤,而只要把他們消滅,產銷兩端直接溝通和交易,甚至在3D打印技術下,做到產銷合一,又或者在各平台下,做到sharing economy,咁就不單止降低價格,提高效率,改善質素,加強跟客戶的對應和互動,甚至會世界大同。

    比較現實些的也會認為,沒有了中介/中層,架構扁平的話,至少可以減少官僚/商僚的拖延,以致拿出日本公司(特別是豐田的JIT)在80年代贏過美國公司,今日淘寶之類幾近趕絕實體零售店來當例子。既然生產商、貿易公司和零售店都可以消滅中介/中層,為何專業和金融業就不能?

    還真不能,且不限於專業和金融業,中介/中層或者會減少和轉型,但是不會消失。事關他們本身起著緩衝、集中資源改善分配的作用。

    就以一個顧客來說:網購固然可以讓人在任何時地買東西,而且「指點江山」,買甚麼消費品都成,然後就等貨到。但若果臨時臨急,扯起條根,要想即買即有呢?沒零售店,或至少有存貨的體驗店,或pick-up points,就不能滿足此等需求。特別是遊客,事關除了逗留時間有限外,很多時還配合當時心情,此情一過,擁有也滿足感。此乃滿足人性的「必要之無謂商品」。

    又以一個製造商來說,拜今日科技所賜,生產商品所帶來的副產品、市場錯判,還有庫存的確可以減少。甚至,專門店、專櫃到後來網上直銷的興起和百貨公司的衰落,亦是科技興起的結果。然而,由近這廿年的製造業越來越難做,越來越依賴volume賺雞碎咁多的毛利的角度看,中間商的消失,其節省的成本並沒有化為製造商的利潤的同時,管理銷售渠道和庫存所衍生的成本,以及閒置時的沉沒成本和機會成本,卻由製造商承受。另一方面,掌握資訊、交易,物流和end user market的平台把中間商的利潤接去,並其實以「平台」或「品牌管理」之名,行中介之實

    其實,對製造商而言,只要搞集中大批量生產,又或者雖然款式多每款量細,但通過重組生產過程仍達到一定的規模效益的話,有穩定的批量銷售和現金回龍[ ]就比省中間成本但order時多時少重要,而過往中間商能夠起到這類角色。中間商的利潤,並不只是單純對應訊息不對稱,而是要應付錯誤市場預期、庫存和閒置的風險,資金回龍之類的問題就算3D打印盛行,不少消費品再不用生產商集中生產,甚至小型工具也可在家裡生產之際,那些原材料總得要開礦再提煉和處理才能當3D打印機的原料吧。那些可不是兩下子就生產到,更不可能沒中間商負責再發散出去。大型機器,建築,基建,建房,運輸等等都是如此。

    而這些資金密集的行業,前期資金投放多,準備時間長,變數多,營運複雜,資金回龍時間長,中間還須不斷有資金供應保其生存,斷非靠眾籌、直接P2P、P2C、C2C等借貸平台之類可以處理掉。須知平日銀行做生意,不論功課做得有幾週密,風險管理有多嚴,乃至有幾願意追上潮流改善營運,由於人和組織都唔係神,亦冇水晶球,點都會有錯誤。可是,只要沒發生足以令銀行倒閉的事件,則各存戶仍然有息收,並根據不同類形戶口條款,可以贖回本金(現時有存款保障,起碼保到50萬HKD以內的本金)。這正是銀行存款的利率回報必然低於股息和股本回報的理由:相當一部份的風險已通過銀行的一大堆不同時間才需贖回的存款攤分了。

    相反,任何直接投資的方式,只要對方到期拖數、唔交貨、走數、乃至走路,投資人就血本無歸。如果中介消失,只有直接出資集資投資的話,我們就唔係回到未來,係真係回到過去,未有有限公司股份制度之類的年代,每項投資都生死攸關的世代:下下上身,之後好難翻身。而沒有敢冒風險的資本,再有創意也無從發揮,更不用說要持續發展。

    那麼某些專業中介,尤其是僅提供資料或走流程服務的,總會被取代吧。

    這個我倒同意,可要加一個But。But you need someone hold responsible when shits happen.

    換言之,除了考慮服務性質是否可被自動化和自助化方式被取代外,還要考慮若然出問題和意外,找誰負責任的問題。專業的值錢,其中一項正在於有社會認可下,他們(不論個人或公司)可以承擔適當責任。這不是推諉,而是讓交易雙方建立信心之餘,在有相反意見時,有非政府的第三方去折衝和敲定,並承擔相對責任,避免雙方糾纏拖延的同時,也避免把甚麼責任(and hence權力)都推給政府。但若是完全委托給block-chain、AI和平台呢?若果服務出錯(別告訴我AI不會錯,每個人/機器都有其視角限制,而且與資產量無關),如何 hold a virtual AI responsible?尤其AI有學習能力而grow out of original design的話?相反,如果沒有AI,欠缺彈性的話,又如何應付複雜的世事?

    那麼你認為舊世界就一切不變?非也。

    中介不會消失,但其角色卻可以由不同機構重組分擔。比方說,當online trading platforms負起資訊和網上交易的中介角色時,物流公司就已經負擔起連接製造商和顧客的中介。而且,既然物流公司實際上掌握了整個貨物庫存清關交收的環節,那麼相對的金錢交易及短期融資,結合fintech和trading platforms的話,實際上也可以由物流公司完成。換言之,online trading platforms, fintech, block-chain, logistic companies此數者的組合的確可以取代部份銀行和各種中介的角色。而銀行在應用block-chain技術時,也會令相應的一些back-office(甚至front-office)的工種減少或轉型(更著重要處理人際關係和人機介面?)。這個disruptive change已經夠巨大了。

    篇幅所限,尚有些想法,還有其他市場情況,下次再講。


    巴士與人命價值 – 常月明 post852 2016-8-27

    據報章報道,自2008年開放內地人赴台灣旅遊至今,已發生近百次旅遊意外,造成90人死亡,390人受傷。去台灣旅遊主要是以旅遊巴士作為交通工具,故發生意外多數跟這些巴士有關。

    前陣子駭人聽聞的旅遊巴慘劇,全車26條生命,活活燒死,更叫人難過。

    事情真相,到底只是改裝安全門鎖惹禍,抑或是更可怕的司機自焚、找人陪葬,尚待當局搜證查明。

    但這些年來,台灣開放大陸遊客光之後,兩岸形成低價惡質競爭,很多時候會觸發不少爭拗、誤會,業界的人沒有利潤,遊客又沒有保障,令危機處處。

    自從那宗火燒旅遊巴的意外發生之後,很多內地網民都質疑去台灣等同玩命,太危險。其實天災人禍,誰都不願意看到,就如1994年的千島湖事件,台灣遊客連導遊及船員,一共34人被燒死,也叫舉世震驚。

    其實大大小小旅遊巴意外,不少都是司機超速、粗心大意而造成。內地又好,台灣又好,香港又好,很多時候,駕駛公共交通工具的司機,可能因為公司制度關係,一心求快,而不是求安全。這跟日本、美國,把乘客生命放在首要位置,實在很不同。

    在日本、美國,即使是在市區行走的巴士,車速都偏慢,而且對於衝燈、超速有很嚴厲懲處。

    一個國家、一個城市的人命的價值是多少,看看這些細節,就會知道。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二O一六年八月二十七日


    徐玉玉案6名嫌疑人4人被控制 仍有2人在逃 – 新京报· 2016-08-27

    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6/08/27/414833.html

    “得知案子的结果后,心里好受多了。”昨日下午,在得知案件告破后,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向记者表示,丧女后,全家人心情很难过,案件告破让他们感到宽慰。据公安部官网消息,截至昨晚8时,徐玉玉案已有4名犯罪嫌疑人落网,2人仍在逃。

    昨晚,徐玉玉案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熊超被警方控制,并接受审查。微博截图

    陈文辉

    郑贤聪

    仍有2人在逃;嫌疑人家乡曾是“电信诈骗之乡”;工信部称把实名制作为发放“牌照”的一票否决项

    新京报讯 (记者李兴丽)“得知案子的结果后,心里好受多了。”昨日下午,在得知案件告破后,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丧女后,全家人心情很难过,案件告破让他们感到宽慰。

    据公安部官网消息,截至昨晚8时,徐玉玉案已有4名犯罪嫌疑人落网,2人仍在逃。

    “活着的人要坚强地活”

    昨日下午,公安部发布消息称,8月19日,犯罪嫌疑人陈文辉伙同陈福地、郑金锋、熊超、郑贤聪、黄进春等人冒充教育局干部,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取山东省临沂市徐某9900元。犯罪嫌疑人陈福地、郑金锋、黄进春已被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文辉、熊超、郑贤聪三人在逃。

    很快,年仅19岁的犯罪嫌疑人熊超(男,1997年10月出生,重庆市丰都县人)也被抓获,审查工作正在进行中。目前,共4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得知案子的结果后,心里好受多了。”昨日下午,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告诉新京报记者,下午6点半左右,徐玉玉一位同学的家长打电话告知案件破获的消息。

    “媒体的报道已经达到了我们想提醒社会注意的初衷,”徐玉玉的姐姐徐琳表示,目前不希望媒体再打扰其家人,“我们需要安稳的环境恢复心情,去消化这个消息。”徐琳说,案件告破的消息让她和家人感到宽心,“活着的人要坚强地活下去。”

    徐连彬称,家里还留着徐玉玉以往的生活照,“晚些时候准备跟她拉一拉(说一说),告诉她案子破了。

    此外,临沂市另一名学生宋振宁被骗案侦破工作也取得重大进展,已锁定2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及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犯罪嫌疑人家乡曾是“诈骗之乡”

    被公安部A级通缉令追捕的在逃人员陈文辉和郑贤聪,分别为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白濑乡下镇村人和福建省永春县达埔镇达山村人。

    据媒体报道,安溪县是中国乌龙茶之乡、铁观音发源地,安溪人世代以种茶为生。

    近年来,因制茶利润低,年轻一辈难抵诱惑,走上电信诈骗的犯罪道路,“让原本淳朴的茶都成了世人眼中的‘电骗之乡’”。报道称,目前,在册的1173名社区服刑人员中,有超过半数是电信诈骗类罪犯。

    另据8月22日《法制日报》报道,安溪是全国最早出现电信诈骗犯罪的地区之一。据安溪县移动公司的一份内部统计资料,在前几年短信诈骗高峰期,安溪境内一天发出的手机短信可达上百万条之多,设在魁斗镇的移动电话通信基站曾经一度成为“全亚洲最繁忙的基站”。

    另一名在逃犯罪嫌疑人所在的永春县也曾就反诈骗做出部署。

    2014年12月,据《法制今报》报道,永春县达埔镇获批“中国香都”称号后,永春县达埔镇政府“积极采取多方举措,严厉打击整治诈骗犯罪,切实保障群众的财产安全,全面改善‘中国香都’的治安环境”。

    【公安部通缉令】

    陈文辉 男,汉族,1994年12月10日出生。户籍地址:福建省安溪县白濑乡下镇村待御潭66号。身份证号:350524199412108616

    郑贤聪 男,汉族,1990年01月25日出生。户籍地址:福建省永春县达埔镇达山村837号。身份证号:350525199001253559

    请各地公安机关接此通缉令后,立即部署查缉工作,发现犯罪嫌疑人即予拘留,并速告公安部刑侦局。

    公安部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每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将给予人民币五万元奖励。

    ■ 追访

    “夺命电话”来自远特通信 曾关停2.3万个涉诈骗号码

    新京报讯 (记者徐伟 刘夏)昨日,工信部表示,针对“山东临沂市女生被骗学费后死亡事件”,已查实涉案号码之一属远特(北京)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另一涉案号码属中国联通。据查,两个涉案号码均登记了用户实名信息。

    昨日,远特通信在官网上声明称,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进行数据核实和信息调取,全力协助破案,坚决打击和防范电信诈骗。

    实名制将为虚商获牌照的“一票否决项”

    8月26日晚,工信部发布消息称,将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管,并将把实名制作为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

    工信部表示,“女大学生被诈骗后身亡”一事,已查实涉案号码。工信部在第一时间主动联系公安机关,了解办案需求,并已将核查的相关用户登记资料等信息,按法定程序及时提供给了公安机关。

    此外,工信部将进一步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管理力度,并将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其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码号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对违反实名制规定的虚拟运营商,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在其整改落实到位前,一律不予通过其业务准入、码号核配、扩大经营范围等相关审批;情节严重的,将要求相应基础电信企业暂停启用已核配的码号资源;对于整改不力、屡次违规的,我部将依法坚决查处,直至取消其相关资质。”工信部称。

    远特通信总裁公开谈电信诈骗治理

    工信部查实的涉案号码之一属远特通信,这是家什么公司?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1月。据其官网介绍,其在2014年获得工信部颁发的虚拟运营商牌照,开始开展虚拟转售业务。工商信息显示,远特通信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陈立庚。

    远特通信总裁王磊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电信诈骗、垃圾短信等网络信息安全的治理是个长期的工作,应该是运营商、社会各方面联合治理的过程。

    今年4月,王磊在发言中称,远特通信激活用户数已达345万,覆盖全国64个城市,虚商发展看到了盈利的曙光、盈利的希望。

    在远特通信官网的企业文化一栏中,“做中国最大的统一通信服务商”的公司愿景赫然在列。

    但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今年5月,据工信部网站消息,自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底,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电信企业,对14万余个涉及通讯信息诈骗等犯罪的电话号码进行快速关停。其中,远特通信有23280个号码被关停。

    6月20日,“虚拟运营商落实用户实名制自律活动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远特通信也参与。会议称,部分虚拟运营商营销渠道的建设和管理方面还未能达到实名制登记工作要求,虚假登记等违法违规行为高发。170、171号段甚至被打上了“诈骗号段”、“违法犯罪”的标签,极大损害了行业形象,甚至对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产生了影响。

    编辑:倪雪莹


    放弃国内千万合约 朱婷为啥要去土耳其? – 新民体育 新民网 2016-08-26

    http://shanghai.xinmin.cn/xmsq/2016/08/26/30371974.html

    图说:朱婷9月中旬将奔赴土耳其联赛效力。

    中国女排里约奥运登顶让人热血沸腾,主攻手朱婷斩获MVP实至名归。最新消息是,作为中国女排新的领军人物,朱婷9月中旬将奔赴土耳其联赛效力,此前曾有传言她为了赴土打球,拒绝了国内某俱乐部近千万元的年薪。朱婷为什么要去土耳其?土耳其女排联赛是一个怎样的联赛?

    那是世界最佳联赛之一

    土耳其人对于排球有着特别的感情,排球受欢迎程度仅排在足球之后。很多学校里都会开设排球课,有着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作为世界排坛数一数二的联赛,土耳其女排联赛吸引了一系列顶尖球员加盟。

    而朱婷即将加盟的瓦基弗银行队是当今世界职业排坛水平最高的俱乐部之一,曾经十次获得土耳其联赛冠军。上赛季,该队获得土耳其超级联赛冠军和欧冠联赛亚军。去年在女排欧冠决赛中输给意大利的俱乐部无缘冠军之后,瓦基弗银行队在这赛季下定决心要补强阵容,朱婷的加盟让瓦基弗银行如虎添翼。

    图说:古德蒂(中)场边指导瓦基弗银行女排。

    而球队主帅是荷兰队的主帅意大利人古德蒂,而球队中有接近一半主力阵容都入选了里约奥运会最佳阵容,其中包括了最佳副攻拉西奇,最佳接应斯洛特耶斯,以及MVP朱婷,另外还有荷兰队副攻克鲁伊夫,土耳其国家队主力纳兹,世锦赛MVP美国人希尔。

    图说:荷兰队接应斯洛特耶斯在里约面对朱婷拦网而扣球,两人如今将在瓦基弗银行队成为队友

    那是郎导曾执教的联赛

    这次朱婷去土耳其打球,牵线搭桥的还是中国主帅郎平

    在奥运夺冠后,主帅郎平就直言,朱婷未来的对手在欧洲,要出去见见世面,多吸取一些新的东西,“我觉得像朱婷这个水平一定要出去打球,多跟外国选手交流,而且国外的联赛挺时尚的,世界上最先进的打法都在。朱婷加盟的这支队云集了世界上很多好的运动员,我觉得这支队不得了。”

    图说:郎导当年执教过土耳其女排俱乐部

    郎平与土耳其联赛的渊源还要始于2008年奥运会之后,土耳其电信女排宣布与郎平签约。郎平虽然是作为“超级救火员”的身份来到了球队,却带领球队获得了球队有史以来最好成绩,让土耳其排球界彻底膜拜。在一次采访中记者询问郎平她对土耳其的印象,郎平说道:“感受最深的就是土耳其人的热情好客。无论是俱乐部还是餐厅,无论同事还是服务员,大家见到我时都在微笑。尽管语言不通,但是心里还是会觉得暖暖的,很舒服。”

    此后,郎平回到国内在恒大女排执教时,还特别邀请了在土耳其执教时认识的教练费罗前来当助理教练。后来这名教练还成为了土耳其国家队的主帅

    那里可以和金延璟过招

    土耳其女排联赛近年来急速扩张,是不折不扣的“土豪联赛”,世界排坛排名前列的基本上都效力于土耳其联赛。世界收入第一的排球运动员金延璟,排名第二的朱婷,以及并列第三的拉尔森和冈察洛娃年薪都高达百万欧元!

    图说:金延璟在里约与荷兰队比赛时扣球。

    金延璟可以说是韩国排坛标杆性人物,技术全面,扣球凶狠且富于变化,2012年奥运会获得MVP,而2014-15赛季荣膺土耳其女排甲级联赛最有价值球员奖、最佳得分奖、最佳扣球奖,而与费内巴切续约后她的年薪为120万欧元,成为最高年薪运动员。而朱婷的年薪仅比金延璟少了10万欧元。

    图说:朱婷(右)与金延璟在场下也是好朋友。

    金延璟有“世界第一主攻”之称,韩国人则称她为排坛梅西,即使上赛季,她效力的费内巴切俱乐部只是屈居亚军,但她依然获评联赛第一主攻。

    而朱婷则是去年的世界杯MVP以及里约奥运会MVP,22岁的她即将走向运动员生涯的巅峰。

    在土耳其,她将直接挑战金延璟“世界第一主攻”的地位,也可以说,去土耳其就是为了与金延璟过招。


    糖尿險截肢 前廠東望挽救視力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家族遺傳糖尿病的阿鎮,21年前當年只有27歲已與糖尿病交手,因為工作而忽略這個病的嚴重性。去年底一次意外弄傷腳,細菌入骨,險要割掉腳趾,其後更糖尿上眼,視力退減,急須打眼針才不致變盲

    記者:劉秀蘭

    家中是孻仔的阿鎮(48歲),母親和姐姐是糖尿病患者,母親其後中風離世。阿鎮在27歲那年也驗出糖尿病,曾注射肚皮針來控制血糖,但因為工作關係難定時注射藥物,以為自行購藥服食便能控制血糖,所以有一段時間沒覆診。

    阿鎮做過推銷員和文職多個行業,想到工字沒出頭,12年前有個好機遇,與友人合資內地開廠製作紀念品,供予外地的主題公園。生意好景時,工廠曾養活過300多名工人。可惜經營約四年,訂單漸少,最後工廠倒閉,他返港後做回打工仔。

    跌倒再起身,阿鎮不想太多過去,只往前望。現時他在車行做文職,算是有份穩定收入。可是,糖尿病在去年底來襲,有次他弄傷右腳,傷口發炎,引致他發燒,求診後指細菌入骨,需要割除尾趾。他要求醫生免除斷趾,嘗試替他清除傷口壞組織,再用藥物,最後成功控制傷口惡化,腳趾幸保不失。

    出院後不久,阿鎮開始發現飛蚊症,直至5個月前惡夢開始。有一天早上起床﹐他突然感到雙眼滲血,即到急症室求診,證實他眼底出血,屬黃斑點病變的一種。現時他視力僅餘七至八成,醫生指如不打針有機會致盲。他腳傷後已停工,難以負擔三支共2萬多元的針藥。現時他只希望盡快完成療程,可以找工作維持生活便滿足。


    梅媽申取7,100萬遺產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已故樂壇天后梅艷芳的母親覃美金(圖),繼去年申請一筆過提取5,500萬元生活費被拒後,昨再向法庭提出同樣要求,申請在現存7,500萬元信託基金資產中,提取7,100萬元。93歲的她指醫生預計她尚有超過15年壽命,故要求法官批准,讓她可買屋買地,更謂「我使晒,踎街,冇得食都係我嘅事!」

    稱怕火燒要買地

    今年4月破產令屆滿的梅媽,昨由一班朋友陪同到法庭。她在庭上稱,遺產管理人匯豐信託逐月向她發放生活費,對她不公道,醫療費也不應實報實銷,「我病咗,使晒錢,我自己負責,冇錢就入公立醫院!」

    法官指,梅媽現按月可取生活費20萬元,連醫療費用,粗略估計每年花費約400萬元,而匯豐信託會一直將基金投資,相信梅媽有生之年用盡基金資產的機會甚微,認為她毋須擔心。

    惟梅媽不以為然,說自己怕火燒,故要「買笪地」,為免再搬屋故要買間屋,她更越講越勞氣,稱「啲錢係我個女嘅,唔係要你哋施捨」、「我要做乜、買乜,我要享受,要去玩,都係我自己嘅事,我到呢個時候,仲要慳咩?」法官最終押後判決。

    案件編號:HCMP2981/04

    記者蔡少玲


    Running python shutdown script on startup

    https://www.raspberrypi.org/forums/viewtopic.php?f=91&t=158162&p=1028864


    The discerning nerd’s guide to Raspberry Pi hardware (2016 mid-year edition)

    http://www.networkworld.com/article/3111816/computers/the-discerning-nerds-guide-to-raspberry-pi-hardware-2016-mid-year-edition.html


    Raspberry Pi Made Easy – Part 4 (beneficial Non-essentials) by dschlaak

    http://www.instructables.com/id/Raspberry-Pi-Made-Easy-Part-4-beneficial-Non-essen/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RPi reading notes

    Running python shutdown script on startup

    https://www.raspberrypi.org/forums/viewtopic.php?f=91&t=158162&p=1028864


    The discerning nerd’s guide to Raspberry Pi hardware (2016 mid-year edition)

    http://www.networkworld.com/article/3111816/computers/the-discerning-nerds-guide-to-raspberry-pi-hardware-2016-mid-year-edition.html


    Raspberry Pi Made Easy – Part 4 (beneficial Non-essentials) by dschlaak

    http://www.instructables.com/id/Raspberry-Pi-Made-Easy-Part-4-beneficial-Non-essen/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

    《經濟學人》指當權者強硬路線逼出港獨呼聲 – 蘋果日報

    《經濟學人》指當權者強硬路線逼出港獨呼聲 – 蘋果日報 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港獨議題是今屆立法會選舉焦點,最新一期《經濟學人》刊出評論,指近數年香港社會情緒發生深刻變化,指香港人信奉的價值與生活方式,正被北京及對北京言聽計從的人不斷蠶食,近來支持獨立的呼聲,其實是因為當權者的強硬路線而生。

    評論港獨思潮的文章題為〈A spot of localist bother〉,指2012年與北京關係密切的特首梁振英上場,很多人認為香港的情況急速惡化,形容與大陸有密切聯繫的梁振英,主要任務就是遏制香港相對於中國大陸的差異性,又指梁振英被視為共產黨地下黨員(a man assumed to be a closet memb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文章又以港大陳文敏事件、廉署李寶蘭風波、銅鑼灣書店等事件,以及近日教育局高調禁絕港獨主張入校為例子,指

    市民對這些以往備受尊重的組織,觀感均越來越差,校園內充斥自我審查,公務員士氣低落,中央官員認為香港社會反中情緒強烈,採取強硬路線、推行愛國教育,是應付多年來「被縱容」的港人的良方,可是但卻未能明白,港獨思潮正是因為內地當權者信奉的強硬路線而來。

    文章最後以有人在山頂盧吉道的燈柱,寫上「CY 下台」抗議字句作結,顯示香港民意趨向,不會因打壓而逆轉。


    A spot of localist bother How Hong Kong sees itself has changed profoundly, in just a couple of years – Economist Aug 27th 2016

    http://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705857-how-hong-kong-sees-itself-has-changed-profoundly-just-couple-years-spot-localist

    OFFICIALS in Hong Kong say they want to cover up the royal insignia on the cast-iron letterboxes from the territory’s colonial era. A small thing, you might think, and let’s not get mawkish about British rule. But it would be a telling move. Anson Chan, the city’s most respected figure, calls the boxes “part of our collective memory”. And many young people to whom Banyan has spoken since recently moving to Hong Kong echo what Mrs Chan calls an “insidious chipping away at our values and our lifestyle” by China’s rulers and those who do their bidding. The issue is a central one in elections for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Legco) that will be held on September 4th.

    Its prominence was guaranteed after the electoral commission insisted that all candidates “confirm” that Hong Kong is an “inalienable” part of China. Some refused, or the commission did not believe their declaration. They are part of a growing “localist” movement seeking to preserve Hong Kong’s autonomy and a culture distinct from China’s. On August 5th over 2,000 people gathered in support of the disqualified candidates. It was, in effect, Hong Kong’s first ever pro-independence rally.

    A profound change of mood has overtaken the territory in the past couple of years. The guarantees made when an open society passed to a Communist dictatorship in 1997 are no longer so widely believed. Hong Kong’s mini-constitution, the Basic Law, held that the city’s way of life was to remain unchanged until at least 2047. The champion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Deng Xiaoping, who died just months before the handover, had said there was no reason why it should not hold for a century. As head of the civil service before and (for nearly four years) after the handover, Mrs Chan was an embodiment of the guarantees.

    But under “C.Y.” Leung Chun-ying, a property man with strong ties to the mainland who has led Hong Kong since 2012, it is no longer clear what is being done in the territory’s best interests. True, Mr Leung has taken steps to see that elderly people are better provided for; they have long been shamefully neglected, as those who can often be seen eking a bent-backed living collecting scrap cardboard can attest. But Mr Leung’s mission is essentially a political one: to help China keep Hong Kong’s sense of the territory’s distinctiveness in check. From the moment when he made his inaugural speech in Mandarin rather than Cantonese, the local language, the direction of travel under a man assumed to be a closet memb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been clear.

    This has created increasingly stark choices for Hong Kong, as was evident during the “Occupy” or “Umbrella” movement two years ago. It grew in response to China’s legislature handing down long-awaited rules for the election in 2017 of Hong Kong’s next leader. Universal suffrage had been promised in the Basic Law. But China insisted on being able to vet the candidates through an “election committee” dominated by the party’s sympathisers in Hong Kong, who could be counted on to exclude popular democrats (such as Mrs Chan). A semi-democratic Legco rejected the package. Student-led protests erupted, blocking streets in busy commercial areas for over two months.

    Mr Leung faced down the protesters. Since then a hard line has crept into Hong Kong’s affairs, undermining the old guarantees. Last year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s recommendation of a legal scholar, Johannes Chan, as its deputy vice-chancellor was vetoed by a governing council packed with outside members appointed by Mr Leung. It looked like punishment for Mr Chan’s support for pro-democracy movements. Since then, academics say a chill of self-censorship has descended on campuses.

    Perceptions of other much-admired institutions are also changing for the worse. One such body is the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 It is accountable only to the chief executive, which is why the sudden transfer and resignation in July of a highly regarded official running an investigation into Mr Leung’s business dealings has led to turmoil and dismay within the commission. Across the civil service, morale is ebbing.

    Dogmatism is creeping in, too. The education department recently issued a ban on independence even being discussed in schools. The most notorious incident occurred late last year with the disappearance of five men involved with a Hong Kong bookshop specialising in salacious material about China’s leaders. One of the men seems to have been bundled out of Hong Kong by Chinese state-security goons. Even Britain, which under David Cameron was fixated on commercial gain in China and downplayed anxieties in Hong Kong, was moved to protest. It took a while longer for Mr Leung to go through the motions.

    Mainland officials harrumph that in Hong Kong there has been way too little “decolonisation” and too much “desinification”. A hard line and “patriotic” education are their remedy for a spoiled and ungrateful populace. But can’t they see? That is why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independence in the first place.

    For some young people, 2047, when all bets are off, seems not such a long way away. “Prepare for the worst, hope for the best,” says Joshua Wong Chi-fung, a 19-year-old who was one of the Occupy leaders and wants self-determination. Two years ago he was seen as radical. Now a small but growing share of the young sees peaceful disobedience as quaint.

    A brief history of lamp-posts and revolutions

    So, yes, the letterboxes are small stuff. But small things these days can blow up. Take the riot that was sparked when officials tried to close down unlicensed hawkers selling snacks during the Chinese new-year holiday in February. The “fishball revolution” was condemned by China as the work of splittists and black hands. Meanwhile on Lugard Road on the Peak, a famous sightseeing route named after a British governor, they have not yet started dismantling the wonderful old lamp-posts. But someone has written on every one: C.Y. (Leung), step down.

    .EN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sed